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天真無邪”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有人這樣說:“據說蒼頡造字之日,‘天雨粟,鬼夜哭'。這就是有了文字,人民生活有保障了,一切罪惡都戰栗了。”蒼頡的情形究竟如何,我們暫且不去管它。單說現在吧。中國人最相信語言文字的力量”,這倒是確確實實的;否則,不會有人這樣害怕。

  但是,據說“仍有理由相信中國是最自由國家之一”。這句話卻很費解。幸而隨即就發現了有一位先生的一篇大文,給了一個具體的例證。

   據說,有一個軍營,“他們的言論是很自由的。”何以見得呢?“在壁報上,他們和軍官開玩笑,互相開玩笑,也批評政府。然都是天真無邪的。”——好了,秘密就在這里。

  “天真無邪”是好字眼,年紀大的人常用這幾個字來稱贊無知的青年男女,但如果用于朋友之間,或同事之間,就帶了開玩笑的意思,很不敬。年輕人對于長者,下屬對于上司,那就更不能用。有哪一個奴才敢對他的主子說“你的言論是天真無邪的”嗎?沒有,沒有這樣大膽的奴才。由此可見,這四個字和“言論自由”或“批評政府”之類連在一起,那意思就是:“天真”者幼稚也,“無邪”者于我無損也。惟其幼稚,所以于我無礙,那么你說吧,我給你這個自由。

  這位先生恐怕我們不相信,特地從那些壁報上引述了一段小文章,以資證明。文曰:“某排士兵夜晚睡覺,其腳臭氣熏天。連床者問曰:為何老不洗腳?答道:上面命令三月一洗,現在不到三月,如何可以洗腳?

  實際上面并沒有這種命令,用這位先生的話來說,“這是對軍營命令服從之類的輕微嘲諷,并非真正三月一洗腳。”于是某先生贊曰:“然而這也是標準的幽默,因為這是天真的、健康而有人情味的笑,不是陰森的冷嘲。”——批評政府要輕微嘲諷要標準的幽默,標準幽默要天真無邪,天真無邪者何?曰,我的一毫一發都不準碰;要談,就輕微談談我的某排士兵的臭腳鴨!

  嗚呼,這真是“最自由國家之一”!

——《新華日報》1945年4月8日


李 普 2012-08-21 16:48:38

[新一篇] 沙漠化的愿望

[舊一篇] 讀 書 與 自 由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