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入傳統文化及個人修身養性
字體    

《戒淫》回家人老師(二)從相上看,正淫與邪淫的區別
《戒淫》回家人老師(二)從相上看,正淫與邪淫的區別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二,從相上看,正淫與邪淫的區別

記得有位科學家說過,在微鏡下看,每次性生活損失的精液只是一些蛋白質。還有個醫生說,射精一次(當然包括手淫射精)對于身體的消耗相當于跑了一次百米短跑。

哈哈,聽起來不錯的道理。

事實不是這樣的。我們人類現在的科學理論,還只是在極粗重的范圍內,隨著時間的推移與精細程度的改變,同樣的物質,卻發生著本質的變化,如同樣銅的納米材料,與常態下的銅材料相比,特性是有天壤之別的。

而最大的問題,法界宇宙,不會因為你的顯微鏡的有限范圍與根本知識的缺乏,而有任何變化。也就是,你會因為自己知識的不圓融與工具的不精細,而付出相應的代價,承受相應的果報。

最近一位日本科學家,寫了一本《水知道答案》,(哈哈,建議學習這篇文章的朋友,都看一下),看過這本書的朋友,都會有個問題,為什么水會知道答案?為什么水會因為不同的詞所包含的意思,而產生相應不同的表現?

前一段時間,看見一個帖子,說的是人身上有很多光,不同的情緒,不同的人的性格,甚至不同的部位,發出來的光都是不相同的。看到這里,又有問題了,為什么人身上會有光?死人的身體在同等檢測條件下,為什么沒有?為什么以前我們沒有發現這些光?是不是還有未被發現的光在我們身上?

為什么一些深禪定的朋友,能看到月球上的嫦娥與廣寒宮,但現在宇宙飛船,卻什么也沒看到?還有那些天界等等,如神話一般的東西?

其實我們這個世界是因我們自己六根的局限生成的,從色界天上看,就是一些光與音組成的一個個大小相互攝受的磁場(見前面的文章)。在光音的后面則是一些更加細微東西在控制著,而每次的性生活或邪淫以后,就有很多光音后面更細微的東西,及光子(光音磁場),以及現在醫生所看到的蛋白質(精液)都發生質的變化。

淫事過后,現在醫生所看到的蛋白質(精液)會帶有很多不可思議的因緣,與異性的東西相結合后,便會帶來身命的延續與業報來臨,這是粗重的部分。

而從光音天上看來,一般人淫事過后,光音的磁場,會在發生極明極強的光后,產生爆裂,光子四處分散,同時相互吸收一些外來的東西,(這也就是精氣與外邪毒霧等),兩團磁場的光,迅速下降,平靜。但磁場的中心頻率會很亂,失衡煩躁。哈哈,相信未來不久的科學研究就會證明的。這是細微的部分。

還有就是光音后面更細微的東西。

既然是光音后面更細微的東西,那一定是超過光音了,不在時間范圍內的東西了?是的,它是非物質的,也就是用物質儀器檢測不出來的,勉強說出來,是第六識意識的變化而影響第七識我執變化的一個過程。

淫事發泄享受過后,我執會變大,(哈哈,沒見過誰能在享受性生活而發泄后,心量還會變大的。暫時舒服與放下,是建立在能量外泄,欲念壓迫的減少造成的相對假象,非真實的),同時會在意識留下或加深這個錯誤的程序,就是一受到能量欲念的壓迫時,就想立刻尋找淫欲的對象,去發泄放逸,(這也就是為什么有好多人戒不住,或控制不住自己淫欲心的原因。)這樣就變得更加著美色淫欲相,直到下了地獄,去抱銅柱,臥鐵床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與自己配偶以外的人,甚至畜生等發生性關系后,就會到閻王處被割開的原因,(哈哈,離婚也算的,有三個性伙伴,被割三次,四個被割四次……有這樣事情的朋友,可以立刻去助印《地藏經》,多給地藏菩薩磕頭,同時每天誦一萬遍地藏名號,從此不再犯就可以了),因為你更精細的東西發生分裂變異了。你的心變得更加自私了我執更大了,業力招感到地府中受割的業報。

法界本來,不會因為我們的無知與局限,而有絲毫的改變

善惡自找,因果不虛。哈哈,看看自己的心,就知道一切的困境與善境,都是唯自己心感的,或叫作“都是自己求來的”。

說了半天,無非讓你相信下面的文章,繼續。

(1)什么是相上的邪淫

淫事是欲界天與人道,阿修羅道及三惡道有的東西。但淫心(或叫淫念)是一直到達色界與無色界都有的東西,只是到達無色界已經不是什么淫心了,只可以勉強叫做分別的念頭吧,就是甚深禪定的反義詞。

在這里,相上的邪淫是針對人世間講的,下面我們學習一下佛陀講的邪淫。

佛陀講的淫心,大體分為兩種,一種是對法界一切眾生講的,如《楞嚴經》四種清靜明誨中,關于“淫心不除,塵不可除”那段就是對法界一切眾生講的。一種是針對地球中人講的,主要是對優婆塞,優婆夷講的,我們這里只是探討對人講的這部分。

“若于非時、非處、非女、處女、他婦、若屬自身,是名邪淫。”

1, 若在“非時”(戒律所規定的不應行淫的日期及時間),即使過正淫的性生活,也是邪淫。為什么這樣講?

因我們生活在時空中。從色界天講,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團由音、聲組成的磁場,但同時又受到其他磁場的影響。相對來說,在太陽系中,對我們影響最大的是日月、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和土星。

哈哈,這就是陰陽學中四柱預測的終極理論的基礎。也就是說,四柱預測學是根據上面的原理,同時根據星星面對太陽的方向分出陰金、陽金、陰土、陽土等等。

同時,還有虛空中其他的星系等等,彼此會組成相互影響甚至沖克的磁場團。對于我們生活在這個磁場團中的地球人來說,有一個時間段對我們是很重要的,如果行淫,就會造成很大的傷害。而在佛陀時代,沒有現在的科學技術水平與先進的儀器,只能入深禪定,見到種種色,然后告訴當時的人們。哈哈,如果在當時用現代科學的東西告訴那些人,照樣也會被石頭砸死的。這是因時代、時機和人的根器等不同而造成的。(在后面會詳細介紹正淫的時間是哪些的。)

佛陀講的一定不是迷信,更不是無中生有,而是真空妙有。

2,“非處”。即使是跟自己的妻子、丈夫過性生活,即使是在正淫時間內,但在戒律所規定的不應行淫的處所及身體的“三道”處,都是邪淫。為什么這樣說?

淫欲是這個法界的毒藥,魔妖是非常喜歡的,菩薩則如避火坑。

我們這個世界,是人、鬼、妖魔和畜生等并存的世界。也許有的人要說這是迷信,我們在這里不探討靈魂、轉世之類的東西。

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幾千年來,除了幾個無神論者外,幾乎所有的人,都公認有靈魂,有輪回。還有,只要仔細看一下,就能發現人死永滅、盡情享受,是那些縱欲主義者和作惡多端的罪犯們共許的人生觀、生死觀。哈哈,所以還是暫且耐心一點,放下自己心中的執著,看看這篇“迷信”能給你帶來什么吧!

淫欲是這個多界并存的世界的毒藥,卻是魔妖非常喜歡的東西。假如有人在他們身邊過性生活,會引起那些有緣的妖魔鬼怪心動,他們會生大嗔心,放大業障。甚至有些冥界的護法會作下記錄,消減此人的陽世福報(如功名等),并在罪人死后,作為受審的罪證。

還有一些修行人,修行功夫不高,但身后也有好多鬼界或天界的護法。由于沒有破四相,這些護法見到犯邪淫后,內心便會生大厭惡心,立刻遠離此人,這時一些冤親債主,就立刻顯身索債。哈哈,自找麻煩。

說到這里,大家可以看看北京的皇宮中皇帝的臥室,非常小,并且位置、睡覺頭向等都很講究。那是很符合陰陽風水學的,也符合法界本來的和諧的。

假如現在實在不能像皇宮那樣,也可以掛一個花帳,不要在大的臥室中胡鬧,否則不明智。

更不要說,在寺院,在宗祠,在野外,在一切不合理的地方。那里的冥界眾生多,你在那里過所謂性生活,開天目就會看到,有很多惡鬼、吸精氣鬼、淫魔、山精、地妖等圍著你,為了能第一個吃到你的精液。哈哈,想到這里,不知道你還有沒有所謂的淫欲心了?

(我們會在后面詳細講在哪些地方過性生活屬于邪淫)

還有就是,雖然在戒律規定的允許行淫的地方,是與自己的妻子或丈夫,也在正淫的時間內,但是用嘴、尿道或肛門,或身體的某一部分、手指和淫具等進行性生活,也是邪淫。哈哈,為什么會這樣?

我們的身體中,只有性器官是由很多淫蟲組成,在交合、相互摩擦后,生大心火,返到身體中,使全身發熱。這樣,人體就如同中毒,和吃迷幻藥一般,產生大放逸。同時淫蟲生惡露淫水,并開始吸收對方的精氣,放出自己的精氣,同時改變自己與對方的磁場與宿世的情緣。

也就是對方的精氣進入了自己的心髓,同時內心開始滿足宿世間沒有得到情愫的遺憾——哈哈,六道中沒有真情,無非是一個因無明而產生了沒有滿足的妄心作怪罷了。

這樣,假如是用三道過性生活,那么就會使得這種磁場的交換發生變異,變成另外的東西,有大危害。有可能轉世為同性戀,為異性、異形性生活的倡導者,性生活的心理變態者。同時,我們的嘴是身體純凈的處所,用嘴過性生活的,多落畜生道,而且多得性病,(口腔內粘膜非常脆弱,一般性病細菌都可以攻破的,幾乎百發百中)。

一定不要用嘴,否則連一點善良的地方都沒有了。

最可怕的是,通過這種三道性生活享受了非正常的淫樂,因最極端的發泄與放逸,而脫離法界本來的和諧。就會在心靈深處,留下很多深層的烙印,有的多劫都出不來,看不破。只能到地獄中化掉了。用身體的某一部分、手指或淫具過性生活也是同樣的道理。

在這里,非用性器官過性生活的,是標準的邪淫。同時從某些意義講,比到外面嫖妓的危害還大。

3,“非女”是指跟除女性以外的各種不同性征的人(如太監,同性戀,多人性生活,見別的異性、明星后自作意淫)、畜之類過性生活。不用解釋,一看就是邪淫了。在這里要說明的,不單是指除女性以外,是包括除正當異性以外的任何性生活都是邪淫。

4,“處女,他婦”就是和未婚女(包括未婚同居等)、有夫之婦過性生活,是邪淫罪,在這里不難理解這些邪淫罪,但比較難理解的是為什么佛陀老是用女,或女人打比喻?

類似的例子也很多。
如《道行般若經》云:在家者,與婦人相見,心不喜樂,常懷恐怖,譬如有人,行大荒澤中,心畏盜賊……
如《大寶積經》云:當知婦人,是眾苦本,是障礙本,是殺害本,是系縛本,是怨對本,是生盲本;當知婦人,滅圣慧眼;當知婦人,是熱鐵花,散布于地,足蹈其上。又云:我觀一切千世界中,眾生大怨,無過妻妾女色諸欲,于女色等,所纏縛故,于諸善法,多生障礙。

再如《增一阿含經》云:莫與女交通,亦莫共言語,有能遠離者,則離于八難。

……

等等,很多。

哈哈,是否佛陀老人家有重男輕女的嫌疑?

不是的,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不了解當時的情況和不理解佛法。

的確,從相上看,女人是有很多弱處的,不能做很多的事情,比喻轉輪圣王就不能由女人作。但是,佛陀對女人弱處的比喻是非法身圓覺的境界,

在當時,古印度女人的地位非常低,是男人的依附品,女人在那種情況下,身心都是取樂男人的工具。這樣女人的終極心態就是如何能附庸到一個好男人,而那些持戒清靜、心無邪念、體健年輕、專一的修行人,是最好的選擇。哈哈,就如同當現代人的觀點變成金錢第一的時候,只要你有錢,哪怕已經76歲了,也照樣一大群所謂的貌美如花的人跟著你,不分男女。

人生本來如此,在需要滿足自己內心的欲望時,當道德與利益產生沖突時,這時的選擇決定著人心的去向,余下的則是唯心所感的果報了。佛陀在這樣的條件下,要弘揚大方廣法身圓覺的境界,那么女人就是佛教入門比丘及在家居士第一要防備的,否則,如同小樹幼苗,沒等長成樹就已經被洪水沖走了。

綜合前面的,大家也許會發現,佛陀那個時代的女人有這些特征:
1)、喜歡依附別人,沒有自己;
2)、喜歡引誘異性對自己心動,從而得到滿足感;
3)、不喜歡担當,不喜歡有壓力,不喜歡負責任;
4)、以能取樂異性為自己才華的體現,喜歡放逸、玩樂;
5)、極度的嫉妒,喜歡纏附異性,尤其認為對自己有大用處的異性,同時對他身邊的同性起大嫉妒心;

6)、女人常作魔王的眷屬,引誘修行人,壞其禪定,為自己樂;
7)、女人其言如蜜水,其心如毒藥,原因為自己的私念而動;
8)、女人情重而理弱,禪定功夫弱,心量小,多疑。

那么在《法華經》中記載,8歲龍女即身成佛。好像與上面講的不相同,何也?
這又是因為,從般若的角度看,女人無定相,也就是你有大丈夫的心,就是大丈夫;同理,即使你是個男的,但有上面那8條特征,你也是個女人。是個不易成就的女人,哈哈。理當回家洗衣服,抱孩子去。

在這里講的女人,即是有女性心理特征的人。大家看看現在社會上還有幾個有男人風范,就知道為什么男足失利,為什么你不易修定,為什么陰氣重,陽氣弱了。

真正修行者,應首避此類人

提問(一)(感謝所有提問的朋友,同時隨喜他們的一切功德)
1)、非處是邪淫, 對此可以得出口交是邪淫的結論。這是指在口內完成全過程,還是指一旦用口部接觸對方性器官即構成?

答:用口接觸對方的性器官就是邪淫了,口是人體中最清凈的部位。這就是為什么大梵天口生的是婆羅門種,也就是為什么抄佛經要用口中的血為最上。因此口中的磁場,本來不可思議。

2)、同性戀者想成為在家居士的話,他們的性取向決定他們不可能去和異性淫(正淫),那他們將面對比異性戀更大的戒淫范圍,即再也沒有淫的可能,應該如何看待?如何指導?

答:一種,修甚深般若波羅密,將情執徹底化掉;第二種,就是慢慢戰勝內心的落處,找出自己喜歡同性的根源,

其實,同性戀的產生首先是宿世的因緣所致,當雙方相聚認識后,因磁場相應而傾慕。這時一方的陰氣(或陽氣)上升,變異。哈哈,為了迎合另一方的情執而產生的獻身精神。這時就有很多異性的習氣與特征(如有象上面說的八種女性習氣的男人)。

如是,暫時的傾慕轉變為磁場的交換,如有了一次的交換后,就在自己心識中加上了對方的情執(也就是改變了磁場),同時在“享受”異狀性生活后,在心識留下放逸上癮的種子——這如同毒品,已經不是正常性生活所能代替的了。這樣就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因磁場畸形、心理畸形、性體畸形,同性戀有很強的排他性。同時,因放逸后心理的變態而產生極端快感與負罪感。因此如沒有正確的治療,是很難改變好的。

同性戀也有主動方,被動方,也有感情破裂的時候或感情強烈的時候,也有情執耗盡、沒有感情的時候。所以,不是永恒的。這樣,分手的同性戀者,還會去引誘另外的同性繼續這種錯誤,因此必須合理地疏導。

同性戀是完全可以治愈的,也是可以修行佛法的。這里以后會仔細講的。

繼續

5,“屬自身”就是在正淫時間內,在戒律所規定的可行淫的處所,不和異體,而在自身等情況下行淫的,為邪淫。前面四種是有個對立的個體可以行淫,而這個是單指自身行淫,如手淫,意淫等。

在我們現在一些宗教中,有很多對自己門徒的要求,就是只要不和異性行淫,不侵犯到他人的行淫,不為破戒。甚至一些所謂的性學家、教育家、心理學家提出手淫無過,更甚至說手淫有益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因為在一些宗教中看來,只要不侵犯別人,沒有給別人造成麻煩,就不算破戒。而在那些所謂的專家看來,自身行淫是個人自由,沒有給別人造成危害,同時又解決了心理、身體的麻煩。從面上看好像是對的。

那么,為什么在正淫時間內,在戒律所規定的可行淫的處所,不侵犯別人,而獨自身體行淫的,卻被認為是邪淫?

其實一切有所住的學問,原則上都叫宗教。因此就出現見解的不同,則規定戒律也不盡相同。而佛教是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行一切善法的,也就是在無所住中行一切善法。佛教不屬于宗教范疇,又包含一切宗教,同時又不認為宗教之間教義有什么沖突,哈哈,否則就不叫“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了。

因此佛教的戒律是看心,也就是“心在干什么”。從心到心性,從心性到心相,從心相到外表事相,這樣一層層的過來。只是這個“一層層”,也是在心(自性)化顯中的,非二的。

而那些性學家、教育家、心理學家提出手淫無過,更甚至說手淫有益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理論,在他們的思維觀點中是對的。因為他們只是研究了外表事相的東西。在他們看來,那的確就是一些蛋白質和水分子,與自然中的物質無二,甚至與動物身上的無二,甚至與尸體上的無二。

但只要有點大思維的人,就會想:不對啊!我們是人,不是畜生動物,不是一團沒生命的肉,那么我們在過完性生活以后,除了一些蛋白質外,還有什么在改變了?

還有就是情,一種微妙的東西,因情的交換,變成自私的執著。那么這里的情又是怎么來的,是個什么東西?

是自私的愛,是一種因自私生出來的所謂責任,或叫占有——當然這占有在這里是相互的,至少在今天看來,就是平等相互的。而正常夫妻之間的承諾與占有,本來就是這個娑婆世界的和諧,哈哈,就是娑婆本來的程序(或叫游戲規則)。也就是跟你生在這個范圍內,就要遵循這個范圍的約束一樣。否則這個程序就崩潰了。

當然這個程序也僅是娑婆的程序。

本來的游戲規則(從心相上看或從細微處看),就是由這自私的情執維護的。

如果就是邪淫、手淫、自身淫,從這個本來的游戲規則看,是什么變化?

是磁場(光團)相互交換,吸收不同(這里的不同是指非固定性體,也就是與配偶性體以外)的外來東西,產生變異。同時相對娑婆世界來說,也就慢慢從細微處產生變化。而“淫”在法界中,就是亂,就是戒律要管理的東西,或者說是自我保護能力的反面。如亂行淫事就會牽動這個娑婆世界程序變異,產生一些災難與病毒,來保護自身程序的穩定(哈哈,就是所謂的懲罚)。這樣就有很多性病乃至艾滋病等的出現。也就是為什么現在的病毒(如艾滋病)都是破壞人的免疫系統,其實就是破壞了自我保護能力,破壞了心靈深處的禪定。

也許大家不相信,如不能正確引導世間人的性行為,即使出現治療艾滋病的特效藥,不用很長的時間,又會有新的病毒出現。

因此,為法界眾生、娑婆和諧而宣傳正淫節欲、戒除邪淫,是每個有良知的人應負的責任。

關于邪淫、手淫、自身淫的危害,前面曾經從事相上(將性生活看成蛋白質的流失)與心相上(將性生活看成是磁場、光子的交換,正淫是娑婆世界的游戲規則)講了一遍,其實其真正的危害是心性上的,以下詳細講一下。

論壇上有朋友問:為什么邪淫最消福折祿?這要從為什么受持、讀誦,為人解說一句《金剛經》的偈子得福反而不可思議講起。

我們這個宇宙是由時間、空間組成的,至于別的東西,只是時空在無窮大或無窮小的變化中的產物,但唯一——心是可以很簡單破時空的。一切皆妄心顯,心凈則國土凈,則一切相凈。心垢則國土垢,則一切相垢。

明妙真心,無相無形,寂靜徹然,具足一切功德相。一切妄心、佛國土、壽命、福報等相,皆不離明妙真心。如大海水,雖生大浪、中浪、小浪,雖風平浪靜,或驚天駭浪,但離不開大海,始終是由海水組成的。(這里一切妄心、佛國土、壽命、福報等相,是指各種海浪的外相,而明妙真心是指大海,權說而已)。

一切諸相如程序,可以因范圍的大小而相互吞并覆蓋,沒有永恒,但有生成壞亡。一切諸法如程序,可以因法力的大小而相互降伏攝受,沒有永恒,但有生成壞亡。明妙真心如內存,不論你大小多少,厲害不厲害,天堂地獄,都不離此,皆此化顯。那么眾生為什么還要受這樣多的苦,這樣執著天堂地獄、大小多少?

非明妙真心要懲罚眾生,而是法界和諧慈悲。眾生因對境生種種心,失去般若幻觀,轉而合塵背覺,因合塵的妄心,生種種幻相,實乃自己騙自己,如猴子見鏡中猴,而生嗔恨一樣,實乃不知鏡中猴乃自己相。天堂地獄,好壞美丑,其實不是外來的,都是自己內心合塵的妄心化顯的,非真實的。但既然非真實的,為什么要有人受苦,有人享福,有人長壽,有人夭折?

沒有人要誰受苦,要誰享福,要誰長壽,要誰夭折,有的只是背覺合塵的妄心大小、深重而決定對境界般若幻觀的能力。重者,則深受地獄之苦或天堂之樂;輕者,則幻觀地獄之苦或天堂之樂。也就是甚深般若幻觀的能力。這也就是為什么提婆他多在地獄中如處三禪天,如阿難見之,則心悔懼怕。哈哈,那地獄非提婆他多的地獄,而是阿難心中的地獄,這也就出來了一個可參話頭,提婆他多回答:“釋迦牟尼佛不進來,我怎么出去?”

這也就是為什么真修行者不見世間過,不見破戒比丘受地獄苦,不見受戒居士入大涅槃。哈哈,這里的不見,不是阿Q精神的不見,而是真實不見,的確不見,用般若幻觀之不見。

既然是背覺合塵的妄心影響我們受苦受樂,騙我們上竄下跳,使我們六道輪回,而它的大小則決定著在這里是受苦還是受樂,決定著六道輪回中所承受的力量(如一場殺業因緣到了,如你的般若幻觀能力很大,就可將其觀空,這樣可能就會在你的夢中出現一個人追殺你,而你被殺死后醒了,此殺業也就受了、沒了。也就是證到明妙真心后,將魔宮的魔王觀幻,了知山河大地自性化顯,魔王地獄同一含生,那魔王就如鏡中花,水中月,沒有任何的力量了),那么,是什么決定我們妄心的大小?是什么讓我們無始劫的輪回?

《圓覺經》說:“善男子,一切眾生從無始際由有種種恩愛貪欲,故有輪回。若諸世界,一切種性: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因淫欲而正生命。當知輪回,愛為根本。由有諸欲助發愛性,是故能令生死相續。”

釋迦牟尼佛是個本事人,當年困擾他很多劫的難題,幾個字就表示出來了。哈哈,一切欲界天的眾生,皆以淫事而為生命,也就是,如你能戒掉心中的淫事,則不落欲界天。而色界和無色界則是看心中的淫念,如有一絲淫念,那你就出不來這兩界,這也就是說“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的意思(關于這個,以后會在《戒淫》下篇中詳細講)。

在時空范圍內,非時空范圍內,皆因一“淫、愛”而動。皆因此而輪回。

那么是什么決定我們妄心的大小?

學習佛法的朋友,都聽說過“知是空華,即無輪轉”,但為什么我們知道了邪淫不好,也知道不能破戒,也知道都是自性化顯的,但臨了還是去破戒,還是要輪回?哈哈,簡直是“知是空華,即有輪轉”。

這是因為,這個“知是空華”是在“不知”的基礎上的,如沙灘建高樓,沙動樓倒。如泥做胚器,未經火燒,遇雨即化。這個“不知”是不知真正的空是什么,是在幻相中立真實境,終究一無是處。

一切圣賢皆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行一切幻善法,度幻眾中所修的甚深般若空性的大小,在某些意義講,也就是看破、放下速度的大小,而有差別。如不了四相,不修甚深般若的了四相,多劫修行,一直是在攢福德,一直在程序中,一直在時空中,一直是個因果,一直有生成壞亡,一直是有為法,終不究竟。

那么影響甚深般若空性大小,是怎么表示的?因是轉第七識為平等智,那么控制轉第七識為平等智的關鍵是什么?哈哈,佛陀早講了,就是自私有我的淫愛心。

也就是當你的自私有我的淫愛心一生,第七識我執就會加大,般若空性就會變小。

搞懂上面這些東西,那么“為什么邪淫最消福折祿”、“為什么邪淫最影響壽命”、“為什么受持、讀誦,為人解說一句《金剛經》的偈子得福反而不可思議”就不難理解了。

因邪淫、手淫、自身淫是將第七識的根本我執加強了,根據邪淫、手淫、自身淫用心程度的大小、強弱,將你無量劫的福報、壽命均減小了。也就是說,不是你這一時一世的福報、壽命問題,而是無量的化身、無量的轉世身的福報、壽命都減少。邪淫、手淫、自身淫,是根上的問題,不是一報還一報就可以解決的。

同理也就明白,“為什么受持、讀誦,為人解說一句《金剛經》的偈子得福反而不可思議”了,也是根上的問題,是非時空范圍的,因此此時空內的福報,無論大小都是不可比擬的。

這樣也就不難理解自身淫為什么會是邪淫了,因自身淫本身就是放逸、發泄,非自然中愛的交換。會嚴重將我執加大,關掉自己般若空性的能力。

其實從某些意義講,能得到都是應該得到的,不論是嚴持戒律,還是正淫、邪淫、自身淫等等,都是本來應該發生的。失般若空性、落無間地獄、誦佛號參話頭、布施弘法利生等等,都不礙自性具足,本來清凈。不論正妻妓女,還是丈夫外遇,從六道看來都是要一千年的善緣。

佛陀在世時,已經證阿羅漢果的迦葉之妻妙賢比丘尼,因業力故,遭未生怨王奸淫,破了相上的比丘戒。按照當時的要求,是必須趕出僧團的。但佛陀卻因妙賢比丘尼已經離欲,沒有樂受(這里講的樂受,是指苦樂受,就是沒有痛苦與快樂的感受)而授記她沒有破戒。這是一個典型的看淫心、不看淫相的事情,佛陀的教育是看心在干什么,不看外相的。這里的沒有破戒是建立在阿羅漢果的境界上的,不是我們今天的沒有快樂的感覺。

記得以前有位朋友來拜訪,說到他已經徹底沒有淫欲心了,當時就問他,是不是有時見到別人淫欲還會生嗔心?回答:“是。”最后對他說,“你沒有斷淫欲心,只是用自己的禪定功夫壓住了。真正斷淫欲者,外不見淫欲相,中不識誰在淫欲、誰不在淫欲,內無分別是淫心、不是淫心。”

在今天沒見到幾個能不受樂受的,哈哈,如真沒有樂受,那么就連淫念也不會產生了,更不用說淫相了。現在是個末法時期,如哪位大德的確證到無樂受的境界,也沒有必要表示淫欲無過的境界。現在的修行人已經不易了,一個錯誤的念頭就麻煩了。

因此今天致力于出六道輪回、發心修佛乘的朋友們,不要找借口,應當按照佛陀的教誨去嚴持戒,廣布施,心念佛。至少應正淫節欲,戒除邪淫。

綜合上面講的,可以看出來,佛陀說的正淫,是在如法的時間,如法的地方,與自己合法的另一半,只能用性器官過性生活。余者不論什么借口(無非是無厭足的放逸與發泄)都是邪淫。

即使是自己合法的另一半,不論是因為什么(包括逃避,或非自愿的)而已經出家的,再相互親近都是邪淫。

2),從儒家的思想看正淫與邪淫的關系

上面是佛陀對在家居士教育中的正淫的標準,是一個出世間與入世間的過渡標準,是為在家居士制定的一個相上的修行標準,是修行人入門的門檻。因此,我也絕對不相信,用上面的幾句話就能完全改變所有人的觀點。哈哈,不過不接受也沒關系,我們繼續來看孔老夫子儒家人道思想中的正淫、邪淫的看法。

中國字是很有意思的字,尤其是有含義的文字,如一個“心”字旁跟一個“生”組成一個“性”字。哈哈,相性由心生嘛。
記得上學時,有一幅對聯,
上聯是:“因火生煙夕夕多”;
下聯是:“此木為柴山山出”。
也是此意。

那么儒家的”儒”,顧名思義就是人類的需要。他不講玄幻,不講多數人看不到的東西,就講人道的本來需要。
“儒”字最早出現在《論語•雍也》中,孔子與他得意的弟子之一——子夏的交談,
當時,孔子說人要學“君子儒”不要學“小人儒”。這時子夏問,“何為君子儒?何為小人儒?”
老夫子回答:“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

其實孔老夫子當時也不知道,他教的學問以后會被起個“儒家”的名字,但這里的“儒”卻是整個儒家思想的入門點。離開這一個點,儒家思想將不復存在,也就是沒有了標準。哈哈,可憐自朱熹以后,就沒幾個人能明白。

要搞明白這個“儒”字,就要搞明白當時他們的說了些什么。

要搞明白當時他們說了什么,就要先弄明白“子夏”是個什么人。

子夏,比孔子小44歲,是孔子當時的十大得意弟子之一,但從歷史人道中入世方面看,應是孔子門徒中第一人,下面我們看看他的成績與落處。

學問方面:
1,《詩》、《書》、《禮》、《樂》,雖然孔子講的,定的,但組成系統的文字,成為一門系統的學問,卻是子夏的功勞;

2,當年的東漢儒家大德鄭康成認為《論語》的編寫有子夏一半功勞。在孔老夫子晚年時期,正是人生思想精華積累的時候,而子夏年輕多才,思維敏捷,見解獨到,正好能與孔老夫子碰出火花來。(哈哈,教徒弟最難的事,就是你說的他聽不懂,教得最好的是船子和尚,三槁定法界。)因此,讀論語的經常可以看到孔老夫子與子夏的對話。


3,子夏對情執、情欲之樂與“仁”的關系,相對來說是表達得最好的一個。《詩經》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一句,孔子回答說“繪事后素”,他立刻說,“禮后乎”(即禮樂應產生在仁義之后),孔子贊嘆到:“起予者,商也!始可以言《詩》已矣。” 等等,很多。

授業方面:

1,孔子去世后,子夏就在魏國河西講學,田子方、段干木、吳起、李克、禽滑厘等,都是子夏的門人,甚至當時的魏國的魏文公也是子夏的學生——哈哈,戰國初年,最強大富有的就是魏文公時代的魏國了。

2,而他的弟子,接受了他教的“君子儒”,積極入世,最早吳起、李克在魏國提出了變法,使得魏國強盛起來。然后吳起來到楚國變法時,商鞅才從那里學到了變法,后來就到了秦國。

最后連法家代表人物——韓非子也因子夏的入世、濟世,不為自己想(也就是以無我慈悲為“仁”的精神),
而感嘆到:“‘儒分為八’不及子夏之儒。”也就是說八倍的儒家,不如子夏教的真正的儒。哈哈,因子夏教的儒,是人真正自立的正道。

這段的翻譯是:

當時孔子對弟子說:“作人要學習君子的人生需要,不要學習小人的人生需要。”

子夏就問:“什么是君子的人生需要?什么是小人的人生需要?”
孔子回答:“你這樣就是君子的人生需要,不合你這樣的就是小人的人生需要。”

圣人的思想在人文歷史中是可悲的,這個可悲就是變異。就是沒有一種圓融的法,能適時適機地與當下的時代相和諧。加上一些別有用心者的利用、曲解,為自己目的而玩弄民眾的妄心者的大力宣傳,哈哈,好在孔老夫子不能從墳里蹦出來,不然他非氣死不可。

就拿孔老夫子說的“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來說,就被很多人視作是對子夏的批評。他們翻譯過來是“你應該學習君子儒,不應該學習小人儒。”這句表面上看,的確像是批評子夏,但如果統看全文,就知道這里子夏是問老夫子“什么是君子儒,什么是小人儒”,并沒有問自己是什么儒。哈哈,如果老夫子回答“你應該學習君子儒,不應該學習小人儒”,那老夫子就是答非所問,自己也糊涂了。

這一段應該是對子夏學習、使用“仁”的認可,也就是對其積極入世的無我的慈悲的認可。

那為什么還會出現這樣的那樣的錯解?原因是子夏的運氣不是很得力。哈哈,首先是因經常和老師對演言辭,難免有錯的時候,而這一句兩句的錯,就被記錄了下來。

再就是當時社會中有兩種比較高的政治體制,一者,是孔老夫子的“禮制”,二者是韓非子(法家)的“法制”。這兩種制度在當時的政壇是相互抵觸,但韓非子真心稱贊了一句“儒分為八,不及子夏之儒”,這遭到當時儒家人士極力反對。哈哈,就連郭沫若也撰文《十批判書》講:“子夏宣揚的儒家文化,受到法家文化的影響。”(哈哈,可悲,可嘆。)

還有就是“亞圣”孟子的影響。孔子故去后,孟子更好地將儒家思想融合,先從面到點,也就是用“仁”這慈悲的愛,為道德修養主張(無我的修心),這樣“養吾浩然之氣”,慢慢的,通過積累,浩然正氣“至大至剛”“充塞于天地之間”。在這個基礎上修身,齊家,再平天下,這套作人的系統就太完美了。加之,既然子夏的東西當時被認為是受到“法家”的影響了,也就是說不是正統的了,所以已經不是子夏的儒家理論所能比擬的了。哈哈,但是這種文化思想的先驅,修行者的東西,如被有目的的朋友借用,而成為禁錮思維、愚民的工具,本身就是修行者的恥辱。

最后的不幸是,子夏在弘揚儒家文化中,太過于著相(哈哈,對于宗教,你可以深深的了解他,狠狠愛他,用最大的恭敬的心,努力照他說的去做,但不能愛上他,死在他那里,成了他的奴隸),到晚年他的兒子死了以后,想想儒家三大不幸之一,就是晚年喪子了,什么功也用不上了,最后哭瞎了眼。

雖然到唐玄宗時代也封子夏一個高名,但也晚了。

哈哈,講《戒淫》為什么講到了儒家的子夏,這是由下面這一串故事引出來的。

一日,一朋友來我家哭訴:自己是賢妻良母,丈夫是大企業業主,孩子是當地學校的好學生,總之一切都是別人羨慕的,要什么有什么。但夫妻之間感情生活極端不幸福,每日丈夫回來,如陌生人一般,除了例行公事似的到時間交工資,或帶她一起到外面應酬吃飯,相互間幾乎沒有別的言語交流。同時,她老公晚上總是很晚回家,雖然她堅信他在外面沒有任何不良行為,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經常蒙頭就睡或睡到中間,壓到她身上就亂動一番,然后扭頭又睡了,第二天如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而這個朋友沒轍,只能每天上QQ找一個自認倒霉的不認識的人,亂發泄一通。因為從小受良好的儒家思想的教育,言辭也不敢露骨,只能哭訴生活的不幸與無奈,似乎能找到一心靈的慰寄,但一旦遇到目的不純的朋友,一發現對方語音不對,就立刻下線逃跑。

她無數次想向這個生活抗議,甚至有時也有過想放逸發泄的念頭,哪怕一次,但深深的儒家思想教育,壓制著她。

她真正的痛苦是內心中想發泄越軌的想法,對根深蒂固的儒家思想的撞擊,不知遇到什么樣的因緣(如大學的初戀等),那層壓制就會破了?然后,破了之后的結果會如何?

聽完她的傾訴,我還沒開口,旁邊一位從國外回來的朋友說話了:“中國人就是一個背負著三千年文化的女人,在現代文明這條道路上艱難地走著,而這個繁文儒節,不就是現代女人的裹腳布嗎?”

我淡淡吃了一驚:這兩位代表著中國現代人一個層面的困惑,是真正的道德觀念上的危機

中國的文明在歷史上經歷了幾次大的沖擊(詳見金剛經的講解),這次是自清末以來,西洋現代文化對中國這個古老國家道德底蘊的沖擊。在“五四新文化運動”中,激進派就對儒學思想進行大批評,說其妨礙了人們思維的發展,甚至就連胡適這樣的大人物都疾呼要減輕儒家思想對人們的束縛,建立學術自由的空間。哈哈。由此,就不難想象出,為什么今天有“手淫無過”,“群淫亂交是心靈放松”等怪理論了。

造成這些,概因不能正確理解當年孔老夫子與子夏所談的“君子儒”的“儒”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同時也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為了符合當時那個王朝君主的政治需要,如朱熹因宋朝君主的心理與政治需要,強解孔老夫子的言論,閹割了中國人應有的東西——雖然可能也只是當時朱熹知識狹隘造成的結果,但也是中國自唐朝盛世以來沒落的標志,是因,也是果。

哈哈,生成壞亡,循環至此,本來如此。

那么到底“君子儒”是個什么?說白了,就是符合這個法界善的一個正確人生觀。

儒家的“仁”即是愛,是慈悲,到底愛什么?慈悲個什么?

就是愛一切眾生,慈悲一切眾生,也就是為一切大眾服務,也就是子夏做的事情,這也就是孔老夫子對子夏的評價,“像你這樣做,就是‘君子儒’”。當然,子夏心性也有落處,不能如莊子喪妻一樣,敲盆相賀,那只好痛哭盲目了。哈哈,還是有點自我了。

為什么愛?為什么慈悲?

這里“亞圣”孟子說的好,用這種“君子儒”慈悲的愛,才能長養自身的浩然正氣,“至大至剛”后,才能“充塞于天地之間”。這算修身了。雖然“亞圣”點出了儒家人的修行模式(這是人道最合理的修行模式),但正因為有個因果在,而無法真正地說明“四相”。哈哈,可憐當時《圓覺經》沒到他手中,造成他老人家心里明白,但不能系統地說出來(沒有心性上的標準),才會出現其后朱熹之流的錯誤。“

“末法眾生,不了四相,雖經多劫,勤苦修道,但名有為,終不能成一切圣果。”

講到這里,可能有的朋友已經能覺察出來到底要講什么了。

儒家的思想,自“亞圣”孟子以后,因有了相對的方法,而發生變異。到宋朝朱熹時,那就直接成了統治者的愚民工具了。哈哈,也就是說,今天所謂的“儒家”思想,早已經不是什么真正的儒家思想了,而是經過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或一些因果中的占領者(因種種原因,無法學習到真正的儒家真諦)的加工、篡改而落的因果。

如這句“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論語•陽貨》。當時是孔子正在訓斥幾個不成器的弟子,說他們是學習“小人儒”,因自私的利益,而失去了代表傳道、修身的“君子儒”——也就是失去了儒家的“仁”。

在這里“女子”其實就是“汝子”,也就是“你們”的意思,“小人”是指小人儒。哈哈,孔子思想宏大而源遠流長,概因其心胸博大、好學與合人道。哪能會有瞧不起女人與下人之心。更不用說孔子本身就是個大孝子,而他自己的母親,是個偏房。

心胸狹隘、自私名利的妄猜之徒,哪能看得懂儒家的東西!

一切法度倫理、道德規范,從某些意義講,是建立在目的性上的,或者說,總是具有一定前提條件的。如醫生用藥一般,當條件變化時,病人就有可能不適應,然后又派生出新的東西來適合這個變化的條件。這些都是相上的,都屬于有為法的范疇。而唯一相對永恒的模式,是如何圓融地將人們的心帶向一個正確的方向,同時產生什么樣的價值——也就是為什么要做,也就是發心是什么。這是心相上的東西。

而儒家思想的真諦是“仁”,是無私的愛,是無我的慈悲,也就是“君子儒”,余下的一切倫理規范都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失此均不是真正的儒家思想。

現在我們是到了真正學習儒家思想的時候了。

(當我們在爭論誰對誰錯時,在推行與防御時,就會失去自己根本的發心。哈哈,但這點失去,算是多情,算是慈悲吧。懺悔。)

(有朋友留言,想詳細知道“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孫,遠之則怨”(《論語•陽貨》)到底是什么意思,在這里就不解釋了,以后有時間再詳細說明。)

從這里就不難看上面那兩位朋友錯在哪里了。

錯在了,內心中因受外來刺激而產生的放逸、享受的想法,與倫理道德的約束之間發生的沖突。

錯在了,把遵守倫理道德的約束看成對社會、家庭等一切外相的付出,與內心要努力壓制受外來刺激產生放逸、享受的想法的付出,因這兩者之間不平衡而發生的沖突。

錯在了,把自己遵守倫理道德的約束,看成對社會、家庭等一切外相的付出后,而身邊的人卻不遵循這套倫理道德,并將自己當成異己來打擊,而產生的壓力,與自己內心要努力壓制、化解外來刺激產生的肉體放逸享受的想法,但又怕自己享受肉體的放逸、享受后產生對此的依賴,從而丟失自己心靈的享受。

錯在了,沒有區分好,人生的享受與快樂(或叫人生需要),應該放在肉體、物質上,還是應該放在精神上?或兩者發生沖突后,應如何的調和?

錯在了,將人生的享受與快樂(或叫人生需要),放到了肉體、物質、名利上以后,精神上太過于追逐,過于用極,太過于用力,而心力拉光后(或叫相上的福報)形成小人儒,同時走向末路。

錯在了,將人生的的享受與快樂(或叫人生需要),放到了肉體、物質、名利上(形成小人儒)而有所得后,失去精神快樂(導致空虛),總有一天會累死,變成心理障礙。

哈哈,這一切的錯,都是發心錯了,也就是人生觀錯了。一切的心動都為了自己的目的,失去了修身、仁愛、影響更多的人到一個正確人生路的目標,變成為自己的名利、肉體享受的小人儒。

哈哈,這一切的錯,無非是修學了小人儒。

哈哈,這一切的錯,無非是失去無我的仁愛、慈悲為一切發心的基礎。

反復嘮叨,無非說明此處的重要。

真正的儒家思想,沒有妨礙、約束過任何一個人正淫與邪淫,她是人道的和諧,妨礙自己的是你自私的心。也就是為想邪淫的心找一個借口。

說到這里,那儒家的正淫的思想是什么?

是樂而不淫,也就是欣賞,是精神上的一種樂受,如同他化自在天的一種樂受。(在這里就不引證儒家的文章了)

儒家的一切思想都是發于“仁”,也就是無我的慈悲。在這個基礎才會有‘禮、義、廉、恥、愛、忠、孝”。至于在淫色上,則是在“仁”的基礎上“發乎情,止乎禮”。

而正淫節欲本是“發乎情”的另外一種寫照。哈哈,如不能發乎情,那夫妻兩人的感情就會干枯冷漠,這里面有很大的學問,在戒淫下篇會詳細講。

而戒除邪淫,本身就是“止乎禮”。但這些是建立在無我的基礎上的,是慈悲的,是自愿的,是無悔的,是戒忌用力的,否則就會形成對自己錯誤情感的強行壓制,就會造成現代人這些思維上的錯誤與不知所措。

儒家思想,博大精深,貌似平常,但暗含法界和諧的原理,非三兩句話能說明白的,在此屬于管中窺豹了。

學習儒家的東西,也要心性如孔子一般,心量上含法界的一切人,心相上達到至“仁”的境界上才可以的。哈哈,也就是需要“先器識,后文章”的學習才可以的,否則就會如朱熹之流,將圣人的東西,毀到這些當代有影響力的人的手中,從而影響無數人做出錯誤的行為,將這些好東西徹底毀掉了。

可悲,可嘆。

2012-08-13 09: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