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蘇俄在中國》(三)第二章 俄共戰爭思想的來源及其基本政策
《蘇俄在中國》(三)第二章 俄共戰爭思想的來源及其基本政策
蔣中正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章  俄共戰爭思想的來源及其基本政策
  俄共的戰略目標從中國轉向東南亞和中東,其戰爭方式從製造戰 爭詭變為「阻止戰爭」與「和平共存」,已如上述。但實際上,他這 三十年的侵略行為,乃是結合多數戰役的一個戰爭。我們中國為了國 家生存與人民自由,繼續不斷的與他進行各種戰鬥。這一長期的痛苦 經驗,使我們對於俄共的戰略目標和戰爭方式的轉變,每一步驟都比 較了解。我將在補編中,說明俄共對我們中國所施展的各種戰術,本 章只研究其俄共戰爭思想的來源及其戰爭的基本原則。
  我今日探討俄共的戰爭思想的根據,第一是以馬克斯和列寧對於 戰爭的基本觀念為基礎,來研究其具體的戰爭原則;第二是綜合我們 三十年來與共黨實際的作戰經驗,來分析其戰爭方式與戰術;第三是 參考俄共對內對外戰爭,自一九一七年起,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止的 戰史,來解剖其戰爭的本質。至其蘇俄軍事上所謂「永久性的作戰因 素」的五原則,(註)或其早已公開發布的各種教令以及其各軍種或 各兵種的戰術問題,並不是我在此所要研究的對象。至於中共的戰爭 [310] 思想,不過是俄共的一些餘瀝,更沒有什麼特別加以分析的必要。
  惟在研討俄共的戰爭思想之前,所應特別注意的一點,就是他們 所謂戰爭思想,並不單純是指軍事作戰一方面的戰爭思想,乃是連帶 著對政治作戰的戰爭思想而言。尤其是他們世界革命的戰爭思想,更 是政治作戰的戰術重於軍事作戰的戰術之思想。但是他們政治作戰的 戰術,最先還是應用軍事作戰的理論,後來又運用其政治作戰的戰術 思想,而反映到他軍事作戰的戰術思想上面。例如他們所謂「普羅」 軍事思想,完全是受了他布爾雪維克政治思想的影響所產生的。
  我們若是就他蘇俄軍事的戰爭思想而言,那他們思想的來源,可 說是由東方與西方兩個不同方向融匯而成的。他們戰爭哲學的來源, 在西方是師法克勞塞維茨,在東方是師法孫子。他的戰爭形態,在西 方是學習拿破崙,在東方是學習成吉斯汗。故其對於兵學的研究,特 別講求東方的孫子與成吉斯汗的學理及其原則。這是我們探討俄共軍 事的戰爭思想所不可忽視的。
  至於列寧的世界革命戰爭思想有兩個主要的來源﹕一個是馬克斯 ,一個是克勞塞維茨。他從馬克斯所得到的,是階級鬥爭的理論,和 社會結構及政治情勢的分析方法;他從克勞塞維茨所學到的,是戰爭 [311] 的基本原理,和戰爭指導的方法。史達林承接列寧的衣缽,但他對克 勞塞維茨的戰爭理論,在第二次大戰前後,卻不斷予以抨擊,特別是 他對其最高軍事學校教授拉金上校所問,「應不應該批評克勞塞維茨 的軍事基本理論」時,他所答的一段話,說﹕「克勞塞維茨是手工業 戰爭時代軍事理論的代表。他早已成為時代落伍的軍事理論權威者。 現在我們是處於機械化戰爭時代,在機械化戰爭的時代,需要有新的 軍事理論家。」我以為他這一段話,只能對於軍事作戰的戰術思想而 言。因為各軍種的戰術思想,自然是隨著時代與武器的發展而進步, 決不能墨守成規以甘居落伍的。
  但是他對克氏的戰爭原理,亦即是他們所指「軍事基本理論」有 關部分的抨擊,我以為他如不是一個不懂軍事學理的人,那他無非是 為了誇耀其自己理論的高深,強詞奪理,要勝過古今一切戰爭論權威 者,表示其戰爭思想並不是由外傳而來,乃是皆由其自己獨出心裁的 天才而得的自大狂的心理罷了。我以為今日共產主義戰爭思想尤其是 他們世界革命戰爭思想的理論,仍不能脫離其共產主義的祖師,馬克 斯和列寧傳統思想的軌範。不過列寧對於其學術與理論方面,並沒有 像史達林那樣自作聰明,自大自負的習性,而且他列寧自己亦不承認 其是一個軍事專家,就是在其論述中,亦沒有關於戰爭思想的系統著 [312] 作。但是他平生是特別注重軍事科學和研究戰爭藝術的革命家,而且 他在一九一三至一九一五年之間,讀克氏戰爭論,曾作很精詳的札記 。我們今日可從克氏戰爭論中,特別是列寧札記所摘錄和他所評註的 部分,來對列寧的戰爭思想,加以檢討,更可了解列寧及其俄共戰爭 思想的梗概。
(註)蘇俄軍事上所謂「永久性的作戰因素」的五原則,就是    (一)後方的安定性,   (二)軍隊的士氣,    (三)師的素質和數量,  (四)軍隊的裝備,    (五)指揮官的組織能力。

3-2-1. 第三編  第二章 第一節  戰爭的絕對性
  克勞塞維茨在其戰爭論中,開宗明義,即確立「絕對戰爭」的概 念。戰爭為了達到其使敵人服從我方的意志之目標,在概念上,暴力 的發展與暴力的行使,沒有任何界限,不達到極限而不止。這就是戰 爭的無限界性或絕對性。(註一)
  克氏以為過去大多數現實戰爭,都是有限戰爭,因此過去一般人 對於這一絕對戰爭思想,究竟有多少現實性,表示懷疑。但是克氏從 法國革命和拿破崙戰爭中,發現了戰爭的新趨勢。這一新趨勢就是戰 爭急速向「絕對」的方向邁進。(註二)
  這一「絕對戰爭」或「無限戰爭」,與過去現實戰爭或有限戰爭 相比較,其差異之點是什麼呢?
[313]   一、有限戰爭祇是一次決戰,或是幾個戰鬥的結果。所以戰爭的 勝利,乃是一次決戰,或是幾個戰鬥的勝利之總和。反之,無限戰爭 乃是繼續的行動,而這些行動又是一個不可分的總體。這個總體,雖 包括著多數戰鬥,但各個戰鬥,其本身並無獨立價值,而必須從其戰 爭的總體上估計其價值。(註三)
  二、有限戰爭思想,把戰爭看做一種類似商業上的交易行為,估 計其所負擔的風險,及其所期待的利潤的數量,拿出軍隊來作資本, 而希望每一筆交易,所受的損失,不會超過他投資的數量。(註四) 反之,「無限戰爭」乃是一個最後決戰的概念。為了最後勝利,軍隊 的數量、編組,以及政治謀略、外交行動,都是為了最後決戰。好像 我們把所有資本投入一個事業,每一筆交易都是為了最後的結算。 (註五)
  三、有限戰爭的目的,是強迫敵人接受我方的條件來訂立一個條 約,或是割取敵人的一部分領土。所以這種戰爭要計算其所需用的時 間,要計算其所得到的土地。反之,「無限戰爭」的目的是要使敵人 屈從我方的意志。除非毀滅了敵人的作戰力量,迫使敵人無條件投降 ,接受其絕對的統治,則時間多少,土地得失,都沒有獨立的價值。
  但在法國革命戰爭中,發生了共產主義和階級戰爭的一道逆流。 [314] 這一道逆流,在馬克斯和恩格斯的手上,構成了一個共產主義思想體 系。他們更將克氏「無限戰爭」的概念,應用於階級戰爭,而形成其 「世界革命」與「世界無產階級專政」的狂暴理想。馬克斯為共產國 際聯盟起草的「共產黨宣言」,乃是國際共產主義和世界革命運動的 起點。馬克斯從一八七一年「巴黎公社」的暴動中,指出未來的民眾 革命,「不再是像從前一樣,把官僚主義的軍國主義的機器,從一手 移轉於他手,而是要把他徹底粉碎」。(註六)恩格斯在「法國內戰 」的緒論中,更明白的說﹕「請看巴黎公社吧!這就是無產階級專政 。」
  到了一九一九年三月,列寧組織了第三國際,其信條載在「共產 國際憲章」第一條,就是﹕
  「共產國際——國際工作者同盟——是各國共產黨的結合,亦即   是世界共產黨。共產國際,是世界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領導及組   織者,共產主義的原則及目的之宣傳者,要努力爭取勞動階級,   和貧農的廣大群眾,要為世界無產階級專政,為世界蘇維埃共和   國聯邦,為完全消滅階級,並為實現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   的第一階段而奮鬥。」
  蘇俄及其所役使的國際共產黨,在世界各國家、各民族,和各地 區中作戰,乃是以「世界無產階級專政」為其最後的目的。他們為了 追求這一狂妄的目的,他們的戰爭,當然竊取克勞塞維茨所謂「絕對 [315] 戰爭」和「無限戰爭」,而不是一般現實戰爭或有限戰爭所能比擬。
(註一)克勞塞維茨戰爭論,(國防部譯本)第一篇,第一章,     第三頁至九頁。     (註二)戰爭論第八篇,第二章,第一零頁至一一頁。
(註三)戰爭論第八篇,第一六頁附表參看。
(註四)戰爭論第五篇,第三章,第一零頁至一三頁。
(註五)戰爭論第八篇,第六章,第八六頁至八七頁。     一八五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恩格斯寫給馬克斯的信,特別對     這個比喻,感覺興趣。
(註六)一八七一年四月十二日馬克斯寫給顧格曼的信。

——  ——  ——  ——分節——  ——  ——  ——

3-2-2. 第三編  第二章 第二節  國民戰爭與階級戰爭的並用
  法國革命和拿破崙戰爭中,無限戰爭的趨勢,再具體一些說,就 是戰爭成為全國國民的事業。克勞塞維茨指出了歐洲在十八世紀中, 戰爭只是政府之間的事;到了法國革命,戰爭一變而為法國三千萬民 眾的共同事業,(註一)使戰爭更接近其絕對性的本來性質,(註二 )擺脫一切傳統的限制,而能盡量發揮其本來的威力。(註三)
  克氏在戰爭論「國民戰爭」一章中,表現了他理想中的無限戰爭 [316] 的型態,他認為一個國家在敵軍侵入國土之時,本國軍隊向國內退卻 ,而以正規部隊支持其武裝民眾作戰。敵軍侵入國土愈深,則其兵力 愈為分散,「於是國民戰爭的怒火,遂開始燃燒,終成燎原之勢,達 到決定戰局的最高潮。」(註四)一個國家在戰敗之後,再起作戰時 ,國民戰爭,更是禦侮圖存的戰爭方式。(註五)克氏的戰爭哲學, 推論至此,其對於反侵略的民族革命戰爭,可以說是有其寶貴的貢獻 。
  克勞塞維茨的理想中的無限戰爭的基礎,就是他所謂全民武裝的 「國民戰爭」。因之,馬克斯亦依據這一理想,從法國革命中尋繹其 階級鬥爭的戰法。馬克斯從一八七一年「巴黎公社」的暴動中,指出 未來的階級戰爭,將演成群眾的大規模的軍事的流血的鬥爭。(註六 )所以他們極力鼓吹「全民武裝」的論調,這對於列寧的戰爭思想當 然有特殊的影響。
  到了列寧,他完全襲取克氏從法國革命所指出的「無限戰爭」的 趨勢。他說﹕「法國革命民眾,重新構成其整個戰略體系,打破戰爭 的一切舊規律和舊習慣,創造新的革命民軍來代替舊式軍隊,並採用 新的戰法。」(註七)但是他對於俄國革命,則完全採取馬克斯階級 戰爭和無產階級專政的路線,來指導他的黨徒的行動。他認為一九零 五年俄國革命,雖接受法國革命的教訓,但是「無產階級」放棄了「 國民的」和愛國的幻想,集中其階級的力量於其階級的組織——工農 [317] 兵蘇維埃。(註八)後來一九一七年俄國革命中,列寧指導十月政變 ,就是把俄國對外戰爭轉變為階級戰爭,來推翻臨時政府,取得政權 。此後蘇維埃政府在內戰中所採取的戰法,更是把克勞塞維茨的「國 民戰爭」的戰法,應用於階級戰爭。
  同時,列寧不僅未曾放棄克氏「國民戰爭」的思想,並且採取他 這個思想來確立蘇俄的軍事政策。首先,他在內戰中,決心建軍。他 對俄共的幹部們說﹕「咬緊你的牙關,莫說大話,準備你的武力。」 他力主蘇俄軍隊要用現代的武器和現代兵術來作戰。(註九)並且他 在一九二零年波蘭戰爭失敗之後,即決定蘇俄的紅軍,應以保衛其本 國國土為主要任務,決不再為援助其他各國共產革命而出國作戰。所 以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蘇俄完全以其正規紅軍為對德作戰的主 體,而以全民武裝的國民戰爭方式,支援其前線紅軍,在愛國戰爭的 口號之下,來擊敗德軍,爭取勝利了。
(註一)戰爭論第八篇,第三章,第五零頁。
(註二)戰爭論第八篇,第三章,第五三頁。
(註三)戰爭論第八篇,第三章,第五四頁。
(註四)戰爭論第六篇,第二十六章,第一五七頁。
[318] (註五)戰爭論第六篇,第二十六章,第一六二至一六三頁。
(註六)馬克斯「法國的內戰」對此點論述甚詳。恩格斯亦在其「法     國階級戰爭」緒論中,說明革命群眾對普魯斯作戰﹕「凡是     能夠拿起武器的人民,全數編入軍隊,採用槍砲、彈丸、炸     藥,其效力之大,是前代所夢想不到的,這使全部軍事完全     變革。」
(註七)列寧在一九一七年所說,波莎尼「一個世紀的鬥爭」第八八     頁引。
(註八)馬克斯「法國的內戰」英譯本附錄所載列寧一九零八年論文     。
(註九)列寧一九一八年五月八日演說,選集第七冊,三一一頁。

——  ——  ——  ——分節——  ——  ——  ——

3-2-3. 第三編  第二章 第三節  軍事戰術與政治戰術的協調
  克勞塞維茨戰爭論以為「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戰爭是以其他 手段,繼續政治的對外關係」。列寧對他這句話,加以評註,以為「 戰爭不止是一個政治行為,並且是政治的最後手段。」又以為「政治 是全體,戰爭是局部。」列寧對於這一個觀念,再加引伸,說﹕「和 平是戰爭的繼續」,「和平是繼續戰爭的其他手段」。這列寧的引伸 ,更是構成了俄共戰爭思想的基點。所以關於克氏這一理論,應該特 加說明。
  通常一般人都認為戰爭爆發的同時,政治關係即告中斷。克氏則 [319] 認為「戰爭不過是政治外交的一個手段,決不是一個獨立的行為。」 (註一)因為戰爭的基礎,以及規定戰爭重要方向的一切對象,諸如 本軍的兵力,敵軍的兵力,兩國的同盟者,兩國的國民性,及其政府 的性質等,都含著政治的性質,而與全般的政治關係相連,所以到底 無法切斷。(註二)克氏認為一個戰爭之中,軍事與政治的一切活動 ,構成一個整體,這一整體中,每一個肢節都不能分開,每一項活動 都是和整體合流而為整體所規定。而這一整體乃是由國家政策來指導 的。(註三)他這一概念,開拓了現代總體戰理論的道路,同時亦演 變為俄共世界革命戰爭的構想。
  克氏對於戰爭的整體之中,心理作戰及政治作戰,應如何與軍事 作戰協調,亦有精闢的說明。克氏以為戰爭的對象有三種﹕一是敵人 的戰鬥力,二是敵人的國土,三是敵人的意志。為了影響敵人的失敗 心理,則對敵軍作戰,和佔領敵人的土地,都成為心理作戰的手段。 並且,直接運用政治戰術,影響敵人對於戰爭勝算的推測,更無需擊 破敵人的戰鬥力,而迫使敵人接受我方的條件,這比擊破敵人戰鬥力 的方法,是更為有效的。(註四)
  馬克斯和恩格斯也可以說是現代總體戰理論的先驅。他所謂辯證 法的歷史觀,就是對於社會政治的各種勢力,從變動的觀點,把握其 內在的聯繫,而加以分析。他們並不把戰爭當作孤立的現象來考察。 他們認為戰爭要在政治、經濟、心理各種領域中使用各種方法來進行 [320] ,而軍事行動乃是其最後的手段。所以一個戰爭,在其開炮之前,已 經在經濟戰和心理戰上,決定了勝敗。(註五)
  因之,在俄共的戰爭思想上,使用武力與使用和平方法,都是戰 爭。惟其是各種方法,同時使用,或交替使用,纔形成蘇俄集團世界 革命戰爭的總體戰。
  列寧在一九二零年說道﹕「我們的道德,是從無產階級鬥爭產生 的。共產主義的道德,乃是為階級鬥爭而工作的道德,凡是有利於階 級鬥爭的一切方法,都可採取。」(註六)列寧明白指出了這「一切 方法」是些什麼。他說﹕
    「布爾雪維克有了十五年(一九零三至一九一七)的實際歷   史。這種歷史經驗是豐富的革命運動的各種方式——合法的與非   法的,和平的與激烈的,秘密的與公開的,小組的與群眾的,國   會主義的與恐怖主義的各種形式,彼此交替‧‧‧。」
    「無產階級專政乃是一種持久的鬥爭——流血的與不流血的   ,暴力的與和平的,軍事的與經濟的,教育的與行政的鬥爭。」   (註七)
  一九二八年的共產國際綱領也明白規定如下﹕
    「無產階級專政乃是階級鬥爭在新情勢之下的繼續。無產階 [321]   級專政是一個堅決的戰鬥——流血的與不流血的,暴力的與和平   的,軍事的與經濟的,教育的與行政的,——對舊社會的勢力及   傳統之戰鬥。」
  所以蘇俄及其國際共黨對敵鬥爭,不僅隨時變換其鬥爭方式,並 且要從一個方式變換為正相反對的方式。這就是他「辯證法」所謂「 對立物的轉變。」

(註一)戰爭論第八篇,第六章,第九一頁。
(註二)戰爭論第八篇,第六章,第九二至九三頁。
(註三)戰爭論第八篇,第六章,第九八頁。
(註四)戰爭論第一篇,第一章,第四九至五零頁。
(註五)歐爾主編「現代戰略的諸作家」,第七編,「恩格斯與馬克     斯社會革命的軍事概念」可以參看。
(註六)列寧「青年聯合會的任務」,選集第九冊,四七五頁。
(註七)列寧「左傾幼稚病」。選集第十冊,六二頁八四頁。

——  ——  ——  ——分節——  ——  ——  ——

3-2-4. 第三編  第二章 第四節  攻擊與防禦的統一
  軍事學家往往批評克勞塞維茨對於防禦,過於重視。殊不知克氏 [322] 「戰爭論」最大的一個特色,就是攻擊與防禦之辯證法的統一。
  克氏認為轉攻為守是攻擊戰的「原罪」,攻擊者常在此時招致 失敗。轉守為攻乃是防禦戰最輝煌的起點,防禦者常能從此獲致勝利 。所以攻擊戰是較弱的戰爭方式;而防禦戰是較強的戰爭方式。克氏 以為「『保有』比『取得』為容易」。「所以攻擊者浪費的時間,完 全成為防禦者的利益。防禦者可在其未曾耕植之處,有所收穫。」( 註一)一般兵法家,常認為唯有攻擊始可制勝,而克氏認為攻擊之所 以制勝,這制勝之機,是要由防禦得來的。所以克氏指出單純的攻擊 戰易致失敗,並對於防禦者向國內退兵而對敵作國民戰爭的戰法,特 加以詳盡的說明。
  克氏對於攻擊戰,更有其獨特的分析。他認為「戰爭的概念,實 在不是由攻擊而成立」。其意就是只要被侵略者沒有抵抗的行動,那 就不會有戰爭了,而且「攻擊的絕對目的,並不是戰鬥,而在佔有某 些事物。」(註二)他有一句名言﹕「侵略者常抱和平主義。」因為 侵略者深願在不流血而毫無抵抗的狀態之下,侵入敵國。(註三)他 這句話,是列寧所最為讚許的。
  列寧襲取這「攻擊與防禦的辯證法的統一」的原則,而構成其階 級戰爭與國民戰爭的辯證法的統一之世界革命的戰略思想。今日我們 所應特別注意的,就是自列寧以來,俄共對其敵國,雖常用其國內的 [323] 階級戰爭來擊敗他;而對其蘇俄本國的軍事政策,卻是以防禦為攻擊 的原則。他對於國際戰爭,絕對避免參戰,即在其本國受到敵國攻擊 ,不能不參戰時,亦寧可向國內退卻,再與其敵軍抗戰,而以愛國主 義口號,進行其全民武裝的國民戰爭。列寧在他駁斥「左翼共產主義 者」的論爭中,說道﹕「若想真正防禦一個國家,就必須徹底準備, 和精密測定力量的相互關係,預先知道力量不足時,則向國內退卻, 就是最重要的防禦手段。(若有人認為這僅是應用於某種特定場合的 公式,那就請他讀一讀最偉大的軍事理論家之一,克勞塞維茨關於這 個問題的教訓吧!)但是左翼社會主義者中,竟毫未瞭解到力量相互 關係底意義。」(註四)他這一段話裏,特別值得我們注意的,就是 他對於「向國內退卻」的防禦戰法,並不認為其僅是應用於某種特定 場合的公式;這就是說,他把這種防禦戰法,當作蘇俄指導世界革命 戰爭的基本原則。
(註一)克勞塞維茨戰爭論第六篇,第一章,三頁     (註二)戰爭論第六篇,第七章,六一頁。
(註三)戰爭論第六篇,第五章,四三至四四頁。
(註四)列寧全集第十五冊,二六一頁。

——  ——  ——  ——分節——  ——  ——  ——

[324] 3-2-5. 第三編  第二章 第五節  正攻與奇襲的統一
  俄共對於戰術的整體,採取攻擊與防禦統一的原則;而其對於決 戰的行動,則以正攻與奇襲的統一為其基本思想。
  克勞塞維茨認為攻擊唯一的優點,就是奇襲;不必要的時間消耗 ,不必要的迂迴行動,都是戰鬥力的浪費。(註一)這正攻與奇襲的 統一亦是克氏戰爭思想上的一個基本原則,而亦為馬克斯和列寧所襲 取。馬克斯在其「德意志——革命與反革命」中,論群眾暴動,說道 ﹕
    「暴動與戰爭一樣,是一種藝術,其進行要依一定的規律。   這規律如被忽視,即有損害於忽視的一方。一經進入暴動的過程   ,即須以最大的決心來行動,且採取攻勢。每一暴動,守勢即是   滅亡。要在敵人的力量分散之時,襲擊你的敵人;準備新的勝利   ,保持第一個行動所激起的奮發士氣;爭取動搖份子到你這一邊   ,在你的敵人未能結集其力量來對付你之先,迫使其退卻。」
  一九一七年十月政變的前夕,列寧引用這一段話,主張立即對其 敵人襲擊,發起武裝暴動。(註二)一九二三年五月,列寧追述其「 十月革命」的教訓,更引用拿破崙的話,就是「要先行接戰,再看情 [325] 勢的發展」。(註三)由此更可見列寧是怎樣指示俄共來施行奇襲了 。
  帝俄時代侵略主義的傳統,是先發制人,襲擊其鄰邦。即如加薩 林女皇的時期,一七六七年陸軍侵入克里米亞,一七六八年艦隊襲擊 希臘,一七七二年、一七九三年及一七九五年三次瓜分波蘭,並對波 蘭人肆其屠殺。在尼古拉斯一世的時期,一八二八年侵入土耳其,一 八五三年侵入達旦尼爾海峽,一八五四年侵入克里米亞。這些都是帝 俄時代先發制人,乘虛蹈隙,肆其襲擊的實例。他這一歷史的傳統思 想,當然亦是今日俄共所一手承襲的。
  蘇俄建軍之初,其戰術思想特別強調攻擊,甚至防禦在其戰術上 沒有地位。後來到了一九四二年,對德抗戰,纔把防禦列為一種正常 的戰鬥方式。但是他們直至今日,其基本信條仍然是「只有在主要的 方向,作一個具有決定性的攻擊,纔能制勝」。他在其所謂「永久性 的作戰因素」五原則之外,增加一個「暫時因素」,即以奇襲為其唯 一主要的戰爭原則。
  就純軍事來說,在現代戰爭中,戰術的奇襲,雖然是常用的,而 戰略的奇襲要使其有效,幾乎是很不容易的。但是俄共及其國際共黨 ,並不期望其對方對於戰爭完全沒有準備,而乘機施行戰術的奇襲。 他的企圖,乃是在其對方雖有準備,而他仍然能夠實施戰略的奇襲。 所以他實施攻擊之前,其惟一慣用的戰法,就是施用偽裝和詐術,來 [326] 隱蔽他自己的方法與目的,並轉移敵人的視線和方向,如此則共黨不 僅對敵人所未能警覺和準備之處,施行其戰術的奇襲,並且要在敵人 有警覺並有準備之時,亦能施行其戰略的奇襲。
(註一)戰爭論第八篇,第九章,一五七至一五八頁。
(註二)列寧「布爾雪維克能保持國家權力麼?」選集第六冊,     二九一至二九二頁。
(註三)列寧「我們的革命」選集第六冊,五一二頁。

——  ——  ——  ——分節——  ——  ——  ——

3-2-6. 第三編  第二章 第六節  戰爭與革命的互變
  馬克斯以及列寧,都襲取克勞塞維茨的兵學和戰術,但克氏從法 國革命中,指出其國民戰爭的戰法,反之,馬克斯卻從法國革命中摘 取其階級戰爭的教訓。
  但是戰爭與革命,畢竟是互相關聯,互為轉變的。法國革命之後 ,拿破崙乘法國三千萬國民參加戰爭的威力,對外作戰,造成輝煌的 戰績。這就是國內革命醞釀對外戰爭的新方向和新兵術。反之,在第 一次世界戰爭中,俄國對外戰爭卻引起了國內革命,乃使布爾雪維克 乘機奪取政權。這又是「戰爭為革命的產婆」之實例。總之,無論法 國或俄國在當時情勢之下,而其反專制和反封建的革命,是必然發生 的。但在革命發展過程中,到底是民族主義和民主政治的成功,或是 共產主義暴力鬥爭的成功,那就要看當時各種社會政治勢力的推移和 [327] 消長,以及其各個政黨的組織、政策、戰略和技術怎樣來決定了。
  自列寧以下,俄共一般領導者對於這一戰爭與革命互為轉變的問 題,歷來都是特別敏感,並且全力運用。俄共所堅持的基本原則,就 是他對於蘇俄鐵幕以外的國家,期待並促成其相互間的戰爭。因為無 論其為「帝國主義戰爭」,或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戰爭」,都 給予共黨以機會,使其「轉變國際戰爭為內戰」,而奪取政權。所以 蘇俄對其本國以外的各種戰爭,指使當地共黨參加,而蘇俄除了其正 式紅軍不允參戰以外,其他一切皆予以間接援助和積極鼓勵。但他本 國對於國際間各種軍事戰爭,是力求置身事外,而不願捲入漩渦之中 的。
  一九一八年三月,蘇俄政府與德國簽訂了布勒斯特里托夫斯克和 約,列寧說道﹕「消極抵抗,是比一支不能作戰的軍隊,更為有力的 武器。」到了一九二零年,他對波蘭作戰失敗之後,列寧的國策,對 於其共產國際的敵人,要由其各國內部無產階級革命,而不由蘇俄集 結軍事力量來擊敗他們。但蘇俄並非沒有攻擊戰爭的計畫,惟在其最 後決戰性的軍事準備沒有完成以前,決不參加任何軍事戰爭,而對其 敵國攻擊的方式,祇是用政治和心理等各種非軍事的攻擊而已。(註 )
[328] (註)一九二三年,十一月,我在莫斯科,托洛斯基說明列寧的軍事    政策,參看本書第一編,第八章,二二至二三頁。又歐爾主編    「現代戰略的諸作家」第十四章,「列寧、托洛斯基、史達林    —蘇維埃的戰爭觀念」三二四至三二八頁,亦說明如此。

——  ——  ——  ——分節——  ——  ——  ——

3-2-7. 第三編  第二章 第七節  戰爭的曲折路線
  如上所述,蘇俄及其共產集團的無限戰爭,乃是攻擊與防禦,軍 事與政治,戰爭與和平之辯證法的統一,亦即是階級戰爭與國民戰爭 ,舊民族主義與新殖民地主義的辯證法的統一。這一戰爭的進行,當 然不是一條直線,而是曲折的。列寧說﹕「如果敵人的行動不是一個 直線而是曲折的,我們也必須曲折纔能趕上他。」(註一)俄共這一 戰爭的曲折路線,可從下列三方面來說明。
一、俄共對敵作戰,常估計戰爭的形勢,來確定其戰略和戰術。在其   所認為「革命高潮」之時,他採取攻勢,實行武裝暴動,或軍事   決戰。在其所認為「革命低潮」之時,他採取守勢,甚至於退卻   或屈服。他們以為「革命不是順著一條直線的、延續的、上升的   路線來發展的,而是順著一條曲折的途徑,高漲和低落的潮流。   」(註二)
[329] 二、俄共對敵作戰,更常採取間接作戰的方法。他要在政治、社會、   經濟、文化和心理的戰場上,戰勝敵人,而後與他在軍事戰場上   達到其最後決戰的目的。因此,在列寧的戰爭思想上,「最健全   的戰略是延遲戰鬥,最健全的戰術是延遲攻擊,直至對方的士氣   衰落,人心動亂,使其決定性的最後一戰,可以施展之時為止。   」(註三)他這樣以政治與軍事,和平與戰鬥交互使用的戰法,   亦使其戰爭的進展,不是直線,而是曲折的路線。
三、列寧的迂迴戰略,在地域上,更有其最高的典型,就是蘇俄征服   世界的路線是從亞洲向歐洲。列寧以為「從莫斯科到巴黎最近的   路,是由北平經過加爾各答的。」這一迂迴戰略,亦使俄共的戰   爭,形成其曲折的路線。
  由此可知,俄共自列寧專政以後,莫斯科的戰爭方式,雖有其多 次的改變,但實際上都不過是在這一曲折路線上迂迴戰略中,著著進 行而已。
(註一)萊迪斯「政治局的作戰典範」三三頁引。
(註二)史達林「列寧主義」第一冊,二二零頁至二二二頁。
(註三)李德爾哈德所著「迂迴戰略」,對列寧的戰爭思想,撮要說     明如此。

——  ——  ——  ——分節——  ——  ——  ——

3-2-8. 第三編  第二章 第八節  一切為了決戰
[330]   克勞塞維茨以為無限戰爭的最後結局,是殲滅敵人的兵力,佔領 敵人的國土,並且強制敵人屈從我方的意志。但是要使敵人屈從我方 的意志,必須事實上使敵人喪失抵抗力,或使其感受有陷於這種危險 的威脅。所以軍事行動常須以解除敵人武裝為目標。(註一)為了達 成決戰目的,其所能使用的手段頗多,而最主要者則為戰鬥。所以一 切軍事戰鬥動作,皆須從屬於決戰的最高原則之下。如以不流血而期 解決戰局的方法,決不能視為保存其戰鬥力的自然手段。如勉強為了 保存戰鬥力而避免流血決戰,反將使其軍隊陷於危險的境地,而致完 全毀滅。(註二)可以說,無論任何不流血的方法,要想其代替決戰 而來解決戰局,那是絕不可能的。
  馬克斯是反人道主義和反和平主義的。他認為未來的社會必須由 流血戰爭產生。列寧亦以為共產主義的正確綱領,是「武裝無產階級 ,來征服和消滅資產階級」。並且相信「沒有一資本主義國家能在蘇 俄的手上,逃脫其敗亡的命運。」(註三)一九二八年,史達林導演 的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在其所通過的「共產國際綱領」中,更明白 規定﹕「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並不是意味著依議會的多數,以和平方 法獲取現存的資產階級機構,而無產階級奪取政權,乃是暴力推翻資 產階級權力,摧毀資本主義國家機構,而以無產階級權力代替他。」 [331] 由此可知俄共及其國際共產組織,從來沒有承認任何和平方法可以代 替其「暴力」和「決戰」的原則。
  但是俄共對自由世界進行「無限戰爭」,不是戰爭一經開始,即 進入流血決戰的階段,也不是利用政治戰及心理戰來代替決戰,以期 獲致最後的勝利。因為在無限戰爭中,休戰的狀態常較接戰的時間為 多,而其在休戰狀態中,並不停止其對敵人戰爭的行動。他的一切政 治的心理的戰術,主要的作用,全是為了他改變雙方的均勢,即改變 敵人物質的和精神的優勢為劣勢,同時亦即改變他自己物質的和精神 的劣勢為優勢,而後進行其流血的決戰。這亦就是俄共必須運用其「 和平共存」戰術的主要關鍵之所在。
  因此,共黨將要對敵決戰,必先施展其和平共存的各種方法,尤 其是政治和心理戰。即令其進入決戰階段,他仍然進行其政治心理作 戰,來改變雙方的均勢,並隱蔽其決戰的方法和目的。

(註一)戰爭論第一篇,第一章,第七至八頁。
(註二)戰爭論第一篇,第三章,第六至七頁。
(註三)列寧對俄共第八次黨大會報告,選集第八冊,第八七頁。

——  ——  ——  ——分節——  ——  ——  ——

[332] 3-2-9. 第三編  第二章 第九節  俄共戰爭思想體系中的基本原則
  蘇俄建軍之初,托洛斯基提出了下列四點,作為其戰爭原則,就 是(一)國家在其國內政策的基本(階級性的)方向;(二)勞動者 國家的國際動向;(三)紅軍在其組織上與國家的關係;(四)紅軍 的戰略和戰術的知識。我認為這四個原則,過於抽象,而且與蘇俄現 在的軍事本質,不相符合,更不能代表今日俄共的戰爭思想。
  我以為俄共今日的戰爭思想,應就列寧所謂「打破戰爭的舊規律 和舊習慣,創造新的革命軍來代替舊的軍隊,並採用新的戰法」為其 目標,而尋繹他所指為新的軍隊和新的戰法,並與其在目前實際上軍 事的本質和趨向相適應,乃可綜合為下列四項原則﹕
(甲)絕對性即毀滅性的無限戰爭之最後決戰;
(乙)總體性的政治與軍事綜合作戰之迂迴戰略;
(丙)階級性的「革命民軍」之全民武裝戰爭;
(丁)國際性的「世界革命」之終極目標

2013-08-16 15:3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