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才是合法的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民主主義是克里米亞會議決定的基本精神和原則。它解決了民主主義和“合法”主義的矛盾。本來民主主義和合法主義應當是一致的,因為國家一切的法都應當是經由民主的人民代表大會議決的,所謂合法,就是要合乎民主的決定,合乎人民的意志。只有在合法之法不是經由民主所決定、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而是法西斯或準法西斯主義少數獨裁者所決定的時候,民主主義與合法主義才會發生矛盾。

  波蘭問題就是一個明白的例子。在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拼命詆毀今天真正在國內領導波蘭人民抗戰、真正由人民選出得到人民擁護的臨時政府為不合法,仿佛只有流亡政府自己才是波蘭人民及各同盟國應當承認與支持的合法政府。但是波蘭人民都很清楚流亡政府所根據的一九三五年的憲法,是取消人民的民主權利,建立少數反動的地主資產階級法西斯專政的“法”。是人民大眾所堅決不能承認的法。而流亡政府過去一貫的政策是消極抗戰、積極反蘇反共反人民反民主,他使波蘭人民遭受許多不應有的和可以避免的犧牲與損失。他對于波蘭國家民族沒有功勞,只有罪惡,所以他被波蘭人民遺棄了,同時也不能不被同盟國家遺棄了。另一方面,他所拼命攻擊詆毀的在波蘭國內真正由人民民主抗戰中產生出來的臨時政府,從事實上證明這是生根在人民中的政府,是不可動搖的政府;所以克里米亞會議上也不能不承認這個民主的政府,才真正是波蘭合法的政府了。

  克里米亞會議對解決這個爭論問題的原則,是將“法”建立在民主主義的基礎上,使“法”有民主主義的內容,決不是只問合乎舊法統或不合乎舊法統,而不問這個舊法統是法西斯的或不是法西斯的。因為,戰爭目的是為了民主主義,戰爭勝利依靠民主主義,戰后和平的建立,必須經過民主主義。這是從戰爭勝利、從人民的利益和需要出發解決問題。

  克里米亞會議《關于被解放的歐洲的宣言》中說:“用民主方式解決他們迫切的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歐洲秩序的確立,以及國民經濟生活的再建,必須憑借足以使被解放的各國人民能夠消滅納粹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最后形跡,并創造自己抉擇的民主制度的程序來達成”。

  這正是以民主主義來打破準法西斯分子堅持的“合法”主義。而且用民主方式解決問題,也只有民主分子和民主領袖有權利參與解決。和敵人用各種方式或明或暗的妥協合作的反民主的人們,是應該被摒棄的。《宣言》中說:“成立臨時政府,當使民眾中一切民主分子的代表廣泛參加。”關于波蘭問題的決定中,也說到現在的波蘭臨時政府應在更廣大的基礎上實行改組,“以容納波蘭國內外的民主領袖。”關于南斯拉夫問題的建議,則說:“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大會應予以擴大,以容納沒有和敵人合作妥協的南斯拉夫最后一屆議會的議員。”這正是羅邱斯三巨頭對準法西斯分子所叫囂的“合法”主義的回答。他們決沒有不顧人民的要求和戰爭的需要,離開人民、脫離戰爭,而無原則的支持準法西斯分子的“合法”主義,使戰爭受到損害。他們堅持了以民主力量的團結為基礎,用民主方式解決國內問題的最高原則。這的確是賢明的決定。倫敦的南國政府同意了克里米亞會議的建議,倫敦的波蘭人士如前總理米洛拉茲柯和農民黨、大多數基督教民主黨黨員和半數社會黨黨員,都不贊成流亡政府反對克里米亞會議決定的頑固聲明。證明了準法西斯分子的頑固的“合法”主義已受到廣泛的民主分子和民主領袖的摒棄,只有自趨滅亡的一條路了。

  我們完全同意克里米亞會議不支持法西斯分子的“合法”主義而確立民主主義為解決國內問題的原則的決定。今天中國內部的統一問題,如何動員與統一全國人民抗戰力量的問題,也只有實行民主主義、只有遵循民主的途徑才可以得到公平合理的解決。比如:有些人極力詆毀敵后解放區人民抗日武裝及民選抗日政府為不合法的,他們曾努力想法取消這些抗日力量。然而這是鞏固的生根在人民之中、有著廣大人民擁護的敵后抗日軍隊與抗日民主政府,他是符合人民的意志而產生的,他真正合乎民主的大法。反是想取消他或削弱他的,不能不是反民主的、不能不是真正違反人民意志的非法行為。克里米亞會議的決定顯示世界民主潮流是不可抗拒的,中國內部統一問題,也必須循民主途徑才能得到公平合理解決。希望國民政府與全國人民都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新華日報》1945年2月17日 社論


新華日報 2012-08-21 16:24:46

[新一篇] 民主是發展生產的暖室

[舊一篇] 有人民自由才有國家自由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