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
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
慈心 (好事不如無)      阅读简体中文版

 

  初識加西亞·馬爾克斯是因為一本雜志,其中有一篇文章介紹了他。雜志和文章的標題我都已經忘卻了,記住的是一個故事和一個書名。
  
  一個故事:在加西亞·馬爾克斯的祖國哥倫比亞,曾經發生過一起離奇的綁架案,綁匪的要求居然是“讓加西亞當總統”——這個故事的真假無從考證,但這起綁架案從前到后,都非常“魔幻現實主義”。
  
  一個書名:《百年孤獨》——我不記得之前是否看到過這個題目,但我這次看到的時候,不由地心頭一熱,覺得這是一個非常熟悉的書名,親切而又令人激動。若干年以后,當我讀到泰戈爾的詩句“你是誰?讀者,在一百年后,閱讀我的詩篇”時,也有類似的感覺。
  
  從此,我開始尋找《百年孤獨》。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看到過其他拉美作家的名著,也買到過馬爾克斯的其他著作,還看到了《百年孤獨》的一些介紹,但一直無緣《百年孤獨》。
  
  后來,我在蘇州書城徘徊,偶然發現浙江文藝出版社的一套文學譯叢,其中就有《百年孤獨》,我一見心喜,馬上從盒子里抽出這本書。翻了翻,發現是單獨標價的。但是有些書店的規矩是一套書、一套賣,所以我懷著忐忑的心情,把書拿到柜臺結賬,最后居然順利結賬。
  
  出門后,我樂壞了。接下來就拿著書啃起來,沒幾天就看完了。
  
  很多人覺得《百年孤獨》難讀,我沒有這種感覺,反正是看得很舒服。
  
  記得尤小立老師說:“魔幻現實主義,并不是魔幻化了的現實主義,而是魔幻、現實主義。在拉美,魔幻和現實是共通的,魔幻的就是現實的,現實的就是魔幻的……”讀了《百年孤獨》,略微明白一二,其中很多情節,我仍然記憶猶新。比如,馬孔多在還沒有死過人的時候,其他地方的鬼也找不到這里;有了死人以后,其他地方的鬼也照過來了。再比如,馬孔多的人患上了失眠癥以后,都睜著眼睛做夢,以至于彼此的夢都混在一起,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別人的夢。諸如此類,并不是作者故意制造魔幻,或許他們的現實就是如此。
  
  我看過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一段訪談,有一段話我印象深刻,他說:我在某地發現一種跳豆,覺得非常有趣。誰知,一個科學家很好心地告訴我,這種豆子之所以會跳是因為它里面含有蟲卵,蟲子孵化后,在里面動,從而導致豆子跳動。敘述完這段經歷后,他不無遺憾地說:我感到有趣趣,是因為這種豆子會跳,但我不需要知道它之所以會跳是因為里面有蟲子。讀到這里,我會心一笑,一如我讀到莊子的“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

   第    一    章

    多年以后,奧雷連諾上校站在行刑隊面前,準會想起父親帶他去參觀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當時,馬孔多是個二十戶人家的村莊,一座座土房都蓋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著遍布石頭的河床流去,河里的石頭光滑、潔白,活象史前的巨蛋。
    這塊天地還是新開辟的,許多東西都叫不出名字,不得不用手指指點點。每年三月,衣衫襤樓的吉卜賽人都要在村邊搭起帳篷,在笛鼓的喧囂聲中,向馬孔多的居民介紹科學家的最新發明。他們首先帶來的是磁鐵。一個身軀高大的吉卜賽人,自稱梅爾加德斯,滿臉絡腮胡子,手指瘦得象鳥的爪子,向觀眾出色地表演了他所謂的馬其頓煉金術士創造的世界第八奇跡。他手里拿著兩大塊磁鐵,從一座農舍走到另一座農舍,大家都驚異地看見,鐵鍋、鐵盆、鐵鉗、鐵爐都從原地倒下,木板上的釘子和螺絲嘎吱嘎吱地拼命想掙脫出來,甚至那些早就丟失的東西也從找過多次的地方兀然出現,亂七八糟地跟在梅爾加德斯的魔鐵后面。“東西也是有生命的,”
    吉卜賽人用刺耳的聲調說,“只消喚起它們的靈性。”霍·阿·布恩蒂亞狂熱的想象力經常超過大自然的創造力,甚至越過奇跡和魔力的限度,他認為這種暫時無用的科學發明可以用來開采地下的金子。

    梅爾加德斯是個誠實的人,他告誡說:“磁鐵干這個卻不行。”可是霍·阿·布恩蒂亞當時還不相信吉卜賽人的誠實,因此用自己的一匹騾子和兩只山羊換下了兩塊磁鐵。這些家畜是他的妻子打算用來振興破敗的家業的,她試圖阻止他,但是枉費工夫。“咱們很快就會有足夠的金子,用來鋪家里的地都有余啦。”——丈夫回答她。在好兒個月里,霍·阿·布恩蒂亞都頑強地努力履行自己的諾言。他帶者兩塊磁鐵,大聲地不斷念著梅爾加德斯教他的咒語,勘察了周圍整個地區的一寸寸土地,甚至河床。但他掘出的唯一的東西,是十五世紀的一件鎧甲,它的各部分都已銹得連在一起,用手一敲,皚甲里面就發出空洞的回聲,仿佛一只塞滿石子的大葫蘆。

    三月間,吉卜賽人又來了。現在他們帶來的是一架望遠鏡和一只大小似鼓的放大鏡,說是阿姆斯特丹猶太人的最新發明。他們把望遠鏡安在帳篷門口,而讓一個吉卜賽女人站在村子盡頭。花五個里亞爾,任何人都可從望遠鏡里看見那個仿佛近在颶尺的吉卜賽女人。“科學縮短了距離。”梅爾加德斯說。“在短時期內,人們足不出戶,就可看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發生的事兒。”在一個炎熱的晌午,吉卜賽人用放大鏡作了一次驚人的表演:他們在街道中間放了一堆干草,借太陽光的焦點讓干草燃了起來。磁鐵的試驗失敗之后,霍·阿·布恩蒂亞還不甘心,馬上又產生了利用這個發明作為作戰武器的念頭。梅爾加德斯又想勸阻他,但他終于同意用兩塊磁鐵和三枚殖民地時期的金幣交換放大鏡。烏蘇娜傷心得流了淚。這些錢是從一盒金魚衛拿出來的,那盒金幣由她父親一生節衣縮食積攢下來,她一直把它埋藏在自個兒床下,想在適當的時刻使用。霍·阿·布恩蒂亞無心撫慰妻子,他以科學家的忘我精神,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一頭扎進了作戰試驗。他想證明用放大鏡對付敵軍的效力,就力陽光的焦點射到自己身上,因此受到灼傷,傷處潰爛,很久都沒痊愈。這種危險的發明把他的妻子嚇壞了,但他不顧妻子的反對,有一次甚至準備點燃自己的房子。霍·阿·布恩蒂亞待在自己的房間里總是一連幾個小時,計算新式武器的戰略威力,甚至編寫了一份使用這種武器的《指南》,闡述異常清楚,論據確鑿有力。他把這份《指南》連同許多試驗說明和幾幅圖解,請一個信使送給政府;
    這個信使翻過山嶺,涉過茫茫蒼蒼的沼地,游過洶涌澎湃的河流,冒著死于野獸和疫病的危階,終于到了一條驛道。當時前往首都盡管是不大可能的,霍·阿·布恩蒂亞還是答應,只要政府一聲令下,他就去向軍事長官們實際表演他的發明,甚至親自訓練他們掌握太陽戰的復雜技術。他等待答復等了幾年。最后等得厭煩了,他就為這新的失敗埋怨梅爾加德斯,于是吉卜賽人令人信服地證明了自己的誠實:他歸還了金幣,換回了放大鏡,并且給了霍·阿·布恩蒂亞幾幅葡萄牙航海圖和各種航海儀器。梅爾加德斯親手記下了修道士赫爾曼著作的簡要說明,把記錄留給霍·阿·布恩蒂亞,讓他知道如何使用觀象儀、羅盤和六分儀。在雨季的漫長月份里,霍·阿·布恩蒂亞部把自己關在宅子深處的小房間里,不讓別人打擾他的試驗。他完全拋棄了家務,整夜整夜呆在院子里觀察星星的運行;為了找到子午線的確定方法,他差點兒中了暑。他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儀器以后,就設想出了空間的概念,今后,他不走出自己的房間,就能在陌生的海洋上航行,考察荒無人煙的土地,并且跟珍禽異獸打上交道了。正是從這個時候起,他養成了自言自語的習慣,在屋子里踱來踱去,對誰也不答理,而烏蘇娜和孩子們卻在菜園里忙得喘不過氣來,照料香蕉和海芋、木薯和山藥、南瓜和茄子。可是不久,霍·阿·布恩蒂亞緊張的工作突然停輟,他陷入一種種魄顛倒的狀態。好幾天,他仿佛中了魔,總是低聲地嘟嚷什么,并為自己反復斟酌的各種假設感到吃驚,自己都不相信。最后,在十二月里的一個星期、吃午飯的時候,他忽然一下子擺脫了惱人的疑慮。孩子們至死部記得,由于長期熬夜和冥思苦想而變得精疲力竭的父親,如何洋洋得意地向他們宣布自己的發現:

   

    “地球是圓的,象橙子。”


 

2013-08-19 10:0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