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民間故事:吳山第一泉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很早以前杭州沒有一口井.。那辰光,這一帶地方雨水非常調勻,家家戶戶都不缺用水。

不料有一年,天氣忽然變了:晴空萬里無云,接連幾個月不落一滴雨。曬得西湖水干,田地裂縫,連人吃的水也難找到。官府怕百姓鬧事,便請來許多和尚道士,筑壇做法事;又硬叫大家去叩頭跪拜。

那時,有個老頭兒也被趕來了;可是,他偏偏不肯下跪。當官的見了很生氣,就把他抓起來,安上“違抗官府”的罪名,要殺他的頭。老頭兒一點也不慌張,反而仰天大笑,說:

“我活了八十歲,死了不值什么!可惜杭州人就不會有水吃啦,連你們也得一同渴死!如果給我三天時間,我一定能尋到水源。”

當官的聽老頭兒這么講,心想:難道真有這等事!給他尋尋看也好:尋到了,一切作罷;尋不到,再殺他的頭也不遲。便答應了。

老頭兒回到家里,把他五十歲的兒子叫來,說:“快去縛一頂竹轎來給我坐!”

“阿爸,阿爸,你坐轎子做啥呀?”

“我老啦,走不動了,坐上竹轎子,我要到外面去尋水源!”

兒子把竹轎子縛好了。老頭兒拐進菜園,把他二十歲的孫子叫來,說:“快去拿兩根竹杠子來抬我走!”

“爺爺,爺爺,你要抬到哪里去呀?”

“站得高,望得遠,你和你阿爸,抬我到城墻上去轉轉!”

孫子把竹杠子拿來了。

兒孫倆抬著老頭兒,在杭州城墻上面繞圈子。一日繞三圈,三日繞九圈。繞呀繞呀,竹轎子繞了三日;看呀看呀,老頭兒看了九圈。他發現在城隍山腳下,有一股煙不象煙、霧不象霧的東西,不斷地往上冒,不斷地往上升,升到天上結成一朵白閃閃的云朵兒,對他兒孫說:

“那白云底下冒煙霧的地方就是龍脈呀,有一條龍在地底下呼氣呢。”

老頭兒找來許多人,在城隍山腳下挖井。挖呀挖呀,挖下去三丈三尺深,可是,井底下一滴水也沒有!當官的看看井里干干的,不容分說,就把老頭兒殺了!

兒孫倆大哭了一場,把老頭兒的尸體埋了。孫子含著眼淚,攙扶他阿爸,仍舊爬到城墻上去繞圈子。繞呀繞呀,又繞了三日;看呀看呀,又看了九圈。他們看到城隍山腳下挖過井的地方那股煙霧更濃了,天上那朵白閃閃的云朵兒也更大了。阿爸指著云朵兒,對他兒子說:

“那白云底下冒煙霧的地方真是龍脈呢,你爺爺找地方沒有錯嘛!”

他們又找來許多人,在城隍山腳下挖過井的地方繼續往下挖。挖呀挖呀,又挖下去三丈三尺深,但是,井底下還是沒有一滴水!官府知道了這回事,就不問青紅皂白,把老頭兒的兒子也殺了。

孫子大哭了一場,把阿爸的尸體埋在爺爺的墳堆旁邊。剩下他獨個人,孤凄凄的,還是爬到城墻上去,跟爺爺和阿爸一樣繞圈子。繞呀繞呀,再繞了三日;看呀看呀,再看了九圈。他看到地下那股煙霧越冒越濃,天上那朵白閃閃的云朵兒也越結越大了。孫子指著云朵兒,對自己說:“那白云底下冒煙霧的地方一定是龍脈,爺爺、阿爸,你們死得好冤枉啊!”

他再去找來許多人,仍舊在城隍山腳下那挖過井的老地方,接連往下挖。挖呀挖呀,再挖下三丈三尺深,挖到下面全是鼓鼓突突的巖石,再也挖不動了。

孫子在九丈九尺深的井底下,東摸摸是干的,西摸摸是干的,一摸摸著一塊圓鼓鼓的大巖石,象是龍的眼睛。他把心一橫,大聲喊道:

“龍呀,龍呀,你為啥不睜眼哪!天上不下雨,地下不放水,你叫大家怎么過日子,今天我跟你拚啦!”就一頭向圓鼓鼓的巖石撞過去。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巖石裂開一條縫,縫里汩汩地冒出水來,一會兒,就把九丈九尺深的水井灌得滿滿的。

清洌洌的井水,把孫子托上井口;可是,他已經死了。老百姓大哭了一場,把孫子的尸體埋在他爺爺和阿爸的墳旁。

自從有了這口水井,人們就不愁沒有水吃了。后來,大家照樣到處去挖井,漸漸地,杭州的水井就越挖越多。不過后來挖出的水井,總沒有比最早挖的那口更大、更深的。因此,人們就把它叫做“吳山第一泉”,還把城隍山腳下的那條巷叫做“大井巷”。


中國民間故事網  2013-07-12 15:49:42

[新一篇] 西湖民間故事:豆腐橋

[舊一篇] 西湖民間故事:打龍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