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一位出家人回答朋友們好奇的問題
一位出家人回答朋友們好奇的問題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很多朋友問我,出家后我如何對待兩性欲望。

這確實是很多人感興趣的問題,一個人剃掉頭發,卸下一切妖嬈裝扮,甘愿守持世間人看起來幾乎不盡人情的戒律,吃著毫無肉腥的“草”,念著沒人聽得懂的“咒”,還要莫名其妙盤坐那么久,這些人,到底怎么活的,為了什么?他們沒欲望嗎?他們怎么對待欲望呢?

其中,最感興趣的,難免就是兩性的欲望,世間人不明白,一剃了頭發,就象用水洗掉污跡一樣把欲望給剃沒了?

現在我告訴你,沒有,剃了頭發,并沒有剃掉欲望的習氣。

但是,一個真正理智謹慎認真的對待自己人生、對自己的未來負責的人,選擇出家,他一定很清楚出家的好處。

佛法,絕不僅是多數人眼中高高在上的佛像和古佛清燈前的僧人和盲目拜拜求名求利求姻緣的信徒。

你如果未曾深入了解,你永遠不知道其中奧妙。

不去學習,不去修行,你永遠是個迷信的可憐人,就象你守著一個絕世珍寶,卻不知道其價值一樣。

當我初步去學習佛法,過去的許多困擾與痛苦,如同從夢中驚醒般,化為烏有,自己坐在那里啞然失笑。

我明白,你明白嗎?

可以告訴你,我出家,是一生中最明智的選擇,是快樂的選擇,是無比積極的投入,我從未從你們的生活中退出,我從未選擇逃避,我從未拒絕任何來臨的問題,相反,我要用因佛法的引導而開發出來的智慧,去更好、更有效的來對待問題和處理問題。

雖然我只是初學,相比那么多偉大的成就者來說,我依然是襁褓中的嬰兒,但就是個佛教的嬰兒,我已感受到了佛法帶來的光芒,這個光芒,不是發自任何佛菩薩,那是我自己發出來的光,是稍微清醒一點后漸漸散發出來的本性智慧之光。

我老實回答我的朋友們,情欲,我還有,見到好看的人,我還是會看,而且,如果遇到有因緣的人,因為因緣驅使,依舊會控制不住的去喜歡,但是,與從前不同,我會如何做呢?

因果定律,是不容懷疑的宇宙規律,今日的相遇相吸,都有久遠的因緣,不一定是電影中曾經浪漫的海誓山盟才有今日的重遇,你們或許是曾經的仇人,今生來報仇;或許是曾經的債主,今日來還債;或許是曾經的祖孫,因為彼此執著而今生又相遇;或許是曾經的父子、母女,今生繼續未了的緣分;或許是路上擦肩而過的路人,因為對方的美貌而起了一念貪心,今生得到這個果報;或許......你所能想象到和想象不到的任何可能。西方國家稱此為蝴蝶效應。

今生你會遇到這個人,而勾起情欲,因緣就是那么不可思議,當因緣來時,你無法控制的、幾近于不合邏輯的喜歡上對方,日夜思念著對方,你只想到,你要得到對方,你要滿足需要對方配合的各種欲望,絲毫不察覺自己的心是在宇宙的規律下自然運轉著。

佛陀用各種方法,在幾千年前,就很細致的告訴了我們這個規律,當你明白了,再去觀察,原來如此!

同樣,因緣盡時,你再聲嘶力竭的想要挽留,都是那么無力,該走的還是會走,一切都將消失于虛空,傻傻的你,呆望著虛空,回憶著過去,心痛苦的纏絞著,想著那么多沒有滿足的欲望,抱怨著,沉淪著。

如果我遇到這樣的因緣,會怎樣呢?我來告訴你:

因為我依舊是個凡夫,因為我依舊有久遠以來的習氣,因為這因緣,因為宇宙的定律,當我遇到有緣的人,我的心,確實依舊會不可控制的去想,我曾經試著排斥這些想法,但是我發現,我越用力去排斥,這些想法就會越強烈,好玩吧?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也是宇宙的定律。

好吧,索性,我坐下來,不再勉強自己,舒適的靠在靠墊上,象少女時期一樣,歪著腦袋,盡情開始想。

我想象,我與這個有緣人,如所有人向往的最完美的童話故事般,結合到一起,過起了幸福的生活,生了一群孩子,然后子孫滿堂,然后我老了,然后我快老死了,當我躺在床上即將死亡的最后一刻,我會想什么?

在這個幻想中,我經歷了年輕到年老,經歷了欲望的滿足,30歲時我做了這個人生的決定,用余下的幾十年來為這個決定付出生命的全部,死時,我得到了什么?

當年一時心動,結合到一起,戀愛的激情,很快變淡,因為不了解而相互吸引,把對方幻想成自己愛情童話的神圣英雄、天使,一塵不染,因為了解而發現對方是有血有肉的凡夫,面對生活中吃喝拉撒的這個人,無論如何再無法把對方看成英雄、天使,激情不再,一切都是例行公事,對方與自己的兄弟姐妹沒有太多差別,除了因為要滿足自己的占有欲和虛榮而要求對方“忠貞”,形式上不可以出軌。但問問所有夫妻,當你坦誠面對自己的心時,你還象當初一樣“愛”著對方嗎?你是否心猿意馬過?你的心是否出軌過?你是否有時想重新獲得自由,如果你青春還在,美貌還在,你是否想要去尋找新的激情?愛情,不知道何時,已變成了親情,和社會秩序賦予的責任。如果此時,沒有社會責任,沒有道德責任,有一個白馬王子、白雪公主帶著巨額家財癡迷的追求你和承諾照顧你,你是不是樂不可支、急不可待的跟著他/她遠走高飛了呢?  呵呵,如果真的沒有,那恭喜你,你一定是甘愿奉獻自己成全別人,你是個有大乘種姓的難得的人。

好吧,我跟這個有緣的人,會經歷這些,從激情到親情,我給自己找了個親戚。

生了一群孩子,我由一個專注于打扮和滿足自己的女人,變成了一個顧不上自己而全部精力照顧這些家人的“黃臉婆”,雖然我依然頻繁出入美容院,但歲月還是在我的臉上畫著一道道痕跡,這絕對是絕望的,沒有任何辦法停止。

我每日操心著孩子的飲食和教育,偶爾還會因為年華的老去而敏感于老公的態度。孩子一日日長大,幸運的話,個個出人頭地,然后各自有了幸福的家庭。

這時,我的頭發已經白了,再幸運的話,老公還是老公,沒有半路成為別人的老公,兩個人頭發白了,皺紋滿臉,曾經每天圍繞身邊的孩子,現在成了偶爾才來訪一次的親戚,幸運的話,孩子還算孝順,關心一下這老父母的健康,不幸的話,遇到那些“啃老族”的孩子,每天琢磨著從父母這里獲得什么,甚至巴不得父母快死繼承遺產。

好了,到現在除了吃就是喝,用剩余的體力出去散個步,路上遇到生龍活虎的年輕人,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老不死”。要是不幸的話,或許到了老還要為生計發愁。

除了回憶,就是回憶,而且,這些回憶都透著深深的傷感,回憶屬于年輕,衰老是不可改變的絕望。

兩個人,一定有一個先死,剩下一個孤獨的度過余生,呵呵,也有梅開二度,但是還是要有一個先死,你就算要繼續開,也會有開不動的一天。

死亡,除了意外,通常有兩種方式來臨,一種是病死,一種是自然老死。

如果病死,不需要思考就知道會經受極端的痛苦,在恐懼中被病魔將生命啃噬完,在無奈中死去。

如果老死,象我爺爺就是很幸運的,坐在那里陪小孩玩耍,沒有絲毫疾病,然后就象睡覺一樣安詳的死去,甚至于身邊人沒察覺他死了。

死就是死,不論什么方式,在人間的結果是一樣的。

死前,回憶自己一生,問自己,得到了什么?什么是屬于自己的?在這絕望的一刻,甚至無力再說出一個字,模糊看到親友哭泣,孫子們害怕的躲避著,不再有往日的親昵。

一種難以形容的虛弱,身體再沒力氣做任何舉動,繼而身體的各種液體不可控制的流出,然后自己感覺到極度的干澀,此時視覺和意識開始模糊,甚至無法辨別親友,接下呼吸越來越困難,開始出現各種幻象,曾經做過的事情如電影般一幕幕而過,接著在恐懼或者喜悅中暈厥過去......

再次醒來,自己飄在上空,看到了自己的曾經執著為我的身體已經被稱為尸體,親友的眼淚早已不知去向,大家準備著葬禮,奇怪的是自己居然可以知道別人想什么,很清楚的感覺到孩子們表面似乎哀痛,其實心里各自盤算著怎么分到更多的遺產,孫子們更是玩耍得快樂如常,葬禮過后的一個月,曾經密切交往過的人們似乎都忘記了自己曾經存在過,都繼續著各自的生活。

我從此從這個世界消失了,如同從來沒出現過一樣。

失落,孤獨,迷茫充斥著這個所謂的“中陰身”,正常的,要熬過最多49天,然后就會找到自己下次投胎的地點。

某些看到父母交媾(不一定是人類,可能是動物),此時如果對母親產生貪心,則會轉生為男性或者雄性,如果對父親產生貪心,則會轉生為女性或者雌性。

某些由于一念而轉為餓鬼道,多么匪夷所思,但我們都經歷過,只是不記得而已。餓鬼因為生前的貪婪不知足而感得此道,在這個道,永遠吃不飽,長期處于極度饑渴的狀態,你如果好奇,試著讓自己完全不吃不喝,餓上兩天,看看是否可以忍受,而餓鬼道的饑渴,可遠遠沒有人類餓幾天那么舒服。

某些會因為生前嗔恨的習氣和曾經做過的極度惡事,而感得地獄道,不是你不信就不會發生的,如果你不信,你盡管去試,使勁做壞事,最終受苦的是你自己,不關別人的事。地獄的苦,你永遠無法想象,如果感興趣,到佛教的書籍里面,可以找到一些描述,可以告訴你,沒有人不怕,就算你嘴硬,也只能說是不知者不畏,試驗方法同上,拿針先刺自己,拿火燒下自己,寒冬臘月脫光了到雪地里站一會,如果這樣也受不了,那地獄的苦可不是這樣的小兒科。

再回到臨死時,想象,如果可以回到30歲,一切可以重來,我會如何選擇?

我也回到了現實,我現在就是30歲出頭,我還有機會選擇,我要認真的面對這個選擇,我不要做后悔的事。

這個世界,多么的可憐,人們瘋了一般沉迷于為滿足欲望而不擇手段,絲毫不顧及可怕的后果,就算心里不安的掙扎,可是依然控制不住瘋狂的行為。

我很幸運,在還不算太老時,遇到了佛陀言語的記錄,他曾經是個有血有肉的凡夫,與現在的我無二無別,但是他沒有沉迷于現狀,而是理性的思考,思考,再思考,終于一日,奇妙的事情發生了,他發現了遠遠超越他眼睛能見、耳朵能聽、身體能碰觸的另外一種世界,準確的說,不能用世界來形容,人類的任何詞匯都無法形容,比較接近的一個詞,就是:真相。

我更幸運的是,我不需要象佛陀一樣自己摸索,我有了前人的經驗來做指導,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很快很輕松的見到這個真相。

不僅如此,我要讓我的生命更有意義,我不該是為欲望而活,我愿意把余生奉獻出去,雖然我現在依然是凡夫,但是我愿意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幫助眾生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不僅是人類,哪怕是只螞蟻、昆蟲,它們的神識與我沒有不同,一樣有苦有樂,一樣畏懼痛苦與死亡,如果你問我為何吃素,我現在告訴你,你如果不能忍受刀割之苦,這些動物一樣無法忍受,如果你無法接受自己的親人被生割活煮,你又怎么忍心讓這些同樣有親人的動物承受這樣的痛苦?況且,因果不虛,今日你殺害它們,他日它必將加倍奉還,你破財、生病、出意外都是你往日做惡的結果。

我只能告訴你們這些人類,因為你們很有福報,你們曾經是善行多過惡行,才能獲得人身,動物就沒那么幸運了,我即便說干海水,它們都聽不懂,無法改變和醒悟,但是人卻有機會,因為人可以聽得懂,人可以思考,人可以決定何時控制自己的行為。

看著自己這身僧衣,我無比欣慰,終于這一世我決定要超越,我沒有再繼續沉迷,未來,我需要面對各種過去所積累的習氣的挑戰,但我愿意象前圣先賢一樣,勇敢面對,積極超越。

出家生活,輕松自在安然,因為不再被世俗價值觀牽絆,我獲得了從未有過的自由,做著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學著幫助眾生,雖然力量有限,但是快樂卻是無限的。對于過去做過的錯事,深深的發自內心懺悔,而且以后再也不做。雖然習氣會讓我有時重復犯錯,但我要越來越快速的覺察到,然后繼續懺悔,錯誤會越來越少,直到永不再犯。

只要堅持這樣,就可以每天晚上睡前,躺在床上,心里都很塌實,就算死亡現在來臨,我也沒有遺憾和后悔,心里沒有陰暗,沒有害怕面對的記憶,只有對眾生的關愛,只有這道美妙的光,你想知道,這樣的心態,會感得來世什么樣的世界嗎?

如果力量不夠強,至少會感得下一世生在幸福富裕和諧的家庭,獲得相貌美好、性情溫和的人身,得到人們的喜愛;力量再強一點的,會繼續投生為一個出家人,繼續這一世的修行,然后獲得最終的醒悟;力量最強的,就是這一世就證悟到宇宙真相,徹底從輪回大夢中醒來。

我的朋友,還有不愿意醒來的,認為現在很好,但終有一日,你會明白,那時,記得佛法可以幫到你。

還有人會很困擾,現在有家有孩子,難道要拋棄孩子家庭,去出家嗎?

不一定,如果真的象佛陀當年一樣,是因為無比的大愛,而放棄小愛,暫時放棄優越的生活和妻子孩子,為了究竟的利益眾生而出家修行,那是非常偉大的。

更多的人,是做不到這樣的。盡自己的責任義務,就是了解這個因緣,但是心卻可以大大改變。

不再是無奈的履行義務,而是轉為慈悲心、菩提心,一邊從佛法中獲得智慧的指引,一邊在日常生活中提升自己的心力與智慧,讓身邊的人可以因為自己而感受到更多快樂和溫暖,修行就在生活中,離開生活和人群,無法修行成就。

不需要去算命,看看現在自己的狀況,就知道自己從前做了什么,要扭轉,不是靠算命可以解決,不是急功近利、不擇手段可以改善,沒必要繼續瘋狂墮落,停下來,思考一下,然后改善自己的行為,順應宇宙規律,自己去創造美好的未來,自己去通過懺悔和善行來消減過去的惡行將會帶來的結果。

最奇妙的是,不論你多么嘴硬和不愿改變,你的心,都是默默的向往和愿意向善的,你會從中獲得難以名狀的快樂,你知道那是什么嗎?那不是別人賦予你的,不是別人影響你的,那時你本具的深深光芒,從來沒離開過你的,我們稱之為:心性!

2012-08-12 10:5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