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民主·憲政》摘要 21、北大傳統與近現代中國的自由主義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值此北京大學誕生一百周年之際,北大百年同行會邀請我今天來與大家談談北大傳統與現代中國自由主義。
  究竟什么是北大的傳統,即北大的傳統是自由主義的傳統。除非他們的代表性有疑問,否則他們的結論就應該成立。如果承認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能最精煉地概括北大的傳統,那么,這一傳統一定是自由主義的。
  從歷史的大背景看,北京大學先是中國變革與開放的產物,繼而成為變革與開放的推動者。可見,從其誕生的第一天起,北大命運就是中國變革與開放的脈搏。后者強,前者旺;后者弱,前者頹。開放使自由主義進入北大,變革使自由主義深入北大。又可見,北大站在東西文明的交匯點上,而任何文明的重要生命力的源泉之一就在于同其他文明的密切交流。文明越先進,其所融入的其他文明的優秀遺產就越多。
  北大自由主義傳統中,最為人們津津樂道、傳為佳話的就是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在自由主義制度上了軌道的西方大學里也許出不了像蔡元培那么偉大的教育家,其原因是那里的兼容并包的平臺是建立在整個國家的自由主義制度上的,是靠自由主義的制度支撐的平臺。不論誰作校長,這種制度平臺的寬容性質也許有搖擺,但不會有徹底的改變。可見,蔡元培先生的貢獻既是北京大學和近現代中國自由主義的驕傲,但其中也隱含著一種悲哀,即他所提供的平臺仍然是人格的平臺,而非制度的平臺。要想使兼容并包成為北大、乃至中國所有大學的辦學方針,今天的自由主義者就不能不關心如何把過去支撐兼容并包的人格平臺變成將來不隨人格力量而動搖的制度平臺。否則,即使再次出現建立在人格平臺上的“兼容并包”局面在歷史的長河中,仍將是曇花一現。
  其實,需要“兼容并包”的制度平臺的不僅是大學堂,更是整個社會。今天,我們在這里回顧北大的自由主義傳統并不僅僅是為了懷舊,而是為了這個傳統不被世人忘卻。實際上,我們更關心的是這一傳統的復興。復興當然不是復制,而是重建與發展。其重要目標之一就是在北大、乃至在整個社會中建立起一個“兼容并包”的制度平臺。只有這樣,中國才有可能變成一個自由、寬容的社會。在一個自由社會中,思想的市場當然也是自由的市場,各種思潮都應有其一席之地。當代中國的自由主義思潮當然也不例外!回顧歷史,北大從其孕育時起,就與中國的自由事業的命運聯系在一起。沒有自由的時候,北大的使命是爭取自由;有了自由的時候,北大的使命是捍衛自由。這不僅是北大傳統的使命,而且也是當代中國自由主義者的使命。


劉軍寧 2013-08-19 10:32:54

[新一篇] 《共和·民主·憲政》摘要 22、美德與黑暗時代--回應社群主義

[舊一篇] 《共和·民主·憲政》摘要 20、自由主義與儒教社會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