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為真理而斗爭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人民喉舌須尊重,
我輩頭顱要看清。

    ——王鰲溪遺詩

  今天是記者節。

  讓我首先為言論自由而犧牲在屠刀下的前輩同業致哀!

  據我個人所知的,有:

  北伐前在北平被北洋軍閥張宗昌槍斃的邵飄萍。

  一二八后在南京雨花臺黑夜槍斃的王鰲溪。

  就在那前后,在鎮江被顧祝同槍斃的王××(姓名一時想不起)。

  抗戰后在成都被槍斃的朱亞帆。

  今年在福建被屈死獄中的羊棗,在南通被特務挖眼割鼻、沉尸江底的孫平天。

  但,這只限于在報紙上公開過的,其余暗中被害者,二十年來,不知有多少。

  這些人,自各有其基本信仰之不同,但為記者職業而犧牲則一。個人敬致衰心的哀悼和紀念!

  記者被稱為“自由職業”,甚至有人尊為“無冕之王”,而有些從事新聞工作者,也有意識地或無意識地認為自己“超然”。其實這完全是與事實不符的。

  在現社會中,從事新聞工作,首先你就得確定自己真正為人民服務、抑是為統治者服務。所謂“喉舌”,本質上就有兩種:一是人民的喉舌,一是統治者的喉舌。

  作人民的喉舌,當然你就沒有自由可言,隨時可以被打、入集中營、上斷頭臺,或者“失蹤”!有的,只是自己精神上的自由。要換取精神的自由,你就得準備付出你的生存自由以作交換。
作統治者的喉舌,看起來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只限于豪奴、惡仆應得的“自由”,超出范圍就是不行的。

  也就是說你盡可以有吆喝奴隸——人民大眾的自由,但對主子則必需奉命唯謹的,畢恭畢敬,半點也不敢自由。不久前有一篇社論說得好:“關于一連串的打、殺,誰的心里也明白,就是辯護者的心里也明白,不過奉命不得不辯護”。……

  選擇是項“自由”的人,自然有他選擇的自由,且“莫管他”。真正有志于人民喉舌的記者們,要自由,還須得付出很多的代價去爭取。因為四項諾言,已經被狼吃掉了!

——《新華日報》1946年9月1日

原題《記者節》


小 亞 2012-08-21 16:55:49

[新一篇] 民主主義的劍

[舊一篇] 記者風格:威武不屈、秉筆直書!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