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關于思維的假想
關于思維的假想
釋本心     阅读简体中文版

——與各位善知識探討

作者:釋本心

 

 

 

佛法與現代科學是否有矛盾?

現代科學的歸宿是什么?

現代科學能解釋心識、思維這些現象嗎?

因果律如何理解?懺悔消業的道理是什么?

如何理解緣起性空?

修行的方法是什么?

如何遠離邪魔外道?

……
 

本文試從另一個角度,探討這些問題,但文中的觀點,多是推理和假想,僅是一些破磚塊,希望引出各位善知識的晶瑩美玉。

佛法是最究竟的智慧法門,是真修實證的實踐之法。

科學則研究世界的本質與變化規律,采用實驗、分析、假想、驗證等方法。物質、思想、覺知都是世界的一部分,分別屬于不同的領域;還有觀點認為世界由物質、能量、信息組成,分別屬于不同的形態;又有觀點認為世界是時間和空間的組合,科學對這些構成世界的因素都要有所研究。

先看科學如何闡述世界:

物質由基本粒子組成,最“基本”的基本粒子尚無定論,但由它們組成更高層次、再高層次……的粒子,然后組成我們熟知的中子、質子、電子、光子,各個中子、質子、電子由偶然因素會聚一處,組成不同的原子,再由各種原子構成分子,各種分子合成不同的物質,最后不同的物質形成這個萬象紛繁的世界。

 

這些物質發射或反射的光子引發人的視覺感應;這些物質震動的波所傳播的能量產生人的聽覺感應;物質散發出的氣態分子,與嗅覺器官感知細胞的分子相遇,由化學作用產生嗅覺感應;味覺與嗅覺類似,只是由物質分子與舌的味覺細胞分子的化學作用產生;物體與身體觸覺細胞的力作用產生觸覺感應;這五種知覺感應引發思想;但現代科學沒有徹底研究清楚思想到底是什么、感知各種知覺的是什么、它們有什么運動和變化規律。

物體因整體運動而有動能,因內部分子不規則運動而有熱能,因發射光子而產生光能,組成物質的帶電粒子因電荷力作用而表現出電能,電能的某些有序作用表現為磁能,最后物質因質量而有潛在能量m×c2,這種能量在粒子聚合、裂變等轉化過程中體現出來(這告訴我們物質、能量可以互相轉化)。

 

那么能量到底是什么?科學只告訴我們由物體、物質各層次的運動體現出能量的作用,而沒有告訴我們能量是什么,但科學總結出:能量在各種形式的轉化中守恒,還有,物質與能量可以互相轉化。物質、物體、能量的各種運動和作用產生人的意識,于是有信息這個概念;但科學又沒有明了地講出信息是什么,是脫離物質、能量的另一種物質,還是一種概念?“概念”本身又是什么?人的意識是什么?

我們由自身及外在世界的變化而有時間的概念,如果我們到了自己永遠不變、外在永遠不變,乃至不必分自己與外在,那么將不會有時間的概念。基本粒子構成的原子、分子組成了獨立的物質和物體,物體形象不同、互相距離,于是我們產生空間的概念,如果一切沒有形象,就不會有空間的概念。

基本粒子構成原子、分子,進而組成物質、物體,以及各種能量的體現,都是依靠粒子間的相互作用,即“力”而實現。基本的“力”有電磁力、引力、強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四種,這只是現在科技認識水平所作的結論,人們正在尋找四種力的統一者,例如“統一場”。

最后不能忘記“場”這種特殊的物質,它沒有形象,能概括粒子、能量、力這些概念,有的觀點認為所有物質、能量、力都是“場”的外在表現。

速度是物體在時間、空間運動的尺度,現代科學認為速度的極限為光速。(假想物體達到了光速,則都應當轉化為光子,因為只有光子才達到光速。)

我們認識世界,多借助視覺,如前所述,這是由物體發射或反射的光子作用而形成的影像,用于高能物理研究的大型儀器也是通過粒子進入膠體物質,由各種物理、化學作用產生軌跡,然后借光子之力,使我們看到。所以,人們日常和科學研究中最多地借助光子認識世界。

 

那么我們的認識及科學研究是不是受光子的限制,是否粒子一旦超過了光速,就不與低于光速的粒子乃至光子有直接作用力,或者有某種作用力但產生的現象不能被光子表現出來,也因此不能被我們借助光子而發現?即超光速存在,只是不能被我們借助儀器而發現。

再來探討一下感知和思維是什么:

 

(1)如果是腦細胞內部組織的電子、化學運動,那么就可能研究出是腦細胞的哪種組織、什么結構產生和感知這種運動,因而能人工制造出這種組織和結構,從而模仿出感知和思維,即創造“機器制造的人”,這大概永遠不能實現;還有剛死的人,其腦組織、細胞結構與活人沒有區別,現代科學也足以讓其血液循環不停止,但還能讓其恢復知覺與思維而不死嗎?——沒有先例;可見感知和思維并不僅僅是腦細胞的內部運動。還有,如果思維是腦細胞內的電磁運動,那么精密的電磁探測儀器有可能探測到思維運動,也可能用電磁場干擾、控制人的思維,但現代科學只能探測到由腦細胞整體活動有序或雜亂而表現出的不同腦電波,而不是由思維內容決定的電波,也不能用電磁場干擾、控制人的思維(如果可以控制,則不必有學校,機器就能把世界所有的正義、智慧一次飛快地灌輸給人們,全世界人突然都變成品德高尚的絕頂天才)。

(2)思維是光子運動嗎?不論哪個頻譜范圍的光子,從無線電波到可見光、紫外線、X光、γ射線,都能被現代科學儀器直接或間接地探測到,但至今沒有儀器探測到思維的光運動,所以思維不應當是光子運動。

(3)思維是腦細胞的化學作用嗎?如果是,并且有適當的化學反應適應思維的速度和復雜性,那么記憶是以哪種化學物質和形態存儲的、能否仿制這些保存記憶的化學物質,給人們食用,因而都成為不學而知的聰明人?

可見,在對思維的探討中,現代科學只好承認思維是超越以上理化運動的。那么是“生物運動”吧?生物運動也是由物質運動形成的,如果以上物質運動不能解釋思維、感知,那么生物運動是什么?

現在,我們參考一位學者的假想,結合現代科學已有的發現,再做一次假想:物質以光速為界限,低光速的是我們所知的各種實態基本粒子,其運動規律符合現代物理學的理論,并且可以與能量互相轉化;光速的只有光子一種,具有波粒二象性,即運動規律有物質與能量的雙重特性,但沒有靜止質量;超光速的則超越了實態物質的運動規律,只具有能量、場的特性,其能量值為n×v2(n為某種參數,例如低于光速時質量的某種函數;v為速度),它與低光速、光速的物質以不同于四種基本相互作用的力而相互作用。

那么“統一場”,是否即是所有這三種速度的物質的“最基本粒子”?當然已不是實態粒子,而是一種能,“統一場”形成的物質,其速度以光速為界限而表現出以上三種物質狀態,并且這三種狀態可以互相轉化,而“統一場”在任何物質中都沒有區別,總數也沒有增加與減少。

思維是否即是超光速物質的有規律運動?遠低于光速的物體運動符合牛頓力學理論,接近光速和光速的物體運動符合愛因斯坦相對論,而超光速物質運動的某些形式,即是感知和思維,其運動規律符合佛法中早已講過的因果律。因儀器探測不到超光速物質,普通人心力有限、現代科學又過分迷信儀器的作用,所以普通人沒有總結出因果律,自然也不易相信這個客觀規律,雖然事實上任何平常人都逃不過這個規律。(正像古羅馬教皇以平常人的知見理解《圣經》,因而錯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不承認客觀存在的地球環繞太陽轉的事實,雖然教皇解釋不了這種事實形成的四季變化。)

現代科學沒有理由說物質的速度達不到光速,如果說根據相對論,物體速度越快,質量就越大,無限趨近光速時質量即趨近無限大,從而不可能達到光速,那么為什么某些粒子對撞、原子核外電子躍遷,都能產生光子?難道光子不是物質嗎?可科學證明光子是波粒二象性的物質。科學更沒有理由說超光速不存在,因為科學儀器都借助光子表現探測結果,如果超光速運動不產生可以通過光子表現的現象,即儀器探測不到相應的現象,科學不應當因此認為超光速不存在,如同人眼看不到空氣,但不應當因此認為空氣不存在。

為什么現代科學和哲學不能徹底發現生命的運動規律?因為作為生命重要特征的感知和思維,是儀器探測不到的超光速物質運動,普通人的思維又因為沒有達到相當程度的有序化而不易自己發現自己的規律,只有經禪定智慧的修習,才能漸漸發現,如同經合理的試驗、儀器檢測、推理,才能發現現代科學的定律。

現在能夠知道,不可能依靠某種先進的儀器來凈化人的心靈、開發卓越的智慧,因為一切儀器由低光速的物質組成,它不能探測、控制借以形成感知和思維的超光速物質。作為感知、思維的超光速物質,其運動像低光速、光速物質符合牛頓力學定律、愛因斯坦相對論一樣,也有客觀的規律,不過這種規律下的運動現象自然地由感知、思維來表現,即超光速物質運動規律就是我們的感知、思維本身的運動規律。

 

現在我們就可以推想因果現象的道理:正像物體有慣性、物體低光速運動遵循力學三定律,您給物體一個速度,如果沒有阻力的減速,這個物體即會永遠以恒定速度運動下去,這是任何人改變不了的規律。類似的,我們的思維,以及思維統帥下的言行,如果種下某種因(如同物體受到向某個方向的作用力),就必定得到相應的果(如同物體因作用力產生加速度而有向一定方向運動的趨勢,經一段時間加速就會向這個方向運動),這是作為思維本身的超光速物質特有的運動規律,同樣是任何人改變不了的客觀規律。

 

由于超光速物質的運動已經表現為思維、感知本身,所以它所形成的運動現象是善、惡等思維特有的現象,這些現象的運動規律只能由思維自己,通過禪定、智慧的修習而發現和總結,而不能由我們普通的感知和思維常識來總結,正像粒子世界里,由物體運動表面現象不能發現慣性定律,經過深入地試驗、研究、推理才發現一樣。

可見,現代科學如果進一步發展,研究超光速現象,只好放棄儀器的幫助,由對超光速現象本身——感知、思維的研究開始,而且這種研究只能借助禪定、智慧修習這種方法。研究超光速現象是對感知、思維的研究,自然回避不了善、惡這些基本的感知、思維現象。科學家研究世界所得的理論,目的是讓人們更真實地了解世界,然后改造、凈化、美化世界,而對超光速現象(即感知、思維)研究所得的理論,必然用以指導改造、凈化、美化超光速運動(即思維);所以,科學頂點理論的應用將是道德凈化和升華,及對感知、思維本質的探索。(由此可見,佛陀直接告訴我們科學尚未發現的最究竟方法。)

現在總結一下以上假想:

感知、思維是超光速物質的某種運動現象,但不是超光速物質本身,而是超光速物質的運動形成的現象,是一種時刻在變化(生、住、異、滅)的假相,即感知、思維是幻象。

超光速物質本身,是由最基本的“統一場”形成,“統一場”不是粒子,而是能,“統一場”的某種組合,形成構成超光速、光速、低光速三種物質的“最基本粒子”,進而組成這三種物質,而“統一場”不可再分,也沒有數量的概念,即“統一場”沒有相對的事物、沒有增加與減少的可能、沒有不同的分別。我們把“統一場”簡稱為“能”,這個“能”指形成一切物質、能量的根源,不是指熱能、電能等復合的能。

現在猜想:

眾生的本源心性即是這種“能”。但眾生迷失這種根本,錯認這個“能”形成的“最基本粒子”組成的感知、思維、物質為真實,因而虛妄地由產生思維的超光速物質積聚為“自己的”第八識(阿賴耶識)。

組成第八識的物質仍帶有各自運動的某種“慣性”或特征,即“因”,遇到外緣(各種事物組合成的現象)時,思維錯認外緣為真,而引發或助長第八識中有相關特征物質的運動,即引起相應的感知、思維,進而驅動身體、語言等,然后造成的現象即是“果”,同時感知、思想錯認這些思維、語言、身體的行動為真,相應的思想(超光速)物質又積聚到第八識,形成新的“因”。

超光速物質的某種運動,執著第八識積聚的物質為“我”,這種運動即是第七識。形成感知、思維的超光速運動,是第六識;對應眼、耳、鼻、舌、身感覺器官感知的超光速運動,是前五識。

世界種種事物、現象,以及我們的感知、思維,都是“能”形成的“最基本粒子”因各種偶然、必然的因素而組成的各種物質,以及這些物質的運動,而不是“能”本身。這些物質和運動當然都不會永久保持各自的面目,都會因各種內、外因素作用而改變、消失、重新組合……即都是緣起假象,而不是真實的“能”。

修人天福報者由思想的善力,即思想這種超光速運動的善的方向,遵循相應的客觀規律而得人天福報,但思維仍是像普通人一樣無序,只是善的思維占多數。

九次第定(世間四禪八定)引導感知、思維這種超光速運動有序化到相應的程度,但仍未認明事物、感知與思維的虛假。

小乘圣果認識到事物、感知、思維的虛假,但仍未證入最根本的“能”。

大乘圣果證入最根本的“能”,超越“最基本粒子”及其組成的一切物質、現象,因而徹見這一切事物、現象的真實(如果曾發愿,則可以駕御愿力相應的事物、現象)。

 

(下面的“事物”包括各種速度的物質及其運動,即低光速、光速的物質、運動,以及超光速物質運動形成的心識、思維等一切事物)這形成所有事物的“能”沒有區別(無有異同);“能”超越了它所形成的超光速運動物質積聚成的八識(無我);一切心想、物質的體性是形成它們的“能”,而“能”超越一切心想、物質(無人、無眾生、無壽者);“能”形成一切事物,而不是任何事物(體性本空);“能”形成一切事物而不依靠任何事物(無有安立);“能”形成所有事物(遍一切處);“能”形成一切事物卻不隨任何事物改變(無有變易);“能”形成一切事物卻無一切事物之相(恒守本性);一切事物雖是虛幻之相,而由“能”形成(真空不空);“能”形成一切事物,這些事物由各種因緣而變化、轉變,而“能”沒有增加與減少(無有增減);心識、思想是由“能”形成,而任何心識、思想不是“能”(無相);一切作為是各種事物運動現象,而形成一切事物的“能”不是任何現象(無作);事物有凈、垢之別,而形成事物的“能”沒有不同(不垢不凈。例如低光速的臟的、凈的物體都由相同的質子、中子、電子構成,何況最基本的“能”)。一切事物遵循因果規律變化,而形成事物的“能”沒有變化(世諦言因果,第一義諦不可言因果)。

懺悔消業的道理:“因”是第八識中有相應特征或運動慣性的超光速物質,那么可以用內、外力改變其特征及運動方向或趨勢,甚至轉化成其它物質,所以將來遇到外緣也不會引發相應的運動,即不會產生“果”,這內、外力即是善念、懺悔念、念佛念、觀罪性空之念等。

由此可見,我們要對自己負責,不要讓惡的行為、語言、思想引發的不良思維物質積聚第八識,而要以純善正法凈化第八識,長久保持在人天善道,常修正法,直至心念純一高能、證入究竟智慧。

有人問:既然第八識中的物質可以轉變而消業,為何佛菩薩不用神通智慧為我們轉變,從而輕易地消業,而早證菩提呢?

 

思維這種物質運動有思維特有的性質,即一旦運動,就轉變為自己的思想。如果自己不澄清善惡、不改邪歸正,佛菩薩在轉化自己第八識的物質時,這些物質一有所動,即成了自己相應的思想本身,但如果自己仍固執錯誤思想,這種思想物質如何能改變成正確的呢!不是佛菩薩的力量不夠大,而是這種物質運動就是你的心識、思想本身,要由你自己澄清和改正。邪門魔怪也不是有能力改變你的思維物質,只是如果你認邪為正,則邪門魔怪一引誘,你的思想物質運動與其有共同特征,你就習慣地發動錯誤思維運動,從而自己把自己的思維轉邪;如果心正,任魔怪引誘,關我何事,我念純正,心念、思維是自主,任何魔怪不能改變。所以,我們應當常觀自心之過,恒以正法清凈自心,這樣,思維物質運動即與解脫正法相應,如此持續,必然解脫,終需自修自證,非任何外力可使自己證悟。

何為凈宗的“信”,一心不亂的含義,如何念佛?

 

思維既是超光速物質的運動,那么只要這種運動是純一、高速的,即可以達到“一心”及“不亂”,純一的運動不雜,屬“一心”,高速的運動不易被一點點的外力所改變,屬“不亂”。這種純一和高速,即是忘掉其它感知和心念,清凈一心地念佛、清凈一心地念佛,把思維這種運動向純一的念佛方向加速,直至速度非常高,則可以一念間與佛陀大愿相應,得生凈土,如果速度足夠高,可能發生質變的超越,而證入根本的“能”,即證悟本源自性。相反,如果在念佛之念以外夾雜祈求之念、夾雜外面有佛來加持自己之念,乃至夾雜外面有佛來接引自己之念,則此思維運動不純一,一定加速很慢,甚至被夾雜之念加速到錯誤方向,而入邪途,所以念佛不需其它心,只需忘掉其它感知、心念,清凈一心地念佛。

外道的心外求法、正確的自主思維、邪法的外力控制:

 

如前所述,思維是屬于自己的超光速運動,當然由自己駕御,即思想、發愿、選擇都是自主的,只要自己心念正確,就能主動作正確的思想、發愿、選擇;那些不愿自主,片面強調外力與“緣分”者,是錯認“外力”與“緣分”為真,實是自己不清醒、不負責啊。

一切事物,都是各種物質及其運動,都是因緣幻現的假象,終歸壞滅,而不是形成一切事物的不變的“能”,所以追求各種事物,而不尋找根本的“能”者,即是“外道”、“心外求法”,所得的成果也終歸壞滅,怎能與證入不變的根本之“能”而永不壞滅相比!所以追求本是幻化思維現象之神通者、迷信某“大師”之給弟子所“下”“法輪”者、只求幻化事物之享用的求福者,……可知自己所求終是一場空,趁早不要再浪費心思。

 

思維既然是自主的,就不需任何其它力量來控制,因為其它力量的控制不是自己的意愿、不能保證隨自己的意愿而運動。由此可見,那些迷信邪法,在靜坐中聽隨非自己的聲音、非自己人的指揮者是太傻瓜、太危險、太邪魔了,其實不是邪魔之過,而是迷信邪法的人認邪為正之過,如果自己心清意正,怎會聽信邪魔擺布!

神通的道理:在科學技術中,掌握了力學等相關理論技術,可以設計制造汽車,再掌握了空氣動力學,可以制造飛機,又掌握了天體物理學等理論技術,可以制造宇宙飛船,現在掌握了粒子物理,可以制造核動力機器……類似地,如果實證到思維最究竟的根源之“能”,自然有思維所想象不到的最究竟的超能力和智慧。外道沒有實證到究竟之“能”,而追求思維這種超光速運動的某些不平常運動,靠思維而有某些“神通”,終非究竟,必將隨思維運動之變化而終歸壞滅;更何況某些邪法由邪類生命暗中搗鬼,使迷信其法者暫時被誤導有一些不平常的思維運動,即“神通”,一旦邪類生命逃跑,自己則失去任何“神通”,落得一場空。

粒子組成的物質和物體有機械運動、熱運動、電磁現象、粒子的聚合與衰變等運動類別。類似的,超光速運動也可能不只有感知、思維一種類別,也可能有記錄宇宙一切行為(包括無機物質與生命,包括各種物化現象、語言、感知、思維等)這種運動類別,以及其它類別。所以,有天人為我們平常人所不能見到、有圣者能一念間遍知無量劫之事物等現象。

但佛陀早已在《法華經》中告訴我們:假使滿無量世界皆為阿羅漢,盡無量劫思維推測,也不能測度到佛的智慧。所以我們凡夫更不能思維想象佛陀智慧。本文的設想僅是根據現代科學的發現,和一些推理、假想,來探討一下從另一個角度認識佛法的可能性,以及現代科學的局限性,文中的所有假想和觀點,僅是戲論,是拋出幾個碎磚塊,引出善知識的晶瑩美玉。

愿各位凈宗善知識駕御“心識、思維”超光速運動直奔凈土,宗下善知識直證究竟之“能”。

 

原作者聲明:文中的假想僅是探討,不是結論,請您不要以之為完全正確,特別是關于正見、本源心性、緣起性空的觀點,以及實修方法,請以大乘了義經的論述為唯一正確。并牢記究竟實證處“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不是我們凡夫思維、總結、滅除一切意識等方法所能達到,實修方法請詳閱《楞嚴經》、《華嚴經》、《壇經》、《阿彌陀經》等大乘了義經。

 

2012-08-12 12: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