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14 淝水之戰
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14 淝水之戰
黃仁宇     阅读简体中文版

淝水之戰

  公元383年的冬天,有藏人血統的“前秦”皇帝苻堅大舉伐晉。他剛統一北方不久,長安附近的居民尚是五花八門,所謂“鮮卑羌羯布滿畿甸”。晉朝雖偏安江左,但是仍能保持西部的防線,如今日之湖北西北漢水一帶以及更西的四川。即在最接近的戰場,也能在江翼壽陽附近發動攻勢。從各種跡象看來,苻堅并沒有在東線與晉人決一死戰的決心,而是統率了很多雜眚部隊,無法統御,只能以軍事行動,維持他的組織。同時又過度自信數量上的優勢,所謂“投鞭足以斷流”。他總希望以涼州蜀漢幽冀之兵,號稱八十七萬的力量,“猶疾風之掃秋葉”,不怕晉人不投降。所以他在出師之前,就宣言要讓東晉皇帝司馬昌明做他的下任尚書左仆射(等于副首相兼軍政部長),晉朝的文武大臣謝安或桓沖,也為未來的吏部尚書和侍中。都預先替他們在長安建造官邸。

  如果現存的資料全部可信,則此人受過中國傳統教育,也有幾分書呆子的習性。他與晉人交戰之前,也讓以前俘獲的晉臣朱序作使臣,訪問晉軍。后來朱序卻將秦之虛實告訴對方,替他們定下了速戰速決的方針,并且在戰場上,采取對苻堅不利的行動。

  晉朝的總司令謝安,正式官名為“尚書仆射領吏部加后將軍”。他也有書呆子的脾氣,年輕時無意仕進,只是與名士來往,有聲望。到四十歲才正式做官,仍是玩水游山,滿口清談。人家規勸他,他就反問:“秦任商鞅,二世而亡,豈清言致患邪?”

  淝水之戰的前夕,他又受任都督十五州軍事。兒子謝琰,侄子謝玄,謝石都是部下重要的將領。對付苻堅號稱百萬的軍隊,他只有八萬人抵御。但是他“鎮以和靜,御以長算”又“不存小察,弘以大綱”。他對親信將領個別的指示,以使他們“各當其任”為原則。部署既畢,即不再多言,并且招集親朋,下圍棋游山水以表示“夷然無懼色”。

  北方混成的秦軍和南方緊湊的晉軍對峙的時候,謝安的前鋒招致北軍司令:“君懸軍深入,置陣逼水,此持久之計,豈欲戰者乎?若小退師,令將士周旋,仆從與君公緩轡而觀之,不亦美乎?”這文辭只改動數字,在《晉書》里出現兩次,其以作戰當作競技看待,有《左傳》作風,可能是修史者揣想寫成,但是征之兩方將領風度,也可能是據實記載,因為率北軍的將領苻融,也以文學稱著,既能“下筆成章”,也能“談玄論道”,他作的賦尚是“壯麗清贍,世咸珍之”,并非一介武夫,尤不帶戎狄氣派。

  他這次可算是上當。秦軍剛一后撤,朱序即在陣后流布謠言,說是北軍已被南軍打敗。這時倉皇集結的部隊,勞師遠入,人地生疏,又無堅強的斗志,也就信以為真。如是一潰就不可收拾,苻堅自己也中流矢,是以晉軍大獲全勝。前線戰報剛到總司令部,謝安正與朋友下圍棋,他看后將文書置在幾案之上,對棋如故。只是胸中喜氣到底無法全部抑制,下棋完畢,他步入戶內,腳上筋肉緊張,一時伸展不盡如意,用力過猛,竟將木屐之底,在門限上踏損,俗語“不覺屐齒之折”,由來如此。

  淝水之戰確定了南北朝的長期分裂。以后南朝的劉裕于公元417年入長安,不能久駐。北朝的侯景反復叛變,也曾于公元548年陷建康,不久即為部下所殺,都去統一全國的目標甚遠。

  直到公元589年才有隋文帝楊堅的“天下大同”“區宇一家”。至此已去淝水之戰206年。

  在這兩百多年內常成為南北兩方拉鋸戰的地區,除了淮南以外,還有湖北的襄陽一帶。這也可以說是北人所擅長的騎兵戰術,至此已無法做有效的發揮。南人所長為水軍,不僅兵力以舟楫輸送,能夠爭取戰場的主動,而且將士無行軍之勞,糧草有速達之效。只是這種長處,也不能向北延伸使用。淝水之戰時,雙方受地形限制的情形,已見其端倪。如《晉書》說苻堅有“騎二十七萬”,只因一水所隔,不能沖鋒陷陣。而晉軍雖獲空前大勝,也不能擴大戰果,仍是偏安江左。可是這長期的分裂,還有它更重要的原因存在。

  自從東漢覆亡,中國人口因天災與戰爭的影響,長期由北向南而由西向東的遷移。即魏晉間的戰事,也帶著武裝移民的情調,有如280年之平吳,西晉發動了20萬人的兵力,至建鄴收版籍,則只有男女263萬,其南征兵力已占當地人口很大的一個比例。如是華北與華中的空隙,勢必由“15英寸同雨量線”以外的少數民族填補,其背景則是他們所受亢旱的打擊,又必較華北為甚。雖然資料不全,歷史上已有甚多的例證:公元333年石虎自長安徙秦雍民氐羌十余萬戶于關東,使居枋頭(今河南浚縣附近),又以羌師率其眾數萬徙居清河之灄頭(河北棗縣)。石季龍則徙遼西,北平,漁陽萬戶于兗豫雍洛。淝水之戰前夕,長安附近的人口又以鮮卑羌羯為多。有如上述,則南朝的北伐,與這種半由自然力量發動的移民方向沖突,不易徹底執行。淝水戰前,東晉之桓溫,曾克服洛陽,又于369年入長安,終在枋頭挫敗。

  就因為這種人口移動的壓力,南方的水田,才能普遍的開發。《晉書》食貨志所稱“河濱海岸,三丘八藪,耒耨之所不至者,人皆受焉”,就表現出了這種開拓處女地的一般趨向。只是“火耕水耨”,先用燒荒的方式,次用水灌溉,并且以大量的人力用以除芟,才能逐漸將粗疏耕作方式進而為精密耕作。

  北方的種族復雜,也不容易使政局穩定。“五胡亂華”時的少數民族領袖,率多漢化,并且很多帶有漢人血統。因為漢朝除武帝時代之外,“和親政策”總在若斷若續的進行,匈奴劉淵之姓劉,不無根據。漢末袁紹即以家人子為己女妻烏丸豪酋。魏晉以降,越種通婚的更為普遍。安北將軍都督幽州諸軍事王浚以一女妻鮮卑段務勿塵,一女妻素怒延。后將軍韓據女為段匹彈“兒妾”。劉琨為晉朝的司空,他與段匹彈的關系雖沒有言明,但是彈“與琨結婚,約為兄弟”。晉惠帝除賈后外,又立羊后,她也是名門女,后來劉曜陷洛陽,也立她為后,“有殊寵,頗與政事。”她生有曜子三人,長子熙為劉曜的繼承人。羯人石季龍“大發百姓子二十以下十三以上萬余,以三等之第以分配之”。這種趨勢不斷的繼續。到后來北魏拓跋氏的皇室實為漢人,而隋文帝唐高祖等人物也有混血背景。只是上層的通婚不算,下層一般人民也需要在這大熔爐里混合,并且游牧民族,也要放棄他們的生活習慣成為安土重遷的農民,這“同化”的程度,才算貫徹,因之過渡期間必費時許久。

  東漢之覆亡,“兼并”占一個重要的因素。因為當日征兵納稅,以“戶”為對象。“口”以戶為轉移。兼并一行,失田的農民若不成為流民,即為富家大室之“奴”之“客”,甚至整個大家庭成為“部曲”,地方官員對其豪宗大戶無法應付。魏晉南北朝之世族也由來于此。我們翻開《晉書》卷30至卷86,其中列有542人之傳記,除其中段匹彈為鮮卑酋長不計外,晉朝重要人物,幾乎一網打盡,其傳記中敘及祖先曾為顯官我們可以斷定其為世族者159人,其子弟又在朝中顯著的215人,司馬皇家的宗室105人,而不屬于以上,我們概稱之為出身貧寒的只62人,可見得大家巨室的力量雄厚,其社會狀況必與中國傳統的理想——由皇帝直接向大批小自耕農征兵抽稅,不受豪強干預情形大有出入。

  當日商業財富尚未展開,商人資產,也無保障。例如西晉以顯官而成巨富的石崇,則因其為荊州刺史,“劫遠使客商,致富不貲”,有家奴八百人。農業上的財富,則無非出于地產及勞動力,兼并一行,即枯竭政府的財源與兵員。最顯著的一個例子,則是在淝水之戰立功的謝玄,三傳而至孫子謝靈運,為詩賦名家。《宋書》說及他“因父祖之資,生業甚厚,奴僮既眾,義故門生數百,鑿山浚湖,功役無已”,于公元433年為宋帝所誅。這一方面表示傳統社會里財政稅收全在“周禮式”及“李悝式”的辦法支配下,私人財產無從合法的積累,一方面則又表示官僚機構的行政效率受兼并的限制。流亡政府的小朝廷,更受巨家大室的壟斷,雖然迭換朝代,也仍無中興跡象。

  華北除了游牧民族的醞釀外,也有類似的情形,他們尚有自動設防不受節制情事。例如公元350年左右,山西太原迄北有設防的村落三百余,包括“胡,晉”人口十余萬戶。400年前后,關中有堡壁三千余所,他們推戴統主,相率結盟,《魏書》食貨志則說在北魏486年立“三長”以前“禁網疏闊,民多逃隱”,并且“五十,三十家方為一戶”。這樣下層機構沒有改變,中國無統一的可能。

  所以383年謝安謝玄與苻堅苻融的對峙,縱加上朱序的穿插,只確定了南北朝的長期分裂,這次戰役卻不是構成分裂的主因。以后的發展也證明中國的重新統一必待人口相次固定,胡漢種族的界線逐漸漠減,巨家大室的力量也被壓制,才能成為事實。

2013-08-16 16: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