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 主 與 國 情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當清朝晚年,最初有人提倡洋務運動,主張學外國人造槍炮、辦工廠的時候,曾遭受一種激烈的反對。反對者并不能否認外國的確靠了槍炮機器而比中國強,但他們說這一套都是外國人的東西,決不適用于中國。提倡洋務運動很堅決的薛福成在當時就曾如此說過:

    或曰:以堂堂中國而效法西人,不且用夷變夏乎?是不然。夫衣冠語言、風俗,中外所異也;假造化之靈,利民生之用,中外所同也。

    這個道理。到了現在看來,自然更誰也不能發生疑問的了。

    原來,科學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國界的。只能有在某國發展起來的科學,卻沒有只適用于某國的科學。外國的水是氫二氧一,中國的水也還是氫二氧一;外國的大炮是那樣造成的,中國的大炮也同樣是那樣造成的;外國在“聲光化電”之學上已經研究出了許多道理,這些道理移到中國來也還是有用。——既然外國已經先發展了這些科學,而中國還沒有,那就沒有辦法,只好“用夷變夏”一下,從頭學起來。

    現在固然再也沒有頑固派用國情特殊,來反對科學——自然科學的真理了。只有在社會現象上,頑固派還在用八十年前頑固派用過的方法來反對真理。曾聽見有一位鄉下老先生說:中國人坐汽車會發暈,這就證明汽車只是外國人的玩意。現在卻有些已學會了坐汽車的先生們說:中國人民倘過民主自由的生活,就會出亂子,所以民主只是適用于外國,不合國國情,豈不是同樣荒謬么?

    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這和機器工業比手工業生產更好一樣,在外國如此,在中國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國發展起來的民主,卻沒有只適用于某國的民主。有人說:中國雖然要民主,但中國的民主有點特別,是不給人民以自由的。

    這種說法的荒謬,也和說太陽歷只適用外國、中國人只能用陰歷一樣。

    所以,卜凱教授說得好:“民主方式即為科學方式,科學理論不分國界,對任何人皆可適用。”孫哲生先生也說:“中國不能與世界分離,我們要與世界各國圖共存,必須適應世界環境與潮流。”

——《新華日報》1944年5月17日
原標題《民主即科學》


新華日報 2012-08-21 16:21:50

[新一篇] 諸 葛 亮 與 阿 斗

[舊一篇] 強 大 而 民 主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