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深度解析:清理爛代碼
深度解析:清理爛代碼
emiliasu      阅读简体中文版

     猜猜看怎么了!你正”繼承“(接收)了一堆混亂的舊代碼。恭喜你!現在都是你的了。混亂的代碼可能來自任何地方。中間件,網絡,可能來自你自己的公司。

  你知道在一個角落里有一個家伙,沒有人過去管他在做什么。猜猜看他一直在做什么?辛辛苦苦寫出了代碼,卻是一堆爛代碼。

  你還記得這個模塊是一個家伙幾年前寫的,在他離開公司之前。這個模塊已經有20個不同的人加過補丁,進行過代碼修復,而且他們也并不理解代碼到底是做了什么。是的,就是這樣的代碼。

  或者你從網上下載下的開源的軟件,你知道它非常的可怕,但是它解決了一個非常專的并且對你來說非常棘手的問題,解決這個問題你可能要花上幾年。

  爛代碼不一定是問題,只要它們沒有出錯,沒有人會對它嗤之以鼻。但不幸的是,它們沒被發現的概率太小了。錯誤會被發現。需要新的功能,新系統發布了。現在你不得不面對這堆恐怖的代碼,試著去清理它們。這篇文章為這種不幸的情況提供了一些建議。


0. 值得清理么?

  第一件你需要問問自己的事情就是代碼值得清理么。我不是說當問到是否要清理代碼時,你一定要回答是或者一定回答不是。是你對代碼負有責任,也是你需要一直面對它們直到最終寫出的代碼是你樂意維護的,也是你很自豪的放入代碼庫的。

  如果你覺得就算代碼看起來很可怕,也不值得浪費你本來就很緊張的時間來修復它們。所以你僅僅做了最最微小的調整解救燃眉之急。

  換句話說,你也可以將代碼看作自己的,也可以看作是別人的。

  兩種情況都有優缺點。優秀的程序員看到爛代碼時會覺得很難受。他們會拿出火把和叉子并且高呼:“太亂了,太亂了”。這是一種優秀的品質。

  但是清理代碼是一個繁雜的工作。很容易就低估了時間。甚至有時候和從頭開始寫代碼一樣的耗時。并且短期并沒有帶來任何的短期效應。兩個星期的時間清理代碼并不會帶來任何新的功能,但有可能引入一些新的錯誤。

  另一方面,如果長時間不清理代碼可能會帶來災難性的毀滅。混亂是代碼的殺手。

  所以,這并不是一個容易做出的決定。需要考慮一些事情:

● 你期望對這段代碼做多少改變?你是希望僅僅修改這個小錯誤呢,還是這段代碼還要使用多次,所以你希望將它“調教”的好些,并且加上新的功能。如果僅僅是修復一個錯誤,那么最好是別打草驚蛇。然而,如果這個模塊你需要長期折騰的話,那么現在開始花點時間來清理它吧,之后會省掉很多煩惱。

● 你需要或者是你想引入上游的更新嗎?它是一個正在開發當中的開源項目嗎?如果是的話,并且你想做改變的是上游的代碼,那么你不能對代碼有大的改動否則當你每次pull代碼的時候都會經歷一場merge的噩夢。所以你需要做一個友好的團隊合作者,接受這個錯誤,將帶有你修正的代碼補丁發給代碼的維護者。

● 要做多少工作?你一天內實際上能清理多少行代碼?我們估計多于100行,少于1000行,好,我們假設是1000行。所以如果一個模塊有30,000行代碼的話,你可能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你有那么多時間嗎?值得這么做么?

● 它是你核心的功能嗎?如果這個模塊只是邊緣的模塊,譬如字體渲染或者圖像渲染,你可能并不在意它是否是亂七八糟的。你可能全盤不要,將來用另外的東西來代替,誰知道呢。如果這段代碼關乎核心的性能,你需要慎重對待。

● 這段代碼有多糟糕?如果代碼僅僅有一點點糟糕,那么可能你還是可以忍受的。如果它是不可理喻的,令人崩潰的話,那么我們就必須對它下手了。

1. 建立測試用例

  要認真清理一段代碼意味著花一段時間來徹底清理它。你可能會毀壞它們。

  如果你有一個比較好的測試用例,有一定的覆蓋率,你將會很容易知道什么已經損壞了,并且你能夠很快的知道你犯了什么愚蠢的錯誤。想要節省建立測試用例的時間在整個的清理代碼的過程中是可笑的。建立測試用例吧。這是你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

  單元測試是最好的,但是所有的代碼并不適應單元測試。如果單元測試過于繁瑣,就換用集成測試吧。譬如,一個游戲關卡中需要一個人物完成一系列的動作和你清理的代碼有關。

  這樣的測試更加耗時,所以不可能在每一次更改之后都測試一次,雖然這是最理想的情況。因為你將每一次改變都放到了版本控制系統中,所以情況還不是那么糟糕。所以每一段時間(比如,五個更改)就測試一次。當你發現了一個問題時,你可以通過二進制搜尋最近的幾次commit中找到什么地方導致了問題的發生。
  如果你發現了測試沒有發現的問題,確保將這個也加入到測試中,以便將來可以測試它。

2. 使用代碼版本控制系統

  還有人需要被告知要使用代碼版本控制系統嗎?我希望沒有。

  清理工作是很關鍵的。你可能要做很多很多小的修改。如果什么地方出錯了,你想回顧版本歷史,你可能找到它錯在哪。

  如果你和我一樣,你可能有時重構(清理愚蠢的類)的時候會出錯,并且后來意識到這并不是個好的點子,或者這是個好點子,但是如果先做了什么之后所有的一切會變得更簡單。所以你想快速的恢復一切到原狀并且重新開始。

  你的公司應該已經有代碼控制系統了,你可以在不同的分支進行修改,在不打擾別人的情況下隨意的commit。

  就算情況不是這樣的,你也應該使用版本控制。下載Mercurial(或Git),創建新的倉庫,將代碼從你們公司的愚蠢的系統中簽出并放在這里。在庫中commit你的更改。當你完成了之后你可以將所有的一切merge到那愚蠢的系統中。

  拷貝庫到一個代碼控制系統中僅僅需要幾分鐘。很值得這么做。如果你不懂Mercurial,花一個小時學習它。你會為你這么做感到高興的。如果你愿意的話,花30個小時學習下Git(我是開玩笑的!并不用這么久。現在是“nerd”戰斗的時候了!)

3. 每次僅僅做一個小小的改動

  有兩種方法改進壞的代碼:革命和改革。革命是用火把一切都燒掉,從新寫一遍。改革是在不破壞的基礎上每次只進行一點小小的改變。

  這篇文章是關于改革的方法。我不是說革命的方法從來不是必要的。有時代碼太糟糕了,需要用革命的方法。但是那些覺得改革的進度太慢的人們往往會鼓勵改革,然而經常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復雜性,并最終并沒有比現存的系統更好。

  Joel Spolsky寫過一篇經典的文章,他沒有掉入到這個緊張的爭論的陷阱中。

  改革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次只做一個小的改變,測試它,并且commit它。當一個改變很小時,它更容易理解改動的后果以及確保改動不會影響現有的功能。如果什么地方出錯了,你僅僅需要核查很少的一部分代碼。
  如果你開始做更改并且意識到改得很糟糕,那么你恢復到上一次的commit,不會損失太多的無用功。如果你過了一段時間才發現什么地方有細微的差錯,你可以在版本歷史中使用二進制搜找到導致問題的更改。

  最常見的錯誤就是一次進行多處更改。譬如,當去除不必要的類層次的勢后,你發現API的方法并不是像你喜歡的使用方法,而你打算重新組織它們。不要這么做!先去除層次結構,commit之后再更改API。
  聰明的程序員懂得組織,所以他們也不需要太聰明。

  試著找一個途徑,沿著這個途徑你可以把代碼變成你想要的模樣,每次只有一點點改動。譬如,第一步你重命名方法,使之名字更合理。下一步,你可以將成員變量變成方法的參數。然后將算法變得更清楚些,等等。

  如果你開始做更改,并且發現比你原先設想的改變要大,不要害怕又退回去,使用更小的更簡單的步驟去完成同樣的事情.。

4. 不要同時清理代碼和修正代碼

  這是(3)的結果,但是仍然很重要。

  這是一個常見的問題。你開始察看一個模塊,是因為你想加入某個新功能。然后你發現這個代碼相當的糟糕,所以你開始重新組織它并且加入新的功能。

  問題在于清理代碼和修正錯誤是完全不同的目標。當你清理的勢后,你想讓代碼看起來更好,而沒有改變它的功能。當你修正錯誤時, 你想改變功能。如果你同時清理代碼和改正錯誤,很難保證清理不會改變什么。

  先清理代碼,然后再在一個干凈的基礎上,加入新的功能。

5. 刪除你沒有使用的功能

  清理的時間正比于代碼的數量,復雜性和糟糕的程度。

  如果代碼的功能你目前沒有使用,而且在可預見的將來也不會使用,那么就刪除它,這會減少你瀏覽的代碼數,降低復雜度(刪除不必要的概念和依賴)。你會清理的更快的,而且最后的結果會更簡單。

  不要留著代碼僅僅因為“誰知道呢,你可能某一天需要它”。代碼是有代價的 – 它需要被移植,修正錯誤,被閱讀以及被理解。你有更少的代碼,就更好。就算在最不可能的情況下,你需要這個舊代碼,你也能從代碼庫中找到它。

6. 刪除大部分的注釋

  爛代碼很少會有好的注釋。它們通常是這樣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Pointless:

    // Set x to 3

    x = 3;

// Incomprehensible:

    // Fix for CB (aug)

    pos += vector3(0, -0.007, 0);

// Sowing fear and doubt:

    // Really we shouldn't be doing this

    t = get_latest_time();

// Downright lying:

 


    // p cannot be NULL here

    p->set_speed(0.7);



  看看整個代碼。如果一個注釋對你來說不再有意義,也對你理解代碼沒什么幫助,那么就刪除它。否則你只會浪費你的腦力去理解一堆對你理解代碼沒幫助的注釋。

  同樣的刪除那些已經被注釋掉的代碼。如果你還需要它的時候,它還在你的代碼倉庫中。

  甚至如果注釋是正確而且有用的,記住你還可以重構你的代碼。可能當你完成重構后,這些注釋不再正確了。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一個單元測試能夠告訴你注釋是否已經損壞了。

  好代碼需要很少的注釋因為代碼自己已經自說明了而且很容易理解。擁有好名字的變量不需要注釋去解釋它們的用途。函數如果有好的輸入輸出,沒有特殊情況時是不需要說明的。簡單的寫得很好的算法在沒有注釋的情況下也是容易理解的。而斷言記錄了條件和預測。

  大部分情況下,最好的做法是刪除所有舊的注釋,專注于讓代碼變得干凈和具有可讀性,然后再在需要的地方添加代碼 – 這些注釋反應新的API的用途以及你對代碼的理解。

7. 避免共享的可更改的狀態

  共享的可更改的狀態是理解代碼的最大阻礙,因為它允許隔一段距離的行動,一段代碼可以改變另一段完全不同的代碼的行為。人們常說多線程是困難的。事實上,是由于線程共享了可更改的狀態,才導致了問題。如果你能避免它們的話,多線程并不復雜。

  如果你的目標是寫高性能的軟件,你應該不能避免一切可更改的狀態,但是你的代碼仍然可以從減少它而獲益。為了“大部分功能完善”而努力吧,確保你確切的知道什么狀態在什么地方改變了,并且知道原因。
  共享的可更改的狀態來自不同的地方:

● 全局變量。最經典的例子。現在每個人都知道全局變量的壞處。但是要注意(有時人們會忘記),全局變量是唯一的會造成問題的共享的可更改狀態。全局常量并不糟糕,Sprintf也不糟糕。

● 對象 – 裝有樂趣的大袋子。對象能夠集合很多方法,無疑可以共享很多可變的狀態(成員)。如果一個懶惰的程序員需要將一些信息在方法之間傳遞的話,她可以建立一個新成員,所以可以依照需要來讀它和寫它。這非常像全局變量。多么有意思!當一個對象有越來越多的成員時,問題就越來越嚴重。

● 巨大的函數。你可能已經聽說它們了。這種神秘的產物棲息在最黑暗的代碼洞穴的最底層。心眼壞的程序員在陰暗的酒吧里談論它們,他們的理智被他們遇見的代碼摧毀了:“我不停地向下翻向下翻,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有12,000行。”當函數足夠長的時候,它們本地變量將和全局變量一樣糟糕。我們不可能知道改變2000行之后的一個局部變量會有什么效果。

● 引用和指針參數。引用和指針參數沒有被聲明為const被傳進函數時,可以在被調用者,調用者以及任何能被傳遞相同的指針的對象之間充當共享的可變的狀態。

  這里有一些避免共享的可更改的狀態的建議:

 

  • 將較大的函數切分成較小的函數。
  • 將較大的對象切分成較小的變量,將相關的成員放在一起。
  • 將成員變成private。
  • 將函數聲明const,返回結果,而不是可更改的狀態。
  • 將函數聲明static,從參數獲得值,而不是從共享狀態那里取值。
  • 避免完全使用對象,實現純凈的功能,不要引入副作用。
  • 將本地變量聲明const。
  • 將指針和引用聲明const。


8. 避免不必要的復雜性

  不必要的復雜性通常是過度工程化的結果 – 支持的結構(如序列化,引用計數器,虛擬接口,抽象工廠,訪問者等等)會拖慢真正有實際功能的代碼。

  有時候過工程化是因為一些項目開始的時候有一些更大的野心,多于實際完成的。更多的情況,我想是因為程序員讀了關于設計模式的書之后和瀑布模型之后的想法,他認為過工程化會形成更“堅固”和“高質量”的產品。

  通常,這個笨重的,僵化的,過度復雜的模型不能適應功能需求,而這是設計師不期望的。那些功能可能之后用hack的方式來實現,成了在象牙塔最頂上的螺栓和后門,變成了神經錯亂的混合結構。

  治愈過度工程化的方法就是YAGNI(you are not gonna need it)-你不需要它!只有當需要一個東西的時候才建造它。當你需要它的時候才建立更復雜的東西,而不是在你需要之前。

  避免不必要的復雜性的一些實際的方法:

 

  • 移除你沒有用到的東西(就像上面建議的一樣)。
  • 簡化必要的概念,避免不必要的概念。
  • 移除不必要的抽象,用實際的實現來替代。
  • 移除不必要的虛擬化,并且簡化對象的結構。
  • 如果一個設置曾經使用過,那么就避免在用另外的配置來運行這個模塊。


9. 就這么多了

  現在開始清理你的“房間”吧!
 

2013-07-31 11: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