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八記(四)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如絲如夢的雨一直在飄,下車右轉,一道似曾相識的巷子兀立眼前。導游輕描淡寫的說:“這是烏衣巷。”除了我張大了嘴,大家都似乎置若罔聞。不就是一條巷子嗎?可誰知這個一千多年前就出現在唐詩里的名詞帶給我的震撼。用手摩挲著高高的墻體,腦子里卻浮現出那首詩:“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滄海桑田,如今朱雀橋已尋不著,黑白兩色的烏衣巷還在。可惜不見夕陽,令人遺憾。

  劉禹錫詩里提到的“舊時”當指東晉,“王謝”即東晉兩豪門大族王導、謝安。一個“野草花”說明在唐朝時,這里已經衰敗了。如今王導謝安的舊宅還在,辟為紀念館。同伴都走遠了,只有我一個人在這里流連往返。要能看到燕子就好了,莫名的就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深邃。。

   轉過烏衣巷,眼前就是大名鼎鼎的十里秦淮了。如果說南京是一位神韻獨特的姑娘,那秦淮河就該是她臨風飛舞的衣袂。有了這條旖旎的河,石頭城頓時神采飛揚,暗香浮動。

  西安北京亦是古城,但記憶里略顯呆板。沒有南京這樣的靈秀香艷,盈盈欲滴。現在明白了,原因全在這一條秦淮河上。

  十里秦淮,最不朽的當數明末清初,當年名滿天下的董小宛、陳圓圓、柳如是、卞玉京、李香君等,即所謂的“秦淮八艷”,都曾在這條河上巧笑倩兮,演繹過多少悲歡離合。這些風塵佳人,見識骨氣確實遠遠超過須眉男子。有些,甚至改寫了中國三百多年的歷史

   突然想起吳梅村的《琴河感舊》,“青衫憔悴卿憐我,紅粉飄零我憶卿。記得橫塘秋夜好,玉釵恩重是前生。”琴河就是秦淮,當年梅村在這里,看著曾經深愛的卞姑娘已成路人,其痛可知。    白天的秦淮不及晚上,遠處的高樓大廈太煞風景。華燈初上時,那才叫目醉神迷,美不勝收。深藍的河水金波粼粼,一條條仿古的畫舫張燈結彩,游弋穿梭。怪不得朱自清先生都要寫夜色秦淮——《漿聲燈影里的秦淮河》。    一個人漫步秦淮北岸,走不遠竟看到了江南貢院。這個當年莘莘學子鯉魚跳龍門的地方,全國最大的“高考”場所當然不能錯過。那一排排學子向往的地方,值得我留戀。我知道了為什么秦淮河的繁華了,出闈就是秦淮香。學子下第,會來這里發泄苦悶,學子高中,也會來這里慶賀,秦淮風月,永遠是記憶深處最美的花朵。   南京,說不盡的南京。這里還有總統府、中山陵,有些時候。我覺得文字的確難以形容這座城市,在我,她是一個夢靨,六朝金粉,金陵永恒!永遠都刻在記憶的最深處。   我愛你!南京!如果有一天,雁陣驚寒,朋友,當我再次站在秦淮兩岸,我希望那碧波最深處有你!

 


輕楓白云 2013-03-07 17:41:45

[新一篇] 山水八記(五)

[舊一篇] 山水八記(三)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