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中國男女關系最混亂的朝代是哪個?
中國男女關系最混亂的朝代是哪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戰爭造成男子大量死亡,女人不得不拋頭露面,頂替男子做些事情,男女之間的接觸就多了,好多不該發生的故事也就開始發生了。

  自天地混沌步入古代文明,特別是儒家思想大一統之后,中國的男女關系可以說并不開放。古人講“男女授受不親,禮也”,要求保持一定距離,這才是禮數,是文明。又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連感官狀況都做了明確要求。像現在,放開了意淫,那是絕對不行滴。要學做柳下惠,坐懷不亂才是君子。一不小心心猿意馬了,搞不好自己都想抽自己耳刮子。

  古時禮教,多是約束女子的。少女待字閨中,做些女紅,納個鞋底兒、繡個花兒什么的。這也有好處:一則手頭有事做,不至于出去惹亂子;二則也能逐漸適應寂寞。用時下流行的說法叫什么來著?我納的不是鞋底子,是寂寞。偷著繡個鴛鴦什么的,就算是春心蕩漾了,絕對地羞為人知。家境好的,比方富二代的千金小姐,能在后花園蕩個秋千、抓個蝴蝶什么的,已經是很奢侈的娛樂活動了。不像現在,男女一大幫混搭,K歌喝酒到深夜。彼時女子看到陌生男子,即便有好感,也是“和羞走”,最多來個“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擱現在,哇噻,帥哥!嘖嘖!

  當然,古代社會還有著另一面。自管夷吾先生開設中國最早的“女閭”(也就是官辦那啥,相當于民營的洗浴、歌廳、娛樂城、夜總會等類)以來,也不乏花街柳巷,古代娛樂界特別受附庸風雅人士的追捧,多有朗朗上口的詩詞傳世。官辦的有時也是為了稅收,“置女市,收男子錢入官”(《魏書》)。但這種場所就像紅燈區,是特殊地域,僅限于幾處繁華的都市,不是哪里都有。在光腳插禾掄鎬鋤地的民間,是想也不要想的,糶上一袋子大豆高粱去玩高雅,下頓吃什么呀。

  古時的政治也是男人的事,女人要講婦道,不能隨便拋頭露面。即便太后臨朝聽政,前面也要垂個簾子,這不光是一個尊嚴和政治需要的問題,也是女人的禁忌使然。當然,凡事都有特例,皇帝是不受約束的,那是天子,担負延續皇朝命脈的大任,可以完全放開搞活,搞活的對象自然是女人;皇后能耐的也有,宮廷淫亂之事向來不絕于史,其實看著好像挺多,你要細數數,還真沒多少,畢竟幾千年的歷史了,沒有也不正常,但都是特例。

  不過,思想范疇的東西不好控制,各個朝代、各個時期,男女荒亂之事也多有流傳。臟唐臭漢一說,便是兩個盛世的側面寫照。然而,臟唐臭漢也并非中國歷史上男女關系最開放的時期,因為臟臭之事,多在宮廷,或是在繁華的大都會,長安、洛陽什么的,并未普及到民間的各個角落。要說男女關系真正開放的時代,則非五胡十六國莫屬,在那段中國歷史上最亂最雜的特殊歷史時期,即便在民間,男女之間也鮮有禁忌,可以說是普遍的開放。

  文化風俗,決定著男女關系的開放程度。舉個小例子,西晉以前人們穿鞋子,女的是圓頭,男的是方頭,“初作屐者,婦人頭圓,男子頭方。圓者順之義,所以別男女也”,是為了區別男女。而到晉武帝初期,“婦人屐乃頭方,與男無別”(《晉書》)了,男女界限已經開始模糊。事情雖小,卻顛覆傳統。就像現在,西風東漸之后,有點身份的男女,在公眾場合以擁抱貼面取代握手。擱過去,握手都別想,所以才有諸多贊美手的詩句傳世,比如“紅酥手,黃藤酒”(陸游《釵頭鳳》),比如“佳人不忍折,悵望回纖手”(杜牧《獨柳》),“纖纖手,拂面垂絲柳”(韋莊《河傳》),都是酥手纖手的。現在,手再酥再纖,雕上花,它也還是手,沒啥吸引力。為了追求更高的行為或是形體藝術,我們的興趣,已然大踏步地上移或是下移了。

  五胡十六國時期最典型的就是文化沖突。當時北方胡人數量猛增,關中百萬人口中“戎狄居半”(《晉書》),十分昌盛。游牧民族由于生存環境和發展滯后等因素,有著自己獨特的風俗文化。比如匈奴習俗“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史記》),鮮卑也是“俗妻后母,報寡嫂,死則歸其故夫”(《后漢書》)。況且對于他們,生存是第一位的,女人沒有躲在后方的資本,也一樣要拋頭露面,所以男女之間禁忌就少。

  文化總是相互影響的,胡人在不斷吸收漢族先進文化的同時,也勢必給中原帶來不同的異域風情,同樣影響著中原的漢文化。胡人風俗本是中原漢人所不齒的,然而見得多了,耳濡目染,也就見怪不怪,況且胡漢也多通婚,就讓這些習俗文化不斷融合。比如漢人過去穿衣是上衣下裳,胡人因為要騎馬,是上衣下褲,要利索得多,于是漢人也就效仿。又比如,晉武帝時,“中國相尚用胡床貊盤,及為羌煮貊炙,貴人富室,必畜其器”(《晉書》),胡人的玩意兒受到貴族追捧,不能不說是受到胡風的影響。有一陣子,北方漢人還以說胡語為榮,既說胡語,未必就不會不辦胡事。

  這個時期男女關系開放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口的大量減少。自漢末以來,戰爭一直持續,到五胡十六國時達到頂峰,據《通典》記載,三國時,全國總共有“戶百四十七萬三千四百三十三,口七百六十七萬二千八百八十一”,人口已是少得可憐。到晉末亂世,人口更是降至秦漢以來的最低點。也就巧了,你說那時候人禍多吧,天災也跟著湊熱鬧,瘟疫、洪水、地震屢屢發生,那才叫水深火熱,好多地方赤地千里,絕無人煙,人們的生存環境受到嚴重挑戰。有人的地方糧食也不夠吃,以至于出現“人相食”(《通鑒》)的慘劇。“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衣不蔽體、食不果腹,連飯都沒的吃,誰還有心思去顧忌勞什子的寡義廉恥。

  在這種情況之下,各國之間的征戰,除了占地盤,就是搶人口,什么叫政權,光有地盤沒人,你給誰當皇帝?就像有個大宅子住著,連個保姆女傭都沒有,優越感何來?皇帝不光是給大臣當的,他還需要老百姓的頂禮膜拜,還需要勞動力給他們創造財富,需要有人服兵役,去打仗,沒有人口是不行的。所以,增加人口成為這一時期的一個主要問題,生育自然就被擺在了第一位(這很容易理解,我們現在人口多了,不是把計劃生育擺到第一位嗎?一樣)。官方為增加人口,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晉武帝泰始九年(亦即公元273年),頒詔“制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長吏配之”(《晉書》),到17歲還不嫁政府就給你安排了。所以那時候沒有晚婚的,更不會有剩女,啥歪瓜裂棗的都是寶貝,缺人啊。以生育為主,男女之間的禁忌就要撇到一邊。而且戰爭造成男子大量死亡,女人不得不拋頭露面,頂替男子做些事情,男女之間的接觸就多了,好多不該發生的故事也就開始發生了。

  思想風向標的偏移,也是這個時期不可忽視的一個現實問題。戰爭災禍讓人感到迷惑,生命的無常讓人精神空虛。于是人們不再信奉儒法,開始崇尚黃老,大興玄學之風。體現在生活上,則追求奢靡,講究享受,今朝有酒今朝醉。并探尋養生之法,追求房中之術。男人放開了,就需要女人配合,于是“放縱情性,及其終極”,晉惠帝元康年間,“貴游子弟相與為散發倮身之飲,對弄婢妾”(《晉書》),如此開放,令人咋舌。大家熟知的“韓壽偷香”的故事也發生在這個時期,思想的開放,也讓男女關系愈加開放。

  這個時期還有兩個不容忽視的社會問題:一是同性戀盛行。如“咸寧、太康之后,男寵大興,甚于女色,士大夫莫不尚之,天下相仿效”(《晉書》),思想解放的程度著實不低。二是流民的增多。流民必是男女混雜,居無定所。什么事情你越禁止,就越覺得神秘,不禁反而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男女同吃,甚至一同露宿野外,加上衣不蔽體,讓男女之間不但不避諱,甚至也不再有什么羞怯可言,畢竟生存是第一位的。

  其實,只要看看這個時期的詩歌作品,其男女開放的程度,便也略窺一二。孫綽的《情人碧玉歌》中寫到:“碧玉破瓜時,相為情顛倒。感郎不羞赧,回身就郎抱”,已是火辣辣的情與愛了;楊方的《合歡詩》,有“居愿接膝坐,行愿攜手趨。子靜我不動,子游我無留”,也夠膩乎的;鮑照《代淮南王》中,“愿逐明月入君懷”、“怨君恨君恃君愛”,愛情的表達則更為熾烈奔放。甚至后來還有艷情文學問世,陽俊之“多作六言歌辭,淫蕩而拙,世俗流傳,名為《陽五伴侶》”,自己搞印刷出版,“寫而賣之,在市不絕”(《北史》),屬于暢銷書之列,當時若有福布斯作家排行榜,其銷量定然高居榜首無疑。

(來源:網絡)

2013-03-07 17: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