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你眼中的蔣介石:我先自我坦白

人文精神  >>>  民初精神探源

從小喜歡讀閑書雜書,看《金陵春夢》大概還是小學吧,在家母單位之圖書館借的。之后的蔣介石在我心目中固然還不至于成為滑稽小丑,但完全是個顢頇無聊的反面人物。長大以后專注于古代史和其他學業,對于中華民國的過往和現狀不免冷漠,蔣介石不過是費正清筆下的軍事強人,領導著陳伯達口中的一群腐敗分子退守寶島,靠著美國人的施舍方才茍延殘喘還不愿放棄威權體制。反攻失敗了,復國失敗了,甚至“八二三”炮戰都失敗了;“三民主義同一中國”?僅僅是一位思想僵硬的獨裁老者自我安慰的夢囈而已。

銀幕上的蔣介石自然也是言語無味的大反派。不過很早就知道他是“民國四大美男”之一,當時人都說蔣的容止有幾大特點:1、目光如電、炯炯有神;2、年輕俊朗、相貌秀氣;3、衣著得體、儒雅雋永。據說蔣介石最大的麻煩就是他成為總司令時已經40歲了,卻看上往還是風神俊秀,如同翩翩美少年,于是1927年引退的時候索性留起了胡髭,讓自己老成一點。黃仁宇曾經說過,蔣的面部輪廓長得很清楚秀氣,十分適合于攝影。作為青年軍官的他是親見蔣的,因此有發言權(當然,他還諷刺蔣國語很不標準),不過他說,蔣留須以后并不帥氣,而看上往比較陰郁。

有些事實愈發清楚可見,總會漸漸引人遐想;很多年前第一次往臺灣,在層巒疊嶂的高山中不時邂逅一些聚居的云南人,政府稱他們“義胞”,而他們自稱“擺夷”。這些天性樂觀的邊民以種花為生,見到我們幾位大陸游客便開朗好客、熱情招待。溝通下來,原來他們是1949年以后滇緬游擊隊的后裔。其父祖必然也是和善淳樸的好人,那么是誰逼使這些良民與之浴血作戰呢?又是誰的魅力能令他們拋棄故園、萬里追隨呢?

旅途中不容思考,當然,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行程總是和蔣介石失之交臂。我們沒能往慈湖,但當時聽說,慈湖的陵寢用地是蔣私人出錢,讓緯國托人買的,為何要輾轉請托呢?由于他怕讓別人知道是蔣家買的,原地主會坐地起價。中正紀念堂也沒往成,到近日才聽朋友轉述,說那里已被改為民主紀念館,“但蔣公紀念辦公室還保存著,陳列的物品很簡單,顯眼的是書柜,共5座,書籍包含四書、五經、《左傳》等;小書柜放曾文正公眾書、《禮記》等,還有英文、日文書;宋美齡畫的兩幅畫和文石雕刻的海棠葉中國輿圖是僅有的裝飾品”。

其后開始關注那一段并為遠往的歷史,慎終追遠、正本清源本也是中國傳統讀書人應守的天職作業。事實總在不經意處慢慢顯現。雖不敢說行萬里路、讀萬卷書,但歷盡滿目風霜,再閱讀60年前的史料典籍,總有種撲面而來的透明感讓我們洞徹真相。蔣介石究竟有著什么樣的歷史定位和民族功勛?相信還不到下結論的時候,但是對于坊間、網絡流傳的他的一些罪責,總可以從關節處細說分明了。

文章來自: 百家手摘錄(www.posopo.com.cn)


劉仰 2010-07-15 08:32:53

[新一篇] 蔡元培如何看待“忠君”“尊孔”“讀經”

[舊一篇] 布衣亦可傲王侯—孫中山與張之洞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