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不可分
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不可分
群眾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 不民主的經濟和政治

  中國現在既需要經濟民主,又需要政治民主,那是沒有人能否認的事,因為沒有一定形態的政治民主就不可能建立一定形態的經濟民主;而沒有一定形態的經濟民主也將無從保障一定形態政治民主的。——這并不是“畢其功于一役”論。因為主張“畢其功于一役”的人并不深究目前所需要的是什么形態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不去認真檢討現實的情況,從現實出發來提出問題,卻從社會主義的空論來自娛,以為實現經濟民主就是意味著實行社會主義。但我們必須從實際出發來看問題。

  從實際上看,我們只能斷言說,我們現在無論經濟、政治和文化上都沒有任何民主。我們處于比資產階級民主社會更落后的情況中。

  從經濟上看,現在的廣大人民毫無私有財產的保障……。

  另一方面,自由的資產階級并沒有好的命運。他們的產業得不到合理的保障。在特權官僚資本的排擠和統制下面,談不到資本主義的自由競爭。原料被控制,市場被壟斷,自由的民族資本家的企業,要按照資本主義的經濟規律而發展是不可能的。自由競爭時代的資本主義生產中,有一個就其本身范圍而言是公平的法則,誰能提高生產力,提高產品的質量,誰就能在自由的市場中取勝,這是一個民主的自由競爭,因此它在一定時期能有促成社會進步的作用。但是當腐敗的官僚資本挾著國家權力而猖獗的時候,就不會有公平的競爭,于是正規的民營企業只能破產。自由資產階級要正當的由企業經營中來不斷地擴大再生產、積蓄資本是不可能的。結果也就必然造成生產力停滯甚至降低的現象。

  由此可見,經濟的不民主,既有害于工人,也有害于一切小私有財產者(包括農民),同樣有害于自由資產階級,而只是有利于寄生在農民血汗上的大地主,依靠帝國主義勢力的買辦和那操縱著國家權力的官僚集團。由此就產生了政治上的不民主。不民主的政治關系就是以不民主的經濟關系為基礎,而其目的也就是為了鞏固不民主的經濟關系。

  反映到社會的精神文化生活上面,也同樣表現著極端落后的不民主的狀態,廣大人民群眾在實際的生活苦難中,沒有過文化生活的可能。他們的生活欲望被遏制,他們的一切知能都集中于如何取得最低限度的生活資料這一件事上。特權者不承認勞動人民有獨立的人格,以為這只是一群蚩蚩者氓,分不出每一個人的個性;而勞動人民在同樣的苦難生活下,普遍地被愚昧和迷信捆縛著精神生活,不可能各自發揚其心意和才知。這種個性被壓死的狀態,決不能產生民主的文化。

  自由的思想是和獨立的經濟生活有著密切的關聯的。封建時代很少有自由獨立的思想者。就是因為人們在經濟生活上都不得不仰給于統治者的“恩惠”,只有最大膽的人才會有反對權威的思想。縱至現在,社會上真正的自由職業者(甚至于教授)很難得有生活的保障,自由思想與獨立人格的發揚自然是受盡摧殘。廣大的人民憑自己勞力,所得到的一點最卑微的財產都沒有保障的時候,那種把個人的一切都歸于命運和天道的支配的迷信思想也就是不可免的了。

  在這各方面都極端表現著不民主的落后性的時候,中國要進一步,就必需實現政治民主,又必需實現經濟民主,那是斷然無疑的事。就整個社會說,實現政治民主,還是為了實現經濟民主以求社會生產力解脫封建性的束縛,而能加速提高;就廣大人民的要求說,假如政治民主并不能保證每一個人能夠過自由的經濟生活并且生活得更好,那是沒有意義的。因此,沒有經濟民主,則政治民主將只是空洞的東西,也就不可能得到廣大人民力量的支持。但和“畢其功于一役”論者不同,我們必須由認真地考察現實而指出現階段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二 保護私有財產和發展資本主義

  由以上所述,已可看出,為什么現在需要“不是一般地廢除私有財產,而是一般地保護私有財產”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性質的革命。

  不主張廢除私有財產,并不意味著一時的讓步,而是一般地保護私有財產的積極政策。這正是因為現實條件下,廣大人民的私產并沒有保障。農民沒有享受耕種的收獲的保障,工人沒有獲得必要的生活資料的保障,自由資產階級也沒有獲得合法的利潤的保障。實行種種措施,以使得人民普遍地取得私有財產的保障,那難道不是一個極大的進步么?

  拿古代的封建專制主義社會來看,固然在那時代也有私有財產,但是在法律上和在實際上,全國的一切財富其實都屬于專制統治者所有。在國家的名義下,人民的任何產業都可以被括削甚至被剝奪。所謂“苛捐雜稅,橫征暴斂”就是侵蝕人民的私有財產權的最通常的辦法。只有皇帝、貴族、官僚大地主可以在國家權力的保護下以一切手段來吞并人民的財產而過其不事生產的寄生的生活。所以打破封建社會的條件而前進一步,就必然要提出保護私有財產這一個問題。

  不同于獨占資本主義時期,在那時期,由于生產力已因生產過程的高度社會化而提高,社會財富更加集中在少數獨占資本家的手里,因此就不能夠提出一般地保護私有財產的問題,倘若使社會財富(主要是生產手段)分散給眾人所有,那就是降低社會生產力。所以這時就必須提出社會財富的社會公共所有制,那也就是走向社會主義。但在封建社會條件下,生產過程一般地還是私人性的,少數特權者用強制力量來并吞社會財富,所以社會公有制不可能實行;而使財富分散為多數人所分有,那正是促進社會生產力前進的唯一方法。

  所以實行種種措施以一般地保護私有財產,那是在現實條件下所必須爭取實現的經濟民主。

  ——必須消滅利用特權勢力以侵襲人民財產權利的活動,所以要求“懲辦貪官污吏,實現廉潔政府”,“要求取消苛捐雜稅,實行統一的累進稅。”

  ——必須切實地保障農民的利益,所以“要求實行農村改革,減租減息,適當地保障佃權,對貧苦農民給予低息貸款,并使農民組織起來,以利于發展農業生產”。

  ——必須使民營企業家的合法利益得到保障,消除對他們的障礙,所以“要求取締官僚資本,要求廢止現行的經濟統制政策,要求制止無限制的通貨膨脹與無限制的物價高漲,要求扶助民間工業,給予民間工業以借貸資本,購買原料,與推銷產品的便利。”

  ——也必須使工人的利益得到保障。所以“要求改善工人生活,救濟失業工人,并使工人組織起來,以利于發展工業生產”,也就是要“根據情況之不同而實行八小時到十小時的工作制,以及適當的失業救濟、社會保險、工會的權利等”(均引自毛澤東:《論聯合政府》)。

  實行了這一切措施并沒有超過資產階級民主主義性質的革命的范圍,但是使得人民不至于担心自己的財產橫遭摧殘和剝奪,使得農人能夠享受其自己的勞動收獲,使得工人解脫超經濟的剝削,逐漸提高生活水準,使得民營企業家不再在不公平的“競爭”下被扼殺,這不是經濟民主么?

  要徹底實現這樣的經濟民主,沒有政治民主的保障是不可能的。中國所需要的政治民主也就必須能夠認真實施這一切經濟民產的做法。假如是單獨由自由資產階級專政的民主主義的政治那也還不可能認真照顧到工人農民的利益,而且中國自由資產階級力量的薄弱也將使他們不能夠撇開工農力量,單獨完成解除民族壓迫和封建壓迫的任務。所以中國的必須實行的民主政治一定是如孫中山先生所說,“乃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數人所得而私。”這也就是以全國絕大多數人民為基礎的民主政治。

  實現了這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一定能夠“為資本主義掃清道路,而使之獲得發展。”對于這,我們是否害怕呢?一點也不。相反的,保護私有財產,扶植私人資本,正是對中國有利的事。

  要知道,資本主義的發展是徹底解除民族壓迫和封建壓迫的必然的后果。固然民族壓迫和封建壓迫倘不解除,也可以有資本主義,但那是買辦性的。并且和封建剝削勢力相勾結著的資本主義,是憑借強制權力以掠奪人民大眾,損害人民的、民族的利益的資本主義。中國人民反對這種資本主義,但不反對在以解除封建壓迫與民族壓迫為前提而生長起來的自由的私人資本主義。在這兩重壓迫去除后,就產生了私人資本能夠獨立自由地生長的可能,解放了并且漸漸富庶了的農村更是為資本主義開辟了廣大的市場。

  要知道,發展資本主義不是維持獨占資本主義而是鼓勵自由的資本主義。中國的資本主義還非常薄弱,并無力實行經濟上的獨占,除非寄托在買辦性的、封建性的政治獨占上。在取消了這種政治獨占后,資本主義就會在自由競爭的市場上發展,還是有利于社會生產力的提高的,正如十八九世紀,歐美的自由資本主義提高了生產力一樣。

  更要知道,發展資本主義,是既要保障私人資本,又要保障獨立的農民和手工業者的小私有制的。在歐美資本主義國家中,這種小私有制也是和資本主義制度并存的,不過歐美資本主義的發展是以不斷地犧牲這些小私有者而進行的。

  在中國,一方面由于資本主義一時還薄弱,不能在全部國民經濟占絕對支配的地位;一方面這些小私有者在得到了政治自由和經濟自由的初步條件后,將可以在合作社的方式下組織起來,提高其生產力。

  由此可見,在中國的資產階級民主主義性質的革命中所將實現的經濟民主,雖不超過資本主義的范圍,但是和歐美各國所走的資本主義道路是不同的。封建性的土地關系將按照民主主義原則逐步地完成徹底的解決——由減租減息到耕者有其田,依靠土地剝削的封建殘余將徹底消除,不象歐美的許多國家中那樣,在這問題上半途而廢。勞動人民的小私有制將在經濟上獲得發展的便利與在政治上獲得充分的保障,而不是象在歐美許多國家中那樣被犧牲了作為獨占資本主義生長的肥料。這是對人民有真的利益的經濟民主,和那以人民大眾為基礎的政治民主相輔而行。由此我們也就不必担心,由廣大發展私人資本將重蹈歐美資本主義的覆轍,形成對人民不利的獨占資本主義。恰恰相反,我們倒可預見,當人民的私有財產一般的受到保護和自由的資本主義擴大發展的時候,中國的社會生產力必能加速地增長;在中國的工業化和農業化完成的時候,就會產生和平地走向社會主義的可能;也就是走向更高度的政治民主和經濟民主的可能。

  三 “畢其功于一役”論的真象

  社會主義不是讓人們在口頭上空談的。能實行社會主義不能由主觀愿望來決定,不能由空洞的革命的要求來決定,而要根據客觀現實,根據廣大人民實際生活所提出的要求來決定。廣大人民現在所要求的是什么?他們苦于民族壓迫和封建壓迫的兩層束縛,他們苦于沒有任何經濟自由和政治自由;農民要求減輕負担,要求土地;工人要求減少工作時間,提高工資;這些要求都沒有包含社會主義的內容。只有在發展資本主義,提高了社會生產力時,人民才會進一步提出社會主義的要求,在現在的條件下,“畢其功于一役”論,不過是脫離現實,脫離人民的空話而已。

  但我們要知道,“畢其功于一役”論者其實并不都是認真想在現在實行社會主義。他們之所以說這種空話往往不過是掩飾其不肯和不敢認真為資產階級民主主義性質的革命的任務而努力。譬如,為了避免觸及最現實不過的減租減息的問題,他們就空談社會化的集體農場,為了使自由的私人資本不能充分發展,他們就空談社會主義性質的計劃經濟。在這里,我們可以看到,實質上是前資本主義性質的獨占壟斷,卻自命為比自由資本主義更進步,以此為借口來圖謀扼殺民營企業。——這就是許多“畢其功于一役”論者的真象。

  由于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的脆弱,他們中有些人也不由自主地傾向于“畢其功于一役”的說法。他們不提出正面發展資本主義的問題,害怕遭遇無產階級的反對。其實,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間的階級矛盾固然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因為從民族壓迫和封建壓迫下解放發展資本主義的社會生產力,那是既對資產階級有好處也對無產階級有好處,所以階級矛盾是可以調節的,要使之調節,卻并不是,也不可能是在資本主義里加上一點社會主義。只要私人資本保持著他的獨立自由,并且使其生產事業適應于人民的需要,更照顧工人的經濟權利與自由權利,那么它的廣大發展決不會遭受人民的反對。假如怕人民,空談社會主義為點綴,實際上卻投到了封建買辦性的獨占資本的懷抱中,那說是自己走向了絕路了。

——《群眾》周刊第十卷第十六期 1945年8月25日

2012-08-21 17:1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