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網易開發人云風辭職 離開,是為了新的開始
網易開發人云風辭職 離開,是為了新的開始
云風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最新:摘錄于云風博客
http://blog.codingnow.com/2011/09/new_beginning.html

  經過數個月的溝通,丁終于理解了我的決定。在杭州 7 樓盡頭的 CEO 辦公室里,我接過了老丁送給我的一盒月餅。我給他分享了我最近在野外攀巖的一些視頻。老丁打趣說,今天,Jobs 退休了,你也退休了,我還得坐在這里。

  2011 年 8 月 24 日,我的離職申請上簽上了丁磊的名字。

  在網易10年半了,和一幫網易的兄弟們相聚甚歡。2001年4月8日,在廣州36樓辦公室辦理入職手續的鏡頭仿佛就在眼前。我甚至還記得當時辦公室的擺設。那一個個鮮活的人還坐在那個位置,我記得前臺的金魚缸,入門處的植物,辦公室的落地窗,窗外環市中路上火柴盒般大的小汽車。

  接待我的mm學藝,應該還在公司吧?她幫我租的房子住的很舒服。安靜的舊樓藏在街道深處。房東兩位老人很和藹。清晨的陽光照進主臥,窗外是一片綠色。

  公司的快餐是訂的樓下的藍與白,12 塊的人均標準可以吃的很好。在休息室里財務部門的**們熱情的和我聊天。嗯,八卦新聞總是很多。那時,我在大家的眼中估計是個初入社會的大孩子吧。

  人生就這幾個十年,我珍惜這其中的點點滴滴的時光。和朋友們聚聚散散,不曾想過自己離開的情景。但天下無不散之宴席,能夠這樣開開心心的分手,也是相當難得之事。

  我對身邊的人充滿感激。網易是家非常不錯的公司。我們一起做成了一點事情。這和與之奮斗的所有人都分不開。丁磊,叮當,都給了我極大的信任和支持。私人交情上,我們也有相當的感情。我與網易的情誼難以割舍。不同的人,即使有一些理念差異,也能求同存異。我認為他們的不同時期的不同決策在特定角度都是正確的。我也感謝網易這個由大家共同建設起來的平臺,雖說總有些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我認為在各位的共同努力下,已經做到了能夠做到的足夠好了。

  這次離開,是我個人最近一年的愿望,思考了很久,并非因為人。先前也担心被誤解,全程都在很低調的推進。最近突然在網上傳出各種消息,讓我領略了信息傳播中的失實。我們都知道一個游戲,讓一隊人排隊口頭傳遞一個故事,當傳到最后一位時,已經完全不偏離了最初的事實。讓我覺得有必要做一點點澄清:

  我現在從網易離開,是想先全身心的放松,可以輕松的思考未來。這個期間,可以完成我多年的個人夢想,可以好好的去玩玩攀巖。在杭州這么多年,也想好好為江浙一帶的攀巖圈子做點什么。

  野外運動攀需要有閑人去開線,這要花許多的時間精力和財力。可以親手開一條線并命名,為后人留下點東西是我的愿望。現在已經開后一條 5.10 左右的線叫“夏天”,如果繼續干下去,或許會叫“灰風”和“毛毛狗”。我們已經干了好多天了,關注我的 google+ 的同學會時常看到我的實時消息。能翻墻的同學可以關注我。這半年的密集訓練,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和技能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這讓我非常欣慰。前些年實在是累了,責任感驅使我一直在做各種事情。而我內心已經期待這段時光很久了。

  祝福網易,祝福網易的兄弟們,期待我們的再次重逢。

  ps. 至于網上風傳的我和叮當的重新合作。的確有所溝通。但一切都未確定。首先,大家的關心讓我受寵若驚。我已經盡量低調,沒想到還是引起了這么大動靜。已至于今天就在和朋友們解釋了。以后的安排,我還是希望先可以好好的休息,按自己的想法玩玩。有足夠多的時間去思考,規劃未來的人生。

附上我前兩個月給丁磊的辭職信:

  我想辭去網易的一切工作,請理解

  丁磊,

  寫下這封辭職信,并不容易。這是我思考再三的決定。之前,我回去一趟武漢,專門花了一個晚上和父母長談。因為我知道,他們必然不理解。在網易工作十年有余,盡心盡力做了許多事情,本該舒舒服服的拿著工資休息兩年了,不必在這個時候辭職。

  最后,我終于讓父母理解我了。若不是我的一貫性情,也就不會有十年前在網易的開始,也不會堅持這么久做下來。我只是隨著內心去做,那么,今天提出這個,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這些年來,我唯一動了離開的念頭是在 05 年中。老實說,那個時候也是彷徨不定的,所以你只需要一個晚上就可以說服我留下,然后我便來了杭州。之前,我主要做大話和夢幻客戶端引擎的開發。當開發完畢,沒有我的事了的時候,看著程序日趨穩定,我便思考我到底想要什么,想做點什么的問題。

  我曾經試圖把建立一個良好的技術氛圍,一個優秀的技術團隊,讓寫程序的同學可以舒服的聚在一起實現自己的理想,作為工作的目的。因為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我在網易感覺到輕松愉快,我希望把這種感覺分享給新進來的人。

  所以在 03 到 05 年,我很用心的去做程序員招聘工作,挑選合適的新人,并用大量精力去和招聘進來的新同事交流,傳導經驗和知識。這也是 05 年我第一次提出離開的時候,沒能離開的緣故。雖然當時我已沒有實際開發工作,但和諸多同事的緊密關系促使我無法輕易離開。

  但后來,我發現做這些并不是我主要想要的。而且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單靠個人的能力能做的極其有限。這是我們從一個小公司逐步轉為大公司的必然。

  當年唐駿在上海找我談,我能感覺到他的話語中的無力。他無法說服我,也沒有試圖堅持。除了可以給出比在網易略高的薪酬,他給不了任何我想要的答案。我想知道我到底需要什么追求什么,有什么值得我再花了三五年去做。他談的太泛泛,有如后來幾年后他在 IT 圈子失去誠信,無法給自己解釋一般。我當時想,無論做點什么也好,反正留在公司繼續做點事情,即使不是我堅信的一定值得去做的,也比離開公司去做點什么強。所以我離開廣州到了杭州。

  當時我最需要的是改變自身的環境,做點新的事情,不管它是什么。招聘新的人員,并獨立維持一個團隊,給了我許多的新鮮感和沒有經歷過的體驗。我也感謝你在那幾年給予的信任和支持。我對自己做過的一切不想太多自我評價,但我想我是極其認真和盡力去做的。可能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堅定的去做一個公司期待的可取代前面成功產品的好游戲,便注定了它無法達到公司的期望。雖然我認為如果我們大家(包括你)都能做的再好一些,那么最后的結果也可以成功。

  在那五年里,我的精力只允許我集中在怎么做好做下去上,而無力去想這是否是我真的需要。經過了數個轉折,走了許多彎路。雖然在我的眼光里,一切經歷都是非常有價值的。因為它讓我和許多人成長,學到新的東西。我也盡力把這些所得分享給整個公司。

  有些坎坷是大環境(網易在頭幾年游戲項目的成功)的局限造成。比如在開始的幾年,一味把眼光投到技術點上:關于反外掛;試圖構建一個牢固的引擎(來適應未來的需要);強調對團隊個人能力的培養,精挑細琢;還有期望在游戲上,改變以往千篇一律的模板,希望設計出不一樣的游戲來。這一切最后只說明,太多的期待和需求無法一口氣完成。而且并非團隊里的所有人能夠如自己一般長期固定在一件事上。

  而當項目做到如此進度,已無法靠一人之力完成下去,徒費許多時間和精力在人員更替上。

  或許在許多人以及你看來,做游戲項目,當如雷火一般,降低需求,只求復制一個被市場檢驗過的產品,然后在上面精益求精細節做好。換得市場成功。這樣的道路更為穩妥。所謂要想發展,必先活下來。此有利于團隊的穩定建設,易于讓整體保持一直目標。道理于此,對于團隊大部分成員來說,也是很好的選擇。我們在 09 年以后的確如此所想,但從頭去做已來不及。而回頭來看,這并非我內心所期待。我只是因為人綁定在這件事上,為事所想,才做此判斷,并非本愿。如果說這才是正確的應該選擇的道路,那么回到 05 年,我想,我根本不會千里迢迢一個人到杭州,從頭做這件事。

  所以,在 2010 年,你讓我從整件事情中解脫出來。即使我有萬般不愿意,內心還是接受的。顧,今天提出辭職,并非源于此事。當時我若沖動,大可拍案而起,一走了之。希望妥善安置原來手下兄弟只是讓我沒這么做的很小的一部分原因罷了。

  又過一年,我零零散散做著一些細碎工作,總的來說,心情是挺放松的。回顧比較前之幾年。我才發現過去五年干的確實很緊張,只是當初自己不肯承認或是沒有察覺罷了。現在,我可以真正去想,我想要的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想了這么久,很難說有什么結論。不過這幾個月來,身邊的一些朋友的確給了我不少啟示。

  吾攀巖巖友,可以在 40 歲之前,激流勇退,把做的很好的事業放下,完全退休,周游世界。間隙之間回到杭州時,還把心力放在普及攀巖運動上。花上時間去野外開線,組織活動,教導新人等等。我并不是說,我有他那樣熱愛這項運動,只是說,可以放下責任和包袱做自己所愛之事,原來是可以很簡單的。

  我現在的經濟條件不比他退休時那么好,可也算寬裕了。相比之下,原來手下的同事,卻也可以想明白:把廣州的工作辭掉。專心一個人研究 iOS 開發。他打算做點有趣的 app 。如此行事,頗有我 10 年前的作風。我也不像他那樣一心想做款好軟件供世人使用。但他畢竟沒有我現在的積蓄,卻和我當年一樣,不去考慮將來的生活基礎而一意單干。我又如何就辦不到了呢?

  我大概之愿望,只是在自己身心自由的前提下。靜靜的發覺自己想做點什么,隨自己所愿,研究一些為之好奇之事。把感悟記下,分享給所有的人。我從社會所取甚多了,本無所欲聚為己有。不想成就大事業,無需豐厚的經濟回報。僅求修身平心。把我所知反饋回社會。如果自己有興趣之處無論以何種方式幫助到人,都是好的。在這個過程中,方能找到自己真正所求。

  這些無需禁錮在網易之內,也與公司理念相去較遠了。往日與公司共同發展,獲得公平且豐厚之回報,可以讓我在之后若干年輕松去實踐想法,我以為是很好的。

  有幸現在手頭沒固定工作,和其他任何項目也無牽連。之前諸位兄弟,該離開的已經離開,留下的都適應了目前的工作。正是我提出離開的最佳時機。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以朋友之角度,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之所想,不必挽留。如果我日后為生活所迫,需要新的一份固定工作,我想網易依舊是最佳選擇。而且我也相信我在各方面的不斷積累,仍可以為公司所用。



相關新聞:

  據悉,陳偉安此前在網易負責《魔獸世界》、《星際爭霸2》等多款游戲產品運營,在其主導下《魔獸世界》資料片《大災變》、《巫妖王之怒》相繼獲得審批,并且陳在網易獲得《魔獸世界》大陸運營權的過程中作出過重要貢獻。

  最新財報顯示,網易2011年第二季度在線游戲服務收入達16億元,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別為14億元和12億元。丁磊在財報中表示,網易游戲增長得益于自主研發游戲包括《夢幻西游Online》、《倩女幽魂》、《大話西游 Online II 》、《天下貳》和《大唐無雙》,以及《魔獸世界》收入的持續增長。

  在接受連線的時候陳偉安對記者表示,自己確實有籌建新游戲公司的打算,不過他否認了業界傳聞的關于網易杭州研究中心總監吳云洋和COO詹鐘暉的離職和自己有關的消息,另外關于離職的具體原因他表示暫時不方便透露。





報道:

  本周一凌晨,有業內人士爆料稱網易杭州研究中心總監吳云洋(云風)離職,并且他將與在今年5月份離職的網易首席運營官詹鐘暉(叮當)一起組建新團隊,據悉吳云洋是網易《大話西游》、《夢幻西游》、《網易泡泡游戲》等自主研發項目的主力開發者。


吳云洋(云風)

  另外傳聞與吳云洋一起創業的詹鐘暉于2001年4月加入在線游戲事業部,曾担任在線游戲事業部高級副總裁,專注于在線游戲業務。2006年5月,詹鐘暉被任命為網易聯合首席運營官,2009年3月,詹鐘暉担任網易首席運營官。

  截止發稿,網易尚未就此事發表任何言論,但是不少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此事為真,那么中國游戲產業或會多出一支有實力的研發力量。

2013-04-24 00: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