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女子》葉細細(7)陸小曼與王賡之間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一次和友人同時收看央視的《陸小曼》。看完節目,友人發來短信:很同情王賡。
    原因大抵是徐志摩是王賡的好友,卻與他的太太陸小曼搭上關系,這頂綠帽子戴得太委屈了。友人是站在婚姻的立場上看,覺得無論出于友情還是道義,小曼與志摩都不該越雷池半步,何況王賡那么信任他們,他們卻背叛了他。
    我的想法卻完全相反。并不是戴綠帽子的男人都值得同情。
    想想陸小曼是個怎樣的女人,琴棋書畫無一不通,交際場上的名媛,她的美貌連胡適都要贊嘆說小曼是北京城一道不可不看的風景。
    這樣的女人不是娶進家里就完了的。她花銷大,感情又過豐盛,習慣了光彩照人的生活。她是要讓人呵護著過日子的。
    可是王賡是如何對她的?
    陸小曼20歲嫁給王賡,這場包辦的婚姻原本兩人也是同意的。那時小曼也并未有過真正的戀愛,原本是不明白水深火熱的愛情是怎樣的。與王賡結婚,也只是順應了長輩的意志,認為外在條件相當是最重要的。王賡的家世背景雖不及陸家,小曼的父母卻很看好王賡的未來,覺得他會給小曼一個幸福。
    如果這種幸福僅僅指來自于物質,也許王賡可以做到。結婚第三年,王賡就被任命為哈爾濱警察局局長,收入頗豐。小曼日常花銷大手大腳,王賡卻從未在錢上與她著急過。但小曼作為一個女人是需要感情的,不是在家養個寵物,給它吃喝就可以了。這些,王賡并不明白。她不是沒有給過王賡機會,希望他能多陪陪她,他卻沒有,說白了,他根本就是個工作機器,每周的工作時間都是機械而固定的,一周七天有六天時間都用于工作,誰都不可改變。他除了不愿多陪太太,連朋友也很少交際,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了工作。
    對于小曼去舞場,他也不是很贊成的。一次朋友來約去舞場,小曼雖也答應不去,可是拗不住朋友盛情邀請,又覺在家無趣,便答應前往,可是在出門的路上,遇見王賡,王賡當然就沒給她面子,在朋友面前罵她不守諾言,小曼當即覺得顏面掃光。
    這樣一個如花女子,就在婚姻的折磨里,一點點暗淡下來,灰了心。而在這時,她遇見了同樣在婚姻里不如意,灰心暗淡的徐志摩。而王賡打發太太與友人的陪伴時,只會說:“讓小曼陪你去,我忙。”不然就是:“你陪陪小曼,我沒時間。”
    這難免讓兩個同樣失落的人在相處中碰出火花。何況他們又那么興趣相投。他陪她跳舞,陪她唱戲,給她介紹名畫,寫浪漫的詩。這些王賡從未給過她。
    小曼在志摩的面前被激活了,才明白自己以前過得日子是多么可憐。
    如果這時的陸小曼壓抑住自己的感情,與志摩告別,堅守在王賡身邊,也許在當年是被人稱道的,但那也就不是敢愛敢恨的她了,那就成了林徽因,一輩子在糾結的情感中,難受自己。小曼就是那樣的女人吧,愛了就要得到。于是她不顧一切去追求愛情。這就給王賡結結實實地戴上了頂綠帽子。
    王賡想不通啊,甚至拔出槍嚇唬過陸小曼,把徐志摩也恨得不行,但是一切都晚了。婚姻真的不是一種形式,如果沒有感情,那張結婚證真的保護不了什么。
    陸小曼離開了王賡,盡管那時已懷有他的骨肉。她沒有告訴他,悄悄去做了手術,這場失敗的手術讓小曼以后再無可能懷孕,一切都是需要代價的。這場感情游戲,害了三個人。事實證明徐志摩與小曼也是適合戀愛而不適合婚姻的。但比王賡幸運的是,志摩與小曼至少彼此深愛過。
   


葉細細 2012-08-17 14:59:22

[新一篇] 《民國女子》葉細細(8)王瑩與藍蘋恩怨往事

[舊一篇]  《民國女子》葉細細(6)冰心為啥嫉妒林徽因?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