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馬云斯坦福講話實錄:感恩時代造就自己
馬云斯坦福講話實錄:感恩時代造就自己
馬云     阅读简体中文版

 
馬云在斯坦福大學參加對話硅谷精英活動馬云在斯坦福大學參加對話硅谷精英活動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7日上午消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馬云周六在美國加州斯坦福大學參加“對話硅谷精英”活動。此次活動的主要目的是吸引更多海外人才回國加入阿里巴巴。這是馬云在辭任CEO之前最后一次公開演說。5月10日,馬云將辭去阿里巴巴CEO職位,留任董事局主席一職。

  馬云此次演講以“感恩”為基調,稱沒有硅谷就不會有阿里巴巴。他在講話中回顧了自己創辦阿里巴巴的心路歷程,認為是時代和團隊造就了自己的成功;更稱自己是個完全不懂技術的CEO,所以敬仰、尊重和敬畏技術人才。馬云還鼓勵在海外學習工作的中國人才回國工作,認為不斷變化的中國社會帶來了更多的發展機會。

  以下為演講實錄:

  馬云:我是昨天在洛杉磯參加大自然保護協會(TMC)會議,今天(這次活動)可能是我在當CEO沒幾天了,離職之前最后一次,我覺得非常有意義。剛才坐在下面在想,沒有硅谷,可能就沒有阿里巴巴,還有這里的老朋友,我們很多朋友都相處了十多年了。

  我自己坐在下面在想,這真是很有意思的時代,王堅剛剛在講我那個的故事,這是真實的故事。記得在96年、95年,我是晚上騎著自行車上班,在杭州文二街。看到幾個人在偷窨井蓋,我也沒有什么武功,一看人家個子那么大,我看打不過人家,我就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找人,看有沒有警察。大概五分鐘以后,沒找到警察,因為我腦子想到那個窨井蓋,前幾天有個孩子掉進窨井蓋里,在窨井里淹死掉了。

  我覺得影響還是不小的,我回過去,騎著自行車,人還跨在自行車上,大說你們把它抬回去,他們幾個人看著我一眼,我估計這個時候他們沖過來,我要跑。但是我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我還是說你們給它抬回去,這個時候突然來個人,你說什么,突然有人幫忙,我說他們在偷窨井蓋,必須給它拿回來。我聊著很激動,后來才發現邊上有攝像機,他們(電視臺)在做測試。那天晚上據說我是杭州唯一一個通過這個測試的人。(全場大笑)

  我想想這個還是蠻有意思的事情,有的時候世界上發生變化,如果你自己不采取一點小小的行動,這個變化跟你沒關系。如果你參加一點行動,你就可能是這個變化的受益者。所以那天,后來他們拍了以后,放出來的結果,杭州電視臺放了,現在這個片子還找得到,放出來的結果,所有人說馬云看起來像壞人。(全場笑)那是第一次上電視臺,沒經驗。第二次上電視臺,現在外面好像有部片子,第一次上中央電視臺節目,是東方時空叫《老百姓的故事》,我是一家家跑國家部委,希望他們用互聯網,被拒絕了。那個片子拍完以后,現在那個人已經過世了,是東方時空的制片人,在審片的時候導演講,這個片子不能用,第一互聯網很敏感,第二馬云看上去像個壞人,所以不能用。(全場大笑)

  這么多年來,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說過我能干,說過我聰明,說過馬云你有一天會做成什么事,但我真覺得很好奇,居然可以走那么多年,而且居然還活著。我從1995年年初,1994年底就開始做互聯網,比瀛海威早半年,中國做互聯網應該是第一。當初在北京中關村寫著“中國人離高速公路有多遠”這個牌子的時候,其實我已經創業啊了半年,我去看了看,他在北京創業的時候什么大樓里,當然有錢,我們那個時候才五萬塊錢。跟他聊了半小時,我覺得互聯網第一一定有希望,但是希望一定不在他身上,因為我覺得如果死,他一定比我死得早,我只要成為死是最后那一個,我覺得有機會。

  稀里糊涂走了那么多年,我是覺得感恩這個時代,感恩互聯網,感恩這個路上很多很多的朋友,但特別感恩的是硅谷給了我很多啟發。95年在中國做互聯網的時候,所有人認為你是騙子,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當然我是說不清楚自己在說什么,因為我不懂計算機,完全不懂技術,但是每次到這里來,感覺到周末,所有停車場里,車都堆滿,每次晚上回去,都堵車,甚至周末你在所有的大樓看見的全都是燈光通明,跟人家講,每個人眼里充滿了未來的遐想。所以回到中國,總覺得哎呀,人家在干那么多,我們應該弄點什么,最后做互聯網。

  以至于感激越來越大,我記得第一次去哈佛講,那個時候還以為自己很成功,哈佛請我去講,去哈佛,肯定很成功了。所以我第一次在哈佛比這個場地還大的地方講為什么在中國互聯網,我們活下來,2001年講活下來,現在想好幼稚,無知者無畏,講三個原因為什么活下來,三個原因真有道理。第一個我們沒有錢,第二個我們不懂技術,第三個我們從來不規劃。當然那個時候哈佛的教授聽了很生氣,學生聽了很高興。那個演講我估計有錄像,我還沒說另一件事情,我申請哈佛都被拒絕掉了。第二個活下來是真的,因為沒有錢,我們真的沒有錢,那個時候做互聯網,我一直當老師出身的,后來去自己創業,然后在外經貿部工作,也是拿了四千塊錢工資,那算是臨時工。

  開始創業的時候只有5萬塊錢,我們花任何一分錢都可能會死掉,我的競爭對手各個比我強。我后來明白一個道理,很多創業者死掉,而是因為太多的錢,因為你覺得用錢去解決問題的時候,你的問題就來了。我認為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錢只是去解決問題的一個重要的手段而已。所以很多人說我有錢,我可以干這個。這天開始就是失敗開始。

  到今天為止,阿里巴巴可能是中國互聯網,也是全世界互聯網現金儲備算比較多的公司,我們依舊保持這樣的風格,我們希望我們應該懂得,我很多年前講過,一家公司的錢就像一個國家的軍隊,不能輕易動,但是一旦要動,必須得嚴。錢不能亂花,以為有錢就解決問題。第二我們沒有技術,我不懂技術,我真不懂技術。我到今天為止,還不明白coding是怎么回事,我到今天為止,還是不懂互聯網到底技術怎么搞出來,不懂技術不等于你不尊重技術。在阿里里面可能技術人員跟我吵架,我覺得唯一14年中沒有吵架,沒法吵,我們沒法吵架,我覺得阿里來講悲劇是CEO完全不懂技術,最幸運的事也是CEO不懂技術,如果CEO很懂技術,天天坐在你邊上,你肯定干不好,因為我不知道怎么干,所以我很敬仰著看著他們。

  到今天為止,我對我們公司工程師非常敬仰,因為沒有一條代碼是我寫的是我檢查,但是今天它影響了成千上萬的人,我覺得是他們,把我們的空想變成了現實。我真的非常尊重,是工程師你們改變了這個世界,所以工程師在我們公司里,一直以來,所有人認為阿里巴巴是沒技術的,原因是我不懂技術,實際上我們公司工程師受了很多委屈,但是我覺得也有人問過我這句話,馬云你不懂技術,我說王石你是房地產公司,你會造房子嗎?

  那不是一個概念,外行是可以領導內行,關鍵是尊重內行,因為不懂技術,我變成公司里面技術產品的唯一一個檢測者,我能檢測這個東西管用不管用,因為80%的人跟我是一樣,我們敬畏技術,我們害怕技術,只要管用就行。如果馬云說不會用,這個事再好,也瞎掰。前提阿里巴巴的產品,我們幫助中小企業做電子商務,如果好復雜,要看說明書,根本沒法活下來。所以我那個時候是產品測試員。

  其中的原因我為什么退休,我現在連測試都不會測試了,真是發展太快了。我相信更多的年輕人測試也干得比我好,你干嘛還當這個CEO,我真的老了。不懂技術,尊重技術,欣賞技術,敬畏技術,特別是技術重要,但是技術背后的那些人顯得更為重要,因為沒有信仰,技術只是工具,如果有利用的人,這些技術就變成生產力,就變成創新,變成影響社會。所以我們不懂技術。我有另外的心態,我相信中國、世界不缺技術,缺的是對技術的欣賞,對技術的敬畏。

  第三個,我們沒有計劃。我真的沒有寫過商業計劃,就一次在硅谷,回國去,就寫了一個商業計劃,被一個風險投資說NO,你得給我寫份正式的,從那開始沒有寫過,因為95年、96年、97年,讓你寫互聯網的商業計劃,要么你在欺騙投資者,要么你在欺騙自己,你根本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有些風險投資讓你寫得很詳細的商業計劃,怎么可能?我自己都不知道,找斯坦福的MBA可以寫這么漂亮的(計劃)管用嗎?

  不管用,用行動寫出來管用。我后來是計劃不要寫,我們人生就是計劃,慢慢地執行。擁抱變化,變化是最好的計劃,但是你自己不要丟掉你自己的方向感。我們這么多年來堅持的這些,但是今天,我要告訴大家,很多人聽話聽一半,我在哈佛說,I never plan,但是沒有說我們 never plan。我們所有公司其他人有很好的plan。

  我從沒想過馬云會有今天,我從未想過阿里巴巴會有今天,更沒想到淘寶有今天,支付寶有今天,我更沒想過中國互聯網有今天,真心實話,今天把馬云的財產99.9999%拿走,我覺得都拿走,剩下0.0001%,對我來說也是很多。因為我這個人是沒有機會成功。做阿里巴巴,我們會有追求,但是我沒想過會這么大,遠遠超過我的想象。所以我在想,為什么?我們為什么有今天,其實我們處在很好的時代,盡管今天這個時代很有意思,這個時代是抱怨最多的時代,我們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個時代沒有人是歡樂的在中國,在世界上可能也差不了多少,你比一比會好很多,跑到美國,你覺得美國這不對,那不對,中國更好。

  在中國,這不對,那不對,美國更好。在中國是政府不相信人民,人民不相信政府,媒體不相信老百姓,老百姓不相信美國。在美國也是這樣,窮人不高興,富人也不高興。為什么?我們處在變革的時代。前30年中國經濟的發展,我也相信鄧小平30多年以前下這個決定,也沒有想過中國會變成這個樣子。30年以前的企業家根本沒有想到今天他們還居然能夠這個樣子,中國會這個樣子,現在中國已經發生了驚訝的變化,30年前的中國比今年的北朝鮮好不到哪去。更糟糕。但是這30年發生的變化。這30年我們也沒有想到經濟這么快,這30年沒有想到環境搞到破壞,沒有想到人變得那么浮躁,沒有想到人永遠,有錢的人開始希望更好,沒錢的人希望更有錢,未來30年中國也處在變化的30年了。

  但是任何一種時代的變化,任何社會的矛盾,都是年輕人的機會,如果不變化,在座的人你們一點機會都沒有,如果不變化,工業時代將走下去,人家就論資排輩,輪不到你什么機會。只有變化才是年輕人的機會。我這個人性格之中喜歡挑戰變化,我爸從小希望我專注一樣東西,但是我永遠沒專注過,我認為不專注就是最大的專注。寫書法,我是甲骨文式的書法,我是自己自成一套,因為我實在太難看,我的字寫得畫畫一樣,因為正規的寫法永遠寫不過別人,就畫畫,畫畫可以。原因是什么?我們必須適應變化的時代,你不變化一定死,沒機會,你變化了也許有機會。所以我是感謝這個了不起的時代。

  我們有時候很后悔,男生小時候總是想我怎么沒生在戰爭年代,那個年代我可能是將軍,那我能干什么。其實想想看,戰爭真好嗎?這個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戰爭,但是我們今天可以不通過戰爭,通過經濟的發展,中國自己的創新,你就可以影響一個時代,影響一個社會,今天你可以不當總理,不當部長,不當省長,你可以影響成千上萬,一個小小的軟件,小小的功能,小小的idea,只要你真心認同這個idea去做的時候,這個世界就會發生變化,這是很有意思。

  所以我對創意其中有一個想法,假如馬云能夠成功,80%的年輕人都能成功。我是真想證明這一點,小學我讀了七年,真的,因為我們小學太差,沒中學要我們,多讀了一年,杭州有個中學只成立了一年,叫千水中學,可能歷史上都沒有這個名字,有一年我們學校畢業出去,沒人要,老師說學校就變成中學吧。我高考考了三次,很多人都知道。斯坦福,我連想都不敢想。走到今天為止,我們覺得有的時候自己努力,生活在一個好時代,加上一些好的朋友,加上一些好的機會,運氣非常重要,沒有運氣,你做不了這項。

  但是運氣怎么來的?是走著走著,運氣自然會來,運氣很有意思,運氣就像種在外面,每個人這個世界上運氣和財富,有人相信上帝,有人說那人這一輩子注定的,你能掙多少錢,你超過這個錢,你這一輩子掙一百萬,你超過兩百萬,你就要倒霉開始了,別人運氣就有五個,你有第七個,你倒霉就開始了。如果你運氣多的時候,把它分享給別人,種在別人這,這個運氣就像今天種下去的豆子,有一天會長出來,你再有可能多一點。

  阿里從第一天起,我們真有這個想法,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我們就想幫助創業者,沒什么,因為我自己創業太累了,真累,沒想過,每一天都在担心有錢嗎,每一天都想自己有沒有客戶來買我們的產品,這比親爹還親。知道小企業太辛苦,尤其是在中國,當然全世界小企業都辛苦,中國最辛苦一點。所以我們覺得今天如果用互聯網的技術能夠幫助這些小企業成功,互聯網是有機會幫助小的idea變成現實,沒有互聯網技術,哪來的谷歌,哪來的雅虎,哪來的facebook,哪來的騰訊。

  今天如果把這種技術能夠變成每個小餐飲老板,把它變成每個人有小的idea的東西,到今天,阿里巴巴什么幫助小企業,你們都變成淘寶,變成了消費者,我在離開杭州,到美國來之前,我跟公司管理層再度強調,阿里巴巴不是一家消費者的公司,我們第一天的使命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我們做消費者知道小企業需要消費者,如果你要成為一家消費者公司,我個人覺得阿里巴巴的DNA并不是很好。

  這世界變化多快,你很難了解消費者真正的需求,我們的小企業更了解他們的客戶需求,所以我們做一切的努力,我們所有的策略是讓他們用技術去幫助無數的小企業更強大,更適應未來消費者市場的變化。我們希望那些小企業能夠用技術跟大公司抗衡,原先大公司有錢,有影響力,有關系,我們希望每個年輕人只要你有idea,你不需要有關系,只要愿意努力,你都有機會能夠成功。

  我們說的容易,馬云能夠成功,大家都能成規,但是你真的要給大家成功的機會。今天很多年輕人動不動爬到屋頂上,說要政治體制改革,改革了就有機會。其實跟你們真沒關系,我說這個話絕對有人批評,馬云你怎么不講政治體制,你們改不了它,改了又怎么樣。而且說這些話的人,絕大多數都有外國護照,是說跑就跑。把自己的夢想變成社會的夢想,國家的夢想,有的時候國家的夢想很成功,但是跟你有關系嗎?也未必,讓每個人夢想的成功,這個社會的夢想才會成功。

  所以我們希望,我們這輩子這代人,我們應該講阿里巴巴跟誰在競爭,以前說跟ebay競爭,跟雅虎競爭,我們到處競爭,后來發現我們在跟上一代人在競爭,和未來在競爭。我們這些人怎么看待未來,我們希望社會怎么樣,我們希望我們關心、幫助的人變成怎么樣,如果你這么去做,這個世界可能會走得更好。

  有的時候活動是政治家干的,絕大多數活動是企業家干的,是年輕人干的,所以我們現在假設阿里能夠在進步過程中,做出我們能做的事情,更為現實,你不管有多大的理想,自己能干是最關鍵,自己能做好,所以阿里巴巴變成這家公司,今天的夢想還是這樣,我們要做市場,如果從商業來講,從理想來講,希望社會進步,從商業來講,今天這個市場太大了,中國有無數的小企業,美國有無數的小企業,非洲有無數的小企業,只要有小企業的地方,我們會有機會。第二,如果沒有小企業,我們把大企業搞小。(全場大笑)

  這世界未來,工業時代是靠規模取勝,信息時代,數據時代是靠創新取勝,靠個性化取勝。大數據會直接把大企業搞小,搞慘搞破,把小企業搞靈活。那是個性化的時代。所以我覺得我很高興我們活在這個時代。我們公司很奇怪,從多年開始到現在為止,所有我參加的活動,我們公司內部的活動,我們都有記錄,都有DVD錄在那里,以備失敗了被人家當案例查,成功了也被人家覺得當時這個決定怎么做,我說過很多話,阿里巴巴可能會失敗,但是走阿里巴巴這條路的人一定會成功,我們失敗,可能我們不聰明,我們沒有變化或者我們變化錯誤,但是有人走這條路,一定會有成功,會幫助無數的小企業。

  人家說你幫助小企業,怎么去搞金融呢?我告訴大家,阿里做阿里小微金融,我們真的不是去掙這個錢,中國不缺銀行,中國有的是銀行,而且銀行個個都很大,但是我今天,我記得剛剛成了一家公司,叫海博翻譯社,為了三五萬塊錢的貸款,我把我們店里所有的東西拿去抵押,還托了很多關系,可是還拿不到錢,今天如果說我們能用技術,讓無數的小企業不用担保,不用抵押,憑信用就可以貸款,讓信用等于財富,這是我們阿里經營的使命,這個社會人們點點滴滴的行為都變成信用的時候,而這些信用都變成財富的時候,社會才走向正能量。

  剛才講一塊錢貸款,一塊錢是什么?我信任你,我相信我們公司很多同事說乞丐也可以貸款,為什么乞丐不可以貸款,只要從今天開始,我愿意注重信用,但是你真做這個,你背后是需要大量的技術,大量的思考,大量的人力在里面去支持它。所以今天很有意思,以前改變世界需要用槍火、炮火,今天改變世界是用想法加技術,技術是可以改變很多人的生活。我最得意的事情是我去吃飯,有人過來說,有人幫你買單。我在一個酒店門口坐車,過來一個小伙子給我打開門,說謝謝馬云,我在這里打工,我老婆開了一個淘寶店,掙的錢比我多。我吃飽飯,有人過來遞雪茄,謝謝你,在淘寶阿里上賺了不少錢。盡管我覺得很內疚,我啥也沒干,我只是帶著大家伙往前沖。

  這是很有意思的時代。所以阿里也好,希望能夠做這樣。像他們一樣,無數的公司前赴后繼,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人的生活。中國和世界一樣,未來30年,我相信世界動蕩變革激蕩的30年,大家有真正的想法去做的時候,我相信在這個動蕩變化的過程中,這是年輕人的時代。

  我今天到這里來,就想感恩,第一個人我感恩硅谷,我感恩每天晚上的路燈,感恩這個交通堵塞,剛才說杭州交通差。人總會找到解決方案,只是不是今天,如果你真想去解決,總會有一些方法,我看到硅谷餐廳里聊天,半夜在談的人,沒有這些人的鼓勵和堅毅,就不會有我們今天。所以阿里到目前為止發展的不錯,我們到美國來,我們會到美國來,我們希望加大這里的投資,不是要和誰競爭,我們還很感恩,沒有這里,因為這個火花,美國的夢想在這里不僅僅點燃了美國人,也幫助無數中國人,在中國有無數的美國天使,而我感恩,這個世界上有的時候硅谷這個地方給了多種,但有些火種放在硅谷點,可能會點大,但是有那么多競爭,可能火點不大,那就點到杭州去。

  有的時候雅虎這個交易,很多人說馬云你這個雅虎中國買的真的不是時候,買的那么貴我覺得一點不貴,重新來過,我還會買。真心話。有的人或者很多時候,我馬云做事,為自己的錯誤掩蓋,但雅虎中國,雅虎對我來講,我們只是沒有想辦成傳統一樣,買家公司進來以后,他越來越大地發展。我們只是把雅虎吃了,消化了。沒有雅虎這個交易,沒有工程師的思考,沒有雅虎當時的思想,就不可能擠到廣告平臺。因為這個東西,我那個時候放在搜索引擎,放在雅虎中國這個子宮里太小,必須放在淘寶的子宮里才能長大。今天很多的idea,中國有巨大的市場,市場不可想象淘寶一天有一億多的消費者沖進來,有半個美國人沖進來買你的東西,你能想象中國內三四線城市巨大的成長,你有沒有想過在這里很多担心,這個担心你沒跨過河總是担心,跨過去總是跨過去了。

  我們希望在美國多做點事情,不僅僅是為了競爭,有的時候競爭是商業的必須,如果害怕競爭,你就不要做商業,做商業怎么可能,做企業不要害怕競爭。所以我們覺得我們到美國來,我們希望我們能夠為美國中小企業做些什么事情。我們希望為這兒的火能夠點得更燃一點,能夠這些火,老毛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把創新的idea在全世界鋪開,這才是我們。今天在座的工程師,如果你們能夠有一天希望做這個事,希望做件不同的事情,也許中國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我不是今天講這個話,我是替大家講這個話,我后來選擇在一個變化的地方,才是我發展的地方。歡迎大家來阿里巴巴。在這里工作也可以,杭州工作也歡迎,北京也可以。

  第二個,我們敬畏技術,我們敬畏未來的發展,如果我們已經夠運氣了,對阿里來講,我們夠運氣了。今天我們需要把這些運氣種到更多的人身上去,種到更多的地方去,因為只有這樣,人不能太貪,我們已經得到了超越我們所有的東西,今天我們是很辛苦,但是我們還是超越了,遠遠超越。所以我們希望更多的人來。未來的時代是變化多端,如果你今天想試一試或者想去戰場上試一試,在新的地方嘗試新的嘗試方法,對于年輕人晚上想想千條路,早上起來走原路。我跟很多朋友以前都講過,明天跟我出發去創業的,今天晚上一想哎呀,不太好,我要等明年。去年我去見到他,后面的臉都是青的。當然,沒有人能有保證是贏,當然也沒有人能保證都是失敗,很多人都保證我會失敗。所以我不太想說聽天有命,但是這輩子去努力一下,去嘗試一下,去嘗試改變,沒有什么壞事。

  謝謝大家,大家有什么問題我們交流一下。

  主持人:謝謝馬總的精彩發言。馬總的演講我聽了13年,每一次還是那么心潮澎湃,每次都能學到新的靈感。我們在注冊的時候搜集了一些問題,其中有一個問題,我自己來問一下,想讓馬總回答一下。中國經濟發展越來越快,可否談談現在回到中國的人才在未來十年的發展的機會。

  馬云:講真話,很好,講假話,也很好。我相信全世界機會都很好,未來十年。但是中國變化的十年會特別大,今天中國的機會會在于內需的市場在發生變化,需求在發生變化,原先中國人基本上是賣東西,現在中國人開始自己消費東西,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第二個互聯網在前十幾年的發展是一個中國很多東西在發生變化,社會、生活、制造,大家都在發生變化。所以這種變化過程中,海歸人員回去,只要你愿意改變自己,適應當地的,一定有機會。我一直覺得海歸要淡水養殖,土鱉要海里放養。海歸在海外沒有機會,土鱉在國內也沒有機會,必須要放養,基因變動變動。

  主持人:我們現在就開始讓聽眾提問題。

  提問:馬老師您好,像您的口才和多年的創業經歷閱歷,如果您將來不回到高校,來跟各位學生分享,太可惜了。我想問的是有沒有可能到我們浙大管理學院?分享一下您多年的創業經歷。這不是我個人的想法,我剛請示了我們院長。

  馬云:最近我們提出教育改革,假設如果能夠做點事情,對中國教育體制改革的東西我還有興趣。換句話說,去學校里少說話,人家也煩,臺上的人也煩,臺下的人也煩,我們喝酒吹牛有可能,如果真到學校東講西講,除非我們是同類人大家聊聊天,有的時候年輕人沒有一種經歷,很難講。我記得有一次我到北大去講,學生聽得很高興,以為我們在講單口相聲。有幾個創業過的眼淚嘩嘩都下來。共鳴的人幫助很大,所以管理學院,最主要是我們人心的管理,如果有經歷,講起來更多。我們以后會多在創業群體里多混混,我們因為都吃過很多苦的人,不像祥林嫂一樣,講的故事都一樣。學生先去在市場上混兩年回來,我們可能交流可能會好一點,我會考慮,謝謝你!

  提問:我在國內干了20年,這一年在斯坦福做訪問學者。前兩天讓我參加巴菲特的股東會,我沒去,巴菲特跟我們沒什么關系,我們看看中國能不能出巴菲特。你們看能不能出巴菲特。我的問題是巴菲特從一個保險公司開始,最大的成功在于如何利用好保險公司的現金流,做好投資。就你剛才談到的問題,現在阿里巴巴也成為現金儲量非常大的公司,這些錢怎么用好?能不能也能夠像巴菲特那樣成為能夠用好現金的公司。剛才說的阿里小貸,這可能是用好現金的重要方向,就這個問題想聽聽您的看法,也希望這個問題您回答好了,成為中國的巴菲特。

  馬云:這個問題我來回答。謝謝你的問題,中國有沒有巴菲特?巴菲特是時代的奇跡,要想誕生奇跡,是很累的,有的時候是一個結果,我們這些人第一我本來沒想過當巴菲特,當不了巴菲特。但是這是一個好問題,首先我們的錢是哪里來,我仔細想過,我太太是多年前剛創業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窮得一塌糊涂,我跟太太說,你希望你老公成為中國首富,還是希望成為真正做企業的人,我老婆二話沒說,當然要受尊重。那句話對我影響很大,到今天為止,我都沒有想過當杭州的首富。因為當時太累了,什么叫首富?你有一百萬人民幣的時候,一百萬美金的時候,這個錢是你的,你有幸福感,你有二千萬美金的時候,一千萬美金的時候,你感到麻煩,怕人民幣貶值,美元降值,就投資,結果都失敗或者担心失敗。這就是不幸福。

  你有一兩個億,十個億以上,你覺得錢是你的時候,這不是你的錢,是別人給你的,是社會給你的,這是對你的信任,你可能干得夠好。我想明白,阿里巴巴養這樣的公司,騰訊也好,阿里也好,谷歌也好,微軟也好,他們有那么多現金,是社會相信你們這些人拿的這些錢,投資的效率比別人高,創業的機會比別人大。所以我自己覺得阿里這些錢拿來以后,我不知道做不做得到,我的想法是咱們得把錢花出去。因為我們不花,別人會替我們花,那些混蛋會替我們花。銀行拿你的錢去替你花,我們來干,怎么干?還沒想好,但是我們肯定要干一干。多做一些投資,多幫一些別人,我投也會失敗,人家投也會失敗,為什么這個失敗不留給我們,不留給我們自己公司?最倒楣是趙本山說的,你死了錢還在,別人在花。所以我覺得我們要活著的時候,我腦子還不錯的時候,不做CEO,該去花花錢,這個花是去替社會去花,去替信任你的人去花,只要這樣做,至于那能不能成為巴菲特,太難了,這么多錢,我跟巴菲特比,我可以跟蓋茨比誰退休退得早,我比他早幾年。巴菲特是靠錢,我們是靠人,靠組織,靠互聯網,完全不同的領域,不同的玩法,跟喬丹打球,一點意思都沒有,要跟他下圍棋。

  提問:你以前也是學術界的,我想問一下阿里巴巴對學術界的支持,我本人在學術界當老師,我的科研和教學是用數據分析,技術方面我們都是有,但是在學術界,我們沒有任何數據。阿里巴巴作為平臺,有很多數據,從學術界可以分享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對科研和教學,你講一講阿里巴巴在中國和在全球怎么樣支持學術,作為我個人來講,我本人想做這方面的研究,這就是我的領域,有什么樣的機會去落實?

  馬云:我們這兒有幾個同事,王堅都在,一會把你的名片給我們留下,數據時代和信息時代重大的差異,信息時代、數據是拿來分析的,數據是拿來分享,所以我覺得我們的數據只要保證安全,保證隱私的情況下,讓更多的人拿去對社會有貢獻,這才是我們的貢獻。但是關于安全和隱私的問題,這是很復雜的問題。你剛才講,阿里巴巴對學術,我們自己覺得我們在學術方面可能支持的不是太多,換句話說,我原先講阿里巴巴作為一家公司,我們做到今天,我們對社會的貢獻,對社會進步的貢獻,如果這個企業,這個生態系統能夠對社會字貢獻,我們做得太少,所以我們以后對學術方面會有支持,盡管我們也參與了很多,包括學術的探討,學術學校里的投入,今后可能會做得更多一點。當然有時候一下子造成學術很宏觀,我們聽得很糊涂,就像諾貝爾經濟學家他們講話,我一句也聽不懂,他們可能支持的不是我們,國內很多經濟學家講話,我都聽得懂,可能技術是錯的。太學術,可能對企業來講,發展有點累,但是我們慢慢來,我聽見你的建議。

  提問:第一次聽你的演講,也第一次看到你非常有感染力,影響力上升。我自己也是做移動方面的,做了十多年,創業也有五年了。我的問題可能是跟移動方面有點關系,因為看到你最近做阿里云,我就想知道你們在戰略上是怎么想的,好像稍微跳了一些,這里有什么想法嗎?

  馬云:無線是PC互聯網最大的挑戰,也是互聯網最大的支持。我們這些人很多人沒搞清楚PC互聯網是怎么回事,就已經進入移動互聯網,而且移動互聯網一定是不一樣的方向,我們為什么很多傳統企業在PC互聯網時代,從傳統行業看PC。今天我們PC互聯網面臨巨大的挑戰,我們看移動,和PC看移動,我們這些人看互聯網,是從互聯網角度看傳統行業,無線互聯網是從無線角度看互聯網,對全球所有互聯網公司來講都是巨大的挑戰,誰變化了自己。第二,在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機會,比PC互聯網還要大。中國的三四線城市,中國的農村跨越PC時代,每一臺手機,它已經把PC代替了。我個人覺得手機將來會成為數據消費器,它真正改變了是生活方式,如果PC改變了我們工作方式,生產制造方式,無線互聯網是生活方式的變革,中國未來會因為無線互聯網而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所以這個,我們都很關注,我們其實三四年以前,我們最開始,公司內部做了討論,做了很多部署,我們從OS,從數據做了很多工作。今天來講,中國在無線互聯網上的應用還比較不算很豐富,但是有很了不起的,像騰訊做的微信,這是應用層面,我們會層出不窮。但是在基礎投資上面,在數據,在計算,這方面,我覺得阿里在這兒投資的更多,我們希望是建立一個平臺,還像淘寶一樣,我們自己不賣貨,我們幫助那些有應用的人賣貨,所以我們今天在OS,在數據層面,在平臺上面,大量投入,去支持那些能夠得到更多的數據支持,技術支持,這方面的人才和市場上的支持,這是我們的策略。騰訊可能不一樣,它有微信以后,等于自己家開了大店,那也很好。我也希望無數在淘寶三四百萬,大家打的方向不一樣。

  提問:5月11號之后,如果您看到阿里巴巴集團路的前方有一個大坑沒有井蓋,您又覺得可能跨不過去,但是您的下一任CEO覺得可以跨過去,您會提醒他沒井蓋甚至把他拉回來?

  馬云:5月11號以后要從12點,前面有個坑,也許我眼睛花了,你要跳,就跳吧。兵權已經在人家手上,你還得搶他的手,你要信任,何為信,何為任,信和任是兩個概念,一我信你,我不認你,我任你,以前講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現在要講究用人要疑,疑人要用,信任是結合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和用人要疑,疑人要用這四個。我是信任的,因為我們這個年齡跨不過去,說不定他能跨過去。所以有人跟我講,無線沒希望,因為字太小,我說,你看著小,年輕人看著很大。年輕人比我們厲害,你東担心,西担心,不要跳你要摔死,你要摔死,年輕人不會摔死。

  連續提問:馬老師您好,我看過一個紀錄片,講的是揚子江的巨鱷,說的你是當年帶領淘寶把eBay趕出中國的英雄事跡,現在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快十年了,我們重新回過頭看十年前的鏖戰,你覺得淘寶把eBay易趣趕出中國的勝利的秘訣在哪里,揚子江的巨鄂在大牌里,應該怎么打法呢?

  馬云:感謝大家,不好意思,你們先坐一會。阿里有一點好處,因為我在公司里嘮叨不少,所以他們跟我講話都差不了多少,雖然我還沒有退休,把他們煩死,煩到所有講話走路都跟我差不多。第一個問題是關于揚子江的巨鱷,第一不是我們打跑,是他們自己的策略,那場稱之為鏖戰,我們自己是不知道,比堂吉訶德還可怕,那個目標很大,大概20多億,帶來860億美金,我們總共湊起來三千多萬人民幣,開打。打著打著這不是鏖戰,鏖戰是兩個勢均力敵,我們是根本沒法打,但是我們把打變成一種樂趣,ebay是被樂趣搞掉,不是鏖戰打掉,ebay是自己后來嚇壞掉,真正的想法不是free,free總共是三千萬人民幣,人家是860億美金,把你free掉。

  其實中改變長期的思考,那個時候我們做出判斷,整個中國在網上購物的人,加起來是800萬人,800萬人占了90%的市場,中國將來有八千萬人,有一億八千萬互聯網上網的人,所以對電子商務的做法,你要作為長期戰略,因為我知道那種判斷,eBay輸掉,可以徹底離開中國,我馬云輸掉,連滾我們家都不敢去,必須得贏。你要想清楚,慢慢搞。我覺得這個會成為很有意思的案例學習。很多MBA喜歡把別人成功當成案例,阿里巴巴的成功,不要把阿里巴巴跟eBay戰爭的成功不要當成成功,要學習和思考,這里是所有跨國公司競爭,去任何地方思考的一個問題,我也在反思,怎么美國公司到中國全失敗了?

  以為中國好,是兩個概念,中國公司到美國來都不敢來。中國公司到美國來,也不會失敗,所以這是一個全世界跨國跨文化,任何都是很艱難的事,都必須積累。放棄是最容易的,可能再扛個兩三年,我們也被他們扛昏過去了。所以我們是很運氣的,eBay突然宣布徹出中國不打了。運氣當然是雅虎幫我們很大忙,10億美金,沒完沒了打下去,很多人認為打仗是靠錢,靠的是創新,直到今天為止,阿里做任何事情,思考一個問題,我們五年會不會成功,十年會不會成功,如果十年會成功,我們才干,如果明天就成功的事情,一定不要干,創業是一樣的思考。

  今天的反思,eBay和那個關于我那個時候我說我們是揚子江長江里的揚子鱷,揚子鱷其實不大,他們是海里的鯊魚,只要在長江里打仗,我們有機會。只是給士氣鼓一鼓而已。所以今天我們也沒敢多到海里跟他們打,今天在世界上的海里,你只要找到好的方法,螞蟻是可以把大象搞翻掉,如果你懂得有辦法,賭得好,還是有機會。不要看對方有多少錢,不要看對方企業有多大,搞死對手都是小企業,搞死你企業的,一定是你今天看不見,看不起,看不懂,跟得上的人,你看得見的都不是對手。他要跟我打,我不跟他打,他怎么打死我,你要跟他打,你就死掉了。其實所有的市場戰勝過程中,企業有時候做大以后,太把自己當成回事,把樂趣丟掉。

  提問:我的問題是以您的經歷在創業前夕和創業中后期,您覺得選人和用人的標準的準則應該是什么?

  馬云:回到剛才的問題,創業之前的文化和創業后面的文化,有什么區別?告訴大家沒有區別的,永遠對你所認同的事情特別感興趣的人,而不要找最懂的人,尤其在做一個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情的時候,你要找到好這口,愿意學習的人,而不是我最懂這方面的人,幾乎都瞎掰,就像中國今天有多少互聯網,特別是電子商務的專家和分析師,誰是專家,誰是分析師。這個行業才誕生幾年工夫,就出來專家。我們跟谷歌有點不一樣,谷歌喜歡世界上一流的人才,我認為世界上不存在一流的人才,世界上只有存在一流的人才一定是學習能力,謙虛,把自己當平凡的人,阿里巴巴喜歡平凡的人,無論昨天、今天、明天,你只要認為你是一個平凡的人,我就愿意學習,這是我們要的人才。因為我們做的是前人沒做過的事情,大家都一起來學習,一起來努力。

  你有個博士學位很好,這只證明你爸媽給你付了那么多學費,你要十年以后,在社會上打出來一條鱷魚,一定要記住,找到合適你的人,不要找最好的人。我們都犯過這樣的錯誤,有了錢以后,馬上找一些頂尖的某某大公司出來的,基本都完,一個拖拉機裝了一個波音747的引擎,結果拖拉機一啟動,它就完蛋。我第一個起來的電子商務,我那個時候才500萬美金,那哥們說我從來沒有做過,他第一次給我做的商業計劃是800萬美金的規模,說我從來沒有做過一千萬以下,這是誰錯,是我錯了,我們沒有找到合適的人。公司大了以后,也千萬記住。所以我們在中國找人,我是希望民營企業里的正人君子,跨國公司中的叛逆者。跨國公司都是講流程,我要找到叛逆者。民營公司都比較野,你要找正人君子,國營企業根本不要找。跨國公司你要派他到其他地方工作的時候,很多公司派到中國工作是制造快樂。我跟我的同事講,跟我不歡樂,沒關系,我每天有很多事情不快樂,我才不在乎不讓我快樂,你們只要讓同事快樂,我就快樂。這才是要點。

  提問:首先要感謝今天有這么好的機會聽免費的單口相聲,比央視春晚精彩多了,這是我第一次聽馬云演講。我作為在硅谷工作十幾年主要是工程師,中間也創業過幾次,但是總的來說,還是應該像馬云說的一樣,要回中國大陸,才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可是在中國,機會可能也有一些,比如說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可能都是很好的選擇,甚至是小的創業公司,作為像我這樣背景的工程師,您覺得阿里巴巴有什么特別不一樣的地方?

  馬云:我是覺得公司文化,我們都說過這樣的話,我們希望成為全世界最優秀文化的公司,這世界上沒有最優秀的文化,只有最好的,最適合你們這個行業和你們公司這些,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大家聚集在一起,是氣味相投。我并不認為這世界上有最好的文化,這世界上只有你們誕生出來,就像倆夫妻一樣,屬于你們兩個人最好的東西,這才是最優秀,最合適的。文化是慢慢磨合。我們阿里巴巴的公司,我們希望理想主義者,但是我們希望務實跟理想的結合,光有理想而沒有行動,就是空想,光有務實沒有理想,那走得太遠。這兩個的結合,這樣的人,平凡的人,有理想的人,腳踏實地,把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我們慢慢磨合,希望這個公司像各種各樣的動物一樣,我希望把公司變成動物園,一定要有紀錄,但是不能把記錄嚴明,有的時候你把一個公司當成農場,一群雞,一群動物,公司各種各樣的動物,美國的創新好,不是因為硅谷好,而是美國的基礎工程做得很好,在這個上面可以做很多。

  一個公司也一樣,如果你招進來的人,向往創新,會有行動,會有理想,那你們的創新,自然的人以類聚起來,剛開始是鐵板一塊,有的老板說員工從來不創新,那是因為你從來沒有設計。阿里來講,你們enjoy我們,我非常感謝,有人喜歡我們的時候,告訴我你想干嘛,我幫你干嘛。我說我不想干嘛,你想干嘛,我沒東西想干,退休了,沒退休就不想干了,你想干嘛,看看我們能不能幫你。因為今天阿里有了資源,可能是中國沒有幾家好,阿里用文化,我們公司可能是全中國最講究公司文化,我們不是最好的文化,告訴大家我們員工是注冊數,員工數過六萬,我們有兩萬四千員工不到,也就是說有將近三萬多名員工已經不在了,那是他們不對,阿里可能不對,而且阿里不對可能性大,適不適合自己,但是我們兩萬三千多名員工,我們很快樂,因為所有呆在公司里一天的員工,我們都把你工號留著,感謝你為這公司哪怕付出一個小時的時間,直到今天為止,我不知道人家公司怎么樣,今天阿里在外面的員工,我覺得是最漂亮的,真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員工生病了,外面的人說,原來退休的阿里員工,你們忙你們吧。

  因為我們真的變成很有意思的文化體系。那個時候我們招人很難招,我們那個時候2000年初的時候在街上,只要不太殘疾的人都招回來了,沒人相信互聯網,沒人相信阿里巴巴是奇怪的公司,誰相信因特網,中國沒有關系做生意,哪來的依靠,我們沒有找一個理由會活的,所以你怎么招到人,后來好的公司都被公司請去了,自己創業去了,沒人要的工人在公司,結果他們都成功了,原因是我們喜歡這個文化。

  所以公司沒有最好的文化,只有最適合你的文化,讓你的員工開心,我們創造的文化就認真生活,快樂工作,工作不要太認真,生活要認真一點。一個工作不好的人,他生活一定不好,生活好的人,往往工作不錯。所以我希望我們的同事認真地去生活,快樂地工作,工作不快樂,哪來的創新,天天老板盯上你,天天綁在哪兒怎么辦。馬云你是CEO,你說得輕松,不是制度讓你這樣,而是內心你真相信你這樣做,工作和生活一定分不開。

  如果你第一天起把工作和生活分得開,你第一天就是分裂,腦子是分裂的,在你工作這一天起,記住生活和工作永遠不可分,因為你分了,你就開始痛苦。我講的是實話,我們公司有一段四五年前在一起討論,馬云你總講生活和工作分開,你講半個小時,這個分開,那個分開,這是我講得最糟糕的一次,我說我講的是假話,因為我從來沒分開過,我們就講真話,不要想分開,有一天你不分開,自然就分開。因為你照顧到自己,又照顧到家人,又照顧朋友,又照顧了天下人。所以你先把自己家照顧好,把朋友照顧好,把同事照顧好,你才可以考慮照顧天下。

  提問:我在硅谷也是創業,我們對阿里巴巴研究的非常清楚。我問您早期創業的問題,第一個創業公司的文化,一個公司的成績跟競爭力是公司文化,我們是中國人在美國創業,阿里巴巴公司文化跟一般美國公司文化的差別。很多人在硅谷人找到答案,你早期最早的時候,你們十幾個人,最早期阿里巴巴騰飛十幾人,讓它成功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馬云:第一阿里巴巴最早期從來沒成功過,只是我們現在還活著,我只是覺得全世界誰敢担保你今天是成功的,哇塞,微軟太可怕了,還沒搞清楚,怎么拼。雅虎來了,互聯網誰不對雅虎敬畏,雅虎也有今天。這世界上變化的都不敢說,只是我們在合適的時候做了一些我們認為正確的決定。阿里有一點,可能在座所有不相信這個話,中國很多人不相信這個話,覺得馬云你太虛,使命和價值管,沒有這兩個東西,其他的都是空的。可能我們公司不敢想,在中國,我們做的任何事情,你去問一下,骨子里,他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

  盡管很多人批評我們,你們說天下沒有難做的事,我們在你們公司上運作并不好,這是兩個概念,我不能夠讓你活好,共產黨也做不到,上帝也做不到,上帝能讓全世界一樣富嗎,不可能。我們只是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圍繞我們的使命,因為所有的是使命和價值觀。對阿里來講,到今天為止,我們感恩最多的是我們堅守這些原則和底線,哪怕在最痛苦的時候,我們還是有幸福感的,甚至看到別人送了一支雪茄,我可以開心三天,盡管馬上沒有工資發,我還是很開心的,人家喜歡我們這個東西,最幸福的是什么?被人信任,公司里最幸福就是被人信任,被老板信任、同事信任、客戶信任。做人最幸福的是有新鮮的空氣,美好的水吃,沒有這些東西,基礎都沒有。對阿里來講,以前到今天,我們還活著,我們就守住這個,我最怕失去的有一天阿里巴巴失業了,五年看得到,十年看得到,你要說馬云,80年以后,或者60年以后,阿里巴巴不行了怎么辦,死就死掉,不行太好了。但是你能夠在你有生之年能夠把這個東西做下去。

  提問:對企業展望的問題,關于阿里巴巴未來是否IPO,如果有這個打算的話,你的時間軸線是什么?

  馬云:關于IPO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問題,我的答案也很簡單,IPO對我們來講不那么吸引人,我們這家公司結過婚,也離過婚,我們在阿里巴巴最初在香港上過市,如果上市是結婚,下市是離婚,我們結過婚,離過婚,我們知道什么是婚禮,什么是婚禮,婚禮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我們今天不關心什么時候辦婚禮。我們關心的是我們這個婚姻能夠多美好,能多持久,給自己,給別人帶來快樂,在這方面我們花的時間多一點,所以結婚這個儀式,在哪兒結婚,就像在哪兒辦婚禮一樣,我們最担心的是結了婚以后,婚姻成了愛情的責任。但是這些問題,我們自己覺得有點疏忽了,我們會爭取,我們想感謝所有關心支持我們的人,所有參與每一天阿里巴巴的人,因為只有這樣,這個公司才能走得久,只有這樣,這個公司才能活得有意義,謝謝大家!

  我最后也想感謝大家對阿里的支持,在中國今天這個時代,誕生了我們這批互聯網公司,很多人抱怨的東西很多,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我今天跟大家講,我從來不抱怨任何人,抱怨沒有意義,我只抱怨自己該做自己的事,該堅持的要堅持,在座的每個人,人這一輩子,你們衣食無憂了,如果你衣食有憂,你不會坐在這里。如果衣食無憂,你已經有保險,為什么不改變自己,嘗試一下,去中國,去其他公司,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為有一天,一個老頭跟我說過,死的時候,馬云,我一輩子一定會因為我沒過什么而后悔,絕對不會因為我做過什么。

  所以你們也一樣。不一定到阿里巴巴來,來了我會很高興,反正我也不是CEO,但是只要參與對社會有積極進步意義的事情,只要參與改變自己人生,所以去做,我好像還記得剛才問題里,永遠找最喜歡這個工作的人,去享受它。永遠找自己最開心的事情去做,創業的原則就兩條,做自己最開心的事,第二從最容易的做起。也有人認為自己品格是差的,說我品格不太好,我自己覺得品格進來的一般的人說我品格不太好,但是公司里會出兩個問題,年輕的HR經常把品格和性格搞混,一講話是性格的問題,他品格不太好,硬生生的。但是你相信,在一個所有的人差不多的情況下,一個品格不好的人很難呆下去,一個優秀的文化是學會淘汰。這個問題,第一我討厭品格差的人,人不會承認品格差,這個文化是慢慢篩選。

2013-05-08 08:3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