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房龍《寬容》先進思想的自由,表達進步的見解 序言
房龍《寬容》先進思想的自由,表達進步的見解 序言
房龍     阅读简体中文版

序言

  在寧靜的無知山谷里,人們過著幸福的生活。

  永恒的山脈向東西南北各個方向蜿蜒綿亙。

  知識的小溪沿著深邃破敗的溪谷緩緩地流著。

  它發源于昔日的荒山。

  它消失在未來的沼澤。

  這條小溪并不象江河那樣彼瀾滾滾,但對于需求淺薄的村民來說,已經綽有余裕。

  晚上,村民們飲畢牲口,灌滿木桶,便心滿意足地坐下來,盡享天倫之樂。

  守舊的老人們被攙扶出來,他們在蔭涼角落里度過了整個白天。對著一本神秘莫測的古書苦思冥想。

  他們向兒孫們叨嘮著古怪的字眼,可是孩子們卻惦記著玩耍從遠方捎來的漂亮石子。

  這些字眼的含意往往模糊不清。

  不過,它們是一千年前由一個已不為人所知的部族寫下的,因此神圣而不可褻瀆。

  在無知山谷里,古老的東西總是受到尊敬。

  誰否認祖先的智慧,誰就會遭到正人君子的冷落。

  所以,大家都和睦相處。

  恐懼總是陪伴著人們。誰要是得不到園中果實中應得的份額,又該怎么辦呢?

  深夜,在小鎮的狹窄街巷里,人們低聲講述著情節模糊的往事,講述那些敢于提出問題的男男女女。

  這些男男女女后來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另一些人曾試圖攀登擋住太陽的巖石高墻。

  但他們陳尸石崖腳下,白骨累累。

  日月流逝,年復一年。

  在寧靜的無知山谷里,人們過著幸福的生活。

         ※        ※         ※

  外面是一片漆黑,一個人正在爬行。

  他手上的指甲已經磨破。

  他的腳上纏著破布,布上浸透著長途跋涉留下的鮮血。

  他跌跌撞撞來到附近一間草房,敲了敲門。

  接著他昏了過去。借著顫動的燭光,他被抬上一張吊床。

  到了早晨,全村都已知道:“他回來了。”

  鄰居們站在他的周圍,搖著頭。他們明白,這樣的結局是注定的。

  對于敢于離開山腳的人,等待他的是屈服和失敗。

  在村子的一角,守舊老人們搖著頭,低聲傾吐著惡狠狠的詞句。

  他們并不是天性殘忍,但律法畢竟是律法。他違背了守舊老人的意愿,犯了彌天大罪。

  他的傷一旦治愈,就必須接受審判。

  守舊老人本想寬大為懷。

  他們沒有忘記他母親的那雙奇異閃亮的眸子,也回憶起他父親三十年前在沙漠里失蹤的悲劇。

  不過,律法畢竟是律法,必須遵守。

  守舊老人是它的執行者。

         ※        ※         ※

  守舊老人把漫游者抬到集市區,人們畢恭畢敬地站在周圍,鴉雀無聲。

  漫游者由于饑渴,身體還很衰弱,老者讓他坐下。

  他拒絕了

  他們命令他閉嘴。

  但他偏要說話。

  他把脊背轉向老者,兩眼搜尋著不久以前還與他志同道合的人。

  “聽我說吧,”他懇求道,“聽我說,大家都高興起來吧!我剛從山的那邊來,我的腳踏上了新鮮的土地,我的手感覺到了其他民族的撫摸,我的眼睛看到了奇妙的景象。

  “小時候,我的世界只是父親的花園。

  “早在創世的時候,花園東面、南面、西面和北面的疆界就定下來了。

  “只要我問疆界那邊藏著什么,大家就不住地搖頭,一片噓聲。可我偏要刨根問底,于是他們把我帶到這塊巖石上,讓我看那些敢于蔑視上帝的人的嶙嶙白骨。

  “‘騙人!上帝喜歡勇敢的人!’我喊道。于是,守舊老人走過來,對我讀起他們的圣書。他們說,上帝的旨意已經決定了天上人間萬物的命運。山谷是我們的,由我們掌管,野獸和花朵,果實和魚蝦,都是我們的,按我們的旨意行事。但山是上帝的,對山那邊的事物我們應該一無所知,直到世界的末日。

  “他們是在撒謊。他們欺騙了我,就象欺騙了你們一樣。

  “那邊的山上有牧場,牧草同樣肥沃,男男女女有同佯的血肉,城市是經過一千年能工巧匠細心雕琢的,光采奪目。

  “我已經找到一條通往更美好的家園的大道,我已經看到幸福生活的曙光。跟我來吧,我帶領你們奔向那里。上帝的笑容不只是在這兒,也在其它地方。”

  他停住了,人群里發出一聲恐怖的吼叫。

  “褻瀆,這是對神圣的褻瀆。”守舊老人叫喊著。“給他的罪行以應有的懲罚吧!他已經喪失理智,膽敢嘲弄一千年前定下的律法。他死有余辜!”

  人們舉起了沉重的石塊。

  人們殺死了這個漫游者。

  人們把他的尸體扔到山崖腳下,借以警告敢于懷疑祖先智慧的人,殺一儆百。

  沒過多久,爆發了一場特大干旱。潺潺的知識小溪枯竭了,牲畜因干渴而死去,糧食在田野里枯萎,無知山谷里饑聲遍野。

  不過,守舊老人們并沒有灰心。他們預言說,一切都會轉危為安,至少那些最神圣的篇章是這樣寫的。

  況且,他們已經很老了,只要一點食物就足夠了。

  冬天降臨了。

  村莊里空蕩蕩的,人稀煙少。

  半數以上的人由于饑寒交迫已經離開人世。活著的人把唯一希望寄托在山脈那邊。

  但是律法卻說,“不行!”

  律法必須遵守。

  一天夜里爆發了叛亂。

  失望把勇氣賦予那些由于恐懼而逆來順受的人們。

  守舊老人們無力地抗爭著。

  他們被推到一旁,嘴里還抱怨自己的命運不濟,詛咒孩子們忘恩負義。下過,最后一輛馬車駛出村子時,他們叫住了車夫,強迫他把他們帶走。

  這樣,投奔陌生世界的旅程開始了。

  離那個漫游者回來的時間,已經過了很多年,所以要找到他開辟的道路并非易事。

  成千上萬人死了,人們踏著他們的尸骨,才找到第一座用石子堆起的路標。

  此后,旅程中的磨難少了一些。

  那個細心的先驅者已經在叢林和無際的荒野亂石中用人燒出了一條寬敞大道。

  它一步一步把人們引到新世界的綠色牧場。

  大家相視無言。

  “歸根結底他是對了,”人們說道。“他對了,守舊老人錯了。”

  “他講的是實話,守舊老人撒了謊……

  “他的尸首還在山崖下腐爛,可是守舊老人卻坐在我們的車里,唱那些老掉牙的歌子。

  “他救了我們,我們反倒殺死了他。”

  “對這件事我們的確很內疚,不過,假如當時我們知道的話,當然就……”

  隨后,人們解下馬和牛的套具,把牛羊趕進牧場,建造起自己的房屋,規劃自己的土地。從這以后很長時間,人們又過著幸福的生活。

         ※        ※         ※

  幾年以后,人們建起了一座新大廈,作為智慧老人的住宅,并準備把勇敢先驅者的遺骨埋在里面。

  一支肅穆的隊伍回到了早已荒無人煙的山谷。但是,山腳下空空如也,先驅者的尸首蕩然無存。

  一只饑餓的豺狗早己把尸首拖入自己的洞穴。

  人們把一塊小石頭放在先驅者足跡的盡頭(現在那已是一條大道),石頭上刻著先驅者的名字,一個首先向未知世界的黑暗和恐怖挑戰的人的名字,他把人們引向了新的自由。

  石上還寫明,它是由前來感恩朝禮的后代所建。

         ※        ※         ※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過去,也發生在現在,不過將來(我們希望)這樣的事不再發生了。

2013-08-19 13:3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