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云銷雨霽,彩徹區明"這句詩的含義
"云銷雨霽,彩徹區明"這句詩的含義
小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豫章(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彩星馳,臺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暫駐。十旬休假,勝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于上路,訪風景于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天(仙)人之舊館。層臺(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翔(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回;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盱)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軸(舳)。云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云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并;窮睇眄于中天,極娛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于云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非無圣主;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志(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舍簪笏于百齡,奉晨昏于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茲奉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云而自惜;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嗚乎!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別贈言,幸承恩于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云,珠簾暮卷西山雨。
閑云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譯文】
[編輯本段]
這里是過去的南昌郡,如今是洪州的都督府,天上的方位屬于翼,軫兩星宿的分野,地上的位置連結著衡山和廬山。以三江為衣襟,以五湖為衣帶、控制著楚地,連接著閩越。物類的精華,是上天的珍寶,寶劍的光芒直沖上牛、斗二星的區間。人中有英杰,因大地有靈氣,陳蕃專為徐孺設下幾榻。雄偉的大州象舞一樣涌起,杰出的人才象星星一樣多。城池坐落在夷夏交界的要害之地,主人與賓客,集中了東南地區的莢俊之才。都督閻公,享有崇高的名望,遠道來到洪州坐鎮,宇文州牧,是美德的楷模,赴任途中在此暫留。正逢十日休假的日子,杰出的友人云集,高貴的賓客,也都不遠千里來到這里聚會。文壇領袖孟學士,文章的氣勢象騰起的蛟龍,飛舞的彩鳳,王將軍的兵器庫里有鋒利的寶劍。由于父親在交趾做縣令,我在探親途中經過這個著名的地方。我年幼無知,竟有幸親身參加了這次盛大的宴會。
時當九月,秋高氣爽。積水消盡,潭水清澈,天空凝結著淡淡的云煙,暮靄中山巒呈現一片紫色。在高高的山路上駕著馬車,在崇山峻嶺中訪求風景。來到昔日帝子的長洲,找到仙人居住過的宮殿。這里山巒重疊,青翠的山峰聳入云霄。凌空的樓閣,紅色的閣道猶如飛翔在天空,從閣上看不到地面。白鶴,野鴨停息的小洲,極盡島嶼的紆曲回環之勢,雅浩的宮殿,跟起伏的山巒配合有致。
披開雕花的閣門,俯視彩飾的屋脊,山峰平原盡收眼底,湖川曲折令人驚訝。遍地是里巷宅舍,許多鐘鳴鼎食的富貴人家。舸艦塞滿了渡口,盡是雕上了青雀黃龍花紋的大船。正值雨過天睛,虹消云散,陽光朗煦,落霞與孤雁一起飛翔,秋水和長天連成一片。傍晚漁舟中傳出的歌聲,響徹彭蠡湖濱,雁群感到寒意而發出的驚叫,回蕩在衡陽的水邊。
登高望遠的胸懷頓時舒暢,飄逸脫俗的興致油然而生。宴會上排蕭聲響起,好象清風拂來;柔美的歌聲繚繞不散,遏止了白云飛動。象睢園竹林的聚會,這里善飲的人,酒量超過彭澤縣令陶淵明,象鄴水贊詠蓮花,這里詩人的文采,勝過臨川內史謝靈運。(音樂與飲食,文章和言語)這四種美好的事物都已經齊備,(良展美景,嘗心樂事)這兩個難得的條件也湊合在一起了,向天空中極目遠眺,在假日里盡情歡娛。蒼天高遠,大地寥廓,令人感到宇宙的無窮無盡。歡樂逝去,悲哀襲來,我明白了興衰貴賤都由命中注定。西望長安,東指吳會,南方的陸地已到盡頭,大海深不可測,北方的北斗星多么遙遠,天柱高不可攀。關山重重難以越過,有誰同情不得志的人?萍水偶爾相逢,大家都是異鄉之客.懷念著君王的宮門,但卻不被召見,什么的候才能夠去侍奉君王呢?
呵,命運不好,人生的命運多有不順。馮唐容易衰老,李廣難得封侯。使賈誼遭受委屈,貶于長沙,并不是沒有圣明的君主,使梁鴻逃匿到齊魯海濱,難道不是政治昌明的時代?只不過君子洞察先機,通達事理罷了。年紀雖然老了,但志氣應當更加旺盛,怎能在白頭時改變心情?境遇雖然困苦,但節操應當更加堅定,決不能拋棄自己的凌云壯志。即使喝了貪泉的水,心境依然清爽廉潔;即使身處于干涸的主轍中,胸懷依然開朗愉快。北海雖然十分遙遠,乘著羊角旋風還是能夠達到,早晨雖然已經過去,而珍惜黃昏卻為時不晚。孟嘗心地高潔,但白白地懷抱著報國的熱情,阮籍為人放縱不羈,我們怎能學他那種窮途的哭泣!
我地位卑微,只是一個書生。雖然和終軍一樣年已二十一,卻無處去請纓殺敵。我羨慕宗懿那種“乘長風破萬里浪”的英雄氣概,也有投筆從戎的志向。如今我拋棄了一生的功名,不遠萬里去朝夕侍奉父親。雖然稱不上謝家的“寶樹”,但是能和賢德之士相交往。不久我將見到父親,聆聽他的教誨。今天我饒幸地奉陪各位長者,高興地登上龍門。假如碰不上楊得意那樣引薦的人,就只有撫拍著自己的文章而自我嘆惜。既然已經遇到了鐘子期,就彈奏一曲《高山流水》又有什么羞愧呢?
呵!名勝之地不能常存,盛大的宴會難以再逢。蘭亭宴集已為陳跡,石崇的梓澤也變成了廢墟。承蒙這個宴會的恩賜,讓我臨別時作了這一篇序文,至于登高作賦,這只有指望在座諸公了。我只是冒昧地盡我微薄的心意,作了短短的引言。在座諸位都按各自分到的韻字賦詩,我已寫成了四韻八句。請在座諸位施展潘岳,陸機一樣的才筆,各自譜寫瑰麗的詩篇吧!
【詞語解釋】
[編輯本段]
江:指贛江。
日悠悠:每日無拘無束地游蕩。
物:四季的景物。
帝子:指滕王李元嬰。
【寫作背景】
[編輯本段]
王勃,字子安。“初唐四杰”之一,少有才名,以詩賦居長。《滕王閣賦》是其力作,也是膾炙人口的傳世佳作。寫此文,正是王勃探尋父親途中,路經南昌,恰逢洪都府知府閻公重修滕王閣,蒞臨其宴,一氣呵成此賦,王子安之才氣當時技驚四座,使閻公目瞪口呆,驚為絕世奇才。后一年,王勃渡海時不慎墜水身亡,終年 27歲。
【結構】
[編輯本段]
第一節點題——第二節近境——第三節遠近結合——第四節遠境感悟——第五節抒懷勵志——第六節自我介紹兼回收題意——第七節收篇致謝。
這是一個由淺入深的問題。先通過點題,讓讀者明了當時所處的境況。接下去描寫近境,以人的眼目為支點,由近至遠,第二、三、四節也就順理成章的現形出來了,這是一個層次感的問題。這樣的處理,條理清楚,而且讓人覺得自然。同樣,抒懷也是如此,從第四節下半截淺述至第五節加深到第六節先深又轉淺,到第七節不著痕跡的收篇。都是充滿著層次感。
【評價】
[編輯本段]
此賦描寫滕王閣四周景物和宴會盛況,意境開闊,大氣悠遠。結尾更是抒寫羈旅之情,寓懷才不遇的感恨。其文始志存高遠至結尾意氣消沉,可以說是王勃短短人生的實際境況,但消沉而不萎痱,至末句時雖有避世之感卻又存希望,也許這就是王子安當時的真實心態吧。
文由心生,讀此賦撫揣王子安的人生,我們會有很多不同的感悟。此是賦外之言,然讀此賦不知王子安心路,當遜色多多也。在我們讀此賦時驚羨王勃的文詞絢麗,對仗工整,氣勢奔放自然時。我們更應該觸摸作者的靈魂深處,感受他寫此賦時的心態,在其精美的表像下尋找那一顆孤獨的靈魂,及他靈魂深處發出的無望吶喊,也許會更增加此賦的個性魅力,此是很多讀此賦者未知之美感矣。嗟呼,讀其文嘗不知其心態,實文之悲哀呼?還是讀者之悲哀?
綜上所述,實是王子安作此文時之大環境也。賞古文,如要知其中精髓,必先深了解作者之人生。因古文在我國歷朝都是借物抒懷之作,或言懷才不遇,或無力回天而憤世嫉俗,或避世以求自保吟詩作文抒胸臆,個中情結,各人心態異而呈文之不同。但一脈相承的都或是借物抒懷,在或華麗,或凝重的文采下,隱藏著的是一顆不甘寂寞的靈魂。他們的思想在文采的表像下閃爍著晶瑩的光芒。華麗的筆風很多,至所以他們的詩賦能傳之于后世,就是因為他們的文字具有了實質的靈魂與他們在當時大環境下呈現出的理性思想。一篇小小的古文,能讓我們看到的,往往是當時社會的一個縮影,這才是他們文字歷久彌新的原因所在吧?
【寫作技巧】
[編輯本段]
第一:精
精有二種解釋,一種是用詞簡練,通觀王勃全文,說實話確實是用語簡練。這一點在文中處處可以見到。如描寫地理位置“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了了數字,就將洪都(南昌)的地理位置說的一清二楚。由大及小,大氣而不遙遠。而且在這幾字中將洪都的險要位置中心地位說的一清二楚,此等用筆老到之舉,豈是一個精字了得。描寫節氣“時維九月,序屬三秋”,又是一目了然。描寫人“時運不齊,命途多舛”,也是數字。像此種字簡意深之例,通文比比皆是,看我等動輒洋洋數萬言,才知其貴重也。此為我等后學當學之一也。
第二:點睛妙用
《滕王閣賦》系屬名篇,名句佳言當不謂小。世人常記“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自是不待言下。此為寫景之最也。其它如寫地勢“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寫勵志如“東隅已逝,桑榆百晚”。“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彌堅,不墜青云之志”。寫虛境如“漁舟唱晚,響窮鼓蠡之濱;雁陳驚寒,聲斷衡陽之浦”。那一句不是驚世駭俗之佳句,此等妙筆,全文俯首拾來皆是,處處設疑,處處點睛,有此等點睛妙筆,怎不讓其賦妙不可言呢?所以呀,我們現在寫作,也要注意用詞之精,一篇文字如有一二句點睛妙筆,全文皆活也。寫散文者應記之。
第三:博
中國有句古話:“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此句說的是什么意思?就是說,我們寫作的知識面一定要廣。熟讀唐詩三百首,只要我們用心的熟讀了,那么對其中的意境、技法、格律、也會有自然而然的熟悉,在此種情況下,無疑對于我們自身的寫作是有好處的。
博覽群書,也就是說肚子里有墨水,俯首拾來皆成句,是我們寫作者必須要具備的知識能力。厚積薄發,看多了,識多了,寫起文來自然也是輕車熟路,事半功倍也。看看我們現在的什么少年作家,還有那些看了幾句摘擷的名句或是翻了幾本哲學就動輒大言不慚的主兒,也敢在那里叫囂自己學富五車,實讓人殆笑大方耳。
我們看王勃的《滕王閣賦》,就可見王勃所學之博。如地理“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對于南昌的歷史了如指掌)。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遠景、在南昌的四周地理)”。“響窮鼓蠡之濱……聲斷衡陽之浦(中景,南昌周邊)”。如節氣“時維九月,序屬三秋(節令)。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節氣)”。典故如“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竄梁鴻于海曲”:“孟嘗高潔……阮籍猖狂”等等。可見王勃引用之泛,而且入情入理,渾然不著痕跡,這樣的引用如胸中無萬千書卷,又如何能信手拈來呢?所以,寫作者博覽群書是完全必要的,而且是必須要做的。否則,臨時抱佛腳,拉一些似是而非的典故來引用只能是東施效顰,徒畫蛇添足罷了。而且知識面不廣,創作面就會受到限制,這是寫文時的大忌,愿文學愛好者明之。
第四:收放自如
位成功的文字作者,比喻他的功底最佳用詞就是收放自如。該收時候收,該放時候放,也就是在一篇文里,始終抓住中心,在引申面上,又抓住詮釋之重,這樣層次感分明,中心明確,讓讀者一目了然而又能將作者的中心思想毫無保留的灌輸給讀者,這樣的作家,才是成功的作者,因為讀者的思想已跟著他的思想互動。
《滕王閣賦》在很多人的思想里是一部寫景之作,沒錯,此賦寫景是古文中難得一見的妙作。但就實而論,此文據我認為應該是抒懷之作,只是為了應景,融抒懷于景,兼得益壯。王勃之筆力自不待言,但在寫景的表像下要表達自己的思想,作者就必須具備對文字熟練的駕馭能力,也就是說要能做到收放自如。《滕王閣賦》的如何收放我在賞析中已有詳盡的禪述,現在讀者可以反過來仔細體會。當然對于一般的文字工作者,是很難做到收入自如的,那就存在一個循序漸進的問題,那就是由簡如難,慢慢進步。同樣我們以《滕王閣賦》為例,我們可以從他的技巧里找到我們循序漸進漸進的路子。
【賞鑒】
[編輯本段]
王子安開篇極俗,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這樣的陳詞濫調來點題,雖不失風雅,但落于其時文人之俗套,未見新意,談不上出色之舉而泛泛起筆罷了。但王子安何等樣人也,俗中起妙筆,筆鋒一轉“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給人以一種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時又一村之感。此句接連上句,又為下句定位,可謂妙筆。區區數十字,將南昌的地理位置描寫的清清楚楚中,個中的大氣,實非常人所能及,此為王勃此賦第一次佳句高潮。
此節從此而下,是王勃描述宴會盛況之筆,也對閻公極盡贊美之能事,更有自嫌。結尾句“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自喻童子,王子安自謙也。“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這二句引用得當,也可以說切中當時宴會文人墨客佳朋之盛,雖有過譽之嫌,但為行文,卻也失于當時境況之佳引。作為客人,王子安合贊諸客也在情理之中。
第二節以節氣入篇,“時維九月,序屬三秋”。可謂與開篇“豫章故郡,洪都新府”的地名開篇相得益彰,而且遙相對仗,點題明確。此節大部份描寫近景,寫出了滕王閣周邊的近境。名句“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寫出了節氣中的山水之色,可見作者用心之細。文采飛揚,讓固定的文字而他的妙筆而充滿動感。如“盡、清、凝、紫”四字用的極妙,也讓靜態的山水變的動感十足。“鶴舞鳧渚,窮島嶼之縈回;桂殿蘭宮,即罔戀之體勢”。此結尾是準確的定位滕王閣的地理位置,寫出了滕王閣的地勢極佳,通過鳧渚、島嶼的實景點出了滕王閣身處鄱陽湖畔。桂殿蘭宮,是對應節內文字說滕王閣的氣勢非凡,罔戀之體勢,即指滕王閣依山臨水。了了幾句,滕王閣的具體位置與雄偉氣像盡展無遺。
由第二節入篇寫景,至第三節由近及遠,是為遠景描寫矣。其第三節開首遠近結合,先是說身處滕王閣之高,點出了滕王閣的高度,因為站在滕王閣上,可以輕易的俯視別人的屋背,也為以后的極目遠望留下了伏筆。寫近而不近,文字的運用王子安收入自如也。從“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其駭矚(遠景),鐘鳴鼎食之家(近)”;至“舸艦迷津,青龍黃雀之舳(近遠結合,意會),云銷雨霧,彩徹區明(遠近結合,意會)”。這種遠近結合,遠近意會的寫法,讓人在景色中迷離,賞其美感而存意會,實寫作之妙法也。接下去的絕世名句“落霞與孤婺齊飛,秋水共秋天一色”,可謂寫景之作的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之妙筆。落霞(靜)、孤鶩(動)、秋水(近)、長天(遠)。四個簡單的景物,通過王子安的“齊飛”、“一色”點晴,整個都活了起來,可謂動靜結合,遠近相宜,將這四種物事有機的結合在了一起,并產生了強烈的視覺沖擊感。這在繪畫技巧上,就叫活靈活現,將整個靜態的畫面整個的盤活了。閻公當時有一感嘆“全篇有此一句,足勝佳作數千矣 ”,可見一句妙句對全文的影響力是如何的巨大。王勃的靈光乍現,也會我們留下了百思不覺乏味的好句也。
就此引入,“漁舟唱晚,響窮鼓蠡之濱;雁陳驚寒,聲斷衡陽之浦”,看似是畫蛇添足,是上句的引申,實是助力之作,為上句增添飽滿。更是用二個地名,點出了滕王閣的中心地位,這種始終圍繞滕王閣這個中心引申的寫作方式,是散文寫作的必備技巧,否則有離題之嫌。
第四節王勃開始借景抒懷,但未深入,主要是借遠景而懷遠,抒其時境況與當時心態。全節全部用對比句,以加深自己的感觸。如寫景:“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云遏”。“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寫實:“遙襟甫暢,逸興遄飛”。“四美具,二難并”。景情相融:“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樣樽”。“ 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借景抒懷:“窮睇眄于中天,極娛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于云間”。心態實描:“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溝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這樣的對比句,目的就是加深王子安自己的感悟。通過一個個對比,我們可以發現,王勃觸景生情,由此深入懷悲,在感嘆人生失意的同時,也對王室奉召以還抱有希望,這種失望與希望并存的心境,在全節的對比句中我們加深了印象,并為下文王勃的抒懷打下了很多的心理基礎。
寫景:王勃由近及遠近結合及遠,層次分明。寫情同樣也如此,由淺入深,先在第四節借景點情,逐漸深入,至尾句“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而起高潮卻戛然而止,實為第五節留下伏筆也。第五節一開篇“嗟呼!時運不齊,命運多舛”。直接點入主題,好像突兀,但有第四節輔墊,回味一瞬,亦覺自然,此中的視覺沖擊感,讓我們又不得不感嘆王勃的善于制造高潮,往往轉折的筆鋒,能達到出乎意料的效果。接下去“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非無圣主;竄鴻梁于海曲,豈乏明時?”。借古時名人鼓勵自己,雖極盡無奈,卻又存希望于圣主。相信自己終究會有苦盡甘來的那一天。“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更是寫出了他那種既存希望卻又失望的無奈心態。至此刻,王勃當時的迷惘心態可謂是一覽無余。
“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彌益,不墜青云之志。”此兩句是王勃銘志之語,短短二十字,將他的高傲風骨,積極向上在危難之時不墜志向的心衷描寫的極其到位。凡后世懷才不遇者常以此兩句作為勵志之名言,就可見此心的高潔了。“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而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以上這些文字是上句的進一步詮釋,也可以說是注釋,他引用典故,表明了自己不因失意而失志,在逆境中奮起的高遠志向。猶其是“東隅已逝,桑榆非晚”之句。更是說明了自己不因暫時的失意而失望,而是臥薪嘗膽,以圖他日東山再起。從其對孟嘗與阮籍的怒其不爭來看,王勃此次流放確實心存不甘,時時牽念復返長安,展自己凌云之志的良好愿望。
“勃,三盡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愛宗愨之長風……”。“楊意不逢,撫凌云而自惜;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第六節王勃以自我介紹開篇,說明了自己的境遇與志向。一句“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點明了自己的懷才不遇。然后他并未就此深入,而是筆鋒徒轉,接以自嫌,再捧閻公等與坐長者,以明自己奉宴之心。結尾更是以“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贊閻公等人,與上句的“楊意不逢,撫凌云而自惜”的失望到“鐘期既遇,奏流水何以慚”的知音之語相慰,足見王勃處世之老成。這種對比句,無疑加深了贊譽的力度。從景寫情至抒懷再牽回近境宴會場面,王勃收入自如,處處不著痕跡,如此筆力,名列初唐四杰之首也就不足為怪了。暢遠而不忘中心本意,寫散文者當注意也。
第七節是結篇,也是王勃全文的總結。他以一聲“嗚呼”的嘆息起筆,給人以一種又要大發失意之志的感覺。誰知王勃豈是常人所能把握,他用字合情理,豈能作無謂之筆呢?接下去”勝地不常,筵席難再”。猶如生花之筆,讓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可眾人猶未回神,王勃卻又轉折筆鋒“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自感嘆而傷神,渾然一體,不著痕跡的將懸念折了又折,雖心意相同,然一愉一悲,更添其時宴、人之牽念。“臨別贈言,幸承恩于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懷,恭疏短引”。至此,王勃之意陡然明了。非王子安不盡歡也,實是盛宴難離,知音難棄也,如此謙卑之語,當博其時宴上人之歡也。可王勃一題二意,既拍了宴會上的人的馬屁,也應了此賦是應景之作的原意。更抒懷了他對人生的感悟,即好景不常,雖有意于好景,然天下又有幾人能常留好景呢?此深深的感嘆,應是王勃當時的實際心意。“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最后的收尾,王勃有點自得,因為其作實名是《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也即其時的引子。他的意思是說,既然有了好的引子,相信其后的賦定是佳作。然其序已冠絕古人,何人在此序下還敢獻丑呢?“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王勃讓宴會上的人作其賦,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金玉在前,非佳材何敢跟其賦,實多言矣。吾不知其時宴上人等是否還作其賦,但世之留存,唯王子安之序也,常引之為憾,然莫可奈何也。王勃以此語結句,像似歉遜,但傲然文人之氣,躍然紙上。以此收篇,并無不妥,只是苦了宴上諸人,不知其時何以為繼。
【詩文賞析】
[編輯本段]
唐高宗上元三年(676),詩人遠道去交趾探父,途經洪州(今江西南昌),參與閻都督宴會,即席作《滕王閣序》,序末附這首凝煉、含蓄的詩篇,概括了序的內容。第一句開門見山,用質樸蒼老的筆法,點出了滕王閣的形勢。滕王閣是唐高祖李淵之子滕王李元嬰任洪州都督時所建。故址在今江西新建西章江門上,下臨贛江,可以遠望,可以俯視,下文的“南浦”、“西山”、“閑云”、“潭影”和“檻外長江”都從第一句“高閣臨江渚”生發出來。滕王閣的形勢是這樣的好,但是如今閣中有誰來游賞呢?想當年建閣的滕王已經死去,坐著鸞鈴馬車,掛著琳瑯玉佩,來到閣上,舉行宴會,那種豪華的場面,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第一句寫空間,第二句寫時間,第一句興致勃勃,第二句意興闌珊,兩兩對照。詩人運用“隨立隨掃” 的方法,使讀者自然產生盛衰無常的感覺。寥寥兩句已把全詩主題包括無余。
三四兩句緊承第二句,更加發揮。閣既無人游賞,閣內畫棟珠簾當然冷落可憐,只有南浦的云,西山的雨,暮暮朝朝,與它為伴。這兩句不但寫出滕王閣的寂寞,而且畫棟飛上了南浦的云,寫出了滕王閣的居高,珠簾卷入了西山的雨,寫出了滕王閣的臨遠,情景交融,寄慨遙深。
至此,詩人的作意已全部包含,但表達方法上,還是比較隱藏而沒有點醒寫透,所以在前四句用“渚”“舞”“雨”三個比較沉著的韻腳之后,立即轉為“悠 ”“秋”“流”三個漫長柔和的韻腳,利用章節和意義上的配合,在時間方面特別強調,加以發揮,與上半首的偏重空間,有所變化。“閑云”二字有意無意地與上文的“南浦云”銜接,“潭影”二字故意避開了“江”字,而把“江”深化為“潭”。云在天上,潭在地下,一俯一仰,還是在寫空間,但接下來用“日悠悠”三字,就立即把空間轉入時間,點出了時日的漫長,不是一天兩天,而是經年累月,很自然地生出了風物更換季節,星座轉移方位的感慨,也很自然地想起了建閣的人而今安在。這里一“幾”一“何”,連續發問,表達了緊湊的情緒。最后又從時間轉入空間,指出物要換,星要移,帝子要死去,而檻外的長江,卻是永恒地東流無盡。“檻”字“江”字回應第一句的高閣臨江,神完氣足。
這首詩一共只有五十六個字,其中屬于空間的有閣、江、棟、簾、云、雨、山、浦、潭影;屬于時間的有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今何在,這些詞融混在一起,毫無疊床架屋的感覺。主要的原因,是它們都環繞著一個中心——滕王閣,而各自發揮其眾星拱月的作用。
唐詩多用實字(即名詞),這與喜歡多用虛字(尤其是轉折詞)的宋詩有著明顯的區別。例如,三四兩句中,除了“飛”字和“卷”字是動詞以外,其余十二個字都是實字,但兩個虛字就把十二個實字一齊帶動帶活了,唐人的善用實字,實而不實,于此可見。
另外,詩的結尾用對偶句法作結,很有特色。一般說來,對偶句多用來放在中段,起鋪排的作用。這里用來作結束,而且不象兩扇門一樣地并列(術語稱為扇對),而是一開一合,采取“側勢”,讀者只覺其流動,而不覺其為對偶,顯出了王勃過人的才力。后來杜甫的七言律詩,甚至七言絕句,也時常采用這種手法,如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口脂面藥隨恩澤,翠管銀罌下九霄”,“流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等。可見王勃對唐詩發展的影響。
 

2012-10-04 09:39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