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小城故事吳儂軟語溫婉人心的力量
字體    

癸巳年桃月初四
癸巳年桃月初四
角聲寒,夜闌珊     阅读简体中文版

 

A。

這篇文章我不知道取一個什么樣的名字,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和以前寫日記一樣,寫了個農歷日期。

 

下午在圖書館拿手機看柴靜的《看見》。對她,我的信息量很少,只知道她是一個記者,只知道她好像挺有名的。身邊的人,有喜歡她的,也有厭惡她的。我了解的太少,感情因素很淡,她對我而言就是那么一個客觀存在的人,僅此而已。

 

看到第二章那會兒,眼淚一下就止不住了,不知從哪里慢上了眼眶,速度很快,根本來不及招架遮掩。

 

那一章寫的是非典。

 

B。

非典發生的時候,我四年級,現在讓我去回想,能想到的非常少,不在重災區里,時間也隔得太久,只能記起每天中午吃完飯,老師都讓我們出去,然后他們進來撒消毒水。四年級的教室在一樓,我們就在花壇前一邊聊天一邊等著,上課的就熏著醋。有沒有停課我也不記得了,似乎這件事情離我很遙遠,一晃而過只是打了個照面。

 

但是今天看了柴靜寫的那些字句,我發現,原來那一年的非典竟然嚴重到這樣的地步。幾乎沒有太多修飾的語句帶給我的感受是震撼的,就好像老化的日光燈,在開關打開的時候怔了一下,而后才讓光明充滿整間屋子。

 

一開始還努力忍著眼淚,后來實在不行了,眼淚太多的時候就趴在右手臂上哭一會兒,吸了會兒鼻子做起來繼續看,就這么斷斷續續地把第二章看了好幾遍。

 

看到一個衛生系統的部長那段,特別想給爸媽打個電話。那個部長感染了非典,回去又感染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想盡了辦法要住院,好不容易有一張空床位,他們讓孩子去住,夫妻兩個坐板凳,到后來板凳都坐不住了。孩子出院的時候,他們已經去世了。我打下這段字的時候,眼睛又慢慢模糊了。當時腦子里就一個念頭,給爸媽打電話,說什么都沒關系,就想聽聽他們的聲音。但最后還是沒有,怕自己控制不了情緒。

 

其實努力地去想,也是記得些當年的新聞報道的,許多醫護病人都被感染了,還記得媽媽一直在感嘆這些醫生護士都太不容易了。小的時候,對那些事情都沒有細想,但是現在成年了,再回過來看當年的報道,對我內心的沖擊特別大,一下就從中心燃燒到了平原的邊界,腦子里的思緒都被燒空了,木在了那里,根本找不到語言來形容那種感覺,所以文字,比我們想象的要貧乏的多。

 

現在江蘇是H7N9的重災區,但是因為傳染途徑不是特別多,所以還沒有當年非典時期的人心惶惶,常州也沒發現病例,一切都好像沒發生過一樣。昨天舍友同學的媽媽打電話來說,她家菜場里一人就得了H7N9,嚇得她這幾個星期都不敢回家了。原來這些感覺很遙遠的事情,就在我們身邊。

 

C。

能活下去,就好了,就可以了,生命太過脆弱。

 

我上次寫過,我覺得自己有人格分裂的傾向,看過那篇日記的人一定有一部分心里會想,這有什么好寫的呢,太夸大其詞了,每個人都是多面體人前人后不一樣很正常。我也不想解釋,只是說一句,我不是為了讓自己變得獨特才那樣寫的,只是寫出一個客觀感受。

 

大概初三的時候,所謂骨子里的東西,第一次顯現了出來。我不知道是說割腕好,還是自殺好,但是這兩個詞匯都會讓人覺得嚴重,其實沒有那么恐怖,事情也沒有那么大。當時就是自然而然的一種思緒,我拿著美工刀的時候就想,要是我死了就死了,要是我沒死,我就去做作業。后來我把半洗手池血水給放了,然后跑到桌子前邊去寫作業了。我和我媽說這是不小心劃的,或許她是相信的,因為我怎么看都沒有那樣的理由和性格特點做出這樣的事情。

 

那天劃得不深,一厘米都不到,看著血流出來的時候我很平靜,手腕覺得疼,但是莫名地舒服,好像緩解了另一種疼痛。現在疤痕都淡了許多,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異常。所以那個時候,大概生的念頭要比死強烈一些,否則下手大約更狠。

 

今天看完《看見》的第二章,我把視線的焦點放在了窗外的體育館上,一直發呆到同學喊我回宿舍。

 

當你站在一個相應的高度上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個人承受的這些東西根本微不足道,太過渺小了,所以一個人如果多用宏觀的角度去生活去觀察這個世界,我相信他一定能夠活的很灑脫。

 

08年高考,然后畢業,暑假里7月底,溫州723動車事故,看到新聞的時候我一邊吹著空調一邊吃著西瓜,坐在電腦面前牙齒哆嗦得咯咯發響。后來的一系列信息都讓我覺得憤怒,直到現在我仍然覺得,他們欠公眾一個事實,但是我們永遠得不到事實,就像柴靜書中寫的:當年,她看到已經有病人全身披著白布被隔離了仍有媒體說可以不用戴口罩。

 

后來去從常州回家,第一次乘動車,我特地給爸媽發了列車車號和座位號,站在電梯上朝站臺上看的時候,心里面有一種悲憫的氣流,當時那些人們也是如此拎著自己的行李背包準備到達某個目的地,卻就這樣在途中喪失了生命。就好像有什么東西咽不下去,哽在喉嚨里硌得難受。

 

D。

生出來,活下去。

 

你看,只要心仍然跳動,你又有什么過不去的?

http://hi.baidu.com/6x66x6

2013-04-23 17: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