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大鬧天宮 1965版 國語
大鬧天宮 1965版 國語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話說在東土傲來國有一座花果山,山上有一尊石猴吸收日精月華化身為一只神猴(邱岳峰 音),統領著山中的猴子猴孫。為求得一件稱心的寶貝,神猴孫大圣潛入龍宮,強硬求來大禹治水時的定海神針如意金箍棒。東海龍王(畢克 音)心有不甘,于是上天將此事訴諸玉帝(富潤生 音)。玉皇大帝命令太白金星(尚華 音)下界招安,許以爵位。不知有詐的孫大圣欣然前往,卻發現只是負責養馬的弼馬溫。得知受騙的猴王反下天庭,與天兵天將在花果山展開大戰……本片根據古典名著《西游記》中的故事改編,前后歷時4年創作,并榮獲1962年捷克斯洛伐克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短片特別獎、1978年英國倫敦國際電影節年度杰出電影獎、1982年厄瓜多爾第四屆國際兒童電影節三等獎、第二屆中國電影“百花獎”最佳美術片獎。

http://v.baidu.com/kan/movie/?id=25567&url=http://v.pptv.com/show/0D7vbdU7qiblMyhY.html#frp=v.baidu.com/v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418019/reviews?source=new_aladdin

今日歡呼孫大圣

本來老六

    一九六四年在中國的西部爆炸第一顆原子彈,而這一年就在同一片大地的東南方-上海,一部由對萬籟鳴、唐澄導演的《大鬧天宮》象它的主人公一樣也石破天驚的蹦了出來。
  
    《西游記》在四大名著的地位一直比較含混,除了李贄的點評和道藏的拿來主義,遠沒有其他三部書來得喧鬧。而這部一百二十分鐘的片子卻在童話的畫皮下“意外”地把這部巨著的一些小地方提了出來。
  
    按老話講,這是一部充滿革命浪漫主義的片子,那么便來閑逛一番,見識一下這東方的“羅曼蒂克”。
  
    瀑布慢慢拉開,我們的美猴王從海外歸來,操練孩兒們之余,由于沒有趁手的兵器,便去向東海龍王這個老鄰居動議一件常規武器。(由于本片誤導,長時期我奇怪流沙河、通天河之類怎么能難住俺大圣啊,不過壓了五百年,嘿嘿)
  
    這里,龍王犯了一個孫大圣以后將不斷犯的毛病:大仙要是拿得動,就送與大仙。
  
    結果是沒了銀子,有沒面子,于是乎教訓之一:不要怕人說你窮,家里有寶才是真的!
  
    回頭說我們的大圣。趁手的兵器拿到手,自然該從此在山上過著幸福美滿,哦,該是幸福逍遙的日子。可就這么一直在山上呆著是不是快樂逍遙?記得有人說過伊甸園里并不是蛇引誘了夏娃,而是夏娃引誘了蛇。
  
    快樂是最會令人厭倦的東西。與其說是太白金星招安了大圣,不如說大圣早就想上天看看。
  
    上天看看何妨?閑著也是閑著。佛家有云:人之一動念,十萬八千煩惱。
  
    在我們的生命當中,有沒有這么一個動念的剎那呢?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募然回首。
  
    記得后來取經路上,大小妖精在取笑孫行者時都不免如此拖上一句:“原來就是當年的那個弼馬溫啊!”此語一出,就像公交車上一個人問:“你為什么不去叫出租”,跟著必然一場紛擾。究其原因,都是或多或少真好點中對方的痛處。
  
    我們是實實在在地從武曲星(我很長時間里以為這是個很牛的大大)和金星的擠眉弄眼里知道弼馬溫是個什么玩意,可初涉職場的大圣怎么會知道這“弼馬溫”是干什么的?一句“那里你是最大的”恐怕足夠有些誠惶誠恐嗎?至于那個終于跑出來的“馬天君”,是不是更帶有一點“最熟悉的陌生人”的調侃?于是第一次親密接觸就那么不歡而散,“打傷了馬天君,搗毀了御馬監,反出了南天門,逃回花果山去了”。
  
    一個人的痛苦往往并不在于失去什么東西,而是往往不知道擁有的是什么?
  
    有句頗為小資的話叫做:往往當一個人失去一樣東西的時候,才知道珍惜。
  
    我總惡意地想,比這更令人沮喪的是發覺這樣東西一點都沒有價值。
  
    且慢。回山便回了,卻連逍遙都來不及就急急扯起一面大旗:“齊天大圣”。
  
    如同《簡愛》里的那個小法國人:“這中間有一種可笑的東西,也有一種令人痛苦的東西。”
  
    雖然當李天王的膿包先鋒和草包兒子鎩羽而歸之后,大圣如愿以償地得到了“齊天大圣”的名頭(即便只是在花果山上。),可我們的大圣又犯了人類的另一個原罪級的錯誤——好奇:他總覺得這天上或許的確有比花果山更好的地方,
  
    按上海人的講法,外頭兜一圈,小駒心啊野(音牙)忒了。于是在那“閃閃紅霞”的誘惑之下,金星老兒稍微推波助瀾一下,重為馮婦,“玉帝現命齊天大圣看管桃園。”
  
    如果說上次我們的大圣以一介白丁作了個看馬官還算是由平民上升到了基層干部,可這次卻以“齊天大圣”的身份作了一個,不提也罷。
  
    比較耐人尋味的是這樣的小天地總有一段蜜月期,雖然又總是很短暫。當我們的大圣打著“九千年一開花,九千年一結果”之仙桃的飽嗝美夢正酣時,一群漂亮美眉無情的把輕紗在大圣面前剝了個粉碎。
  
    這時候大圣完全暴露了一個普通人的悲哀。直接地說不過就是貪圖口腹之欲,再往前走就是求一席之地的虛榮,可當這一切慢慢還原出本來的時候,令我們咋舌的原來是那么熟悉,此刻有些蒼涼的兩個字:公正。
  
    所謂的公正其實包含兩個層次,一方面是不該得到的得到了;一方面是該得到的沒有得到。
  
    作為御封的齊天大圣,哪怕我們的猴頭再陌生于官吏等級,等到聽到東海龍王這個曾在他面前張皇失措的小丑都成為座上客,而他一番拼殺之后還是:“什么齊天大圣,沒聽說過。一個管桃園的猴頭妄想去瑤池赴會,真是做夢!”
  
    當我們自以為在社會上可以有一席之地的時候,往往都會遇見這樣的仙女。
  
    一個人企圖改變世界,除非他偷吃了仙桃仙酒,還把“玉帝御用金丹”倒個飽,否則只好乖乖被世界改變,因為下場不會永遠是童話,而且,大多數時候不是。
  
    《哈里。波特之密室》將判斷一個人是否強大在于他的選擇而不是能力,可我想,在這古老的東方,能選擇嗎?
  
    看著最后的字幕,我突然發覺那份憂傷并不是我們如何選擇,而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非關遺忘)可以選擇。
  
    似水流年,我們終于慶幸我們還會習慣,還會麻木。
  
    于是,在一番自飲自酌的癲狂之后:“你等山前埋伏,你等山后埋伏。”
  
    幸好,那是火熱的六十年代,在遼闊的中國大地上剛發生什么,正發生什么,
  
    將發生什么勿庸置疑,所以結果只能是“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回到開頭,突然發覺這大概就算最浪漫的地方了。
  
    有時我想,每個人都象孫大圣那樣一身本領,以為生活該是怎樣,但時光飛逝,我們也像大圣那樣終于變成了悟空,之后哪,之后,就是另一部電影了。




2013-07-24 11:2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