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青年教育與思想問題 (節錄)
青年教育與思想問題 (節錄)
新華日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編者按:我們訪問了好幾位青年的前輩,提出幾個關于青年教育的問題,請他們發表一點意見。但因為時間和交通的困難,有許多受我國青年敬愛的前輩,還未來得及去訪問。現在就我們所采訪到手的,發表出來作青年讀者和國際青年友人的參考(本期文章編者以收到先后為序)。

  一、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教育政策,起碼應該具備哪些條件?

  二、有人要求青年的思想統一,因而決定實行嚴厲的思想統制(如象法西斯國家那樣的),他們能夠達到預期的效果嗎?

  三、領導青年的思想,最好是應該采取什么樣的辦法?

郭沫若:

  對于國家的教育政策,郭先生認為至少必須具備著這幾個特點:

  1. 人民本位。為最大多數謀最大的幸福。它的反面是一切變相的帝王本位,犧牲大多數人的幸福以謀少數人的安全。前者是扶植主人,后者是訓練奴隸。

  2. 國民教育普及。作為一個健全的人的普通常識,即初中以下的教育,應使全民享受。

  3. 高級教育保護。高級教育應因材施教,杜絕一切特權,不使貧苦者被拒、而富者濫竽。

  4. 學術研究自由。凡人民本位的思想有盡量闡發的自由,帝王本位的思想有盡力打擊的自由。以真善美為目標,不能受任何有意的虛偽、歪曲、變態的箝束。

  5. 尊重學者,保衛師資。

  6. 國際協調。與進步的民主國家保持協調的步驟,肅清法西斯思想,共策人類的和平”。

  郭先生更認為法西斯的思想統制政策是可以達到其預期的效果的,德國和日本便是絕好的證明。但這并不是“統一思想”,而是“消滅思想”。“它使一切人民化為工具、化為猛獸。這是人類文化的叛逆,為害于人民,更為害于世界。”“使這一次的世界大戰,為爭取解放不知道流了好幾千萬人的血,而且在戰爭結束后,德日法西斯的思想的肅清,還要費很長遠的歲月的”。郭先生更很沉痛的指出:“滿清入關后統制思想,使中國退化了三百年,現在卻還在受著它的余痛”。

  談到青年思想的領導問題,郭先生說:“青年思想的領導,最好是啟發式的、感應式的、培養式的。

  德育、智育、體育,各方面都要顧到。有健全的身體,便容易有健全的思想、健全的品德。目的在使每一個青年熟悉自由思想的法則,養成自由研究的習慣,發揮自由創造的精神。
給以豐富的養料、美好的環境、高尚的師資。

  廢除剪削繩束的盆栽主義。

  廢除腳帶腰纏的畸形主義。

  廢除髯首閹割的奴才主義。

  一句話歸宗,讓青年自由自在的發展便是最好的領導”。

陶行知:

  (一)民主政治下的教育,應當具備下列條件:

  甲. 天下為公,教育為公,不以教育為一黨一派及任何小集團謀利益。

  乙. 尊師重道,不以偵探作教員,不使教員兼偵探。

  丙. 使師生之間,沒有隔閡。

  丁. 使學生打開眼睛看事實。

  戊. 關于政治社會經濟問題,學生有閱讀自由、討論自由、批評自由。

  已. 學校內團體生活,要有民主的組織使學生在民主生活中學習更進步之民主。

  庚. 動員廣大群眾,在真正的民主生活中學習民主。

  (二)三民主義一開始就說:“大凡人類對于一件事,研究其中的道理,首先是發生思想,思想貫通方生信仰,有了信仰方生力量”。我首先指出“思想統制”與“思想貫通”是不能相容的。其次可以分兩方面說。那不得已而受統制的人是越弄越沒有追求真理的興趣,結果不是思想統一而是思想消滅、智慧消滅,統一于愚;那不甘心受統制的敵人,一部分倒會突破千磨萬擊,而發展出更高的思想與更大的智慧。

  (三)領導一二人,可用豆油燈;領導一二十人,可用火把;領導一國之眾及全世界就要太陽,至少要月亮那樣的光明。統而言之,無論領導多少人,總是要拿著真理之光,照著人向那正確的道路走去。如果領導的人把火熄了,或把跟隨的人的眼睛閉了看不見光,或者甚至把他們的嘴也封起來了,連路上遇著危險也不能喊,那領導的人們不但是費力不討好,而且大家在半途上難免會出岔子。

夏 衍:

  一、起碼要承認青年學生是一個有人格有人權的人。尊重他們的人權,讓他們有用自己的眼睛來看、用自己的頭腦來想的自由。

  二、假如這樣的思想統制能夠收效的話,那不僅希特勒可以永遠地支配世界,秦始皇也不會二世就亡國了。希特勒充分地利用了現代化技術的龐大機構,在德國人民中散布了法西斯思想;可是現在,對蘇聯的侵略戰爭失敗之后,德國人民不就開始用同樣現代化的機構在反對法西斯主義么?

  三、我以為最好是培養青年人的客觀態度。——讓青年人和現實社會接觸,讓他們自由地感覺、自由地思索,然后讓他們根據自己實際所感和所想得來的一切,來自由地判斷。

茅 盾:

  家庭是一個圈子,學校是一個圈子,這兩個圈子外邊又有社會這個大圈子。這是個比喻。這比喻好象有點機械。但我們姑且這樣假設(當然事實上這三個圈子不能彼此各不影響,而且這三個圈子在什么線上交切,交切的角度如何,我們也暫時不談),一個青年他的家庭是一塌糊涂的家庭,除了賭和吃,便整天想些損人利己的勾當,甚至損人而并不利己的勾當,他所見的社會又是以貪污為能干、以強橫為威風、以欺詐為德行,那么,即使他進了個好的學校,結果他會被教成個什么呢?我們可以設想:如果此所謂好的學校只是設備差、尚能灌給他一點知識,那么,有了知識的他,將來要貪污、欺詐、強橫的時候,其作惡的能力和方法也會大些。然則這“好”學校給人的知識適足以濟惡而已。我們又設想:如果這所謂好的學校是不但有好設備、好教師,還有好學風;教師不但教得好,還有好的人格,起熏陶作用,那么,該青年將來的結果,大概是三條路罷:一是家庭與社會對他的“示范”作用,完全抵消了學校中所給他的影響。二是他覺悟了,且有勇氣反對家庭與社會對他的“示范”作用,而成了叛逆者。三是思想矛盾,精神苦悶,悲觀厭世。

  因此,我相信,要希望能夠教育出配作民主國家的公民,教育設施之必須符合民主精神,自不待言;而最重要者,社會上必須真有民主,即國家真是一個民主國家。如果外表與內容不合,決無好結果。由此可知法西斯國家即一套思想統制的辦法,乃至領導青年的辦法,自然都是不應當有的。而領導青年姑不談威脅利誘等手段,單是自己不檢而且以言語欺騙,其結果也一定不是不堪設想、便是適得其反的。

沈志遠:

  民主和法西斯在一切方面都表現為極端對立的姿態。教育方面亦非例外。

  法西斯(不論它穿的衫是黑色也罷、褐色也吧,或其它任何顏色也吧,都沒有兩樣)的教育者,首先是把受教育者當作一群木偶看,而自己則充當著耍木偶戲的人;他兩手拉住一群木偶頭上的線,就可為所欲為了。因此,在法西斯教育政策之下,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關系,是主與奴的關系。完全相反的,在民主制度之下,民主的教育者首先應當把受教育者看作是人——是和他一樣具有獨立人格的人。正因受教育者是獨立的人,教育者就得尊重他們的人格,讓他們盡量去發揮他們的天才,而自己居于從旁輔導的地位。兩者的關系是兄弟般朋友般的關系。教育者對受教育者不但絕對不能為所欲為,且不容許采取任何強制性的手段(哪怕用意是極善的),而只有用說服、解釋、理喻的方法。主與奴的關系,在民主國家的任何一個領域內都絕無存在余地,何況乎在神圣的教育園地內?

  其次,和前一點相連帶的,法西斯的教育者對于受教育的青年們的主要“教育”手段是威迫利誘,一只手手槍(或者棍棒),一只手鈔票(或者地位),根本談不到人格教育,而是十十足足的奴才教育。

  極端相反的,民主制下的教育家,最基本的方針恰恰是要發展人格教育,培養青年的獨立人格,因而他們的教育方法是因勢利導、循循善誘,依照最新的集體主義民主制的原則,教育者并且應該和受教育者共同一起生活、共同一起來檢討問題和解決問題。在民主制度的教育機關內,那種一手手槍、一手鈔票的卑鄙勾當,是絕對沒有存在余地的!至于“蓋世太保”之類的東西,更不許其混跡于神圣潔白的教育園地之內!

  極端相反的,民主主義的教育,卻以培養和鼓勵青年大眾的自由自覺精神為其神圣的基本方針。它不要青年盲從,而偏要青年懷疑:遇事要問一問為什么?怎么樣?以及怎么一回事?它最忌把青年當作木偶、當作奴才;它所努力追求的是受教育者的自由思想、自由活動(包括學術研究、生活訓練,以及各種集體活動之自由),培養他們成為高度自覺、精神活潑、極富于自動創造力的一批國家社會之自覺的棟梁。

  法西斯的奴才教育即將隨法西斯本身之總崩潰走進墳墓;民主主義的教育必將隨民主主義在全世界上的總凱旋而得到進一步的昂揚。世界上一切法西斯奴才教育的夢想者啊,趕快讓給進步的民主主義吧,不然你們的墳墓也不會比納粹們遠一點的!

黃炎培:

  我認為教育的道理是“先知覺后知”。既然如此,年長者應該盡量將自己的知識去告訴后輩。但是有兩點應該認識,一是人類的思想和天賦才能、性格很不相同。我曾實驗過,以同樣一句話,某甲的反應與某乙的可以有很大不同。

  所以站在教育立場最好要因材施教,對甲應用適合甲的方法,對乙應該用適合乙的方法,決不能籠統用一種方法。其次,青年天賦不同是很好的一件事,因為人類社會需要各色人材。為青年本身想,應懂得他們天賦的不同;從社會需要想,也不應教以同。

  講政治與教育不同,政治應有政策、方針,應該同。把政治意義施之教育,應該是把政治所要求的最大的統一目標提出,讓青年各人去走自己的路,以求達到這目標。具體說,一個國家生存要有民族國家的觀念,這是最高統一要求,不能放松;又如教人知道應該為人服務不自私,這是基本做人道理,這都要說得透徹;至于怎樣去做,那就讓每個人自定辦法。

  最不相宜的是先做一個框子,叫別人進入我的框子,這樣一定失敗。須知青年最富自尊心,譬如你一定要他如何去做,也許他服從,但絕對不及讓他自己選擇一條路,施教者施以暗示啟發,使他很了解這條路最好、最適當,這比命令式的施教要好得多。

翦伯贊:

  翦先生首先說明一國的教育政策,與其政治制度是分不開的。英美蘇聯等國的民主政治,其教育政策自然也是民主的,是能促進青年思想自由地發展的。而德日法西斯國家的教育政策,則是反民主的,對青年思想是統制的,是屠滅文化思想的。“用武裝筑成一條文化思想的狹路,在狹路的這端,寫著智識分子從此入口;在狹路的那端,寫著智識分子在此領取官吏的委任狀。因而一切智識分子為了升官發財,都擠滿了這條唯一的狹路。這就是法西斯統制思想的教育政策。”翦先生這樣說。

  談到希特勒、墨索里尼那些法西斯所施行的教育政策, 能不能達到他們統制思想的效果時,翦先生就說:

  “中國有句古話,‘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今欲以教育的方法,強不同之人心而使之同,這又何異強天下之人同其面貌呢?”

  “莊子說了一個笑話,他說,人有惡其影而欲去之者,己愈趨而影亦隨之,終不能去也。文化思想就是社會的陰影,今日法西斯一方面不能阻止物質社會的向前發展,另一方面,又制止他的陰影停止在指定的地方,這和莊子所說的笑話同樣是一個笑話。”

  “除非永遠站在黑暗之中,則一個人總不能去掉他的影子。而且即使在黑暗之中,影子還是存在的。不過淡薄一點而已。一旦走到光天化日之下,一根頭發,也有他的影子。

  從這一點,我們就知道文化思想的統制是徒勞而無益的事情。”

  最后翦先生說:

  “一個皇帝和一個乞丐,他們的思想,用任何方法也統一不起來的。因為皇帝所想的,是國家大事;而乞丐所想的是明天的早飯。我們既無法要皇帝担心明天的早飯,也就無法要乞丐担心國家大事。所以還是讓他們各人想各人的。這不過是一個例子。”

  “所以,我以為領導青年的方法,最好是讓他想他自己所愿意的,研究他自己所愿研究的。這樣,他們的天才才能充分地發揮出來。因而民主國家的教育政策,是要從青年的身上去掉那副文化思想的枷鎖;換言之,要求自由。”

——《新華日報》1944年6月25日

2012-08-21 17:0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