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的語言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在暴君的眼里,奴隸們不過是“能夠說話的工具”。然而,說話畢竟是危險的事情,憑著說話,奴隸們不僅會傾訴出對暴君的憤恨,而且會使同命運的奴隸們由散沙變成凝聚的力量。于是,依賴著皮鞭和槍刺,暴君更使奴隸們變成了無聲的羊群。……

  錘打著堅強的石塊,一定會迸裂出火花;敲鉆著結實的木頭,一定會騰冒起煙氣。除非是擊打著散沙碎石,才會迎手碎落,無聲無臭。皮鞭、槍刺下雖然會產生一些歌頌“主上天威、天王圣明”的大小奴才們;但更重要的是奴隸們必定生長出憎惡和憤恨。皮鞭可以敲擊得奴隸們無聲,但它決不能遏制住憎恨的成長。淫虐使得大多數奴隸們學會了“衷悲而疾視”。皮鞭、槍刺暫時鞏固了暴君的統治,但它又得到“教聰明了奴隸們”的結果。

  雖然是“工具”,奴隸們畢竟還能夠言語;槍刺下固然不允許大聲疾呼,但奴隸們卻學會了囁嚅而道。雖然,聲音是那樣的低沉,那樣的微弱,但奴隸們畢竟不甘于忍受無聲的恥辱了。這聲音將會慰藉著受難者的創傷,吐露出對喝血者的嫉惡,激勵起復仇的愿望的。

  正象巖石下的種籽,雖然被阻塞,被壓抑,但它終于彎彎曲曲,從石縫里成長起來,從巖石的重壓、荊棘的軋櫟中間,讓幼芽迎向陽光。自然它不再有挺然卓立的英姿,但它會盤根錯節地生長得更結實,更茁壯,能夠忍耐嚴霜,承受風雨,盡管它沒有溫室里的花草那樣艷麗引人、逗人憐愛,然而它是值得夸耀的,因為它曾經和巖石和荊棘戰斗過來。巖石雖然帶著要壓抑一切的淫威,但崩潰和風化的將不是盤根錯節的樹枝,而是專橫頑固的巖石。

  雖然是彎彎曲曲,樹木終于會從巖石的重壓下生長起來;雖然是微弱、低沉,奴隸們終于吐出了心中的憤恨;當奴隸們由囁嚅而出變成了大聲疾呼,由低徊的估傾到群眾的呼嘯,槍刺將阻止不住憤火,皮鞭早成扯淡,暴君們的命運也就是終結的時候了。

  征高盧、滅龐培,愷撒該就算喑嗚叱咤的“英雄”吧!但獨夫之旁畢竟還有勃魯脫司那樣的人物;梟雄如愷撒,始終還繼續不了他的統治,在他的尸體旁邊,奴隸們早已就發出過鋼鐵的巨響了:“我們到底得到自由和解放了。壓迫已經終結。不要耽誤,趕快把這公布到全羅馬的各處!”

——《新華日報》1944年2月1日


蘆 蕻 2012-08-21 16:47:30

[新一篇] 讀 書 與 自 由

[舊一篇] 讓思想沖破牢籠 ——駁“灌輸”理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