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間一壺酒》永結無情游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花間一壺酒》收錄了李零近年來的散文……

  李零先生是享譽海內外的學者。他研究過金文資料,研究過殷周銅器,搞過考古發掘,研究過先秦土地制度史。看看他的撰著:《孫子古本研究》、《中國方術考》、《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就可以想見這是一個寂寞的事業,一種與“青燈古佛”、“皓首窮經”相聯系的生活。李零散文,應該是非常儒雅的,非常書齋的。但讀李零散文,總覺得他就在市井之中,他跟你我沒什么兩樣。雖然他讀書多的因子總會時時流露,就像整天飲酒之人會冒酒氣一樣,但李零更是棱角分明的、鋒芒畢露的。《花間一壺酒》收錄的就是李零近年來的散文合集,從中可以加深這一印象。

  讀《花間一壺酒》真的是像飲酒。這第一輪酒是大而化之的散飲、預飲,這是寒喧、感慨,我們可以叫“門杯”,李零給我們講述生活其中的這個世界,有硬道理管著軟道理。門杯飲完,于是,我們進入第二輪酒了。李零迷戀中國古代的兵書,他也從域外的戰爭里印證自家的兵家傳統。他告訴我們,讀《劍橋戰爭史》,會讓人明白,西方極樂世界近五百年的歷史,如不從其赫赫武功入手,就難以明其究竟,難以了解其學術甚至心理。

  他很快進入了第三輪酒菜。他要說說“校園政治”,他痛陳“書不是白菜”,他強調“知恥近乎勇”。收錄此集中的一篇《學校不是養雞場》,最初發表時曾經萬口傳誦,像當年的《漢奸發生學》一樣流行于中文世界,寫盡了李零超出一己的酸痛,這里有情懷,有塊壘。他的名言:“改革不能目中無人。人不是數字,不是金錢定購的物品,不能輕言犧牲,哪怕是為了長遠利益。我們不能說,為了國際就該犧牲中國,為了理科就該犧牲文科,為了效率就該犧牲安全,為了鍋里就該犧牲碗里,為了沒柴燒,就連門檻都給剁了。”

  酒飲到此時,意緒不免沉痛。人當此時,總會扯遠一點,談點另類話題。李零自稱要借酒色財氣,發掘人性奧秘,屬于化俗為雅。李零書中有很多不雅的詞,他都用拼音來代替了。夫子不語,學者罕言。他研究這些大俗下流的話題,說是能洞見人性。但見出何種人性,他講得不夠明晰,我們倒是從中實實在在地見證了人的丑陋。我們聽李零酒話,到此可算更增見識,人類的歷史雖然有很多顯得偉光正或高大全的物事,但始終不過是酒色財氣使然。

  李零的文字可以近觀,可以遠看。近看可以看見作者的才學識,可以長見識。最終需要遠觀,需要對這水陸雜陳的酒席同情地了解,我們才能仿佛理解一個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的隱衷。他說雜文就像荒漠中的綠洲,是他的“棲息地”。《花間一壺酒》就是他的人生一得。只是這種人生收獲同樣是,“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文/余世存)

(編輯:臨江仙)


揚子晚報 2012-08-21 19:51:08

[新一篇] 龍應臺《野火集》二十年紀念版

[舊一篇] 關于《共和·民主·憲政--自由主義思想研究》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