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筆的解放而斗爭——“九一”記者節所感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在抗戰勝利中紀念“記者節”,每個新聞從業員都感到一點光榮,但是在光榮背后,對于戴著重重枷鎖而奮斗過來的新聞記者,每個人也都有一份悲憤和羞慚。悲憤的是我們“文章報國”的志愿和力量,在這長期的神圣抗戰中因為這種不合理制度而打了一個七折八扣,有消息不能報導,有意見不能發表,每天做應聲蟲,發公式稿,替人圓謊,代人受罪,在老百姓中間造成了“報紙上的話靠不住”的印象,圓謊八年,把中國新聞事業的聲譽和地位作踐無余;而使我們羞慚的是在這么長的年月中,中國新聞記者竟默認了這種不合理的制度,不僅不能用集體的力量來打碎這種銬在手上的鏈子,掙脫縛在喉間的繩索,居然有不少自稱新聞記者的人為這種制度辯護,用國情不同之類的話來替這種制度開脫,甚至有人由新聞記者搖身一變而為檢查官,用剪刀和紅墨水來強奸人民的公意。在前方諱敗為勝,要直到兵臨城下的時候才讓老百姓從空氣中傳來的槍炮聲音知道戰事的真相;在后方粉飾太平,歌功頌德,政治外交的大事可不必說,指摘一點兵役糧政上的缺點,也就是“暴露黑暗”、“沮喪信心”、“妨礙抗戰”,結果是“別有用心”,罪名層出不已。在爭自由民主的神圣抗戰中,檢稿、扣報、罚令停刊,唆使流氓特務毆傷報童,陰謀放火,這算是“合法”行為;而在中小城市,那么逮捕記者、封閉報館,更是家常便飯。歐美報章報道抨擊中國檢查制度的文章,不絕于書,而我們卻受之坦然,怡然自稱我們是爭自由的“民主”強國!

  戰爭結束了,英美可不必說,連法西斯的阿根廷、戰敗了的日本都已經取消檢查制度了,大家說阿根廷和日本在偽裝民主,而我們呢,好象連這一點偽裝的勇氣也沒有,“即將”取消、“決定”取消,話也聽得很久了,實施何日?好象這個“國情不同”的地方,對于這把扣緊人民咽喉的枷鎖還不勝其眷戀之情,惋惜之念。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是束縛人民言論自由的法西斯虐政業已打倒、四大自由列為憲草?不是戈培爾已經在播音機前面死掉了?

  今天,應該是中國新聞記者起來洗刷羞辱的時候了。在今年的九一記者節還要寫《為筆的解放而斗爭》的文章,應該已經是一個天大的諷刺了。

——《新華日報》時評1945年9月1日


新華日報 2012-08-21 16:51:50

[新一篇] 言論自由:新聞事業的活力之源

[舊一篇] 報紙應革除專制主義者 不許人民說話和造謠欺騙人民的歪風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