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韻宋風畫古城(二)西安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明朝以前,西安最負盛名的稱謂就是長安——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古都。我不知道為什么要改成現在這么個名字,即使叫西京也比西安名副其實,源遠流長。西安因大唐而流芳,大唐因西安而益彰,二者已被輝煌的盛唐文化緊緊地粘合在歲月的長河里,密不可分。但如今的西安,除了大小雁塔,唐代的遺跡幾乎蕩然無存。你若想用視覺感受,那請去日本,你若想用心感悟,那就請在唐韻宋風里想象吧。 ! [: G& ?6 ?2 u
        長安是一座富貴的城市,十三朝古都,一抷黃土,一棵野草都散發著不同尋常的氣息。站在大明宮遺址上,時光仿佛倒流,一千二百多年前,那個早晨,詩人王維也曾站在這恢弘的丹陛下,他的眼里是這樣的:“絳幘雞人抱曉籌,尚衣方進翠云裘。 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譯成白話就是:戴鮮紅頭巾的侍衛象雄雞高唱報告天明, 管御服的官員剛把翠云裘捧進宮廷。 重重宮殿禁苑一道道都已敞開大門, 中外百官客商都匍匐拜謁至尊的皇帝。 如今歲月抹去了曾經的富麗堂皇,觸目只有芳草彌望。大唐的長安該是一座方正對稱的城,因為白居易說:“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畦 ”。哪怕一座平常酒店,詩人韋應物眼里亦是:“豪家沽酒長安陌,一旦起樓高百尺。碧疏玲瓏含春風,銀題彩幟邀上客。”這些詩,讓千百年后的我們可以遙想那時西京的繁華。" f, Z5 H$ ]# [# P# `% Y: E
        長安亦是一座充滿離愁的城市,“年年柳色,灞陵傷別”,不必說折柳灞橋,也不必說都城南莊的人面桃花,單是長安的月,長安的秋以及長安的雨,就足以讓每一個孤獨的旅人黯然銷魂,無語惘然了。
1 y) f. D, n2 f# {( T. S; J5 @        苦吟詩人賈島說:“秋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 ”,年年歲歲,春去秋來,當下西安浮躁的繁華掩不住心底的滄桑,又是秋日,這里的風雨落葉,令人唏噓。“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李白不是一位悲情的詩人,但此刻再讀這首詩,心里卻莫名的凄涼。一千二百多年前的那個七夕,午夜的長生殿上,唐明皇和楊貴妃曾立下愛的誓言:“在天愿為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但后來結局卻是陰陽相隔,千古長恨。因此白居易寫下:“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長安成為心中愛的圖騰,花開花落,唯一不變的依然是那份真情。4 B4 s$ r! X; n; d- {5 E
      “滯雨長安夜,殘燈獨客愁。 故鄉云水地,歸夢不宜秋。”一個滯雨,多少凝重的纏綿盡在心中。多雨之秋,淅淅瀝瀝,越是相憶,越是無法握住。那份剪不斷理還亂的傷逝與鄉愁只有秋雨知道。
" ~: Q, s7 i; m6 \       “長相思,在長安,絡緯秋啼金井闌, 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 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云端。”還記得那夜徜徉在大唐芙蓉園,山石間的清溪,高高的茱萸臺,那就是我孤獨的靈魂對長安永遠的記憶。。。


輕楓白云 2013-03-08 09:54:11

[新一篇] 唐韻宋風畫古城(三)洛陽

[舊一篇] 唐韻宋風話古城(一)揚州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