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孟浩然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孟浩然
渴望悠然的BLOG     阅读简体中文版

當唐明皇李隆基入土為安時,在宇宙的某個角落里或許會發出一聲嘆息:哎,你也有今天!

發出嘆息的不是別人,正是與王維一起開創盛唐田園山水詩派的大詩人孟浩然。

然而,一聲嘆息只是我個人的想象,實際上早在李隆基駕崩的22年前,那個在后世留下盛名的詩人孟浩然就已經在落寞中死去了。終其一生,他沒有等到皇帝的垂青,也沒有迎來政壇上的春風得意,盡管留給后世的是不朽的詩篇,卻沒有世俗人所津津樂道的一官半職,總體而言,孟浩然先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白丁。

其實,孟浩然不是沒有機會,只可惜來之不易的機會被他錯過了。

據《全唐詩 孟浩然》記載,孟浩然曾經有過一次與唐明皇李隆基面對面的機會。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游歷長安的孟浩然與詩人王維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于是王維便邀請孟浩然到辦公室里坐而論道,不想就在兩人熱烈交流的時候,辦公室里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這個客人的名字叫李隆基。

王維當時正是李隆基面前的紅人,李隆基這次突然來訪其實也是心血來潮,抬腳就進了王維的辦公室。

皇帝突然來訪,王維有些窘迫,辦公室里多了孟浩然這樣一個生人,就這么冒然讓皇帝撞見畢竟不是一件好事,這可怎么辦呢?

“老孟,你還是先躲起來吧!”王維對孟浩然說道。

孟浩然不敢多言,連忙躲了起來。

李隆基進來的時候,王維已經恢復了常態,然而李隆基一看屋里的擺設就明白了,剛才有客人在。

“家里有客人?”

“哦,哦,是的。”

“誰啊,我認識嗎?”

“孟浩然!”

“哦,快把他叫出來,我讀過他的詩,就是一直沒見到真人。”

王維不敢怠慢,連忙把孟浩然喊了出來,在他看來,這是一次難得的機遇。

李隆基看著眼前的孟浩然,親切的說道:“一直看你的詩,怎么樣,有沒有新詩給我看?有的話,趕快給我看看!”

孟浩然為難的搓著手回應道:“抱歉陛下,今天我沒帶詩集。”

李隆基擺擺手,“沒關系,你就吟誦最近的作品吧!”

孟浩然略微思索了一下,開始吟誦自己認為近期比較經典的作品:

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正當孟浩然準備進入高潮時,李隆基煩躁了起來,指著孟浩然說道:“你不出來做官,而我又什么時候拋棄過你?你怎么能這么污蔑我呢!”

砸了,徹底的砸了!

此時的孟浩然犯了一個低級錯誤,他用自己的標準代替了皇帝的標準,卻沒有想到,皇帝的標準與孟浩然的標準是截然不同的。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在孟浩然看來,這是來自不易的嘔心之作,而在皇帝李隆基聽來,卻是尤其的刺耳。身為皇帝自然愿意把天下精英都收入自己的囊中,而這個孟浩然卻在說“不才明主棄”,這不是在說皇帝有眼無珠嗎?盡管你自稱“不才”,又稱皇帝“明主”,然而抱怨之意已經撲面而來!

李隆基拂袖而去,留下孟浩然在原地目瞪口呆,看著李隆基漸漸模糊的背影,孟浩然知道,自己今生跟這個“明主”無緣了!

算了,隨他去吧!

 

由于歷史的久遠,孟浩然與李隆基的這次偶遇是真是假,其實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不知道兩人是否真的有過這樣一次正面交鋒,我們只知道,在盛唐浩瀚的詩海中,孟浩然真的寫下過這樣的詩句:

 

【歲暮歸南山】

 

  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白發催年老,青陽逼歲除。永懷愁不寐,松月夜窗虛。

也有人說,這首詩是孟浩然赴長安應舉失利后的詩作,總之,這是一篇抒發失意情緒的詩作。

世界上最復雜的不是迷宮,不是北京的立交橋,不是李冰冰的年齡,也不是章子怡緋聞男友的背景,世界上最復雜的其實是人。

孟浩然是人,因此注定他也是一個復雜的人,一個矛盾的人。

在孟浩然的腦海里,一直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小人的背上刻著“隱居”,一個小人的背上刻著“出仕”,兩個小人的爭斗一直持續,時而“隱居”占了上風,時而“出仕”占了上風,向左是“隱居”,向右是“出仕”,那么究竟該向左還是向右呢?

歷史總是充滿著無數的巧合,孟浩然的成長背景注定他的一生與“隱居”有緣。

在孟浩然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他的家鄉襄陽有一座山叫鹿門山,東漢時期有一位著名的隱士曾經居住在這里,他的名字叫龐德公。

提起龐德公很多人或許還有些陌生,但提起他的朋友,相信只要是地球人,或許都知道。

他的朋友有“臥龍”諸葛亮,“水鏡”司馬徽,“進曹營一語不發”的徐庶,以及“鳳雛”龐統,值得一提的是龐統是龐德公的親侄子,龐統的成才離不開龐德公的培養。另外龐德公與諸葛亮也是拐著彎的親戚,他的兒子龐山民娶的正是諸葛亮的二姐。

所謂“臥龍”,所謂“水鏡”,所謂“鳳雛”,據稱都是由龐德公先叫起來的,由此可見,知人是龐德公的一大強項。

對于龐德公,荊州牧劉表仰慕已久,他一直想邀請龐德公做自己的幕僚,先后數次發出邀請函卻如石牛入海,沒有辦法,劉表只好親自上陣,與龐德公在田地邊進行了面對面的交流。

劉表:先生現在只是保全自身,哪里比的上出來保全天下呢?

龐德公:有一種叫鴻鵠的鳥,筑巢于高林之上,每天晚上棲息于斯;有一種叫黿龜的動物穴于深淵之下,每天晚上安宿于斯。人行于世上也是各有各的棲所,只是各不相同而已。

劉表:先生每日在田間辛苦勞作卻不可能出來做官,百年之后,能給子孫留下什么呢?

龐德公:別人把危險留給了子孫,而我把安寧留給子孫,詩書耕讀,安居樂業,我不是沒有東西留給子孫,只是留的東西不一樣而已!

對話完畢,劉表無奈離去,然而龐德公的話語卻留在了天地之間。數年后,劉表身故,把危險留給了子孫,而龐德公隱居多年后,在一次入山采藥中,一去不返,只給世間留下了千古傳奇。

有如此一位同鄉,又有流傳數百年的傳奇,龐德公的故事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孟浩然,因此在孟浩然的詩集中也有這樣一首詩:

 

【夜歸鹿門山歌】

 

  山寺鳴鐘晝已昏,漁梁渡頭爭渡喧。人隨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歸鹿門。鹿門月照開煙樹,忽到龐公棲隱處。巖扉松徑長寂寥,唯有幽人自來去。

 

然而隱居是夢想,出仕是現實,在夢想和現實中徘徊的孟浩然注定左右為難,他夢想隱居,但他也不能免俗的渴望出仕,如果能有夢想照進現實的那一天更是求之不得,然而,夢想與現實的沖突注定,詩人孟浩然注定是一個純粹的詩人,韓愈、王維、賀知章、張九齡那種腳踩詩壇、政壇兩只船的本領,孟浩然學不來,也做不到。

在被李隆基面斥之后,孟浩然還有過兩次不大不小的機會,一次來自韓朝宗,一次來自張九齡。

公元734年,時任襄州刺史的韓朝宗與孟浩然約定一起前往長安,韓朝宗將向京城的上流社會推薦孟浩然。

然而約定的時間到了,孟浩然卻遲遲沒有出現。此時的孟浩然在做什么呢?喝酒!

酒席上有人提醒孟浩然:你不是跟韓朝宗約好一起去長安嗎?怎么還不走?

孟浩然無所謂的回應道:“已經喝上酒了,不管它了!”

一邊是韓朝宗苦苦等待,一邊是孟浩然推杯換盞,苦等孟浩然不到的韓朝宗憤而離去,而酒醉的孟浩然卻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在韓朝宗之后,張九齡也曾經給過孟浩然一次機會,他在出任荊州長史時將孟浩然聘請為幕僚,然而好景不長,孟浩然最終還是離去了。關于孟浩然為何離去,史無明載,以今人之心猜想,可能還是孟浩然不適應官場的氛圍。

時而無限接近,時而無比遙遠,這就是孟浩然與盛唐官場的距離,左右為難的孟浩然始終不知道,他離盛唐的官場到底是近還是遠?

在矛盾之中,孟浩然與一位朋友在襄陽相遇,這位朋友的名字叫王昌齡。

王昌齡到襄陽的時候,孟浩然的背上剛剛生完毒瘡,即將痊愈,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王昌齡來了。

朋友相見,分外眼紅,同為詩人,惺惺相惜,大病初愈的孟浩然興奮之中早已把醫囑忘在腦后,與王昌齡一起縱情宴飲,大快朵頤,其中竟然有孟浩然不該吃的東西,最終“食鮮疾發而逝”。(可能因為吃河鮮導致毒瘡復發)

詩人孟浩然,性情中人孟浩然,七情六欲孟浩然,就這樣結束了關于夢想與現實的糾葛。

該如何評價孟浩然的一生呢,《全唐詩》有如下評價:

當明皇時,章句之風大得建安體,論者推李杜為尤,介其間能不愧者,浩然也。

 

在孟浩然的身后,他的朋友王維為他畫了一副像,掛到郢州的一個亭子上,題曰:浩然亭,后人為了表示對他的尊重,尊稱為“孟亭”;

在孟浩然身后,后人為他修了一座墓,這就是孟浩然墓。孟浩然墓位于襄樊市襄陽城東風林南麓,現高1米余,底徑約3米,保存尚好,是襄樊市重要的旅游景點之一。

 

一個人的地位,不是政府給的,不是輿論給的,而是自己給的。

 

2013-07-26 09:4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