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家庭寶筏(壽康學會校對版)(2)
家庭寶筏(壽康學會校對版)(2)
漢陽別樵居士編纂     阅读简体中文版

  色是少年第一關。此關打不過。任他高才絕學。都不得力。蓋萬事以身為本。血肉之軀。所以能長有者。曰精曰氣曰血。血為陰。氣為陽。陰陽之所凝結為精。精含乎骨髓。上通髓海。下貫尾閭。人身之至寶也。故天一之水不竭。則耳目聰明。肢體強健。如水之潤物。而百物皆毓。又如油之養燈。油不竭。則燈不滅。故先儒以心腎相交為既濟。蓋心。君火也。火性炎上。常乘血氣之未定。熾為淫思。君火一動。則肝木之相火皆動。腎水遭鑠。泄于外而竭于內矣。男子十六而精通。古者必三十而后娶。蓋以堅其筋骨。保其元氣。近世子弟。婚期過早。筋骨未堅。元神耗散。甚至非法之淫。損傷尤劇。是未娶而先撥其根本。既婚而益伐其萌孽。不數年而精血消亡。奄奄不振。雖具人形。旋登鬼錄。此固子弟之不才。亦由父兄之失教。今為立三大則。一曰勤職業以勞其心。二曰別男女以杜其漸。三曰慎交游以絕其誘。誠如此。則內外交修。德業日進。而父兄之道盡矣。

  迪吉錄云。士子讀書作文辛苦。更當節欲。蓋勞心而不節欲。則火動。火動。則腎水耗散。水不能制火。而火愈熾。則肺金受傷。金又不能生水。相克而傳變為癆瘵。必至夭亡。

  第三章 縱欲則學業無成

  周思敏曰。人生天地間。圣賢豪杰。在乎自為。然須有十分精神。方做得十分事業。茍不先于年富力強之時。除去欲心。節省欲事。以保守精神。筑好根基。則雖有絕大志愿。想做絕大事業。往往形空質朽。神昏力倦。必至半途而廢。一無所成矣。

  浮薄少年。好掩其惡。外強中干。至精盡力虧而始悔。然追悔已無及矣。可嘆。

  目下縱欲宣淫。莫甚于官場之浮薄子弟。聚談則無非閨閫。結伴則浪跡狎邪。以縱欲喪身為趣事。視敗倫傷化若尋常。相煽成風。罔知顧忌。不知心無二用。色欲情深。必致拋荒正事。蓋心力既分。則精神必短。氣血必弱。事業必不成。考之往古。驗之當今。有歷歷不爽者。且淫心即眾惡之因也。惡因日積。罪孽日深。顯則傾家蕩產。一家之衣食無依。陰則削祿減年。一生之榮華盡喪。甚至精竭髓枯。神昏血盡。百疴叢起。一事無成。皆因好色一念害之也。可不畏哉。可不懼哉。

  人身之有精神。猶居家之有資財。財盡則窮。精盡則死。理之必然者也。今有中人之家。田產饒沃。畜牧盈阜。兢兢業業。稱人情。循禮法以行之。自然豐衣足食。終身無窮困之憂。使務于紛華靡麗。后不能繼。安有不至凍餒者。若精神之在身。其寶貴豈直資財之比哉。恣情逞欲。不自愛惜。水竭于下。火亢于上。形神交憊。陰陽并虧。參苓草木之質。安能補真元之寶。和緩刀圭之技。安能續壽命之原。縱使百計調劑。幸留殘喘。而早年受病。中歲已衰。凡百事功。有心無力。皆不能任。塊然待盡而已。亦如理財者。先經耗散。而后銖累寸積。一番濩落。復一番振拔。其與幾何。況百年瞬息。容得幾許回翔。而荏苒之間。終恐有所不及待而奄忽隨之也。哀哉。

  人心如一泓秋水。著不得些子穢濁。則此心活潑潑地。所讀之書。自然左右逢原。見理明切。功深養到。搦管作文。油然沛然。汨汨乎其來矣。清明在躬。志氣如神。此之謂也。若耽于荒淫。則漸漸志識昏迷。心神衰耗。即使年少氣盛。不即覺露。日復一日。終于不振。而百病隨之。安所復望其學有進益乎。且此心一涉淫邪。正務必至懈弛。安肆日偷。正人自遠。非類漸親。氣質委靡。舉動茍且。所謂小人下達。惡得不至于三途之孽報乎。

  第四章 縱欲則子孫不蕃

  好色之人。子孫必多夭折。后嗣必不蕃昌。何則。我之子孫。我之精神所種也。今以有限精神。供無窮色欲。譬諸以斧伐木。脂液既竭。實必消脫。故好色者。所生子女每多單弱。子每像父。雖單弱而亦好淫。再傳而后。薄之又薄。弱之又弱。以致覆宗絕祀者。不可勝數。嘗見富貴之家。祖父并無失德。子孫每至夭亡。即有存者。亦多體氣單薄。性質愚鈍。不能務正。遂致敗家。皆由于其祖父好色縱欲。有以自取也。嗚呼。人即昏迷。不知自愛。未有不念及子孫。謀及血食者。茍一計及。則追悔不暇。舉凡可娛之事。皆為可哭之端。有何快樂。而尚思逞欲耶。是在有志于久遠者。以清凈為基。恬淡為本。堅忍為守。持之以不動。養之以湛如。不看淫書。不萌色念。不交狎友。不說邪談。始由勉強。久則自然。色欲之心既能擺脫凈盡。方能聚精會神。圖為有益。不但五福之休。畢集我躬。(洪范九五福一曰壽人有壽而后能享諸福故以為首也二曰富有精神方有事業也三曰康寧無疾病患也四日攸好德能樂養生保命之道也五曰考終命不致夭折順受其正也)六極之慘。可以永免。(洪范六極一曰兇短折兇者不得其死也短折者夭亡也禍莫大于短壽故先言此也 二曰疾身不安也 三曰憂心不寧也 四曰貧無精神則事業不成財用不足也 五曰惡剛愎狠厲不聽善言也 六曰弱氣體軟怯精力衰弱不能辦事也)且生子既強壯。教子有義方。可以成家。可以立業。可以承先。可以啟后。從此瓜瓞綿長。椒實衍慶矣。豈不美哉。

  第五章 節欲

  伊川先生謂張繹曰。吾受氣甚薄。三十而浸盛。四十五十而后完。今生七十二年矣。較其筋骨。與盛年無異。皆平日寡欲有以致之也。繹曰。先生豈以受氣之薄而厚為保生耶。伊川曰。吾以忘生狥欲為深恥。

  蝶交則粉退。蜂交則黃退。可悟保身之法。

  衡門寤言曰。人咸以無病為福。究而論之。病特不可多耳。亦不可無。多病身固難保。然太無病。則流于放肆。耽淫恣欲。而不自省。身亦烏乎保。故時或病苦纏身。知所儆戒。知所保攝。長年之道。未必不自有病中來。未可即以無病為福也。

  婁水蓮蕊居士曰。斷欲有十種利益。反是有十害。一身心清凈。往生正因。一正念歷然。異諸禽獸。一氣足精滿。寒暑不侵。一面目光華。舉足輕便。一禮佛對僧。無慚愧色。一歲省藥餌所費之貲。可以周濟貧乏。一屏絕女子小人。了無牽戀。一讀書作字。俱有精采。一脾胃強健。能消飲食。一本地風光。自有真樂。

  畜德錄曰。世人無不欲急于生子。亦知生子之道。真精交媾。氣清精濃。熔液成胎。故少欲之人。恒多子。且易育。氣固而精凝也。多欲之人。恒少子。且易夭。氣泄而精薄也。譬之釀酒然。斗米下斗水。則酒釅。且耐久。其質全也。斗米倍下水。則淡。三倍四倍。則酒非酒。水非水矣。其真元少也。今人不能節欲。精氣妄泄。邪火上升。邪火愈熾。真陽愈枯。安能成胎。即僥幸生子。亦不能育。或傷于痘。或傷于驚。痘者熱毒。驚者熱風。毒者父母之真精不足。風者父母之真氣不固也。過此二關。稍通人道。便有火癥虛損。怔忡。五癆七傷等癥。皆由于邪火熾而真陽虛。色欲逞而元精竭也。

  昔有人艱于子息。醫者教以節欲靜攝。勿勞心神。心靜則精不搖。神完則氣不走。每妻經凈。乃一交媾。否則各榻。如是半年。妻果有娠。娠后即異榻。足月之后,果生男子。后來天花只三五粒。彼求子而廣蓄婢妾。不知節欲。豈有當哉。

  夏冬尤須固精

  人與天地相參。所謂人身小天地。天地以五行化生萬物。人受五行之秀氣以生。故五臟之氣。即天地五行之氣。順天者存。逆天者亡。一定之理也。天地之木氣。由閉藏而漸透達。是為春。由透達而漸發泄無余。是為夏。火。陽之極也。陽極則陰生。夏令已含陰氣。三伏者。陰含于陽也。人身交夏。五臟之氣。盡發泄于外。內里空虛。僅有微陰。為秋金收斂根本。一經走泄。必傷其陰。人于此時。宜順天時。固精以養肺腎之陰。天地之金氣。由發泄而漸收斂。是為秋。由收斂而漸閉藏至密。是為冬。水。陰之極也。陰極則陽生。冬令已胎陽氣。九九者。陽胎于陰也。人身交冬。五臟之氣。盡閉藏于內。外表空虛。僅有微陽。為春木透達生機。一經走泄。必傷其陽。人于此時宜順天時。固精以養肝心之陽。

  古人自立夏至立秋。獨宿固精。保養金水(肺腎)二臟。以卻秋冬疾病。若不能然。則夏時常致中暑發痧。秋涼即成傷寒瘧痢。古人自立冬至立春。獨宿固精。保養木火(肝心)二臟。以卻春夏疾病。內經云。冬不藏精。春必病溫。(即瘟疫也)蓋冬令真陽潛伏。當保其真以為來春發生之本。若冬令不能藏精。則春氣發動。必生百病。冬則傷風咳嗽。春則溫熱斑疹。

  上哲之士。于夏令三個月。冬令三個月。斷嗜欲。固髓精。是以五臟平和。百病不生。身體康強。得臻上壽。其次。則于建子(十一月)建午(五月)兩月內。勉力謹持。耐心靜守。亦可卻病延年。再其次。則于冬至夏至前七日后七日。計共十五天內。獨宿固精。以求幸免疾病。蓋五月十一月。乃陰陽相爭之節。一有走泄。損傷最重。古云此兩月內。有因犯色欲。而夫婦三年內雙亡者。蓋陰陽相爭。五臟之氣斷而未續。適與觸犯。其期約略三年而死。如撻人正值致命。不必當場即斃。其有不死者。幸未觸犯五臟斷續之期耳。可知人身氣血。原與天地節氣相應。倘冬夏之間。非時走泄。則氣血不能合度。其傷精損氣。實百倍于春秋之日。不可不于冬夏固精之理。篤信而謹守之也。

  尤須謹避時日

  一歲之中。有斷宜齋戒之日。蓋神明降鑒之期。而淫污冒瀆。有陰被譴責而不覺者。故世有循謹之人。而陽受疾病夭折之傷。陰遭削祿減年之禍。往往皆由于此。與其追悔而莫挽。何如遵戒以自持。更可慨者。閨幃不知避忌時日。以致所生之子。非愚即夭。非邪僻下流。即兇狠惡逆。及至生子不育。或子大不才。每歸咎于命運使然。而不知受胎之時。有所干犯。實以自致之也。敬錄戒期。以免兇災而育貴嗣。

  正月  初一 (玉帝較正人間善惡禍福犯者削祿奪算 又天臘)初三(萬神都會)初七(上會)初九十四十五十六(三元下降,犯者得禍。又十五上元節諸神校會,犯者奪紀)廿三廿八(六神在陰,宜于廿七日先戒。廿七廿八,犯者得病。每月同)三十(如月小以廿九為晦,犯者損壽)

  二月 初一(月朔每月同)初三(斗母諸斗神降,每月同)十五(月望,每月同)十九(觀音誕)廿七廿八(同上)三十(同上)

  三月 初一 初三(元天上帝誕)初九(牛鬼神出,犯者產惡胎)十五(玉帝誕)廿七廿八 三十

  四月 初一 初三 初四(犯者失喑)初八(犯者血死)十四(呂祖誕)十五 廿七廿八 三十

  五月 初一 初三 初五(地臘)十三(關圣誕)初五初六初七十五十六十七廿五廿六廿七(此名九毒日,犯之者夭亡,奇禍不測。若十五夜,犯者男女三年內必亡。十六為天地萬物造化之神,犯者同上)廿八 三十

  六月 初一 初三 初九(準提誕)十五 十九(觀音成道)廿三(火神誕)廿七廿八 三十

  七月 初一 初三 初七(道德臘)初九(大忌)十五(中元節)廿七廿八 三十(地藏誕)

  八月 初一 初三(灶君誕) 初五(雷尊誕)十五(太陰朝元) 廿七廿八 三十

  九月 初一 初三 初九(斗母誕)十五 廿七廿八 三十

  十月 初一(民歲臘)初三 初五(下會)初十(犯者得病)十五(下元節)廿七廿八 三十

  十一月 初一 初三 十一(太乙誕)十五 十九(太陽天尊誕)廿五(掠刷大夫降,犯者大兇)廿七廿八 三十

  十二月 初一 初三 初七(犯者得惡疾)初八(王侯臘,又諸神降壇) 十五 二十(犯者促壽)廿三廿四(司命奏事)廿五(玉帝三清同降)廿七廿八 三十(除夕,犯者必死)

  以上日期。每月中之一定者。更有四立前后共三日。二分前后共五日。冬至夏至前后共十五日。社日。下弦上弦日。三伏日。甲子日。庚申日。丙丁日。父母誕日忌日。夫妻本命日。宜查明清楚。于歷本上逐日注明。或暗用圈記。以備查點。是日即宜清心。斷除色念。此乃要緊之事。不可忽視也。

  房事禁忌日期。儒者未經道及。因是笑為迂拘。不知禮記所云。散齋七日。致齋三日。齋之日。不飲酒。不茹葷。不御內。即此謂也。少年性浮。往往不能自檢。今既不知古人齋戒之期。幸有此編。以為模范。即宜于歷本上開注。深信確遵。依日謹守。不畏人譏笑。不聽人搖惑。庶令此心常時敬畏。不敢絲毫放縱。則自有所管束。亦養生保命之一大端也。

  又凡大寒。大熱。大風。大雨。大雪。大霧。日蝕。月蝕。地動。雷震。皆天忌也。日月之下。井灶之側。廟宇之內。墓柩之旁。皆地忌也。大醉。大飽。甚怒。甚憂。悲哀。愁懼。勞行力乏。疾病初痊。皆人忌也。犯者。損人致病。貽禍不淺。

  尤宜謹守限制

  孫真人曰。人身非金鐵鑄成之身。乃氣血團結之身。人于色欲。不能自節。初謂無礙。偶爾任情。既而日損月傷。精髓虧。氣血敗。而身死矣。蓋人之氣血。行于六經。一日行一經。六日而周六經。(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是謂六經 )故外感之最輕者。必以七日經盡而汗解。蓋氣血一周也。人當欲事濃時。無不心跳。自汗。身熱。神迷。蓋因骨節豁開。筋脈離脫。精髓既泄。一經之氣血即傷。一經既傷。必待七日氣血仍周至此經之日。方能復元。易云七日來復。即休養七日之義。世人未及七日。而又走泄。經氣不能復元。一傷再傷。以致外感內虧。百病俱起。人皆歸咎時氣。指為適然之病。不知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于未能謹守七日來復之義也。今立限制。以為節欲保身之本。二十歲時。以七日一次為準。三十歲時。以十四日一次為準。四十歲時。則宜二十八日一次。五十歲時。則宜四十五日一次。至六十歲時。則天癸已絕。不能發生。(男子二八而天癸至,十六歲也。八八而癸水絕,六十四歲也。女子二七而天癸至,十四歲也。七七而天癸絕,四十九歲也。天癸者,天一之水,謂精髓血脈流通宣泄可以發生也。天癸絕則不能發生矣。) 急宜斷嗜欲。絕房事。固精髓。以清凈閉藏為本。萬不可走泄矣。以上限制日期。專指春秋兩季而言。若冬夏兩季。一則火令極熱。發泄無余。一則水令極寒。閉藏極密。即少年時。亦以斷欲為主。否則二十歲時。或可十四日一次。三十歲時或可二十八日一次。四十歲時或可四十五日一次。至五十歲時。血氣大衰。夏令或可六十日一次。冬令則宜謹守不泄。蓋天地與人之氣。冬令閉藏至密。專為來春發生之本。尤重于夏令十倍也。依此者。可卻病延年。違此者。必多病促壽。

  問人于多欲時走泄。反不覺勞倦。節欲時偶有走泄。反覺困乏者。何也。答曰。天下凡有余者。方能自知不足。節欲而知困乏。尚系有余之時。今以治產業者喻之。譬一保家之子。田產金銀。時時查檢。衣服箱柜。刻刻防閑。深虞消乏。不敢放縱。或意外妄費。別致破財。便覺心內不安。歉然終日。此節欲而知困乏之故。尚系有余也。譬一敗家之子。朝鬻一田以資酒食。暮質一屋以供狎游。甚至賣及小衣。亦所不惜。但求取攜之便。不顧家業之消。并不自知其窘也。一旦百物皆空。而一蹶不可復振。此縱欲亡身者。當時反未覺勞倦之故。及精盡髓枯。而醫藥不能救命矣。世人愿為保家之子。愿為敗家之子。可以憬然悟矣。

  又曰。人于銀錢。皆知吝惜。不肯妄用。獨于色欲。則不知吝惜。豈愛自身骨髓。反不如身外之銀錢乎。不知銀錢本于事業。能辦事業。方有銀錢。而事業本于精神。能有精神。方成事業。色欲者。骨髓之漏卮也。骨髓者。精神之根源也。保養骨髓。方有精神。精神強。則事業成。而財用足。先須吝惜自身骨髓。以節欲為本。

  少年中年俱以節欲為本

  少年力能節欲。如富家先能勤儉。不但田產租息日見贏余。兼可別置產業。少年保養。不但體氣充盈。可免疾病。兼且心思靈活。氣足神完。可以做出絕大事業。亦如富家先儉。更可積財也。中年已不如少年。然力能節欲。尚亦未晚。如富家已遭破耗。非復舊規。趕緊量入為出。去奢崇儉。謹守余貲。雖比大富不如。究勝貧者十倍。中年及早回頭。正在有為之日。可節則速節之。可絕則速絕之。雖不取效于一時。自能見功于日后。及至體氣已衰。疾病時作。則如既窮之后。衣食漸虧。急宜儉之又儉以斂財。勤之又勤以生財。方可度日。方可救命。凡于少年中年時。自覺神氣疲乏。精力不足。即系體氣已衰之實據。速宜清心保養。自延性命。二十歲以外者。能絕欲六個月。不令走泄。自然一切復元。絕欲一年。則更為強固。中年能絕欲一年半。不動欲心。不泄精髓。亦可精神復振。事業必成。絕欲能至三年。則尤為健足。此乃的確不易之理。靈效異常。慎毋游移以致自誤。且人鬼分途。生死岔路。俱在此間。不可不篤信謹守也。若體衰而尚不能節欲。則如貧窮無以謀生。而又暴殄天物。必至一敗涂地。不可復救矣。可不懼哉。

  得意時不可不節欲

  得意之時。事事稱心。既無憂患。每貪安逸。因此恣情色欲。不能自節者多矣。不知今日之得意。皆由從前艱難困苦。深謀遠慮而得之。得意而忘失意。已非載福之相。若不能節欲。則精神一散。事業即空。將又要不得意矣。故得意時。不可不節欲。

  失意時不可不節欲

  失意時。憂悶無聊。以色欲自娛者甚多。不知所以失意者。皆因精神疏忽不及防。心思笨拙不及慮。才至機緣阻。事業敗。而成失意。推其所以疏忽笨拙之原。無不由多欲而起。今既失意。肝木已郁。郁極生火。易動欲心。速宜竭力防檢。強持硬守。庶可清心寡欲。保養日久。則氣血強。精神足。心思靈。而機緣可以復得。事業可以復興。將又可得意矣。否則始而藉以自娛。繼即因以自殺。不但事業無成。而多病身亡。終成失意矣。故失意時不可不節欲。

  仕宦者不可不節欲

  古人云。心堅石穿。精神一到。何事不成。又云。萬物可愛惟精神。人生事業。無一不賴精神以成之。而仕宦一途。尤以精神為貴。有精神。方有心思。精神足。心思靈。則事業成。精神弱。心思鈍。則事業敗。一定之理也。嗜好之端。如賭。如酒。如玩好。如游戲。無一不耗神而敗事。而惟好色不節者為尤甚。善相以面色光華為交運。面色光華之現于外者。乃精血充足之積中而發也。即如未經得意之人。舉止端重。心思透澈。言語和正。神色煥采。未幾即將得意矣。既經得意之人。舉止草率。心思呆滯。言語粗狠。神色晦暗。未幾即將失意矣。以此推之。歷歷不爽。蓋心無二用。二則無成。一心在好色。一心在辦事。是二用矣。以我力之半。當彼力之全。已萬不能敵。況再有甚者。則更不若也。仕宦最為險途。精神一不周到。即釀禍端。人以全副精神辦事。我以耗散精神當之。則應前者不能前。應避者不能避。應慮者不能慮。應防者不能防。因而窺伺者有之。排擠者有之。陰陷密害者有之。凡中途覆轍僨事者。無不嗜欲害之也。故欲仕宦者。不可不節欲。

  治生者不可不節欲

  治生之道。以勤為本。民生在勤。勤則不匱。筋力強。體氣壯。能起早睡晚。能忍饑受凍。方能勤于治生。而其原則總在少年早節欲。中年早斷欲耳。如或不然。其因色敗家者。固無足論。即知勤謹之人。未能節欲保身。亦足害事不淺。蓋多欲則傷生。多病則廢事。人能往。我不能往。人能為。我不能為。事事后人。即事事折本。故治生者。不可不節欲。

  坤道尤不可不節欲

  婦道無欲可節。只在清心。為最要事。幽閑貞靜。女德也。心之不清。不但誤夫。兼致疾病。鄉間力作之女。四體疲乏。終日勤勞。上枕即眠。無暇他想。心不亂動。病亦不多。衣食稍足之婦。常與疾病相連。動稱肝郁。不知所郁何事。特醫者未便明言耳。且清心則氣機調暢。血脈流通。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七七而天癸絕。既不及四十九歲。天癸早斷者。清心之驗也。經期既斷。腑臟充盈。雖有疾病。亦無妨礙。否則自貽伊戚。非但誤其夫也。細玩色念尤足傷身各條。可以知之。

  妻必勸夫節欲

  良人者。所仰望而終身。為婦者無不知之。夫多疾病。妻必受苦。夫或夭亡。其苦尤甚。男子疾病。無一不由于多欲。所謂傷生之事不一。而好色必死。今日恣情之樂。即日后致死之苦也。凡夫婦間。每因恩愛而不忍勸。又不明其害而不知勸。或博賢惠之名。任夫恣縱色欲。而不肯勸。或系剛愎成性。不聽人言。因而不能勸。又復不敢勸。及至氣血虧損。致病致死。己身獨守空閨。舉目一無依靠。悔既晚矣。為婦者。須以好色必死之害。時時勸誡其夫。篤守冬夏固精以順天時。(見冬夏尤須固精節內)恪遵七日來復以安經臟。(見謹守限制節)謹避時日以守齋戒。不犯三忌以合天人。(均見尤須謹避時日節內)即使夫怒難遏。夫興正濃。總須婉色和言。詳為規勸。持之以不動。惕之以危言。期于見聽而止。夫既見聽。清心節欲。自身即有依靠。齊眉偕老。豈不美哉。且婦人懷孕三月。即宜斷絕房事。生育自能容易。生子亦少傷痘。若將足月而猶犯房事者。必有產難。致喪性命。非專為男子保身。實婦人以此自救也。

  此一則。為有子有女之父母所必讀。

  節欲須先清心

  不但婦女以清心為上。男子亦何莫不然。大凡人之欲事。必先有欲心。而后欲事隨之。先清其心。清其本也。清心之法。勤四體。則心有鎮伏。勤職業。則心有專一。勤讀書。則心有歸宿。上床未能即睡。則將晝之所為。夜更思之。某事合宜。某事不合宜。某事如何而成。某事如何而敗。推本窮源。細心理會。再則吟詠詩歌。以恬養其心。默數鼻息。以調和其心。自然沉沉睡去。夜間偶醒。則深思報應感召之理。如有鬼神在旁鑒察。以攝其心。則自有管束。早間一醒。即速披衣而起。不許片刻停留。些須依戀。此最足誤人。不可不防。日間心或偶動。則速辦別事。速思別事。心之為用也最靈。一兩次管束之后。自能漸入規矩。不致走閃。始雖勉強。久則純熟。淫書萬不可看。淫語萬不可聽。淫事萬不可想。即遇匪友強聒。狎言既說。過后不可再為深想。留于心目。總以斬釘截鐵為要。此皆清心之大端也。心不清。則少年時。難以節欲。中年時難以斷欲。此乃人生第一緊要極大關頭。不可不勉強而力行之也。

  節欲尤須淡意

  淡意之訣。惟在遠色二字。色能遠。則意能淡矣。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人不能無色。特不可近而好之耳。近則好之。好則必濃。濃則必傷身斃命。故清心寡欲者。以淡為本。深信好色必死一言。而細推其理。細繹其故。考古證今。潛心體察。自知畏懼。即可約束。則自然遠而避之耳。凡人之好色。為可樂也。不知可樂者在一時。可哭者在一世。深明可樂之事。即可哭之事。自然色心漸漸淡去。毒藥置于美饌。知者萬不敢嘗。何也。深知其必死而此心淡也。總之人生世上。專以事業為重。濃于色欲。必致懶于事業。勤于事業。即可淡于色欲。得失成敗樞機。不可不察也。淡之之功。其初甚難。須于難處力加持守。始終不移。方可一生得力受用。今立箴言三則以自制。一曰看得破。二曰忍得住。三曰拿得定。看得破者。確信好色必死之理也。忍得住者。臨時力加持守之功也。拿得定者。凜遵始終不移之節也。能此者。方是真正英雄。可以辦大事業。

  節欲斷欲以早為貴

  篤守冬夏固精之理。(見冬夏尤須固精條內)恪遵七日來復之義。( 見尤須謹守限制條內 )謹避齋戒。(見尤須謹避時日條內)不犯三忌。(同上) 乃節欲之實也。色心不萌。(見色念尤足傷身條內)清淡自守。(見先須清心,尤須淡意兩條內)毫無欲事。乃斷欲之實也。少年急宜早節欲。中年急宜早斷欲。少年如已損傷。急宜斷欲一年或二年以補其陷。中年體已覺衰。急宜斷欲三年。以充其體。從此永無色事。自可得臻上壽。蒲傳正知杭州。鄉老李覺來謁。年已百歲。色澤光潤。有同嬰兒。蒲公問攝養之術。李覺曰。某術至簡易。但絕欲早耳。張翠九十余。耳聰目明。尚能作畫。人問之。答曰。平生無他能。惟欲心淡。欲事節耳。包宏齋年八十八歲。拜登樞密。精神老健。首相某意其必有攝養之術。問之。包宏齋曰。予有一服丸子藥。乃不傳秘方。首相某欣然叩之。答曰。幸吃了五十年獨睡丸。蓋三十八歲而即斷欲也。

  第六章 制心

  卜錫范戒淫論曰。未見時貴有定力。一見時貴有慧力。方亂時貴有忍力。平日存心誠正。日日語善行善視善。是定力也。勘破欲火之為魔障。欲事之為空花。干犯之為禍根。是慧力也。念到茍合之時。司過之神在旁。三臺北斗之神在頭上。三尸灶神在我身我家。記錄者。瞋視者。糾察者。如電之目。都無躲避。乃既曉此理。旋自掩護。主人翁本自惺惺。而故意自加撲滅。性靈何在乎。是忍力也。人能具足此三者。為圣賢仙佛有基。幽明神人。欽敬尊禮。本身身后。福壽與俱矣。其得失豈可以片時衾枕之樂相衡也哉。

  迂叟曰。淫念從幾微而起。遏淫之法。亦必從幾微。邪念方起時。旋自撲滅。略一寬放。即熾盛難滅矣。初起即滅之訣有四語。曰律極重。報極近。趣極澹。名極丑。

  陸桴亭曰。色之所在。動天地。感鬼神。學者能察識乎此。則不期謹而自謹矣。又曰。人能常知此身之重。則自能不淫于色。又曰。色之迷人。如水蕩舟。當牢著舵。自不迷所向。

  一草堂曰。凡人生得美貌多情。是大不幸事。試想邪緣適湊時。若被顛倒沉迷。失足敗行。空花一過。橫陳嚼蠟。兩敗俱傷。人孰無一點良心。試于行邪才畢之后。還一內照。有不自悔自恨者乎。中心恐懼疑惑。舉止踞天蹐地。即此便自生入地獄。若能當境執持。慧劍自斬。片時之后。神清氣爽。明日心廣體胖。舉止安泰。即此便是成佛作仙境界。不必說到報應地位。

  一生患好色。問王龍溪先生。先生曰。有人設帷帳一所。指謂汝此中有名妓。汝可褰帷就之。汝從其言。入視。乃汝妹汝女也。汝此時一片淫心亦頓息否。曰息矣。先生曰。然則淫本是空。汝自認作真耳。

  省心錄曰。經云一切惟心造。夫心為身之主宰。變動不拘。靈蠢迥判。升天入地。毫厘俄頃。克治則精瑩澄澈。如玉映冰壺。何處塵埃可到。為圣為賢為仙為佛。自不難也。縱之則顛倒縱橫。如風中落絮飄揚。到處黏留。為愚為不肖為鬼為禽獸。又何異焉。此養心之所以莫善于寡欲也。操之之道。可不制于外以安其內乎。昔李伯時善畫馬。心心注意于神駿。摹想其馳驅躑躅臥立嘶鳴之狀。時時在念。后遂墮入馬腹。人道絕而獸類近也。今之好色者。心心注意于所私。摹想其嬌妍窈窕。嫵媚輕盈。以至于枕席情形。衾裯狎昵之態。時時在念。后必墮入女身。為異常淫亂之物。陽氣消而陰氣盛也。如在畜生道中。必是豬犬猿猴鴛鴦鶉鴿之類。總之積想所致。淫根未斷耳。故禪家云。三點如星象。一鉤似月斜。披毛從此得。作佛也由他。

  見美色時。而起心私之。其心田即暗。中正之心已邪。則光明正大之神遂失。若人時時存邪念。積久而邪氣蠱惑于身心。即小人矣。袁了凡曰。感應篇云。其有曾行惡事。后自改悔。亦可轉禍為福。夫改過最難。日復一日。因循不覺。但塵世無常。肉身易殞。一息不來。欲改無及。故第一要發恥心。思平日所犯。不可對天地鬼神。便是庸凡。豈不慚愧。第二要發畏心。天道昭明。我犯淫惡。將來沉淪地獄。何日出頭。豈不可畏。第三要發善心。夫一息尚存。雖有罪惡。猶可改悔。古人有一生作惡。而末路移心易志。遂得善終者。正如千年幽谷。一燈才照。則千年之暗俱除。識得此意。如毒蛇嚙指。速與斷除。無絲毫凝滯。又如溺海登岸。遠刀兵而得衽席。豈不快哉。嗟乎。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同歸善域。永出迷津。則成仙作佛。皆以此基之。

  廉恥二字。即羞惡之心。本自性天中來。子弟天真未鑿。何遽淪亡。蓋有由漸而然也。大凡淫念之萌。初亦甚暫。用力遏之。則萌者消。暫者絕矣。無如情不自禁。暗長潛滋。又或昵比淫朋。謔浪笑傲。傳奇佳話。以導引其窔奧。詩歌艷曲。以推助其波瀾。向之刺耳而拒于心者。漸且怡然而樂聽之矣。向之礙口而吶于言者。漸且油然而肆談之矣。向之匿于袖中而背人以私窺者。漸且公然置諸案頭矣。聞嘉言善行。未必存向往景行之心。一觀夫風流佳遇。則津津有味。艷羨之而無已。斯即無有邪緣相值。而纏綿結想。夢構神馳。疾病因是而生。精魅乘之而入。事至于此。已如順風揚帆。快馬縱轡。自亦不能遽收韁而回棹矣。故君子所謂暗室不欺。所謂昭質無虧者。必自一念之遏欲始。

  玉頰黛眉。美色固為可愛。愉顏軟語。柔情更自可憐。顧亦思一人蒙垢。三族含羞何。忍以愛之憐之者。污之而辱之乎。縱彼以一念之差而奔我。或以一時之愛而就我。猶當如狄梁公之遇寓婦。拒之即以悟之。使出迷津而登覺岸。斯為愛人以德。斷不忍旋亂之而旋棄之也。至若積日累時。百端挑誘。或以利餌。或以勢脅。巧設機阱。以求必陷。但顧當前之快意。不恤在彼之疚心。罪大惡極。宜其生罹憲網。死墮泥犁也。

  善莫大于成人之美。奔女來而我拒之。斯時不過瞬息間耳。諭以正論。格其非心。既以全我清操。亦以完彼貞體。使竟玷之于瞬息之間。在彼誠無所怨。而事后追悔。已補救無門。嗟其何及。夫人莫不有一時之昏昧。猝然動心而失足者。片言以發其羞惡之良。自必愧奮而痛自湔洗。從此遂為完人。故一舉而兩善著焉。反是以觀。有本無心而故賣風情。微詞引逗。逆以啟其懷春之心。因邂逅以成其竊香之行。即不失身于我。而原所自起。罪有攸歸矣。

2012-08-20 17: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