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為什么“文革”紅衛兵登廣告道歉產生巨大社會沖擊力
為什么“文革”紅衛兵登廣告道歉產生巨大社會沖擊力
公方彬的博客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我們應當學會懺悔

劉伯勤為自己在“文革”期間的錯失刊登廣告向受傷害者致歉,此消息一出,迅即登上各門戶網站的主頁,并在網民中產生軒然大波,相信由此而來的社會震蕩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甚至有可能引向深入。為什么在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在一切厚重乃至人性亦被解構的情況下,一個不那么重要的人物做了一件看似不那么重大的事情,卻聚焦了公眾的目光,讓麻木的靈魂為之一震,不易感動心頭為之一熱?

至少有幾個原因:一是對于我們這樣一個在文化心理上習慣于掩蓋錯失的民族,能夠主動懺悔幾十年前的錯失,具有相當的符號意義;二是在對“文革”的荒謬及其對一個民族的巨大傷害反思遠不到位的情況下,劉伯勤觸動了一個我們不愿意深揭,甚至有意無意進行掩飾的瘡疤,必定引起廣泛關注,實際上網民已經為此開打口水戰;三是以政府退休處長的身份進行懺悔,又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也就是在很多官員絞盡腦汁掩飾自己錯誤的情況下,他反其道而行之,主動亮丑,確有引導已經雙重人格的官員們回歸人性的效用。

其實,沒有不犯錯誤的人,也沒有不犯錯誤的政治集團乃至民族,犯錯誤并不可怕,怕的是不能正確對待錯誤,尤其是找不到正確的改正錯誤避免犯同樣錯誤的路徑。換言之,在一條河流中濕鞋不可怕,怕的是一再在這條河中濕鞋。如何避免犯同樣錯誤的機會?劉伯勤先生的做法具有強烈的啟示意義。也就是說,對于傷害者來講,必須正視錯失,哪怕時間過去很久,惟此方保靈魂獲得歸宿。筆者曾注意到西方國家的政府屢屢為百年前的錯失而承担道義責任,比如加拿大政府為百年前傷害華工公開道歉。至于官員為道義責任道歉就再正常不過了。而我們卻為了面子或某種形象決不認錯,這顯然不是正確的選擇。對于被傷害者來講,則應當善于忘記,以包容和寬容彰顯胸懷和境界,個人是這樣,一個集團或國家民族也應當是這樣,所謂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公允地講,我們的政府和社會較前都有了巨大進步。簡言之,尚未進入法度范圍內的錯失,傷人者應勇于懺悔,受傷者應有更大的寬容,二者都是人文精神的體現所在。強調這一點,也是與自己的體驗有關。舉例來看,幾年前隨團訪問加拿大,筆者向加方同行提出一個問題,對當年中加軍隊在朝鮮戰場兵戎相見怎么看?回答:“那就是個歷史事件。”對方的回答輕松自然,但對于長期接受仇恨教育,認定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同時采取了選擇性記憶的我方人員,不能不是一種心靈和價值觀上的沖擊。

當然,筆者在這里特別強調反思和懺悔,其實是為了避免發生同樣的錯誤。中華民族有著強烈的面子意識,為了維護面子不惜放棄里子,也就是說不敢揭自己的瘡疤,甚至習慣于以更大的錯誤掩蓋原本不太大的錯誤。這種文化心理制約了對悲劇的機理剖析,認識不深刻,就不會留下烙印,容易忘記就難避免重復發生。象“文革”這么大的災難,有那么多人成為傷害者和被傷害者,特別是人倫道德和價值觀的破壞,幾代人都未必能夠重建,然而我們卻沒有進行徹底反思。為什么當前社會出現了美化“文革”的思潮?看似是對現實的不滿,深層原因還是反思不到位。所以,要想避免第二次“文革”,就必須在制度設計上實現突破的同時,進行反思和懺悔。

強調反思和懺悔,也是希望以此彌補法治之不足。人性中存在著惡,這種惡大多情況下并不直接觸及法的底線,那么在未達到強制程度如何約束?也就是如何把人性的惡一直關在籠子里?這就需要反思和懺悔。西方國家的人們習慣反思和懺悔,除了基督教的原因,就是對人性的深刻理解和把握。以德國為例,這是一個理性和自覺的民族,其理性和自覺源自哪里?至少一個方面就是對兩次世界大戰策源地的深刻反思和真誠懺悔。他們認識到,要避免第三次災難的發生,必須實現制度設計上突破,同時避免不被政客所操控,后者的路徑在反思和懺悔。這一點對于進入社會轉型的中國,尤其相對集體躁動的中國社會,無疑越來越顯其重要。我們應當通過反思和懺悔抑制身上的惡,避免不留意間讓其跑出來傷人。

強調反思和懺悔,還是為了讓負重的靈魂找到循路,也就是經常進行自我靈魂洗滌和凈化。人不是神,神從不犯錯誤,人卻很難不犯錯誤,怎么才能在錯失中不使靈魂承受過大的壓力,導致蛻變和扭曲,有效方法就是直面內心中的惡與行為中的錯,通過“贖罪”減輕精神和心理壓力。這或許就是基督教借亞當夏娃偷吃智慧果來證明人有原罪,又因為原罪而要求懺悔和贖罪,進而升華自己的精神,引導自己的靈魂。當然這里也有改善思維方式和思想方法的考量,即遇事也要善于和勇于從自身找原因,避免一切歸因于社會,歸因于他人,結果惡化自己的心靈和社會環境。這一點相對于目前的特殊社會背景、社會氛圍,更顯其重要。

……

最后,筆者有兩點希望,一個是希望我們自己和從屬的集團、民族,不斷積淀劉伯勤先生這樣的勇氣,學會反思,學會道歉,學會懺悔,以求升華。倘真成為一種普遍的靈魂凈化活動,或許會演化為中國版的啟蒙運動。另一個是習近平主席在今天召開的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工作會議上指出:“人心向背關系黨的生死存亡。”在解決這個問題過程中,我們是否可以從劉伯勤的行為中找出一些啟示?如果找得出用得上,未必不可發展成為一次靈魂大掃除運動。

圓中國夢,我們需要太多的人文精神和人文品質!

2013-07-17 08:3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