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蔣介石評傳》第二部分:發跡以前愛上陳潔如
《蔣介石評傳》第二部分:發跡以前愛上陳潔如
李敖 汪榮祖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二部分:發跡以前愛上陳潔如 1

    一九一九年的夏天,仍在上海做投機生意的蔣介石,在張靜江家里初識一個十三歲的小女生陳風,而一見鐘情。由于《陳潔如回憶錄》的出版,我們得知這一段戀愛的詳情。近人黃仁宇指出這本回憶錄中有最基本的資料都不能掌握,“此書之可靠性可想而知”。(見《從大歷史的角度讀蔣介石日記》,頁二十五)黃氏似不知陳潔如既未直接參與黨國大事,間接道聽途說以及事后追憶,當然可能有誤,豈能遽疑為偽作?最近陳立夫出版的回憶錄《成敗之鑒》,未能掌握基本資料處多矣,何況陳潔如?陳女這部回憶錄最可信賴的部分,應該是她與蔣介石之間的兒女私情,以及兩人之間的房笫間事。這些私事陳潔如不僅親自經歷,而且刻骨銘心,不但事實上不會出錯,而且最具權威性。   
    陳潔如原名陳風,與蔣介石第一次見面時,在場的還有孫中山與戴季陶。蔣介石當時已三十歲出頭,見到十三歲的小女生,即墜入情網,除了異性相吸的原因外,顯然由于那天在張靜江家中的客廳,孫中山特別夸獎了這位小女生,使蔣介石對“我們總理嘉勉的女孩”,別具青眼,乃窮追不舍。   
    陳風之所以會在張家出現,乃因比她大五歲的好友朱逸民嫁給張老頭子做續弦。與張靜江有密切關系,以及被孫中山看上的女孩,在蔣介石心目中當然會有很高的分量。于是表面看來甚是嚴肅的蔣介石,居然亦會嬉皮笑臉,追起小女生來,并且故意制造狹路相逢,逼女孩子表態的鏡頭。甚至于約會時,騙不太懂事的陳風,到上海頗有名望的“滄州飯店”,英文名稱叫“布林頓旅館”(Burlington Hotel),幸而尚能自制,想要強奸而未遂。(參閱《陳潔如回憶錄》上冊,頁二十三至二十八)   
      陳風驚魂初定,避不見面,蔣介石展開情書攻勢,表示拜倒裙邊的決心。當陳風的父親因心臟病驟發,于一九二一年九月七日逝世,蔣介石穿孝服來吊祭,再由朱逸民從中拉線,最后由張靜江正式說媒,使陳風的母親感到為難。有趣的是,陳母仍不放心,雇傭了上海私家偵探調查蔣介石。調查報告乃發跡以前的蔣介石,乏善可陳,更何況此時蔣介石已有一妻一妾,乃決定謝絕,哪知張靜江親自登門拜訪,說明蔣妻毛氏已皈佛門,與世絕緣,蔣妾姚氏已同意離異,并強調蔣介石追求的堅定心意。在張靜江的大力說合之下,陳母才答允婚事,再勸說女兒下嫁蔣介石。兩人訂婚后,蔣介石為陳風改名陳潔如。結婚時,張靜江為證婚人,戴季陶則為蔣介石主婚,婚禮半西式半舊式,毫無疑問是明媒正娶。   
    結婚以后,陳潔如才發現,蔣介石在婚前醇酒美人,常逛窯子,生活十分荒唐,并且得了性病,還把性病傳染給她,以至于此后兩人都無法生育。蔣介石為之悔悟,發誓愿終生只喝白開水,不喝其他飲料,以自我懲罚,陳潔如也只好原諒了他。(參閱《陳潔如回憶錄》之記載)蔣介石與陳潔如結婚前,確實是他一生中最荒唐墮落的時期。   
     蔣介石的元配毛福梅,奉化巖頭村商人毛鼎秋之女,生于一八八二年,比蔣介石大五歲。一九O一年結婚時,她十九歲,他只有十四歲,仍然是個頑童,這種奉父母之命的婚姻,當然談不上什么感情,不過婆媳之間倒處得相當不錯。一九O四年春,十七歲的蔣介石帶著妻子毛福梅到寧波讀書,開始獨立的家庭生活,但不久蔣介石要到東洋去,又把妻子送回娘家,再度失去培養感情的機會。一九O八年,蔣介石從日本回上海度假時,毛福梅也來滬團聚,他卻嫌鄉下老婆土氣,無法對答應酬,常大發雷霆,只過了一個暑假,又勞燕分飛。然而毛福梅回到家鄉,即有了孕;生下蔣經國。生了兒子,該是毛福梅對蔣介石的最大意義,而毛福梅有了兒子,亦有了寄托,對丈夫的冷漠也日趨淡泊。   
    辛亥革命那年,蔣介石納出身寒微而容貌出眾的蘇州女人姚冶誠為妾。姚氏的身世可見之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十八日天津《益世報》的記載:“女出身寒微,當南北和議告成時,蔣隨陳英士居滬,陳每過北里,蔣亦偕往,在筵席間見蔣氏,刻意奉迎,終至以身相托。”則所謂“寒微”者,實系出身北里的妓女。蔣介石公然把小妾帶回老家,長久以來空閨獨守,以及深受傳統影響的毛福梅也不以為意,認為男人娶小老婆,早已見怪不怪,甚至待姚氏如姊妹。很多人稱贊毛氏的寬宏大量,但毛氏不大度又如何?只是說明毛氏還聰明和識相而已。蔣介石也樂得在家有妻之外,尚有一妾相侍。   
    毛福梅生了蔣經國之后,一九一六年十月六日又出現了一個蔣緯國,緯國既非毛氏所生,亦非姚氏所出,是哪里來的呢?原來王采玉一定要把經國承祧已故的小兒子,蔣介石得了梅毒不能再生,于是把戴季陶的兒子抱來,取名緯國,又名建鎬,與經國的別名建豐相對,自小就當作自己的兒子,我們又何必不把蔣介石視為蔣緯國的父親呢?不過,緯國雖然有父,仍然無母,蔣介石遂要緯國認姚冶誠為母,由姚氏扶養。緯國原非蔣姓似難確定;然觀乎《總統蔣公大裹長編初稿》,一九三O年十月三十一日記毛氏常提及營救經國自俄回國事,引蔣介石日記曰:“余為國何能顧家……寧犧牲一切,雖至滅種,亦誓不承認也。”(見第二卷,頁三三五)可知犧牲經國即“滅種”,否則尚有緯國,何至于“滅種”?   
   


第二部分:發跡以前愛上陳潔如 2

    另外,我們看到孫淡寧記錄的蔣緯國談話錄原稿,更確定緯國與經國原“非血統關系”,并得知緯國系日婦所出,曾于抗戰后“獨自一人悄然赴日”,見到八十歲的山田純一郎,找到“青田公墓”,在荒涼的墓園里,向母墳“就地跪拜、默禱念誦之后,才黯然離開”(最后一段引文似由蔣緯國親筆在原稿上增寫)。至少以緯國而言,他早已自知身世。事實上,他在談話中亦已透露,他自德返國,蔣介石曾親口告訴他,他不是蔣家的孩子。他的生父乃是他稱作“親伯”的戴季陶。他也不諱言自己有兩位父親。   
    毛氏為蔣介石侍奉老母,教養經國;姚氏為他扶養緯國,一妻一妾皆職有專守,然而蔣介石于一九二O與二一年之間的日記,不時抱怨一妻一妾,如民國十年四月三日記道:“余于毛氏,平日人影步聲皆足以刺激神經……決計離婚,以蠲痛苦,”又如民國九年元旦日記道:“甚恨冶誠不知治家法,痛罵一場,娶妾之為害,實不勝言!”大有出妻休妾之態。《參閱《蔣介石日記中有關陳潔如及家事的記載》,《傳記文學》第六十二卷第六期,頁二十四至二十九)按諸時間,此時蔣介石正在上海狂戀陳潔如,可見事出有因。陳潔如畢竟是身家清白而且受過新式教育的女子,不可能做第二個小老婆,免不了明媒正娶。北里出身的姚氏,原是侍妾之身,容易打發。但是元配毛氏,既是他唯一兒子的娘,又得蔣母歡心,難以狠下心來。然而一九二一年六月十四日,蔣母王采玉死了,年僅五十八歲。蔣介石于辦完母喪后,在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晚上,當著經國、緯國,宣讀事前寫好的文書,與妻妾脫離家庭關系,全文如下:   
    余葬母既畢,為人子者一生之大事已盡,此后乃可一心致力于革命,更無其他之掛系。余今與爾等生母之離異,余以后之成敗生死,家庭自不致因我而再有波累。余十八歲立志革命以來,本已早置生死榮辱于度外;惟每念老母在堂,總不使以余不肖之罪戾,牽連家中之老少,故每于革命臨難決死之前,必托友好代致留母遺稟,以冀余死后聊解親心于萬一。今后可無此念,而望爾兄弟二人,親親和愛,承志繼先,以報爾祖母在生撫育之深恩,亦即所以代余慰藉慈親在天之靈也。余此去何日與爾等重敘天倫,實不可知。余所望于爾等者,唯此而已。特此條示經、緯兩兒,謹志毋忘,并留為永久紀念。父泐。   
    說穿了,蔣母死了,蔣介石已無顧忌與毛福梅離異,與相愛的陳潔如正式結婚。蔣介石獻身革命,需要一個新女性做老婆,毛、姚兩氏實在也上不了臺面,他休妻出妾自然也就理直氣壯了。   
    然而幾年之后,蔣介石的場面更大,愛上了更新而又更出眾的女性宋美齡,又要與陳潔如離婚,也更理直氣壯了。奇怪的是,他不向陳潔如提出離婚要求,而騙她出國,然后不承認跟她結過婚。蔣陳之間的明媒正娶既可否認,則因蔣陳婚約而與元配毛氏離異一事也不存在,于是一九二七年蔣宋聯姻,又必須興師動眾與發妻毛福梅再離婚一次。土里土氣又是小腳的鄉下人毛氏,除了讓風風光光的總司令任意擺布之外,又能做什么呢?    

2013-08-19 14:5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