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民 不 畏 死
民 不 畏 死
黎 望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個全世界知名的學人、誨人不倦的長者、堅貞不屈的民主戰士,聞一多先生,在李公仆先生的血跡未干、全國人民創痛猶新的時候,又被法西斯特務反動派暗殺死了。

  這是中國反動派千百次罪行中,又一次最無恥最卑劣的暴行;這是反動派千百種罪惡中又一次滔天的罪惡。這樣一位千百萬人民愛慕的長者,這樣一位學行優異的學者,僅僅是為了執著于全國人民要求和平、民主的愿望,就不能見容于中國法西斯反動派。最后是出于這種最卑劣、最險狠的暗殺行經,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反動派對于和平、民主的人民怨毒之深不難想見。

  由于李公仆、聞一多先生之被暗殺,已經完全暴露出法西斯特務猙獰險兇的面目,已經使全中國的人民警覺到,反動派已經不惜與全國人民為敵,要實施血腥的屠殺政策!一切法西斯暴君的衣缽,已經反動派一手繼承下來;一切專制暴君所不敢做的,中國的法西斯反動派已經完全做了。反動派已經集了一切橫暴、險狠、卑劣、無恥的大成。

  反動派也許在得意的獰笑吧:可是,別忙,血泊中倒下去的是一個李公仆,是一個聞一多,然而繼續起的將是千千萬萬的李公仆、聞一多,千千萬萬爭取和平、民主的人民是鎮壓不了、也是屠殺不了的;要不,一切暴君的統治就該永不會動搖了。米蘭街頭墨索里尼的尸身、柏林城下的希特勒尸灰,該就是殷鑒不遠的。

  在反動派的眼里看來,大概以為這種血腥的恐怖政策,將會鎮壓住人民的要求和平、民主運動,封堵住一切人民的口吧!然而“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一切專制暴君的防堵水流的行為,最終是逃不掉滅頂的命運的。要想這樣來屠殺盡一切要和平、民主的人民。更是夢想。人民的力量正如象勒納湖里的水蛇樣,是會在切夫頭的頸上,重新生長起一個頭來的。至于反動派這種自絕于國人的行為,正如象漢朝的郎中主父偃所說:“吾日暮、故倒行逆施”而已。

  反動派要想用這樣的屠殺來恐嚇、來鎮壓住人民吧,然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如果,中國人民在這種血腥的暴行前,對于橫逆的忍受到了極度的時候,中國人民將會表示自己的意志:“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反動派也就會臨到入墓的時候了。

  在生者的創傷、死者的血痕前,雖然會使一些善良者嘆息、劫懦者卻步,然而更多的是使迷茫者辨清是非,猶疑者堅定腳步,而千千萬萬被死者的血浸漬的戰士,將會跨過死
者的血跡,奮然前行。

  七·一六昌晨五時欲哭無淚中寫成

——《新華日報》1946年7月18日

2012-08-21 17:3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合法的罪惡
[新一篇] 人權和觀瞻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