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黑客帝國》完全解析
《黑客帝國》完全解析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萬事皆有始亦有終——《The Matrix》影評之終結篇    

  一、前言

  從 Matrix I 到 Matrix III,整整四年,一對名叫沃卓斯基(導演加編劇)的兄弟給科幻電影帶來一次史無前例的沖擊,無論從思想上還是視覺效果上都超過了以往任何一部科幻電影,從來沒有一部科幻電影能夠創造這么多的 Fans 也沒有任何一部科幻電影能像 Matrix 這樣引發如此大規模的討論——討論劇情,討論主題,討論特效,討論演員,筆者絕不敢自稱 100% 的看懂了(我把看懂定義為“理解沃卓斯基兄弟眼中劇情和主題的原意”,以免就這個“看懂”一詞遭來無數的非議),但是我愿意把我所理解的 The Matrix 的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二、先來說故事

  第一集的故事還比較好懂,相信看過兩遍的人都能懂:人類的科技文明發展到某一天,機器的人工智能已經開始超越了人所能控制的范圍。于是,機器開始了挑戰人類的戰爭,結果,機器打勝了。地球上的人類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是被驅逐到地心深處一個名叫錫安(Zion)的溶洞中的地球原著民,他們繼續在跟機器進行著戰斗,試圖摧毀機器世界,重新獲得地球的主宰權;另一部分則是機器的戰利品,他們一生下來就被養在機器制造的試管中,也會生長發育,只是他們并不知道過去曾經發生的一切,他們活在機器創造的一個虛擬世界里面,完全是由程序編寫的一個虛擬世界,這個虛擬世界被錫安的人稱為 Matrix,它就像一個超級的網絡游戲;對于機器來說,這部分人類的作用是給機器提供生物電,使得機器能夠擁有必需的能源。如果說,機器只是需要這些試管人類的生物電,為什么還要花大力氣編寫 Matrix 這個網絡游戲呢?只有這些試管人的大腦不停的有活動才能產生足夠的生物電和促進機體的生長發育產生更多的生物電。另一方面,在錫安里的人不斷地想設法解救 Matrix 中的人,告知他們真相,加入反抗的隊伍中,這些被解救的人以莫非斯為代表。因為莫非斯這些人來自 Matrix,所以他們的腦袋上保留有插頭,可以重新接入 Matrix。莫非斯在 Matrix 中見到了一個有預知未來能力的人叫先知(Oracle),他告訴莫非斯,你們想戰勝機器,就必須找到一個人,他才是真正的救世主(The One)。莫非斯對此深信不疑,他找到了他認為就是救世主的那個人——尼奧(Neo),于是第一集的真正主角登場了。那么如同所有故事片一樣,有了正面人物就必須要有反面人物,第一集的反面人物就是 Matrix 中維持秩序的特工(Agent),他們不是真正的人類,他們完完全全是由機器編寫的程序,有點像防火墻或者說入侵檢測程序,特工的代表人物叫做 Smith,他們的任務是阻止莫非斯他們的解救行動并殺死他們。于是第一集就在叛軍和特工之間的戰斗中展開,與其說是戰斗不如說一場逃亡游戲,在第一集里面,觀眾們看到就是莫非斯、尼奧、崔尼悌這些叛軍們不停的逃,特工們不停的追。奔跑、跳躍成了第一集動作的主題。但是到了影片的最后,尼奧在被 Smith 殺死以后又復活了,并且具備了超能力,他看穿了 Matrix 中的一切,在他眼中,Matrix 中的物體不再是形象,而是有數字組成的矩陣。于是,莫非斯認為的救世主(The One)誕生了,特工變的根本不是尼奧的對手,尼奧鉆進 Smith 的身體中,把他撕的四分五裂。

  這就是第一集的故事,故事很精彩,效果很棒,票房極好,那一年是 1999 年,這部影片獲得了四項奧斯卡獎,影片中的眾多特效鏡頭被奉為經典。接下來有傳聞說要拍續集,于是大多數人包括我在內,都自然而然的認為就如同《終結者》《生死時速》《沉默羔羊》一樣,因為第一集的票房很好,有了這個人氣的保證,不管怎樣只要湊一個續集出來,讓這些主要人物重新登場,就一定還有票房。因此,自然而然的就猜測第二集應該講的是在尼奧這個救世主的帶領下,將 Matrix 中解救出來的人組成一支人類的強大軍隊,以錫安為后盾,與那些“八爪魚”展開戰斗,最終以人類的勝利為結束,皆大歡喜,拍成一部像《星球大戰》《獨立日》一般的戰爭史詩片。但是,當我了解到導演沃卓斯基兄弟的一些拍攝計劃以后,我開始認為我的想法過于簡單,按照網上得來的消息,Matrix II 的上映時間將是 2003 年,相隔要四年,而且還不止 Matrix II,Matrix III 也將同時拍攝,也就是說 Matrix II 和 Matrix III 幾乎同時拍攝完畢,都在 2003 年上映。沃卓斯基兄弟還告訴我們,Matrix 從來就是一個完整的故事,并不是先有了 I 再想到去拍攝 II 和 III,只不過故事太長,必須要拍攝三部才夠,

  好了,我們現在開始來說第二集的故事,在整個 Matrix 的故事中,第二集的作用是承上啟下,也是最為難懂,引起爭議和討論最多的一集,在這一集里面眾多的新人物紛紛登場,讓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故事從尼奧的一個夢開始,他夢見崔尼悌被特工用槍打中了,這一開始其實就埋下了一個伏筆,按照電影的一般慣例,這種夢最后多半會成為真實的(影片確實也是如此)。那么我不禁就要發問,既然這是在真實世界,尼奧怎么可能能夢到未來發生的事情(注意,這是科幻電影,不是指環王這樣的神話故事電影,現實世界中你說一個人夢到了未來那是封建迷信),這不符合科幻電影嚴謹的邏輯,難道導演又要在這一集里面插入一些什么奇幻電影的因素,接下來要出現什么魔法阿超自然力什么的嗎?

  接著,上一集被殺死的 Smith 又復活了,理論上并不是復活,而是升級了,在尼奧鉆入他身體的時候,Smith 獲得了尼奧的部分代碼,最終導致了 Smith 的復活(升級)。升級版的 Smith 不再是一個普通的特工,他變得更加強大,而且不受 Matrix 的控制,可以將自己的代碼(思想)植入 Matrix 中的人甚至特工的身體中,從而復制自己,并控制他們。這個功能非常可怕,意味著 Smith 可以不斷的復制自己,尼奧和 Smith 的第二次正面打斗的戲就是尼奧面對一堆的 Smith 不停的打,怎么也打不完,越打越多,最后只好像超人一樣三十六計飛走了。接著影片出現了第二個伏筆,Smith 復制了一個錫安的叛軍,這個叫本恩的叛軍通過電話回到了錫安,但是顯然,他的思想已經變化了,不再是原來的本恩,而變成了 Smith 附身的本恩。這里我不禁又要問,既然錫安是真實世界,那么來自 Matrix 中的程序 Smith 怎么可能能夠控制真實世界中的人,就像一臺電腦把網線都拔了,他怎么還會被黑客入侵呢?

  尼奧莫非斯他們回到了錫安,觀眾有幸目睹了這個人類最后一個城市的壯觀景象,我們開始知道,莫非斯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船長,他也有上司,就是他的情敵司令官,錫安的最高權力機構是議會,議員有男有女,都是老人。而莫非斯所堅信的所謂救世主并不為大多數錫安人認同,在錫安,尼奧只不過是個小有名氣的普通人而已。在錫安,尼奧和一個老議員的一段對話非常重要,是整個 Matrix 中幾段經典對話之一,是揭示整個故事主題的點睛之筆。大意是這樣,議員帶尼奧來到錫安的動力和循環系統控制中心,看著那些巨大的機器在運轉,說我雖然知道這些機器的名稱和作用,但是我卻根本不知道這些機器是如何工作的,他問尼奧你說什么是控制,尼奧說控制就是我們隨時都可在我們想的時候把機器給關掉,議員說說得沒錯,可是關掉之后我們也就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各種循環系統。我想,議員是在告訴觀眾,人類世界與機器世界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互為依存的關系,從這里我可以隱約感覺到電影的最終結局必然是人類和機器要達到一種新的和諧。

  尼奧他們繼續出征,他們要重新找到先知,讓她告訴尼奧戰勝機器世界的最終辦法,先知告訴尼奧你必須先找到開鎖人(Keymaker),可以幫助尼奧打開一扇門,去見到神秘的幕后人物。于是,又有幾個新的人物類型登場了,其中有那個法國人,嚴格來說,他并不是和摩非斯他們一樣的試管中的人,而是一段程序,這段程序很老,而且他還有編程能力,可以編出像“春藥”這樣的小程序,Matrix 已經不再需要他,要把他刪除,但是他又設法逃脫了刪除,他收留了很多這樣即將被刪除但又逃脫的程序,包括一對有特殊能力的雙胞胎兄弟,他們像幽靈一樣可以自由出入很多程序,這些人并不像特工,他們就像 Matrix 中的獨行俠一樣,獨來獨往,特立獨行,有他們自己的生活規則和生存方式,但是這些人的能力也有限,并不能改變 Matrix,也不對 Matrix 構成太大的威脅。法國人囚禁著開鎖人(Keymaker),尼奧他們的目的就是救出開鎖人,于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追車大戰開始了,其中有穿插著莫非斯和特工的決斗。就像沃卓斯基自己說的,他們要終結以往所有的追車場面,為此,劇組特地建造了一條專用的高速公路拍戲,總共動用了 300 多輛各種不同的車,炸毀、撞翻了無數,真是史無前例,這場追車大戰直看得人神魂顛倒。

  最后,尼奧在開鎖人的幫助下見到了那個幕后的神秘人物,他,就是 Matrix 的建造者,設計師(Architector),在這里,尼奧與設計師的一段對話終于揭示了第二集的真正內容,由于這段話實在太重要,我在這里全文摘錄如下:

The Architect - Hello, Neo.
設計師:你好,Neo
      
Neo - Who are you?
Neo:你是誰?
      
The Architect - I am the Architect. I created the matrix.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You have many questions, and although the process has altered your consciousness, you remain irrevocably human. Ergo, some of my answers you will understand, and some of them you will not. Concordantly, while your first question may be the most pertinent, you may or may not realize it is also irrelevant.
設計師:我是設計師,是我創造了 Matrix。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要問,雖然整個過程改變了你的意識,但你依然是不折不扣的人類。所以,我的一些回答你也許能明白,有些你也許不能明白。你的第一個問題也許是最有關鍵的一個問題,同時你也許意識到或沒有意識到它也是最無關緊要的問題。
      
Neo - Why am I here?
Neo:為什么我會在這里?
      
The Architect - Your life is the sum of a remainder of an unbalanced equation inherent to the programming of the matrix. You are the eventuality of an anomaly, which despite my sincerest efforts I have been unable to eliminate from what is otherwise a harmony of mathematical precision. While it remains a burden to sedulously avoid it, it is not unexpected, and thus not beyond a measure of control. Which has led you, inexorably, here.
設計師:你的生命是 Matrix 固有程序中一個失衡因式的殘留總和。你是一個偏差的偶然性,是盡管我竭盡全力,仍不能消除的影響數學精度和諧的一個偏差。盡管它不斷地制造麻煩讓我小心翼翼地處理它,但它并不是不可預測的,它仍然處于控制范圍之內。它引導著你來到這里。
      
Neo - You haven't answered my question.
Neo: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The Architect - Quite right. Interesting. That was quicker than the others.
設計師:很好。有意思,這要比其他的那些要快一點。
      
*The responses of the other Ones appear on the monitors: Others? What others? How many? Answer me!*
*其他救世主的回應顯現在監視器上:其他的?什么其他的?有多少個?回答我!*
      
The Architect - The matrix is older than you know. I prefer counting from the emergence of one integral anomaly to the emergence of the next, in which case this is the sixth version.

設計師:Matrix 比你想像的要老得多。我比較喜歡用一個完整偏差的出現到下一個完整偏差出現的方式來計算,這已經是第六個版本的 Matrix。 

 

*Again, the responses of the other Ones appear on the monitors: Five versions? Three? I""ve been lied too. This is bull****.* 

*其他救世主的回應再次顯現在監視器上:五個版本?三個版本?我一直被蒙在鼓里,媽的。 


Neo - There are only two possible explanations: either no one told me, or no one knows.
Neo:只可能有兩種解釋:沒人告訴過我或是從來就沒人知道。
      
The Architect - Precisely. As you are undoubtedly gathering, the anomaly’s systemic, creating fluctuations in even the most simplistic equations.
設計師:正確。因為你無疑是在最簡單化的因式里聚集并創造著偏差的系統化變動。
      
*Once again, the responses of the other Ones appear on the monitors: You can't control me! **** you! I'm going to kill you! You can't make me do anything!*
*其他救世主的回復再次顯現在監視器上:你控制不了我!*** 你!我會干掉你!我不會為你做任何事情!
      
Neo - Choice. The problem is choice.
Neo:選擇。問題的關鍵是選擇。
      
*The scene cuts to Trinity fighting an agent, and then back to the Architects room*
*電影場景切換到崔妮蒂和一個密探對打,然后又切換回到建造者的房間*
      
The Architect - The first matrix I designed was quite naturally perfect, it was a work of art, flawless, sublime. A triumph equaled only by its monumental failure. The inevitability of its doom is as apparent to me now as a consequence of the imperfection inherent in every human being, thus I redesigned it based on your history to more accurately reflect the varying grotesqueries of your nature. However, I was again frustrated by failure. I have since come to understand that the answer eluded me because it required a lesser mind, or perhaps a mind less bound by the parameters of perfection. Thus, the answer was stumbled upon by another, an intuitive program, initially created to investigate certain aspects of the human psyche. If I am the father of the matrix, she would undoubtedly be its mother.
設計師:我設計的第一個 Matrix 非常完美,它簡直就像是一件完美而卓越的藝術品。它的成功和失敗都同樣是史詩性的。它失敗的必然性在我看來是每個人類固有的非完美性的結果。所以我根據你們人類的歷史重新設計了 Matrix,以便更準確地反映你們人類本性中多變的怪誕特質。可是我再次失敗了。我終于了解到我得不到正確答案是因為它不需要太多的考慮或是也許不需要考慮太多完美性的問題因素。答案最終衩另一個指導性的程序偶然發現,這個程序原本是為了研究某些人類思維的。如果說我是Matrix 之父,她無疑是 Matrix 之母。  
      
Neo - The Oracle.
Neo:先知。
  
The Architect - Please. As I was saying, she stumbled upon a solution whereby nearly 99.9% of all test subjects accepted the program, as long as they were given a choice, even if they were only aware of the choice at a near unconscious level. While this answer functioned, it was obviously flawed, thus creating the otherwise contradictory systemic anomaly, that if left unchecked might threaten the system itself. Ergo, those that refused the program, while a minority, if unchecked, would constitute an escalating probability of disaster.
設計師:嗯。正如我所說的,她偶然發現了一個方法使得將近 99.9% 的試驗體接受程序, 給他們一個選擇的機會,他們甚至只是僅僅意識到這個選擇只是處于無意識的階段。這個解決方案最初進行時, 它無疑從基礎上是有缺陷的,因而產生了相矛盾的系統偏差,如果不加以抑制就會威脅到系統本身。因此,那些拒絕程序的試驗體, 盡管只是少數, 但如果不加以抑制,就會不斷增加形成災難的可能性.
      
Neo - This is about Zion.
Neo :你指的是錫安。
      
The Architect - You are here because Zion is about to be destroyed. Its every living inhabitant terminated, its entire existence eradicated.
設計師:你在這里是因為錫安就快要被摧毀。居住在里面的人全都會被消滅,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會被徹底摧毀。
      
Neo - Bull****.
Neo:放屁!
      
*The responses of the other Ones appear on the monitors: Bull****!*
*其他救世主的回應顯現在監視器上:放屁!
      
The Architect - Denial is the most predictable of all human responses. But, rest assured, this will be the sixth time we have destroyed it, and we have become exceedingly efficient at it.
設計師:否認是所有人類反應中最容易預知的一種。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將是我們第六次摧毀Zion,我們干得越來越干凈利落。
      
*Scene cuts to Trinity fighting an agent, and then back to the Architects room.*
*電影畫面切換到崔妮蒂和密探的對打,然后又回到建造者的房間。*
      
The Architect - The function of the One is now to return to the source, allowing a temporary dissemination of the code you carry, reinserting the prime program. After which you will be required to select from the matrix 23 individuals, 16 female, 7 male, to rebuild Zion. Failure to comply with this process will result in a cataclysmic system crash killing everyone connected to the matrix, which coupled with the extermination of Zion will ultimately result in the extinction of the entire human race.
設計師 - 救世主的作用就是現在要返回源極,散播你所攜帶的編碼,重新植入源程序。然后你要從 Matrix 中選出 16 個女性,7 個男性共 23 個人類個體來重建錫安。如果沒有按照這個步驟來進行,將會導致災難性的系統崩潰,這會殺死連接在 Matrix 上的所有人附帶的錫安毀滅,這也意味著全人類的絕滅。 
      
Neo - You won't let it happen, you can't. You need human beings to survive.
Neo:你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你不會的。你們需要人類才能生存。
      
The Architect - There are levels of survival we are prepared to accept. However, the relevant issue is whether or not you are ready to accept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death of every human being in this world.
設計師:我們已經作好了接受任何幸存程度的準備。但與此相關的問題是你是否已經準備好為這個世界所有人類的滅亡承担責任?
      
*The Architect presses a button on a pen that he is holding, and images of people from all over the matrix appear on the monitors*
*設計師按下他拿在手里的筆上的一個按鍵,Matrix 里各個地方的人的圖像顯現在監視器里。
      
The Architect - It is interesting reading your reactions. Your five predecessors were by design based on a similar predication, a contingent affirmation that was meant to create a profound attachment to the rest of your species, facilitating the function of the one. While the others experienced this in a very general way, your experience is far more specific. Vis-a-vis, love.
設計師:觀察你的反應很有趣。你的五個前輩都是在一個相同推斷的基礎上設計以便你執行我們設計好的流程,這個可能的巧合意味著與你們種類的附屬關系. 其他的那些救世主們是按常規的方式經歷這一過程的,相對他們, 你的經歷卻是相當特殊的, 你經歷著愛。
      
*Images of Trinity fighting the agent from Neo’s dream appear on the monitors*
*Neo夢里崔妮蒂和密探大戰的畫面出現在監視器上。*
      
Neo - Trinity.
Neo:崔妮蒂!
      
The Architect - Apropos, she entered the matrix to save your life at the cost of her own.
設計師:順帶說一句,她進入 Matrix 犧牲她自己是為了救你。

Neo - No!
Neo:不!

The Architect - Which brings us at last to the moment of truth, wherein the fundamental flaw is ultimately expressed, and the anomaly revealed as both beginning, and end. There are two doors. The door to your right leads to the source, and the salvation of Zion. The door to the left leads back to the matrix, to her, and to the end of your species. As you adequately put, the problem is choice. But we already know what you're going to do, don't we? Already I can see the chain reaction, the chemical precursors that signal the onset of emotion, designed specifically to overwhelm logic, and reason. An emotion that is already blinding you from the simple, and obvious truth: she is going to die, and there is nothing that you can do to stop it.
設計師: 這最終讓我們來到揭示真相的時刻。基本缺陷出現時,偏差表現為開始和結束。這里有兩道門。你右邊的門是通往源極拯救錫安的。你左邊的門是回到 Matrix,去往她以及你們種類絕滅的。就像你說的, 問題的關鍵是選擇。可是我們已經知道你準備如何選擇了,不是嗎? 我已經能夠看到由此產生的連鎖反應,你體內的前體生化物質發出的信號引起情感的開始,壓制了你的邏輯和理智。你的情感已經蒙蔽了一個簡單而明顯的事實——她就快要死了,而你卻無可奈何。  
      
*Neo walks to the door on his left*
*Neo走向他左邊的門*
      
The Architect - Humph. Hope, it is the quintessential human delusion, simultaneously the source of your greatest strength, and your greatest weakness.
設計師:哼。希望,最典型的人類錯覺。它既是你們最強大的力量又是你們最大的弱點。
      
Neo - If I were you, I would hope that we don't meet again.
Neo:如果我是你,我希望我們不會再見面。
      
The Architect - We won't.
設計師:我們不會。

  尼奧和設計師的這段對話可以說深奧之極,能聽一遍就懂得人恐怕不多,我也是在反復琢磨之后才終于明白設計師到底告訴尼奧些什么。首先,我們得出一個振聾發聵的結論,錫安也是假的,也是設計師設計的一個 Matrix 而已,莫非斯他們并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他們仍然活在 Matrix 中而并不自知。人類自他們出生的時候,Matrix 分配每個人一個角色。99% 的人接受這個角色,讓這個角色控制他們的大腦。所以與其說這些人是人,還不如說他們只有一個附著在生命體上的一段意識而已,這段意識被 Matrix 所左右。他們沒有自主的意識,取而代之控制大腦的是由 Matrix 編寫的具有人類意識特征的程序,由于這些人愿意接受分配給他們任何角色,所以他們可以被特工控制思想,被 Smith 復制。另外 1% 的人他們自主的潛意識如此的強,他們不愿接受 Matrix 分配給的角色,并且能隱約感到有些地方不對勁,開始思考自身存在的方式,這種對 Matrix 分配過來的角色不兼容性,如果不進行控制會導致系統的不穩定和崩潰。

       因此編寫 Matrix 的設計師,編寫了一套不同于 Matrix 的另一個系統模擬程序,為了訴說的方便我把他稱之為 Matrix2,并給那些自主意識很強的人編寫了另外的角色,這些人指的就是片中莫非斯,崔尼悌等叛軍。設計師編寫 Matrix2 (其實這個創意是先知——Matrix 之母想出來的)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讓這些不安分的人有一個區別于大多數安分的人的不同的生存空間,他們是不穩定因素,這樣就可以把這些不穩定因素從 Matrix 中剔除,保證 Matrix 的穩定;另一個就是 Matrix2 也是一個研究程序,用來研究這些不安分的人的行為,就像人類研究那些特別不安分的猴子一樣,掌握他們的特性,從而更有效的控制他們。還有一個設計師沒有明說的目的,我覺得也是顯而易見,莫非斯這些人不斷地去尋找、解救 Matrix 中那些不安分的人類,等于是從某種程度上在幫助 Matrix 凈化環境,省了很多設計師的力氣。那么,尼奧又是怎么回事情?在這里,我想引用網上一段很知名也很經典的一段論述來說明尼奧是何許人:  

  Who am I? 這是在第一集里 Neo 苦苦追尋答案的問題。 Why am I here? 這是 Neo 在第二集追尋的問題。我們隨著電影的進度,也在苦苦思索著答案。Neo 也如上面所說的那樣既是 program, 又是人。但他是很特殊的人,很特殊的 program. 我們在這里應該把 The one 和 Neo 分開。The one 指 pogram, Neo 指附載 The one 的人的身體。先從 program 角度說。The one 不是由 Matrix 編寫的 program,也不是由編寫 Matrix 的 Architect(AI機器)編寫,他是由更上一層即編寫Architect的人(指真實的人)編寫的或者具有這一層的代碼。因而他在 Zion 和 Matrix 都有超能力即破壞系統的運行規則。編寫 The one 這 program 的目的是為了完善 Matrix, 從而讓機器能永遠控制人類。在 zion 中的那些 program 因為允許部分人類的意識存在,并且人類意識在不斷的加強,到了一定時間人類的意識會超越 program, 導致這部分人蘇醒,這是機器所不允許的,所以在這個時刻來臨之前,zion 必須被消滅。但是在 zion 這些 program 已有更好表達人類自主意識的代碼,這些代碼對完善Matrix是非常重要的。The one 的作用就象影片中 Arichetect 對 Neo 的談話中提到的:

  Your life is the sum of a remainder of an unbalanced equation inherent in the programming of the matrix. You are the eventuality of an anomaly which, despite my sincerest efforts. I have been unable to eliminate from what is otherwise a harmony of mathematical precision. ..... The function of the One is now to return to the source allowing a temporary dissemination of the code you carry reinserting the prime program. (你的生命是 Matrix 固有程序中一個失衡因式的殘留總和。你是一個偏差的偶然性,是盡管我竭盡全力,仍不能消除的影響數學精度和諧的一個偏差。盡管它不斷地制造麻煩讓我小心翼翼地處理它,但它并不是不可預測的,它仍然處于控制范圍之內。它引導著你來到這里。)正如我上面所說,The one 是一個特殊的 program,它有偽裝的code,它開始沒有能意識它自己核心的 code. 因而才有片中死后重生的過程。在第一集開始的時候,Neo 是由最外層由 Matrix 編寫的角色 program 控制,Morpheus 等在 oracle 的引導下,找到 Neo, upgrade Neo到第二層 code(即與Morpheus等相同的代碼), Neo 在第一集死掉的時候,這層代碼消失,釋放出 The one 的核心code. 使 Neo 意識到自己的超能力。這部分 code 早已存在,只不過現在才起作用,控制了 Neo 的大腦。這一次的再生,可以說使 Program 的蘇醒,并不是人的自主意識的蘇醒。所以這時候 Neo 可以叫做 The one 的 program. 再從人的角度來說 neo, 作為程序的生物載體,他的人類的自主意識在一,二集里還并沒有蘇醒,仍然由 program 控制,只不過是不同的 program 控制。但 Neo 是不同與一般人的軀體,也許他身上有最初編寫 Architect 的人的遺傳基因。他潛在人類自主意識很強,所以他才能接受 The one 這 program,并同時影響 The one 這 program.

  所以在 1,2 集里他都在對自己真實身份不斷進行思索。當他面對 Architect 的時候,他的人類意識已經濟蘇醒了很多,雖然還沒有控制大腦。但當面對有可能導致全人類滅亡的選擇的時候,前 5 任 Neo(The one) 的人類意識退縮(這種對人類的愛正如 Architect 所說即是人的最強的地方,也最弱的弱點),讓 The one 這 program 完成它的任務,回到 Matrix 的 source,升級Matrix,從而蘇醒的人類意識再度消失。之后 The one 按照程序設定的選擇 23人重建 Zion, 新的循環開始。而第六任 Neo 出現不同,他經歷和 Trinity 的愛(這是程序安排好的,為研究人類的情感,所以 oracle 告訴 Trinity 她會愛上 The one),而這個愛超越前五任對 Trinity 的愛,人類潛在的意識使他選擇重回 Matrix, 去救Trinity. 這是機器沒想到的,The one 的 program 也沒有這代碼。這也意味著 neo 的人類意識開始超越 The one 這 program, 所以再回到Zion 后,他感覺到了新的變化,并能在zion中使用超能力。

  我對上面的論述基本表示同意,尼奧其實是 The One 6.0 版本,但是我們要注意到設計師一開始的一句話“雖然整個過程改變了你的意識,但你依然是不折不扣的人類”,尼奧確實是有著生物屬性的人類,這跟先知、法國人他們不同,這就注定了尼奧在第三集里面的能力必然還會提升,他太與眾不同,在第二集結尾的時候,尼奧用空手殺死了四個八爪魚就已經在預示著第三集中尼奧的超能力,這同時也很有力的證明了錫安只是 Matrix2 的結論。在尼奧殺死4個八爪魚之后,尼奧昏迷。

  如果說第一集只是讓我看到了一個很精彩的故事的話,那么隨著第二集那個振聾發聵的結論的得出,我已經開始感到我不僅僅是在看電影,有點像在看一個哲學故事了,想起了莊周夢蝶,莊子不知道是自己做夢變成蝴蝶了還是蝴蝶作夢變成了自己。錫安也是假的,可憐的莫非斯他們從一個夢中醒來又跌進了第二個夢,他們還是在夢中,那么到底什么是真實,或許正像第一集里面莫非斯向剛被解救的尼奧解釋什么是 Matrix 一樣,什么是真實?真實就是我們看到的、聽到的、摸到的,歸根到底就是大腦皮層的反應,那么既然理論是這樣,我們又何必管他我們有沒有真正的軀體,只要能看能聽能動,我們不就是真實的嗎?第一集的故事主線很明確,人物也很簡單,就是叛軍和特工,多的沒了。但是到了第二集,整個劇情得到了極大的擴展,千頭萬緒,眾多人物向觀眾們傾瀉而下,Smith,先知保鏢,法國人,雙胞胎,開鎖人,設計師,每一個人物似乎都充滿了謎。我甚至開始為沃卓斯基兄弟担憂了,場面已經搞大了,這第三集將如何收場?劇情該如何走向?網上討論的熱烈也開始趨向白熱化,各種猜測都接踵而至,我注意到一種有趣的現象,討論最熱烈的以程序員為主,看了很多各種各樣的評論,寫的好的也大多是有計算機背景的,看來,要看懂 Matrix,還得有點技術基礎。好在第二集到第三集的間隔并不算太長,關于第三集劇情的猜測可以比較快的得到答案。

  2003年11月5日,電影史上又一次史無前例的行動,全球60多個國家同時公映,這意味著全球60多個國家的2萬多家影院中的幾千萬觀眾在同一時刻揭開Matrix 的最后面紗,同一時刻目睹尼奧和Smith的最后決戰,這是何其壯觀的一件事情。

  第三集一開始,尼奧和本恩(被Smith附身的那個人)頭對著頭躺在醫療床上,這又是一個畫面化的寓言,影片的開始是尼奧和Smith這對冤家碰頭,而影片也以尼奧和Smith的對決作為結束的。尼奧的思想已經被囚禁到一個叫 Mobile Ave 地鐵車站里面,這里他碰到了三個人物,三個流放者,他們是一個三口之家,也就是三個即將被刪除的程序,他們正等著那個法國人來搭救他們,還記得嗎,這個法國人就是專門收留這些即將被刪除的程序的。在這里,尼奧和三個人中的男性有很長的一段對話,從對話中,我們開始知道,這個車站其實是一個法國人編寫的走私程序,是專門負責來運送非法程序的,法國人就是通過這個車站來運送那些即將被刪除的非法程序,而要逃離這個地方的唯一辦法就是搭乘“車主(也是法國人的手下)”駕駛的地鐵離開。尼奧當然要借助他人的力量離開,誰?

  當然只能是崔尼悌和莫非斯,在先知保鏢的協助下,他們脅迫法國人把尼奧營救了出來,通過法國人我們又知道了先知保鏢其實原先也是法國人的手下,也是一段將被刪除的程序,后來離開了法國人,成了先知的保鏢。這時候,電影分成了兩條主線,一條主線是以錫安的生死存亡為線索的,另一條則是尼奧尋找機器之主為線索的。尼奧和崔尼悌選擇駕駛飛船去尋找機器之主,而其他人回去幫助錫安抵抗幾百萬個八爪魚的入侵;有一個插曲是尼奧在Matrix2中和Smith的化身本恩的決斗,尼奧付出眼睛受傷的代價殺死了本恩,但是這時候眼睛對于尼奧來說已經是多余的了,因為尼奧已經開始認識到所謂的錫安世界也只不過是Matrix2而已,這一點從之前尼奧與先知的對話中可以證明,尼奧見到先知馬上問的問題就是“為什么我能空手殺死八爪魚?”。這時候在尼奧的眼中,所謂的真實世界也變成了距陣,尼奧眼中的Matrix是綠色的矩陣,而Matrix2則是橘紅色的矩陣以示區別。

  這一集的從視覺效果上來說的第一大看點就是主線之一的錫安保衛戰,錫安的戰士開動著巨大的機器人要面對幾百萬只八爪魚的進攻,場面我只能用“喘不過氣”來形容,但是這些戰士是可憐的,他們并不知道自己不是在真正的真實世界中,他們看到的八爪魚也只不過是程序創建的,永遠也打不完,對于機器之主來說,他想要多少八爪魚就可以有多少,ctrl+c就輕松搞定了,因此盡管錫安的戰士竭盡了全力也無法阻止八爪魚的進攻,面對成百萬個八爪魚,他們能做得只剩下一件事情了,“尼奧,不管你現在再做什么,都請你快點!”。回到尼奧這里,尼奧和崔尼悌駕駛著飛船直奔“農場(第一集中的人類養殖場)”而去,那里是八爪魚的老家,尼奧手一伸,飛船周圍的成千上萬的八爪魚都爆炸了,尼奧終于可以在Matrix2中用自己的意識擊潰八爪魚了。但是,八爪魚實在太多了,尼奧的“能力”(這時候是否已經可以說是“權限了”)不夠,未能阻止飛船的墜毀和崔尼悌的犧牲,但是尼奧終于能夠和由成千上萬的八爪魚組成的機器之主面對面的對話了。

  尼奧的要求很簡單,不要殺死錫安中的人類,盡管他們也是活在一個Matrix中,但那些畢竟是有著思想的人類,他們也代表著一個生命。機器之主問:你向我提出了要求,但你有什么可以交換的?尼奧說,我可以幫你平定你現在最大的威脅——Smith。機器之主短暫考慮后答應了尼奧的要求。為什么會答應?Smith為什么會成為機器之主最大的威脅?我們現在來說這一集中的另一條暗線,就是Smith。Smith到底是什么人,第一集中,我們認識到他是Matrix的入侵檢測程序——特工,在第二集中從他自己的口述和行為上我們認識到他已經升級為不受Matrix控制的獨立程序,而且向病毒一樣在Matrix中蔓延,到了第三集,我們從先知的口述中認識到了Smith正是尼奧的另一面,就是說尼奧是正面,Smith是負面,還記得設計師說尼奧是方程式中所有不和諧的殘留余數的總和嗎?那么先知這次就明確的說了,尼奧你就是正數,有正必有反,Smith就是負數,多么有意思的比喻,尼奧是正數代表著正義,而Smith是負數代表邪惡,邪惡的Smith像病毒一樣Matrix中不斷蔓延、自我復制,甚至連先知也未能逃脫被Smith的感染,尼奧和Smith的對決就像是正負電子的對撞,注定了正負相抵,打平手。雖然結局是一定的,但是這場曠世大決斗還是拍的沒有讓任何人失望。

  動作導演是大名鼎鼎的袁和平,他安排的暴雨中的對決,而背景的音樂則是氣勢宏大的交響加合唱,其氣勢之恢宏,視覺效果之壯烈,正如沃桌斯基自己說的那樣,要“終結所有的兩人對打”,尼奧和Smith兩個人打遍全宇宙,從地面打到空中,在失重的情況下對決,又打到地下,最終的結局正如我預料的那樣,Smith復制了尼奧,但是這種復制就像是正負電子的對撞,結局是兩者的融合,或者說湮滅。尼奧和Smith都死亡了,被Smith復制的所有人都恢復了原形,八爪魚也停止了對錫安的進攻,一瞬間,Matrix被重構(Reboot),就像操作系統被重啟,一切又回到了原樣(第二集叫Reload我看第三集叫Reboot既對仗工整又說明主題),Matrix又回到了第一集中我們看到的模樣,如果這時候放映第一集,我們就可以認為是Matrix IV,故事完成了一個循環。頂著燦爛的陽光,設計師這個長得像肯德基老頭的人走向先知說你玩的這個游戲很危險知不知道;先知說知道,但是它能換來穩定;老頭說這個穩定能維持多久;先知說能維持多久就讓她維持多久,你打算怎么處理那些想出去的人?老頭說我會給他們自由;先知說是真的嗎?老頭反問,你以為我是人類嗎?微笑一下轉身走了。影片完。

  最后這一段對話很多人可能不能理解,到底在說什么,我的理解是這樣,影片中的一切,都是先知設計的一個Matrix的升級程序,尼奧的誕生和Smith的出現雖然她不能預計到所有的后果,但是基本的進程是在她的設計中的,但是不可否認,這個升級程序有一定的危險性,有很多不可控的因數。先知最危險的舉動就是讓Smith復制自己,這就好像我們要殺病毒,在沒有被病毒感染的時候,我們很難知道病毒的特性從而清除他,往往要讓病毒感染了文件以后,我們才能有效的研究出病毒代碼,先知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選擇被Smith感染來了解他,但這無疑是很危險的。設計師他會給那些想出去的人自由,當然指的就是錫安的那些叛軍,這個自由可以做兩種的理解,一種理解是維持錫安的穩定,讓他們在錫安中繼續安居樂業,給他們自己認為是自由的自由,錫安的人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個人明白他們身處Matrix2;另一種理解是設計師可能真的會讓他們脫離試管,回到自己真正的真實世界,Matrix2就是以真實世界為原型設計的,這些錫安人也會很快的適應真實的世界的生活;先知問你說的是真的嗎?老頭反問你以我是人類嗎?這句話再明白不過,只有人類才會欺詐,我不會騙你的,我會遵守我和尼奧之間的協議。到這里,我們也明白了,機器之主在Matrix中的代言人就是設計師,就像網絡游戲的設計師也需要一個在游戲中的角色去體驗一樣。

  影片看完了,所有的謎底都揭開了,這個故事講的其實不是人類的故事,而是人工智能機器的進化的故事,就像人類從猿人進化到文明人走過的歷程一樣,當人類進化到盡頭,被自己發明的智能機器毀滅以后,智能機器就開始了它自身的進化,萬事皆有始亦有終,就像這句在第三集中被不斷重復的一句話述說的那樣,人類的文明有開始就必然有終點,人類文明的終點就是機器文明的起點,那么機器文明呢?他已經開始進化了,必然也有其終點,他的終點又是什么的起點呢?我想,這大概是影片留給觀眾的最大思考……

2013-06-24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