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平民人身自由是政治民主的標尺
平民人身自由是政治民主的標尺
新華日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昨天本報和別的幾家報紙都刊載了一段本市新聞,說是朝天門屠戶張德操家在本月四日被保安隊的幾個警士借口捉賭,劫去錢財。事后張德操和他的弟弟及街坊三人(其中有一個是保長),反被拘押毒打。這十幾個警士是派駐民食供應處倉庫的庫警,依理根本沒有在夜間侵入民家捉賭的權利。出事時,當地保長簽署證明書,證明張家并未聚賭,且有衛戌總部稽查處水上檢查所人員到場目擊并無賭具,則捉賭之說,顯屬無稽,但縱然真是賭犯,也絕對不能把本人及其街坊和保長一起關在警察局里,毒打成招,而且還不準其家人探視,比對付江洋大盜還厲害!所以這件事情的是非是很清楚的。無怪乎張德操的家屬和該街居民百余人要到衛戌總部王總司令公館門首伸冤,又攔截汽車、呈述冤狀了。

  這樣的事也許算不了是新奇的事。中國的普通老百姓受冤屈,被栽誣,遭虐待,簡直已習以為常了。但正因為這類事情一向層出不窮,我們更不能不喚起社會的注意。就在同一日《大公報》上又有中一路永新服裝店被一群也以抓賭為名的軍人沖入,損失了數十萬元的消息。軍警可以不經過任何手續而沖入民家,人民有什么居住自由可言?人民的財產可以這樣地被劫掠,還有什么私有財產的保障之可言?對平民的拘押拷打,如此隨便,又有什么人身自由可言?假如政府和法律竟不能保障人民的人身、居住、財產的自由權利,叫平民怎么能安居樂業?

  據說,這一案的被害人家屬現已聘請律師向法院起訴,衛戌總部王總司令對此事也極為震怒,想來法院與當局對于這樣一件事,應該能很好的處理吧。由這一類事件,我們更不能不感到,政治法律各方面的除舊布新實在不容稍緩了。

  假如兵士警士在平日的生活較有保障,又經常施以衛國愛民的教育,經常督責他們以愛護人民為天責,就不至于發生這種騷擾民間的事情。在張德操家保安隊的一個隊長曾向到場的衛戌部人員說:“我們是一條戰線上的,大家不要為難” (《商務日報》所記為“我們軍警原是一條陣線”)。這話分明是把軍警看做是在一條陣線上共同對付老百姓,豈是衛國愛民的軍警說得出口的?又假如現在各方所主張的《損害人民自由治罪法》早日頒布,且根據此法,嚴辦幾次,則雖有不法之徒,也會有所忌憚,不敢胡作亂為了。再假如政府早就宣布的提審法已經實施,并且法院對平民訴冤給以最大方便,使人民感到法律真是為保障平民而設,那么雖有冤獄發生,也立即可得到法律的保障。象張德操等五人的被拘押案,只要向法院要求出一紙提審狀,就可很好地處理了,何至于在今日的陪都街頭還要演出封建專制主義時代的“擲輿告狀”?保障人權,嚴禁非法拘捕,實施提審法,改革司法,這都是在《和平建國綱領》中明白規定的,都該快快實現才好。

  假如實行民主而不能使普通老百姓個個能安居樂業,免于強暴侵凌的危險,那么民主還是落了空的。所以我們斷不能把張德操案以及其他與此類似的事件看做是無足重輕的社會小事。

——《新華日報》社論1946年2月8日

2012-08-21 17:1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保 障 人 權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