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國影響,我們歡迎它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1944年毛澤東與謝偉思等人的談話

  即使對國民黨來說,事實也很清楚,中國的政治潮流是傾向于我們的。我們堅持了國民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宣言,這是一個真正偉大而又民主的文獻。孫中山不是共產黨人,宣言仍然是有效的,它不會很快過時。即使國民黨崩潰,我們也會堅持這個宣言,因為它的總政策是好的和適用于中國的。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們綱領的每一項條款,都可以從這個文獻中找到。

  當然,我們并不假裝自己是完美無缺的。我們也面臨著官僚主義和腐敗的問題。但是,我們正視它們,我們正在克服它們。我們歡迎美國人、國民黨或者任何其他人的監督和批評。我們經常自我批評和修訂政策,朝著更有效的方向發展。

  我們的經驗證明,中國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什么長期體驗、教育或“訓政”。中國農民不是傻瓜,他們是聰明的,象別人一樣關心自己的權力和利益。你們可以在我們的地區里看到這種不同之處——人民是生氣勃勃、富有興趣和十分友好的。他們具有人類抒發情感和精力的機會,他們已經從沉重的壓迫底下解放出來了。

  [我對他強調美國的重要性而忽視蘇聯,提出了疑問。]

  蘇聯參加遠東戰爭或中國戰后的建設,這將完全取決于蘇聯的情況。蘇聯人在戰爭中已經遭受巨大的犧牲,將忙于他們自己的重建工作。我們并不期望蘇聯的幫助……。

  (我開玩笑地說,“共產主義者”的名稱可能使某些美國實業家不放心。毛澤東笑起來,他說他們考慮過換一換名稱,但是如果人們了解他們,就不會感到害怕。]

  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全然是沒有偏見的。我們的減租是從過去的百分之八十、七十、六十降到法定的(根據未付實施的一項國民黨法律)百分之三十七點五。即使這樣,我們也不過想要逐步地加以完成,因為我們不需要趕走地主。我們對利息的限定是年利百分之十,考慮到這比流行的利息低得多,所以它并不是絕對的。

  即使是最保守的美國實業家也不能從我們的綱領中找到可反對的東西。

  中國必須工業化。在中國,工業化只能通過自由企業和外國資本幫助之下才能做到。中國和美國的利益是相同的和互相關聯的。他們可以在經濟上和政治上互相配合。我們可以而且必須合作。

  美國會發現我們比國民黨更加容易合作。我們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國影響,我們歡迎它。我們既沒有只吸收西方機械技術的天真想法,也不對壟斷的官僚資本主義感興趣。這種壟斷的官僚資本主義窒息了國家的經濟發展,僅僅使官僚們發財致富。我們所關心的是在建設的和生產的方針上,使國家有可能獲得最迅速的發展。

   首先是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請看我們這兒以有限的資源已經做了些什么)。其次,我們才能談到“國防工業”,象蔣介石在他《中國之命運》中所談論的。我們將關心中國人民的福利事業。

  美國不必担心我們不合作。我們應該合作。我們必須得到美國的幫助。所以我們共產黨人認為十分重要的是需要了解你們美國人的想法和打算。我們不能貿然反對你們——不能貿然和你們發生任何沖突。

—— 《黨史通訊》1983年第20-21期


黨史通訊 2012-08-21 16:41:57

[新一篇] 華萊士先生的偉論 中國人民早就有實行民主政治的準備

[舊一篇] 中美兩國是天然的盟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