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還要走很長的路 一個老共產黨人的真心話
還要走很長的路 一個老共產黨人的真心話
李普     阅读简体中文版

  新華日報老友潘培新送給我這本《歷史的先聲》,因為其中收了我兩篇文章,特意買來相贈。我十分感謝,披讀之下,感慨萬千。后來編者笑蜀找到了我,說這本書將在香港再版,要我寫篇序。這本書里說的都是真話。共產黨人為真理而奮斗,更不應當說假話。本著這種精神,在紀念我黨建黨八十周年的時候,我就來說點讀后感吧。

  抗日戰爭期間,我在重慶新華日報工作,寫過一個專欄。本書收錄的《一切光榮歸于民主》是其中的一篇,是延安解放日報從新華日報轉載的,兩者都是中共中央的機關報。延安是中共中央的所在地;重慶是南京淪陷于日寇之手以后國民黨政府的陪都,中共的代表團以周恩來為首駐扎于此。

(一)

  這本書收集了當年中共和某些民主人士的一些言論,主題是要求實行民主,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反對蔣介石個人獨裁。開宗明義第一篇,就是毛澤東1944年答中外記者團的談話。他說:“中國是有缺點,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國非常需要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關系與對外關系,才能走上軌道,才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后繼續團結。 這些話對不對呢?我認為很符合實際,很對很對。

  這本書有個副標題,叫做《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我理解它的意思是說:新中國建立五十多年了,民主政治建設的歷史任務至今沒有完成,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至今沒有完全實現。我認為這也很符合實際,也是很對很對的。

  然則為甚么沒有實現?這個問題很大,是個大理論問題,也是個大實際問題。我不想做大文章,也沒本事做大文章,我只想問問,我們從中能夠得到甚么經驗教訓。我想答案之一是,這是制度方面或者體制方面的問題,我們中國缺少一個好的制度或者好的體制。這個好的制度或者體制形成文字,主要是憲法。吸取經驗教訓,集中到一點,我認為首先是修憲。鄧小平接觸到了這個問題,1980年他說:“這些方面的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無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即使象毛澤東同志這樣偉大的人物,也受到一些不好制度的嚴重影響,以至對黨對國家對他個人都造成了很大的不幸。我們今天不健全社會主義制度,人們就會說,為甚么資本主義制度所能解決的一些問題,社會主義制度反而不能解決呢?這種比較方法雖然不全面,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而不加以重視。斯大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毛澤東同志就說過,這樣的事件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不可能發生。”

  他這些話說得好。我想的是,今后我國就是要靠制度,靠“法”,不靠人。對掌權的公仆,咱們先小人后君子。我們老百姓承認并且希望他們都是君子,這才有可能選舉他們為我們服務,但是還要防止他們變成小人,使他們上臺以后不可能為所欲為,使他們企圖不擇手段而不可得。換句話說,我們要建立一種制度,這種制度能夠管住掌權的人,使他們不可能耍手段說假話欺騙人民,使他們不可能站到“法”之上來損害人民的利益。人民必須這樣小心謹慎、步步設防,根本原因有兩條:一條,人是可能變的,品質差的人未始不可能改善一些,品質好的人也可能變得很壞。二條,權力很誘人,它有很大的魅力,越是英雄好漢越可能抵擋不住它的誘惑,西方哲人有的說:“不受制約的權力腐蝕人,絕對的權力絕對腐蝕人。”有的說:“那種不受其他權力制約的權力,是一種什么樣的壞事都能干得出來的權力。”歷史證明他們說得很深刻。所以,對越是權力大的職位越要有嚴密的立法管住,并且非得有其他權力來制衡不可。只有幾種權利相互制衡,人民的權利才有保障,國家才能長治久安、繁榮昌盛。

(二)

  這里讓我們進一步追問,然則,何以我們沒有或者沒能制訂這樣一部憲法呢?讓我們再從毛澤東說起吧,其實這遠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本書收錄了毛澤東與黃炎培的一段對話,人們常常引用。我認為毛澤東這段話看起來很對很好,其實似是而非,經不起推敲,更經不起實踐的檢驗。l945年黃炎培同幾位民主人士訪問延安,談到治國的方略,他對毛澤東說,希望中共諸君找出一條新路,跳出“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毛答道:“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毛澤東這段話強調民主,強調人民監督,強調人人起來負責,看起來很對很好。但是,第一,這是他上臺以前的話;上臺以后,情況變了,他的地位不同了,他也變了,這些話就不作數。第二,他預先肯定當權者的所作所為必定是正確的,必定是有利于國家和人民的好事,人民監督的目的僅僅在于叫當權者不敢懈怠;以及不至于人亡政息而已。這一點,拿毛澤東本人的情況來對照對照,就很不符合。1957年他動員黨外人士幫助共產黨整風,請求他們“監督”,結果他打了五十五萬人為“右派份子”;并且公然說他當初的動員和請求是“引蛇出洞”。后來他舉起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的所謂“三面紅旗”,全國餓死了幾千萬人。對這種政治局面,人民別無他法,恐怕只能企盼他“懈怠”一點才好。特別是他晚年親自發動和指揮的“文化大革命”,成了全國人民的大災難,冤獄遍于國中,暴虐史無前例。政局動亂延續十年之久,他自己不能收場,人民無可奈何;直到他老人家離開這世界,才得以“人亡政息”。

  仔細想想毛澤東這一席話,他是站在統治者的立場上說的,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上說的;古代的“明君”表示鼓勵臣民進諫,也可以說出大致類似的話來。而站在人民的立場上, 民主和民主監督的意思首先是和主要是約束掌權者,限制他們的權力,使他們不可能利用手中的權力侵犯人民的權利,不可能做損害人民利益的事。毛澤東是我國歷史上最后一代肆意折騰的雄主,今后大概不會再有了。民主憲政時代的這個真諦,他腦子里完全沒有概念。

  尼克松由于水門丑聞下臺,毛澤東完全不能理解。他無論如何想不通、不能接受,這一點最足以說明他腦子里毫無憲政民主的概念。尼克松1974年下臺,1976年毛澤東去世。那年元旦,尼克松的女兒夫婦倆拜訪毛澤東。單少杰教授在《輕淡水門丑聞,調侃西方政治》一文中,根據當事者的記載作了非常傳神的述評,請允許我略作刪節,摘引如下:

  朱莉·尼克松遞上了她爸爸的信。老人家喃喃地讀著……

  “總統先生的腿怎樣了?”

  好多了。。

  “好好保養他的腿。他說過還要爬長城呢。把這話轉告總統先生。”
“他已經不是總統了。”戴維·艾森豪威爾插進話來,這位尼克松的女婿正是毛澤東此次談話的真正對話者……“我樂意這么叫他,你管得著?” 老人家容不得半個“不”字。接著他又大加發揮地說:“不就是兩卷錄音帶嗎?有什么了不起?當你手中剛好有一臺錄音機的時候,錄下一次談話有什么錯?誰讓你們美國有那樣多錄音機!”為了美國,戴維不能同意這話,他說:“這個問題很復雜,關系到西方的政治……”

  老人家不容分辨,又搶過話來:“西方政治?那是假的。為什么不?簡直假死了,也脆弱死了。兩卷錄音帶就能把一個帝國攪得天翻地覆,不是紙糊的是什么?甚至是衛生紙糊的。”

  在東方人眼里,西方政治帶著一股奶味。他們對水門事件的看法一致得就像商量過似的。英迪拉·甘地說:“為幾卷錄音帶大吵大鬧,值得嗎?”薩達特說:“大驚小怪,統治者難道不允許進行統治?”

  前面我說這不是毛澤東一個人的問題,我的意思還不是指英迪拉那些外國人,而是指我們中國人,并且首先是指我自己,當年我自己也是那樣看的。當美國為水門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我認為那是資產階級的政治把戲,是尼克松的反對黨民主黨煽動起來,愚弄老百姓的。后來看到共和黨里也有人反對他,我認為這更可見資產階級政治的虛偽性,那些政黨的黨員不過是些政客,只為個人名利,見風使舵。近年來稍稍接觸一點美國和英法的歷史,才知道那是由于我自己太缺乏常識,對西方近代和現代政治方面的思想和實踐一無所知。改革開放以前,我認為除了馬克思主義,世界上再沒有什么社會科學。這種迷信把自己封閉起來,使自己由于愚昧而陷入了更深的愚昧。我今年吃八十三歲的飯,我相信現在七八十歲的我們這一代人中,像我這樣的不會只有我一個。 單少杰在他的文章里說:“毛澤東在“水門事件”上所不能理解的東西,恰恰是現代民主制度的精華,即國家權力相互制衡的機制。在這種制衡機制的作用下,國家的任何權力都不可能是至高無上的,都要受到其他權力的制約,即使總統也不能例外。如果總統做了假,犯了法,欺騙國會,蒙蔽人民,一旦被發現就會受到相應的懲處。國會有權追究其責任,甚至有權彈劾他,把他攆下臺。新聞媒體也有權批評他,使他在全國老百姓面前曝光,在那些既可以投他贊成票也可以投他反對票的選民中丟人現眼,無地自容。

  因此,在這種權力制衡下,很難產生出不受制約的獨裁政權或獨裁人物。這也正是那位已居于至高無上地位,無人能管、無人能批的偉大領袖所“不能理解”的。” 單少杰這些話正是我想說的,我不能說得更好,所以干脆抄下來。

(三)

  最后再說說憲法的事。毛澤東在中共中央一次全會上印發一張大字報,就把堂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劉少奇打倒了。國家主席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由全國人大選舉產生的。何以這憲法就這樣如同廢紙,既不能限制毛澤東、也不能保護劉少奇呢?可見這憲法本身一定存在著大問題、大缺陷。它先天不足、后天失調,于是乎毫無用處。

  所以我想,總結起這半個多世紀的經驗教訓來,我們中國的民主化要從修憲做起,首先就要研究憲法。對我這樣的人來說,同時就是補上憲政民主這一課。我想不僅我們老年人需要補這一課,恐怕許多年輕人也需要補這一課。順便舉個例吧,我現在居住的這機關宿舍區兩個小小的花壇上,豎立著幾塊紅字白底黑邊的牌牌,制作很是工整。其中一塊上寫的是:“知法懂法守法一個不能少;國事民事天下事事事需要法制。”其他幾塊寫的是“爭當文明市民”和”社區為我辦實事”之類,看來是有關機關統一制作或統一安排的。前一塊使我感到很遺憾,“知法、懂法、守法”當然很重要,可惜偏偏漏掉了“用法”,我想,作為一個現代公民,在懂得“守法”的同時。還應當懂得“用法”來保護自己的權利。因此我希望大家來研究憲法,討論憲法,然后大家來修憲、行憲!這又要有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否則這種研究和討論根本不可能。

  改革開放以來,言論比過去自由多了,比如現在各種順口溜層出不窮,口頭流傳無遠弗屆。人們在朋友間、甚至在餐館里,可以談論國事,不怕有人打小報告。但是人民能公開宣講自己的這些意見嗎?能舉行記者招待會陳述自己的政治主張嗎?報刊書籍能發表這些言論嗎?我國至今還沒有這種充分的言論自由,更沒有出版自由。雖然這些都是憲法上寫了的,卻還有賴于大家來爭取。所以研究憲法、討論憲法、修憲、行憲,又只有從爭取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做起。我想我跟大家一樣,不愿看到動亂,更不愿再發生暴力斗爭,那就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中共十五大決定依法治國,很好很好,我希望我國的歷史能夠從此翻開新的一頁。中共是執政黨,我希望中共中央勇敢地站起來,也來議憲、修憲、行憲。

  所以,我認為,我們國家民主化的實現,還需要我們大家艱苦奮斗,逐步前進,這是一段很長很長的路呢。

2001年4月25日,北京。

2012-08-21 16:0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