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寬容》二十四 弗雷德里克大帝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二十四 弗雷德里克大帝

  德國王族從來也沒有因為喜歡平民執政的政府而出名。但是這個家族的人頭腦清醒,喜歡藏書和救濟窮人,在巴伐利亞人的瘋狂氣質侵蝕他們之前,還為寬容的事業做了一些非常有益的貢獻。

  在某種難度上這是實際需要的結果。德國王族繼承了歐洲最窮的地方,那是漫無邊際的沙地和森林,只有一半的地方有人住。三十年戰爭使得那里的居民家破人亡。他們需要人力和資金,以便重整家業,于是開始去尋求這一切,不論其來源于什么種族,信奉什么教義和以前的卑賤身份。

  弗雷德里克大帝的父親是個粗俗的家伙,言談舉止活象個采煤工,對酒吧女招待很感興趣。不過他會見外國逃亡者代表團的時候倒是能彬彬有禮。在處理涉及到王國重要統計數字的事情時,他的座右銘是“越多越好”,他有意識地收集所有國家拋棄的東西,就象是在收集六點三英尺高的擲彈兵担任自己的警衛一樣。

  他的兒子的能力非同一般人,很有教養。父親不允許他學習拉丁文和法文,可他偏要研究這兩種語言。他喜歡蒙田的散文,討厭路德的詩歌,喜歡愛比克泰德的智慧馬克思恩格斯文選馬克思和恩格斯的一些最重要的著作,討厭那些天主教的無知。父親按照《舊約》中的教義對孩子很嚴厲(為了讓孩子學會服從,父親命令把孩子的最要好的朋友在窗前斬首),但這沒有使兒子傾向于正直的猶太理想,那時路德派和加爾文派牧師都對猶太理想贊不絕口。弗雷德里克把所有的宗教都看做是史前的恐懼和無知狀態的復蘇,信教等于陷入一種被一小撮聰明卻又無恥的家伙們小心操縱的奴性狀態,這些家伙知道怎樣充分利用自己的優越地位靠著損人利己來享樂。弗雷德里克不僅對基督教義感興趣,而且對基督本人的興趣更大,但是他是按照洛克和索茲尼的觀點來接觸這個問題的,所以至少在宗教問題上是個寬容大量的人,而且可以毫不吹噓地說,在他的國家里,“每個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方法尋求拯救”。

  弗雷德里克做出的這個英明論斷為他沿著寬容的道路做進一步的試驗奠定了基礎。譬如他頒布說,只要傳授宗教的人是正直的,過著正派和遵紀守法的生活,那么所有的宗教就都是好的,因此所有的信念都必須享有同等權利,政府不許干涉宗教事務,只需充當警察的角色,維持不同宗派之間的和平就夠了。他的確相信這一點,只要求臣民順從和忠誠,把對思想和行為的最后評判權留給上帝,“只有上帝才了解人的良知”,他從不對上帝的旨意做哪怕是很小的評論,免得使人們以為他需要人的幫助,也就是用暴力和兇殘來推行神圣的目的。

  弗雷德里克在思想境界比他所處的年代早了兩個世紀。國王在首都的中心給天主教徒們撥出了一塊土地,讓他們自己修建教堂,當時的人都搖頭不止。耶穌會的人從大多數天主教國家被趕了出來,他又挺身保護他們,于是人們開始咕噥一些惡毒的警告。他宣布說道德和宗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概念,每個人只要交納稅款和服兵役,就可以隨意信奉什么宗教,這時候人們再也不認為他是個基督徒了。

  由于當時他們恰好住在普魯士境內,批評家都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陛下精通警句,在皇家法律上稍加評論,就可以給那些在某些方面沒能博得他歡心的人的事業造成一些不尋常的后果。

  不過事實上他是一個掌權三十年的開明的專制君主,他第一次給歐洲帶來了幾乎是完全的宗教自由。

  在歐洲的這個偏僻的角落里,新教徒、天主教、猶太人、土耳其人和不可知論者第一次享有了平等的權利和平等的待遇。喜歡穿紅衣服的人不能對穿綠衣服的人稱王稱霸,穿綠衣服的人也不能對穿紅衣服的人稱王稱霸。那些回到尼西亞尋找精神安慰的人,被迫與那些既和壞人打交道、又和羅馬主教打交道的人和平友好地相處。

  弗雷德里克真的很滿意他的努力成果嗎?我很懷疑。他在行將辭世的時候,讓人把他忠實的狗叫來。在這最重要的時刻,狗看來是比“所謂的人類”更好的伴侶(陛下是一個能力很強的報刊專欄作者)。

  他去世了,這是第一個誤入這個錯誤世紀的馬可·奧勒留,他象他的先輩一樣,給他的繼承者們留下了一份很好的遺產。


房龍 2013-08-19 13:47:11

[新一篇] 房龍《寬容》二十五 伏爾泰

[舊一篇] 房龍《寬容》二十三 太陽國王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