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少帝陵前嘆南宋
少帝陵前嘆南宋
孫喜倫之博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有人說:要看中國兩千年的文化到西安,看中國一千年的文化到北京,看中國一百年的文化到上海,看中國近十幾年的文化到深圳。這話不無道理。然而,當我初次來到被世人譽為“一夜城”的深圳,在只有一個下午的短暫時間里,我沒有去游覽市容,也沒有去參觀“錦繡中華”、“世界之窗”,而是決定到深圳南山區訪古。
  也許有人會說,你到中國最年青的城市訪古,該不會訪錯了地方吧?
  深圳的確有古可訪。
  4月的南國陽光明媚,風清氣爽。深圳南山佳木蔥蘢,山海相映,風光旖旎。在小南山下的赤灣畔,我一眼看見了依山傍海的赤灣天后廟。與平日所見的佛寺道觀不同,一組近年修復的建筑群巍峨靚麗,海藍色的琉璃瓦頂與周圍的山光海色和諧統一。
  走進去,只見正殿神位高奉著端莊豐潤的天后金身塑像。天后又稱天妃、天上圣母,民間俗稱媽祖。傳說天后乃福建莆田人,姓林,生于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三月二十三日,自幼聰明伶俐,能預言吉兇,終生未嫁,死后屢次顯靈海上,漁民和眾多航海者都奉其為護航女神。
  廟中特別引起我注目的還有正殿門廊幾根高大的龍柱,鏤刻精美,玲瓏剔透,恰似真龍盤玉柱,乃石雕藝術的精品。院中那株枝繁葉茂的許愿樹,相傳為當年鄭和的副帥張源整修此廟時親手所植,歷經數百年戰亂,屢毀屢長,生生不息。
  據《天后志》載:明永樂初年,鄭和下西洋開辟海上“絲綢之路”,船隊行至南山附近海域遇險,請禱于天后。天后顯靈,救助鄭和。鄭和歸朝,復命奏上,奉旨遣副帥張源整修赤灣天后廟。資料記載,赤灣天后廟創建遠溯宋代,鼎盛時有數十處建筑,120余間房屋,占地900余畝,擁有99道門,是我國沿海地區最大的媽祖廟。
  走出天后廟,我又匆匆在小南山下找尋嶺南唯一的一座帝王陵墓——宋少帝陵。
  幾乎擦肩而過,原來皇陵就在路邊的綠蔭下。墓地草青樹綠,莊嚴肅穆。墓碑上刻有“大宋祥慶少帝之陵”字樣,碑旁有副對聯:
                 
  黃裔于今延宗祀

赤灣長此執皇陵
                 
  墓前祭壇祭臺兩側有一對石獅護陵,墓的后半部環繞著黃色琉璃墻。陵墓左邊有陸秀夫負少帝蹈海殉國石雕像,只見南宋愛國將領陸秀夫身著戰袍,背負少帝,手握戰刀,雙目怒視,巍然站立,顯示出一種堅貞不屈、大義凜然的氣概。
  南宋早已離我們遠去,眼前的圓形墓丘便是那段腐朽而又悲壯歷史的一個句號。倘佯在宋少帝陵前,我不禁慨然、喟然而又悵然……
  改朝換代本不足惜,中國封建社會本來就是“城頭變幻大王旗”。讓人感嘆的是,以發明活字印刷術、火藥、指南針為標志的兩宋文明,其所達到的高度在中國封建社會中是空前絕后的,而使大宋江山灰飛煙滅的元軍來自荒寒之地,除了剽悍勇猛,科學文化均不能和南宋相提并論。人們常說:“落后就要挨打”。難道先進了反而挨打、野蠻才能制勝?或許南宋之亡乃天命使然?這浸泡著血淚的事實到底說明了什么呢?
  其實,南宋的悲劇從北宋末代老皇帝宋徽宗趙佶身上便可找到伏筆。作為出色的畫家,趙佶的院體花鳥一時獨步天下,可作為君主,他卻缺少兼有天下的胸襟。他政治上腐敗,生活上腐化,思想上腐朽,是歷史上少有的風流昏君。他聽信奸臣“豐、亨、豫、大”的吹噓,麻木地以為國庫盈溢、享用不盡,也就對國事用不著操心,聽憑奸相蔡京、大宦官童貫等“六賊”播弄朝政,自個兒沉湎子驕奢淫逸、癡求長生不老的渾渾噩噩生活之中。僅為建造一個供他游樂的奇花異石疊壘的艮岳園,就弄得百姓“中家悉破產”,貧者鬻子女。難怪金太宗在金兵將北宋徽、欽二帝掠到他面前時,立即給了趙佶一個準確而又極具蔑視意味的封號——昏德公,這位昏德公從此開始了在五國城“坐井觀天”的故事。
  高宗趙構重建的趙宋王朝從開始就只圖茍安江南,走的是一條自毀長城之路。欽宗在位時,趙構曾為人質押在女真的軍營,是欽宗割三鎮地給金朝,并送肅王趙樞去做人質,才將小康王趙構換回。相傳女真人突然變卦,小康王逃回途中慌忙跨上路邊一匹馬,待跨河脫身坐騎站在河灘上便不肯再動,仔細一看原來是泥馬。泥馬渡康王的傳說怕是有人在他成為真龍天子后杜撰出來的,無非想說趙構稱帝“此乃天意”而已。
  可悲的是,最終還是皇權泯滅了親情,權欲扭曲了人性。為了保住他的皇位,趙構竟然置手足情、父子情于不顧,在向女真人輸銀納帛、無恥自謙為“侄皇帝”之余,并不想把所謂“北狩”的兩位先皇接回。昏德公趙佶沒有盼到大宋的軍隊或接他的使臣,他離開五國城時已躺進一具棺木。后來,欽宗從燕京求人帶信給“九歌”(其弟宋高宗),哀求將他贖回,“只為太乙觀主,別無他念”,而高宗只是一笑付之。欽宗最后也客死異鄉,未圓回鄉之夢。與此同時,一代忠良岳飛當喊出了“直搗黃龍府,迎請二帝還朝”口號時,也就大禍臨頭了。趙構、秦檜一伙人渣最終以“莫須有”的罪名,在杭州大理寺獄中將岳飛殺害。
  其實,在152年隔江對峙的歷史上,南宋朝廷內抗戰派與投降派的斗爭始終是十分激烈的。寧宗時,南宋重臣韓侂(音托tuō)胄領兵伐金,初時收復了一些失地,后遭叛徒和投降派的破壞而失敗。權相史彌遠和楊皇后等投降派秘密勾結,在韓侂胄上朝時,將其截至玉津園夾墻內害死,并將頭割下送往金朝請和。當時太學生做詩諷刺說:
                 
  自古和戎有大權,未聞函首可安邊。
  生靈肝腦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
                 
  參與謀害韓侂胄的太子詢,在1220年病死,次年立太子竑(音宏hóng)。竑好古琴。史彌遠獻一善彈琴的美女,暗地監視太子。太子竑對史彌遠一伙的專權禍國,深為憤恨。平日常寫史彌遠罪惡,一次曾指著地圖上的瓊崖一地對琴女說:我他日得志,當置史彌遠于此地。史彌遠得琴女密告,于是一場廢太子的陰謀便排上了他的議事日程。史丞相托人在紹興密訪新的天子,把一個名叫趙與莒(音舉jǔ)的17歲男孩召到臨安,改名貴誠,密謀廢立。
  寧宗駕崩之時,史彌遠等便假造“圣旨”,廢太子竑,又借故鳩殺了趙竑,強行擁立貴誠作皇帝,改名昀(音云yún),這就是宋理宗。宋理宗得以登上龍位,固然與他是趙氏宗室散落在紹興的一支有關,但主要的還是史丞相與皇太子的矛盾尖銳的結果。自然,朝政長期由奸臣史彌遠把持。
  從另一個角度看,偏安江南的南宋小朝廷,其控制地區遠比北宋小得多,但皇室貴族依然大事建造富麗堂皇的宮殿,日夜酣宴歌舞,醉生夢死,完全忘記了國恨家仇。從南宋初年起,臨安府城多次擴建,南跨吳山,北到武林門,左靠錢塘江,右近西湖。高宗時,在鳳凰山麓建造了周圍達9里的豪華紫禁城。紫禁城內有19宮、30殿、33堂、7樓、20閣、6臺。《馬可。波羅游記》驚嘆:“宮殿規模之大,在全世界可以稱最”。
  為“游幸湖山”,南宋皇帝專門營造龍舟巨舫數百艘。游湖時,“御舟四垂珠簾,錦幕懸掛七寶珠翠。宮姬韶部,儼如神仙,天香濃郁,花柳避妍”。皇帝還于禁苑內挖一小西湖,鑿石為山,人工筑一座飛來峰,旁置冷泉亭,建聚遠樓。官宦們也相繼造園40多處。
  他們的糜爛生活和卑劣行徑,遭到了國人尖銳的嘲諷。有人題詩諷刺好養鵓鴿的趙構:
                 
  鵓鴿飛騰繞帝都,暮收朝放費功夫。
  何如養個南來雁,沙漠能傳二帝書。
                 
  林升的一首詩,更為辛辣:
                 
  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
  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淪陷區的人民年年翹首南望,眼穿淚盡仍未見王師來到。愛國詩人陸游只能嘆息:
                 
  遺民淚盡胡塵里,南望王師又一年。
                 
  86歲的陸游臨終也未看到北定中原的王師,悲戚地囑托兒子: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不想過多抖摟不再擁有江山之后也不再擁有后人記憶的幾個昏蟲,南宋朝政如此腐朽,它的滅亡也就不足為奇了。1276年,當元朝的騎兵入臨安,已當了兩年皇帝的6歲幼童趙顯,趕緊叫御史獻上祖傳玉璽,這一獻就獻出了南宋的半壁江山,恭帝趙顯也在北方的大漠風沙中,哭哭啼啼地結束了年幼的生命。
  至此,南宋本該壽終正寢了。然而,南宋還有尾聲,或者叫斷弦后的余音。
  同年五月,抗元大將陸秀夫,張世杰等在福州擁立9歲的廣王趙昰(音世shì)作小皇帝,帝號瑞宗。此時的瑞宗已不再擁有陸地上的江山,只靠幾條木船漂泊海上,木船承載著大宋的江山,真可謂“樓船載國”了。
  幾條木船焉能載國,帝昰病歿于廣州灣。
  又立8歲的趙昺(音丙bǐng)為帝,繼續打起大宋的旗幟。帝昺的小朝廷遷到大海中的厓山,厓山乃一海島,但總算有了立足之地。于是乎,又大興土木,建起行宮軍屋千余間,儼然又一個國都。
  一座彈丸孤島何足為憑?元軍直搗厓山,于零丁洋海戰中大敗宋軍。陸秀夫護帝昺乘船逃向港島方向,元軍緊逼追殺。絕望之中,陸秀夫先把自己親生兒女和愛妻趕到海里,對趙昺說:“國事至此,陛下應當殉國,德佑皇帝(恭帝趙顯)被俘,受辱已甚,陛下不能再受辱了。”隨即背負宋少帝跳進了茫茫大海……南宋官兵或戰死或投海殉難。幾天后,海上陸續漂起的尸體有幾萬具。
  據趙氏族譜《帝昺玉牒》載:
                 
  后遺骸漂至赤灣,有群鳥飛遮其上。山下古寺老僧偶往海邊巡視,忽見海中有遺骸漂蕩,上有群鳥遮居,心竊異之,設法拯上,面色如生,服式不似常人,知是帝骸,乃禮葬于本山麓之陽。
                 
  另有這樣一說:
                 
  某日赤灣海灘漂來一具身著黃袍龍衣童尸,赤灣海邊天后宮一根棟梁突然塌下。廟祝與鄉紳父老急焚香問卜,方得知童尸為宋帝遺骸,塌下之棟梁乃是天后娘娘送給宋帝做棺木之材料。眾百姓于是禮葬少帝于天后廟西邊小南山腳下。
                 
  我在宋少帝陵前為南宋而哀嘆欷噓。回眸眺望,遠處的零丁洋上海水像天色一樣蔚藍,錦緞般閃著耀眼的光輝……
  一時間,我仿佛看到了700多年前的那場浴血海戰,猜想那赤灣是否也由此而得名呢?似乎聽到了零丁洋上的凄慘哀鳴和悲壯吼嘯,也想到了一個漢子、一首名詩。
  正當元軍大舉進攻厓山之時,在廣東五坡嶺遭襲被俘的文天祥被押在元軍的船上,船隊經過零丁洋海域,文天祥面對零丁洋,聯想到當年在贛州起兵時贛水的皇恐灘,抱定至死不屈的決心,寫詩道: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拋絮,身世飄搖雨打萍。
  皇恐灘頭說皇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久久地眺望著遠方,眺望零丁洋,心中總有一種難以擺脫的沉重之感。
  南宋令人感嘆,讓人沉重。腐敗亡國,這便是南宋歷史的寫照,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我依然堅信:人類總會逐漸拋棄丑陋與邪惡,追求高尚與圣潔,不斷地向著壯麗和崇高的境界邁進。
  南宋是一面鏡子。

2013-07-10 17:1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