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黨獨裁 遍地是災!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打開我國的地圖,睜開眼睛一看,國民黨一黨專政下的地區,哪里沒有災荒?單就報紙上發表的材料來看,可以看出災荒是異常嚴重的。如湖南、河南、安徽、廣東、廣西、江蘇、湖北、江西、四川,以及陜、甘、青、滇等省,真是遍地是災,尤其是湖南等地,實在是慘不忍聞。

  固然,大部分災區是經過敵偽占領的地區,但有許多地區都是從來沒有淪陷過的。現在的嚴重現象,是耕地荒芫,副業凋落,耕牛盡失,農具俱毀,疾病蔓延,難民流離失所。總之一句話,農村的生產幾乎已完全破產,農民的生活已陷于絕境。舉例來說,湖南本是產米之區,現在卻以草根樹皮為食;衡陽附近,每家餓死三分之二。豫西廿三縣,遭敵偽破壞,至今損失糧食八百多萬担,房屋三百多萬間,牲畜三十多萬頭,農具七千多萬件。養蠶本為副業,但是飼養用具損失了一半以上。安徽全省六十余縣中,受災縣份竟達五十多,損失耕牛近百萬頭,農具三百多萬件。江西、廣西、廣東等省,情形相似。至于各省因疾病而死亡的,難民流浪在外的,更是沒有統計,也無法統計。即以廣西一省而言,難民就有三百十四萬四千人,傷病的,就有一百六十八萬余人。江西傷病的三百五十萬,流離失所的達一百六十多萬。至于川、陜、甘、青、滇等省的旱、水、風、蝗、雹等災,更是國民黨一黨專政之下的人民所熟知的了。“以農立國”的中國,立在這樣的農村大破產當中,還說中國沒有經濟危機,簡直是騙人,那只是國民黨一黨領導毫無辦法解決的自欺欺人的手法!

  怎么會有這樣嚴重的災荒呢?敵偽破壞固是一個重大原因;然而,為什么抗戰期中,沒有能夠阻遏敵寇的前進;這不是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政府應該負責的嗎?敵寇投降以后,至今已有七個多月,災荒卻還在擴大和嚴重化起來,這又是誰負責呢?比如:湖南老百姓在吃樹皮草根,卻還有十一萬日本俘虜“卻吃著從老百姓那里‘征'來的米”,這種情形又何止湖南?現在待遣的日俘,不是都在吃著老百姓的米,而且還在受“優待”嗎?而且像山西閻錫山那里,不是還有收編了的日軍在吃老百姓辛苦耕耘而自己吃不到的米麥嗎?此外,不是還有待遣返的日僑三百萬人,也在吃米,遲遲不遣送日俘日僑回國,好好供奉著他們的,不也是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政府?

  其次,抗戰結束后,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政府并沒有立即真正進行整軍復員,還繼續保存許多正規部隊和各種名目的隊伍,不久以前,且有在重慶取締“衣冠不整,拉去當兵”的事情發生。這些也都是只有消費民糧,絲毫也不從事生產的。由于上述原因,更由于日寇投降以后,內戰再起,至今反動派的內戰陰謀仍熾;內戰的進行,以東北為尤烈,所以征軍糧始終未減未停。以已經破產之農村,負無法負担的軍糧;加之原有苛雜,原封未動,而物價高漲,竟達無法捉摸的速度,怎能不造成遍地災荒呢?叫人民怎能不奔走呼號,到處求救呢?湖南人士提出“迅予有效賑濟,并豁免攤派,緩征軍糧二百八十萬袋”,提出“應停止攤派軍糧,并速調撤別動隊及遣派俘虜”。湖北人士呼吁:“軍糧俘糧負担太重,縣鄉兩級人員隨意建立名目,苛擾人民,望當局趕快解救”,安徽代表跪請減免軍糧等,都是身受其苦而發出的衷心呼吁。這也證明災荒之原因,實在是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政府人為的原因,而不是其他。

  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政府,一面否認經濟危機之存在;一面對救災則完全依靠外國,本身卻什么也不做,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是不可饒恕的罪惡。人民沒有事實證明政府是真能為人民的,救災如救火,決不是拖延敷衍所能混過。現在,應該趕快從治標治本兩方面入手。趕快進行賑濟,免征軍糧俘糧,抑制物價等,以稍紓民困;同時,卻須用大力迅速遣送日俘日僑,整編軍隊,并用一切辦法使災區災民能夠開始從事生產,安定生活。老實說,國民黨內反動派的內戰及維持一黨專政的政策是建立在制造饑餓和災荒上的,所以這些救災的治本辦法,只有國民黨確定的和各黨派一道走上和平、民主的道路時,才能完滿解決。

——《新華日報》社論1946年3月30日


新華日報 2012-08-21 17:18:28

[新一篇] 結束一黨治國才有民主可言

[舊一篇] 法 治 與 人 權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