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蔣介石評傳》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蔣介石評傳》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李敖 汪榮祖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1

    國民黨宣傳的歷史中,都說抗戰前后,汪精衛是主和的、是妥協的、誤國的;而蔣介石卻是主戰的、是抗日的、愛國的。其實,在許多情況下,事實正好相反。   
    汪精衛從一九三二年就任行政院長以來,就以“跳火坑”的心情,處理國事。其中最大的一個特色,就是他肯替蔣介石背黑鍋、受閑氣。   
    蔣介石自從一九二八年濟南事變、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閃躲日本人起,骨子里本來就是真正的主和派。自此以后,一九三三年塘沽協定,出賣華北利權;同年摧殘察綏抗日活動,打擊抗日分子;一九三五年何梅協定,使華北特殊化,這些都是蔣介石的作為。然而站在幕前背黑鍋的,都是汪精衛。事實上,汪精衛本人,對日本原是主戰派,一九三一年的九一八事變、一九三二年的一二八事變、一九三五年的古北口之役,他都主張和日本人打,且為了張學良的不抵抗?穴事實上是蔣介石指令的?雪,一度忍無可忍,通電邀張學良一起下野,因此出國。據陳公博《八年來的回憶》:   
    汪先生那時不但主持行政院,而且兼了外交部長,我當時大不以為然,在南京的同志也大不以為然。外間的批評都集中于汪先生一人,以為主和的只是汪先生,所以當日許多人都曾勸過汪先生說:上海的淞滬協定為“汪先生”所知的,而塘沽協定是事后才知道的,汪先生也應該分辯一下。汪先生說:“絕不分辯,誰叫我當行政院長?行政院長是要負一切責任的。”汪先生這一句話可以表明他當日的心境。   
    汪精衛身為行政院長兼外交部長,竟被蔣介石派人去主和,主了和以后,還要汪精衛追認。   
    陳公博的回憶,告訴了我們:蔣介石是如何在自取美名,卻要汪精衛代背惡名?選蔣介石這種性格,甚至他的把兄黃郛有時都氣不過。沈亦云《亦云回憶》中收有黃郛一九三三年五月二十七日的一封電報,其中責備把弟說:“希望今后彼此真實地遵守‘共嘗艱苦’之舊約,勿專為表面激勵之詞,使后世之單閱電文者,疑愛國者為弟?穴指蔣介石?雪,誤國者為兄?穴黃郛自稱?雪也。”?穴頁四九二?雪——連蔣介石的把兄黃郛都如此,又況汪精衛乎?事實上,當時汪精衛的處境,正是扮誤國的角色,為表面愛國的蔣介石,代演襯托的苦戲耳?選   
    據陳公博回憶:汪精衛開始有主和的傾向,始于一九三三年的長城古北口之役。這次戰事,“因為前方將領回來報告,都說官兵無法戰爭,官兵并非不愿戰,實在不能戰,因為我們的火力比敵人的火力距離太遠了,我們官兵并看不見敵人,只是受到敵人炮火的威脅。汪先生聽了這些報告,以后便慢慢有主和的傾向”。到了一九三六年西安事變后,他益發認為“中國對日應該尋出一條和平之路”,否則一旦開戰,只是便宜了蘇聯。   
    從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汪精衛出任行政院長起,國事在形式上是由汪與蔣介石共同負責的,在強敵咄咄逼人的形勢下,兩人都沒有抵抗日本的信心與決心,引起舉國嘩然。到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國民黨在南京舉行四屆六中全會,在開幕典禮拍照時,汪精衛被擊三槍。這件案子現在已經十分明朗,開槍的兇手是晨光通訊社外勤記者孫鳳鳴,通訊社的社長叫胡云卿,都是二十多歲的熱血青年,激于“九一八”以后不抵抗的恥辱,決心犧牲個人,除蔣救國。結果蔣沒有出來拍照,而槍手孫鳳鳴已服鴉片煙泡,毒性將定時發作,乃一不做二不休,退而求其次,向汪精衛開了槍。蔣雖幸免,汪卻替蔣挨了槍。?穴參閱蔡德金《汪精衛評傳》頁二二八至二三一?雪汪精衛的老婆陳璧君懷疑是老蔣干的,冤枉了蔣,然而毫無疑問的是,汪與蔣合作,不僅替蔣背了黑鍋,還挨了槍。兇手明明是要殺蔣介石的啊?選……   
    西安事變之后,“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后,中國全面抗戰,好像和戰問題已經解決了。其實,表面上打得烽火連天,暗地里蔣日和談不斷,甚至于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后,蔣介石仍不愿完全切斷和談的線索。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2

    蔣介石于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三日分別約見英國、美國、德國、法國大使,希望西方強國調停。其實早于七月十九日,英國外相艾登?穴Anthony Eden?雪為了英國在華利益,宣布已與美、法兩國聯系,并通知南京與東京,愿意斡旋。?穴見Friedman,British Relation with China,P.93?雪七月二十八日,蔣約見英國駐華大使之后,英國駐東京代辦多茲?穴Dodds?雪拜訪日本外相廣田弘毅,廣田聲稱盧溝橋事變可由地方解決。但事實上事端更加惡化,英國輿論雖然譴責日本將損及大英利益?穴The Times,10 August l937?雪,然英國政府僅能做無力的抗議。孔祥熙時任財政部長,經由駐美大使王正廷,要羅斯福總統調停。美國駐日大使格魯?穴Grew?雪遂向日本外相表示,如有必要,美國愿意幫助解決中日糾紛。?穴參閱Department of State,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Japan,1931—1941, Vot.1.P.435?雪但是日方,尤其是日本的軍方,根本不歡迎英、美介入。而德國正好與蔣介石自二十年代起就有良好關系,自一九三三年希特勒崛起又與日帝建立伙伴關系,并于一九三六年十一月簽訂德日反共產國際協定,自處于調解中日的有利地位。日本既不好峻拒德國,德國顧及對華關系,不僅希望事變早日解決,而且希望日本考慮德國在華利益,以及提醒日本在華行動可能減輕對蘇壓力。?穴參閱Fox,Germany and Far Eastern Question,P.233?雪七月底,德國政府外交部長魏什克 ?穴Ernst von Weizsacker?雪電告其駐華大使陶德曼?穴Oskar Trautmann?雪:“我們已清楚地使日本人知道,他們不能以反共產國際協定來對付中國,因該協定絕無在第三國攻打布爾什維克主義之目的。”?穴美國務院編Documents on German Foriegn Policy, 1918—1945,1:P,742,743,參閱P.748?雪同時德國繼續向中國提供軍火,亦未立即撤除軍事顧問團。德國人最顧慮的還是:由于日本的侵略行動,將使中國投向蘇俄的懷抱。?穴見陶德曼報告,載German Documents on Foreign Policy,1:P.741,748?雪此為德國愿意介入的背景,雖然一時仍持謹慎態度。   
    日本侵華,軍方最力,文人政府并不希望戰爭擴大。廣田外相曾于八月初遣使到上海議和,導致八月八日,日本大使與中國外交部東亞司長高宗武在上海談判。日方提出:一、沿白河建立不設防區,中日軍隊各自撤退;二、不侵占領土;三、不賠款。高氏代表中國政府表示,基于以上條件和平有望。?穴參閱《東京戰犯審判紀錄》,Exh.3260?雪然而八月九日卻發生“大山事件”,最后引發“八一三”淞滬之戰,談判自然流產。   
    淞滬之戰打得血肉橫飛,但蔣介石暗中繼續試探和平,曾向德國表示是否可以“德日反共協議”來影響日本,德方回答是否定的。?穴見陶德曼與德外相來往文件,載Documents on German Foriegn Policy,1:P.741,742?雪接著于八月二十一日,中蘇正式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并于九月九日向國聯提出申訴,國聯遂于十月初召集會議,但廣田于十月二十一日聲明拒絕參加會議,惟表示愿與中國直接談判,并示意德國或意大利可為說客。?穴見德國駐日大使Derksen致德國外交部,載Documents on German Foriegn Poticy,1:P.769—770?雪一周之后,日本正式向德國駐日大使狄克遜?穴Herbert von Derksen?雪提出:“日本政府歡迎德國促使中國與日和談。”?穴同書,頁七七三?雪陶德曼遂于十月三十日會見中國外交部次長陳介,表示愿意作為溝通的橋梁。不久,于十一月三日,廣田開出和議七條件,由德國轉達。七條件重點是:一、內蒙自治;二、華北設非武裝區,委派親日首長,并圓滿解決日本開發礦產事;三、上海非武裝區要擴大,由國際警察管制;四、停止排日,修改教科書;五、共同防共;六、減低日本貨進口稅;七、尊重外國人在華權利。德國駐日大使狄克遜向柏林報告,他相信日本在上開七條件基礎上,有和平誠意,故認為值得勸南京接受。柏林對陶德曼的訓示也認為這些條件可作為和談的基礎。十一月五日,徐謨陪陶大使自漢口乘車至南京晉見時,蔣介石因猶冀望于尚在開會中的九國公約會議,故推說中國如同意日本的這些要求,國民政府將會被輿論的浪潮沖倒。蔣介石又說:中國不能正式承認收到日本的要求,因為中國現在正是布魯塞爾的九國公約會議各國關切的對象,各國是有意要在九國公約的基礎上覓取和平的。陶德曼說:“我現在采取的步驟僅僅是機密地通知中國政府:日本向我們駐日大使表示的對于和平的意見。”?穴前引書,頁七七四?雪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3

    可是,日本拒絕參加的九國公約會議仍然進行之時,蔣介石見陶德曼這天,日本就在杭州灣登陸,同時安陽失守。十一月八日,太原失守、任縣失守。九日,淞江失守。十一日,上海失守、大名失守。十三日,濟陽失守。十四日,嘉善失守。十六日,昆山失守。十八日,嘉興失守、煙臺失守。二十日,蘇州失守。二十一日,吳興失守。二十四日,布魯塞爾會議閉幕,所得之決議僅僅是重申普遍原則,促中日雙方和談,中止戰爭,完全暴露沒有強制力的根本弱點。日本照樣進軍,二十五日,無錫失守、長興失守。二十九日,宜興失守、武進失守。三十日,溧陽失守、廣德失守。十二月一日,德國外交部長牛拉特?穴Baron von Neurath?雪告知中國駐德大使程天放說:“為中國利益著想,不要不加考慮便拒絕日本的和平建議,還是盡速議和為好。中國政府遲延議和的時間愈久,中國國家解體的危險也愈大。”?穴美國國務院Documents on German Foreign Policy, 1918—1945,P.787?雪十二月二日,蔣介石召集軍事長官匯報,先由外交部次長徐謨報告陶德曼從漢口到了南京。各將領問:日本有無旁的條件?徐謨說:據陶德曼所說,只是所提出的七條件,并無別的條件;如能答應,便可停戰。蔣介石就問唐生智的意見,唐生智還沒答,又轉問白崇禧。白崇禧說,只是如此條件,那么為何打仗?徐謨說:陶德曼所提者只是此數項條件。蔣介石又問徐永昌。徐永昌說只是如此條件,可以答應。又問顧祝同,也說可以答應。再問唐生智,也贊同各人的意見。蔣介石就表示:一、德國調停不應拒絕,如此尚不算是亡國條件;二、華北政權要保存。——蔣介石顯然慌了。那天下午五點,他接見陶德曼,“愿意以德國大使閣下所提出的各點作為談判的基礎”。另表達兩點:一、中國深望:在恢復和平的全部過程中,德國通過調停予以幫助;二、中國在華北的主權和行政權不得改變,必須維持其完整。這就是說:一、一切結果,要請德國人背書,德國人不要放手;二、但求保住華北就好了,東北也不要了,內蒙也不要了。最后蔣介石要求:“必須強調提醒日本:在談判完成以前,不要公布任何提出的條件。”?穴參閱《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六編,頁一一三?雪這顯然是丟不起人,一切要偷偷摸摸地干。   
    蔣介石遂于十二月三日再度約見陶德曼,感謝德國政府努力斡旋,愿意接受日本十一月的條件為和談基礎:一、中國接受該條件議和;二、華北領土與主權獨立完整;三、德國自始至終調停;四、和談不涉及與第三國之協議。?穴見Documents on German Foreign Policy,P.787—789?雪陶德曼得到蔣介石的“毅然許諾”后,轉報回國。德國外交部認定“日本的建議,差不多在所有的要點上都已得到了滿意的反應”,遂在十二月七日,轉告日本。可是,此時日軍已逼近南京,氣焰特甚,廣田外相也對以一個月前的條件為和談基礎,表示懷疑?穴見同書,頁七九九?雪,調停發生了意外的變化。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失守。   
    暴日雖相逼如是之甚,蔣介石雖發表一貫抵抗日本的宣言,但陶德曼調停并未因此中斷。十二月二十二日,德國大使在漢口提出日本所開的新條件,重點是:一、中、日、滿?穴滿洲國,即中國東北?雪共同防共;二、設立非武裝區,并在必要區域內成立特殊政權;三、中、日、滿經濟合作;四、對日本賠款。日本還提出和約締結之前,不停止軍事行動,并要求中國政府于年底以前接受這些條款。這種條件,連德國也認為太苛刻了,德駐日大使狄克遜即認為中國政府不可能接受。?穴見Documents on German Foreign Policy,P.804?雪德國政府于十二月二十九日照會日本,此種結果將無助于“反共產國際協議”。?穴見同書,頁八一一?雪廣田辯稱條件可以修改,不過日本駐英大使又謂,日本愿盡早結束戰爭,然若蔣介石不接受日方條款,則將與中國地方政府媾和。?穴參閱同書,頁八一一、八一二、八一三?雪盡管如此,蔣介石還是不敢斷然拒絕,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三日,派出外交部長王寵惠,向陶德曼說:“經過適當的考慮后,我們覺得,改變了的條件范圍太廣泛了。因此,中國政府希望知道這些新提出的條件的性質和內容,以便仔細研究,再做確切的決定。”?穴見同書,頁八一五至八一六?雪日本外相廣田雖說將依此與內閣討論,實對中國政府的回復極為不滿,乃于一九三八年一月十六日上午十時半,將日方強硬回應請德方立即轉給漢口,并要求中止德國調停,此即日本首相《近衛文麿聲明》,宣稱“今后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穴見《日本外交年表并主要文書》第二冊,頁三八六至三八七?雪蔣介石亦在一月十八日做了自我澄清的聲明,謂中國將為領土完整及其主權奮戰到底。至此,和談好像是徹底破裂了。事實上,德國調停雖然結束,蔣日間和談的線索并未中斷。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4

    蔣介石于一九三八年春就已建立起渠道,主要是靠孫中山的日本舊友,如萱野長知?穴一八七三—一九四七?雪、小川平吉?穴一八六九—一九四二?雪、頭山滿?穴一八五五—一九四四?雪、秋山定輔?穴一八六六—一九五O?雪等。這批人看似民間人士,實與日本政府關系密切,他們站在其本國利益的立場,又與國民黨有歷史淵源,自愿為兩邊奔走和平。   
    蔣日之間的秘密接觸,初由南京失守后出任行政院長的孔祥熙主其事,在香港設有秘密辦事處,由柳云龍、杜石山?穴又作石珊?雪負責。日方資料稱柳為蔣介石的外甥,或稱蔣母妹妹的兒子,宋美齡曾親自到香港“指導”,全盤都是蔣門作業。   
    根據日本外務省檔案,國府行政院長孔祥熙于一九三八年一月二十三日,亦即是日相近衛已宣布不以國府為談判對手之后,曾電請頭山滿“主持正義,力挽狂瀾,設使貴國軍人早日醒悟”。同年三四月間,萱野長知的助手松木藏次與孔祥熙的親信賈存德,在上海中國旅行社秘密見面商談,松本傳達承認滿蒙的要求,賈存德則要求日本撤兵。萱野本人也與賈見了面,并由賈帶信經港飛漢口報告孔祥熙。孔回信要求雙方即刻停戰,尊重中國主權,至于日方要求解決滿蒙,中國原則上同意,具體問題可于談判時商定。萱野回到日本后與小川平吉商討,覺得孔有誠意,小川遂于六月十日分訪新任日相宇垣一成與前相近衛文麿。不過近衛不久之前已宣布“帝國政府今后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然小川與宇垣認為仍然需要與國府交涉,必要時可取消舊聲明,故頗支持萱野與孔祥熙繼續談判,不久談判集中到香港。孔祥熙又找到萱野老友馬伯援和居正夫人?穴居正的女兒是萱野的養女?雪到港相助,特別希望日軍暫勿進攻漢口。不過日方又提出蔣介石下野以承担責任的要求無法解決,孔祥熙愿辭行政院長代蔣下野,未為日方接納。一時之間,蔣介石的下野問題成為和談的障礙,日本軍方對蔣介石尤持堅決排斥態度。   
    約當此時,外交部亞洲司司長高宗武于七月五日自香港抵達神戶。?穴參閱《汪精衛集團投敵》,頁二一二至二七三?雪高氏日本之行,論者每想當然,以為奉汪精衛之命,其實是奉蔣介石之命,專治汪精衛和平運動的美國學者邦克?穴Gerald E. Bunker?雪曾與高宗武做多次訪談,論定高直通蔣介石,“絕非汪之代理人”?穴Kao in no sense acting as Wang’s agent?雪。?穴見 Bunker,The Peace Conspiracy,P.75,80?雪高宗武早于一九三八年二月就奉命在香港設立以“日本問題研究所”為名的情報機關,暗中與日方聯系。三月二十七日,曾與亞洲司日本科科長董道寧在港和日人西義顯等會晤后,飛往漢口,于四月三日提出報告,并于五日晨“晉謁委座”。四月十四日,高自漢飛港,“負有秘密使命也”。?穴《周佛海日記》上冊,頁七十八、八三十?雪據西義顯《悲劇的證人——中日和平運動秘史》說,蔣介石要高氏轉達:“東北與內蒙問題,可留待他日再談,惟河北省應即交還中國,長城以南中國領土與主權之完整,日方應予尊重。上項條件獲日方之諒解,則先行停戰,再行談商細節。”五月三十日,高宗武又自香港來漢口,當時已任宣傳部代部長的周佛海,把他送往陳布雷處。?穴《周佛海日記》上冊,頁一O六?雪六月五日,高又“奉命飛港”。六月二十五日,梅思平謁汪精衛后往見周佛海,“談對宗武赴日之推測”。?穴同書,頁一一六?雪可見高宗武赴日之前,漢口已知之,汪、梅、周尚需“推測”,證明高奉蔣命,連他們三人都不知詳情。當時在漢口軍令廳工作的張有谷說,七月六日,侍從室命令派機將求和密函,由飛行員湯卜生駕駛,前往南京,空投給在訪的日本秩父宮親王,若日軍停止關內軍事行動,東北可以割讓。?穴張有谷《保衛武漢時期蔣介石的一件通敵罪行》,《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頁一四一至一四二?雪   
    高宗武自日本回到香港后,沒有馬上報命,周在七月十九日日記上說:“聞宗武返港數日,迄無消息,布兄亦無所聞。”?穴頁一二六?雪顯因日方仍“不以蔣介石為對手”之故,使高覺得無以報蔣之命,結果高宗武于七月二十二日派外交部情報司科長周隆庠,“送其報告呈委座”,沒有諱言“對方堅持要委座下野”,周氏也表示“失望”。?穴見同書,頁一二七?雪第二天,周佛海去蔣介石公館聚餐時,見蔣“打不起精神”。沒過幾天,周就聽說,蔣令“王亮疇?穴寵惠?雪托英、美大使,設法由英、美向中日雙方提出停戰,或向中、日雙方提出希望早日結束戰爭”。?穴同書,頁一二八至一二九?雪《蔣總統秘錄》說,高宗武“成了被日軍所利用于為汪兆銘抬轎子的腳夫”?穴頁二五五八?雪,顯然是蔣介石的一面之詞。蔣于失望之余,悻悻然竟不承認派高宗武去和日本人談判的事了。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5

    周佛海在七月二十六日記道:“與隆庠談半小時,囑其明日赴港,轉達一切。”轉達什么,雖不知道,很可能是為了可以接受的和平,如不與蔣為對手,非要蔣下臺不可,則可由國民黨元老汪精衛出馬。所以高宗武并沒有就此在香港養病,而是繼續在港、滬兩地與日方交涉,尋又有梅思平參與其事,最后才會有近衛的新聲明與三原則。   
    經過萱野長知與賈存德的溝通,日方雖仍要蔣下野,然而若蔣決心“鏟共親日,媾和爾后有辦法”。所謂辦法,即體諒蔣一時不能下野的苦衷,答允只須預先做下野表示,“而在和平之后自動實行,當亦無妨。”?穴《小川平吉關系文書》?穴一?雪,頁五九六?雪宇垣還得到裕仁天皇秘密批準,與孔祥熙在軍艇上晤面的計劃。至此,日方實已修正了“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的主張。九月二十五日馬伯援自港取道河內赴渝,與蔣介石、孔祥熙詳商。蔣也派鄭介民到香港會談。蔣日和談即將一拍即合,奈日本內部一直有矛盾,陸相與外相意見尤其不合。陸相板垣征四郎認為漢口即下,國府即將投降,無須發表撤兵聲明,并指外相宇垣要與孔祥熙談判為“國賊”,反對和議。宇垣被迫于九月二十九日辭去外相職務,那已經準備的不尋常會談也告流產。?穴參閱楊天石《尋求歷史的謎底》,頁六O八至六一○;施樂渠《蔣介石在抗戰期間的一件陰謀活動》,《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頁六十五至六十七?雪   
    日本軍閥果于十月二十五日攻占武漢,蔣介石發表告全國同胞書,號召“繼續貫徹持久抗戰”,但是暗中仍繼續與萱野等民間人士保持聯系。然而日本雖攻下武漢,并不如軍方所想,中國會投降。日本政府顯然憂心孤軍深入,久戰不決,增強了媾和意愿,梅思平也有了成績。周佛海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有記,頗堪玩味:   
    ?穴梅?雪思平由港來,略談,即偕赴汪公館,報告與宗武赴滬接洽經過,并攜來雙方簽字條件及近衛宣言草稿。?穴頁一九四?雪   
    這個草稿,就是十二月二十二日近衛政府發表所謂調整中日邦交,“善鄰友好、共同防共、經濟提攜”三原則的聲明?穴亦稱近衛第三次對華聲明,全文見《日本外交年表并主要文書》第三冊,頁四○七?雪。發表前將近一個月,重慶方面已經知道底案。蔣、汪既然都主和,此三原則無疑可作為和談的基礎。蔣、汪的爭執絕非主戰、主和之爭,蔣之不愿附和,顯然因為近衛沒有明確撤銷先前不與他為對手的聲明,而汪則認為應做積極回應。當蔣堅持不肯,汪乃決定脫離重慶,自由表達和平主張,配合近衛三原則的發表,在輿論上造勢,逼蔣走向談判桌來。   
    汪精衛自重慶出走,是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八日的事,這天他由重慶飛往昆明,十九日再由昆明轉往河內。二十一日,張群電蔣介石,說汪精衛有電給他,說“擬對和平及防共問題以去就爭”。二十二日,日本首相近衛文麿第三次發表“調整中日邦交根本方針之聲明”,提出善鄰友好、共同防共、經濟提攜三原則。且以絕無領土野心,尊重中國主權,不要求軍費賠償為說。二十四日,龍云電蔣介石,說汪精衛有電叫他代轉,內容是:“在渝兩次謁談,如對方所提非亡國條件,宜及時謀和以救危亡而杜共禍,詳容函陳。”二十六日,蔣介石在紀念周上宣布說:“汪先生請假四個月,出國養病,希望早日回來,共商大計。”二十八日,汪精衛有信致蔣介石,認為日方提出三原則之后,“我方如聲明,可以之為和平談判之基礎”,進而“結束戰爭,以奠定東亞相安之局”,要求“毅然決定,見之施行”。汪精衛這封信,收在一九八一年九月國民黨黨史會出版的《中華民國重要史料?穴初編?雪——對日抗戰時期》第六編《傀儡組織》第三冊里。但信中提到的十二月二十八日“茲有上中央電”,卻被做了手腳,未見收入。現據一九四一年三月汪政權宣傳部出版的《和平反共建國文獻國民政府還都周年紀念冊》所收,抄錄如下:   
    茲有上中央一電,除拍發外,謹再抄呈一紙,以備鑒。本月九日,銘謁總裁蔣先生,曾力陳現在中國之困難在如何支持戰局,日本之困難在如何結束戰局,兩者皆有困難,兩者皆自知之及互知之,故和平非無可望。外交方面,期待英美法之協助,蘇聯之不反對,德意之不作難,尤期待日本之覺悟;日本果能覺悟中國之不可屈服,東亞之不可獨霸,則和平終當到來。凡此披瀝,當日在座諸同志,所共聞也。今日方聲明,實不能謂無覺悟。猶憶去歲十二月初南京尚未陷落之際,德大使前赴南京謁蔣先生,所述日方條件,不如此明畫,且較此為苛,蔣先生體念大局,曾毅然許諾,以之為和平談判之基礎;其后日方遷延,南京陷落之后,改提條件,范圍廣漠,遂致因循。今日方既有此覺悟,我方自應答以聲明,以之為和平談判之基礎,而努力折沖,使具體方案得到相當解決,則結束戰事以奠定東亞相安之局,誠為不可再失之良機矣。英美法之助力,今已見其端倪,惟此等助力僅能用于調停,俾我比較有利,絕不能用于解決戰爭,俾我得因參戰而獲得全勝,此為盡人所能知,無待贅言。蘇聯不能脫離英美法而單獨行動,德意見我肯從事和平談判,必欣然協助,國際情勢,大致可見。至于國內,除共產黨及惟恐中國不亡、惟恐國民政府不倒、惟恐中國國民黨不滅之少數人外,想當無不同情者。銘經過深思熟慮之后,始敢向中央為此提議;除已另函蔣先生陳述意見外,僅再披瀝以陳。伏望諸同志鑒其愚誠,俯賜贊同,幸甚,幸甚。專此,敬候公祺。?穴頁三至四?雪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6

    汪精衛此電把陶德曼調停經過說得很明白,調停之所以失敗,因日方改變十一月份可以接受之條件,現在日本既已“覺悟”,回到原來可被蔣介石接受的立場,甚至更加明確,豈有相拒之理?到了第二天?穴十二月二十九日?雪,汪精衛即發出著名的艷?穴“艷”是二十九日電報代日的簡寫,電載一九三九年一月一日《新聞報》?雪電給重慶,再度敦促接受調整中日邦交三原則,作為和談的基礎。汪氏這三個文件,俱收入《和平反共建國文獻》之中,基本重點只有一個,就是“如能以合于正義之和平而結束戰爭”,則不妨結束。汪精衛認為:與日本和談,并不是他個人的私見,他說南京尚未陷落前,德國駐華大使陶德曼從事調停,當時日本開的價碼比現在還苛,但是“蔣先生體念大局,曾毅然許諾”。如今一年仗打下來,中國已由武漢撤守而退往四川,處境更差,但日本開的價碼反倒比去年寬了,既然這樣,為什么不能談和?抗戰的目的既然在保國家的生存獨立,如果能以和平得之,為什么一定要打?   
    汪精衛能夠從重慶出走,雖說汪氏副總裁身份特殊,無人敢擋駕,但出走的不止汪一人,陸陸續續,難道蔣介石的特務皆視而不見?再說出走有目的,難道戴笠連這一點情報都沒有?其中必有文章。據馮玉祥《我所認識的蔣介石》的回憶,當時就有人說這是“蔣介石汪精衛唱雙簧”,馮玉祥舉出最明顯的理由是:   
    那時重慶交通完全由軍統局戴笠管制,人民出境買飛機票都要先登記,經過審查、核準,高級官吏更要先經蔣介石個人批準,汪精衛帶著曾仲鳴、林柏生以及許多人乘坐專機飛昆明,事先既沒有政府與黨部給他什么任務,戴笠豈有不先報告蔣的道理?說汪精衛是潛逃出重慶,斷不可能。汪到了昆明,龍云還有電報來報告蔣,如蔣要阻止他,是絕對做得到的。   
    對馮玉祥這段話,我們找出一件文件上的旁證。一九八一年九月國民黨黨史會出版的《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六編《傀儡組織》第三冊里,曾收有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九日《龍云以汪兆銘經滇飛往河內呈蔣委員長之效電》,內容是:   
    重慶,委員長蔣鈞鑒:僭密。汪副總裁于昨日到滇,本日身感不適,午后二時半已離滇飛航河內。昨夜及臨行時兩次電詳呈。職龍云。效秘印。?穴頁四十六?雪   
    這一秘密電文中,最令人注意的是,汪精衛到云南的當晚,龍云就“電呈”了蔣介石;在汪精衛次日臨行時,又再度“電呈”了蔣介石。可見馮玉祥所說“如蔣要阻止他,是絕對做得到的”,是確實的。   
    關于這一疑案,朱子家?穴金雄白?雪在《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穴李敖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雪中,也有論述如下:   
    當年盛傳的蔣汪雙簧,是應該有其可能的,連日本人也感覺到了這一點,他們曾公然對我說過:“你們中國人是夠聰明的,像是在賭臺上賭大小,重慶押大,而南京押小,殊途同歸,開出來總有一面是會被押中,而押中的也一定是你們中國人中之一面。”因為如果汪氏的出走,事前不得重慶方面的默許,他不能離開重慶,自更不能離開國境一步。   
    此外另有一個旁證,汪氏在離渝前曾對陳公博說過:“我在重慶主和,人家必誤會以為是政府的主張,這是于政府不利的。我若離開重慶,則是我個人的主張,如交涉有好的條件,然后政府才接受。”?穴陳公博《八年來的回憶》?雪據此而觀,最后兩語,意義太明顯了。是由汪氏出面去與日本交涉,條件不好,由汪氏獨任其咎;有好條件,政府才出面接受,這不是也可能真是一出雙簧嗎?   
    但褚民誼在蘇獄中說過幾句話:“早有人處心積慮,想把一只臭馬桶套在汪先生頭上。這次是千載一時的機會,既經動了手,就絕不會輕易放過了。”那豈不是說,本來約定是做假戲,但一出場,就變成做真戲了。這說法的真實性究竟如何呢?又安得再起汪氏于地下而問之?選 ?穴頁八九八?雪   
    這里說“本來約定是做假戲,但一出場,就變成做真戲了”,倒是很可能的。以殷汝耕為旁證,就可明白。殷汝耕在一九三五年成立冀東政府,抗戰勝利后被捕,在獄中,他終日念佛,了無嗔意,被提出槍斃時,還從容得很。檢察官問他有沒有遺言要留,他說:“我很奇怪,當初不是要我組織冀東政府的,為什么今天要槍斃我?”類似殷汝耕的疑案,在繆斌、王克敏等人身上,也都發生過。   
    汪精衛到河內主要目的就是發表和平主張,采納與否,權在中央。故發表艷電之后,即準備赴法休養。然而當谷正鼎送來護照與旅費后不久,卻發生一九三九年三月二十一日河內刺汪案,結果誤中副車,殺死了汪氏秘書曾仲鳴,另有五人受傷。河內法院抓了幾個人,以一般兇殺案,草率處理了事。汪氏本人肯定是重慶派人干的,故在《曾仲鳴先生行狀》中說:“法文各報皆以大字標明藍衣社所為,且敘兇手供稱,謀殺目的實在兆銘。”?穴《曾仲鳴先生殉國周年紀念集》卷首?雪但一時沒有確切的證據。哪知兇手們到臺灣之后,忽覺自己是鋤奸的英雄,一一亮相,如陳恭澍等大寫回憶,無異招認,甚至實際開槍的王魯翹也當上臺北警察局長,侃侃而談,不久遭離奇車禍死亡。河內刺汪案終大白于世,原來是特務頭子戴笠奉蔣介石之命干的,戴笠還于二月底三月初親往河內布置。谷正鼎兩度訪汪,很可能與戴配合,以觀形察勢,做好謀殺的準備工作。也可能是單線,谷如陳立夫一樣不知情。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7

    我們不認為汪精衛出走前與蔣有默契,汪于一九四O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致蔣介石感電猶謂:“兆銘痛感艷電以來,荏苒歲月,國命益殆,民病益深,故不及待執事之贊成,亦不及顧執事之反對。”?穴《和平反共建國文獻》,頁一四三?雪但是我們認為蔣眼開眼閉讓汪等出走,特務固不敢攔汪,但特務不會上告蔣來做決定嗎?蔣不攔汪,必須從蔣本人的主和意愿來理解。他把汪等當試驗氣球,放出去瞧瞧。然而蔣為何又要謀殺汪精衛呢?我們的理解有兩種可能性,其一是蔣氏“兔死狗烹”哲學,讓汪發表和平主張之后,由他后續完成,免得日本人想與汪做對手。其二,如果不除去汪,搞不好,和議成功卻讓汪氏取而代之。更何況汪氏途經云南,與龍云相處甚篤,如果龍云加以響應,將更增加汪之聲勢,故明知汪有赴法打算,仍怕夜長夢多,為以后蔣日和談制造麻煩,于是不惜遣特務殺之。   
    可是誤中副車之后,反而弄巧成拙。這一毒辣的行動,刺激了汪精衛,汪乃在三月二十七日發表“舉一個例”,公布了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六日的國民黨秘密會議記錄,即“國防最高會議第五十四次常務委員會議記錄”,證明了主和之意,國民黨大員皆有之,蔣介石尤其主其事。文中并提出三個疑問:   
    第一、德大使當時所說,與近衛內閣去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聲明相比較,德大使所說,可以為和平談判之基礎,何以近衛聲明不可以為談判之基礎?   
    第二、當德大使奔走調停時,南京尚未陷落,已經認為和平談判可以進行,何以當近衛聲明時,南京、濟南、徐州、開封、安慶、九江、廣州、武漢,均已相繼陷落,長沙則尚未陷落,而自己先已燒個精光,和平談判,反不可以進行?   
    第三、當德大使奔走調停時,國防最高會議諸人,無論在南京或在武漢,主張均已相同,何以當近衛聲明時,又會主張不同,甚至必將主張不同的人,加以誣蔑,誣蔑不足,還要奪其生命,使之不能為國家效力??穴《和平反共建國文獻》,頁八至九?雪   
    不僅此也,激動的汪精衛觸發了烈士性格,為死友、為主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去法國了,也不理蔣介石高興不高興,徑自去與日本人談。……   
    有趣的是,蔣介石公開譴責以及謀殺未遂汪精衛之后,繼續經由萱野轉告新上任的有田八郎外相:他正積極布置準備對付共產黨以及對日和平之意不變。其實,不僅嘴巴上說,還起而行,于一九三九年年初召開國民黨五屆五中全會時,明顯展示反共態度,以配合近衛三原則之二,并設置國防最高委員會。陳誠于二月三日致電在香港的柳云龍說:   
    今組織之國防委員會,網羅朝野人員,置于蔣氏一人之下,時機一至,便可運用和平而無阻。?穴《杜石山致萱野長知》,載《小川平吉關系文書》?穴二?雪,頁六○八?雪   
    一個月之后,蔣介石親自發電給柳云龍、杜石山說:   
    石山兄臺鑒:歷次來電,暨萱野翁前日來電,均已誦悉,中日事變,誠為兩國之不幸,萱野翁不辭奔勞,至深感佩,惟和平之基礎,必須建立于平等與互讓原則之上,尤不能忽視盧溝橋事變前后之中國現實狀態。日本方面,究竟有無和平誠意,并其和平基案如何,盼向萱野翁切實詢明,佇候詳復。蔣中正蒙。?穴日本國會圖書館藏?雪   
    此電緊要處,為蔣明顯可以接受“盧溝橋事變前后之現實”,也就是說滿蒙可以不要,但須重尊中國本部之主權,亦即是陶德曼調停時的第一個日本方案。但蔣怕日本別開新價碼,故要“切實詢明”日方和平的基案。能不說是求和心切嗎?事實上,此時蔣介石已不經手孔祥熙,由自己直接遙控了,宋美齡也于七月十六日親自飛到香港與萱野面晤。會談設于香港大酒店三五O號房間,柳云龍代表蔣方提出七點:一、平等互讓;二、領土完整、主權獨立;三、恢復盧溝橋事變前狀態;四、日本撤兵;五、共同防共;六、經濟提攜;七、不追究維新政府、臨時政府人員的責任?穴參閱楊天石《尋求歷史的謎底》,頁六至四?雪基本上響應近衛三原則。杜石山于會后致電蔣介石稱:“和平之事,當在汪氏等所欲謀者未成熟之前,始克有濟,否則夜長夢多,多一糾紛即添一障礙,屆時鈞座雖欲當機立斷,恐亦為事實之所不許也。”?穴《小川平吉關系文書》?穴二?雪,頁六至五?雪至此,蔣與汪已開始做“和平”競賽了。接著小川平吉于三月二十四日赴港,聽取萱野匯報后,并與蔣方進一步商談,小川與萱野提出是否可首先討伐共產黨,以實現局部停戰,宋美齡與蔣介石的回答都是正面的,并謂可用“密約辦理”。杜石山告訴小川,蔣“現已布置了大量嫡系軍以對付共產黨”,以及“在議和成功之時,望以日本的先鋒隊進行討共”。 ?穴《小川平吉關系文書》?穴二?雪,頁六五三?雪蔣又于四月間派馬伯援與小川在港聯系,很可能有進一步的表態,但馬突于四月二十四日逝世。五月六日,小川又與張季鸞會談,更明言日本最關切排共。蔣介石反共意愿雖高,但在那個情況下,馬上翻臉伐共自大有顧忌。然小川等急于要蔣明確表態,甚至要到重慶來談。相逼之下,蔣終感化暗為明維艱,想緩一緩,將和平要求先在國防會議提出再說。小川等在杜石山等人一再解釋下,對蔣氏苦心表示諒解。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8

    六月間,中共對蔣日和談已有所聞,乃迫蔣履行諾言,廣西方面也表示如果中途妥協,將單獨抗戰,使蔣更不敢公開表態。此時汪精衛已到東京與平沼首相會談,但蔣介石不僅仍然保留香港聯絡點,而且宋美齡再度飛港與柳云龍等會商,并由杜石山會見小川,要求阻滯汪精衛新政府的成立。小川等則想于汪政權成立前,逼蔣公開表態,接受和平條件,因而重申蔣日雙方在軍艦會談前議。?穴閱《小川平吉關系文書》?穴二?雪,頁六四○至六四三?雪蔣于七月七日抗戰二周年文告,重申抗戰到底的國策不變,他能不如此重申嗎?但被日方認為缺乏誠意,更傾向汪精衛。不過,蔣于七月十六日在重慶發表軍事委員會組織與人選,規定蔣有權執行國府組織法第一一一條之規定,即宣戰、議和、締約的權力,已為蔣全權議和訂下法律根據。蔣又于八月初經杜石山轉告日方已有分共決心,并派鄭介民、王景惠先后赴日,力阻汪日之間的和平運動。小川也開始積極活動,于八月十日走訪近衛文麿,并連夜進京會晤首相,提出所謂“戰勝國寬宏大度”的第三方案,由小川攜赴重慶談判,同時要求對方派出孔祥熙一級的代表參與預備會議。重慶方面得此報以及汪政府將延期成立之消息后,孔祥熙聲言將犧牲一身,決心在參政會提出“和平”案。此時德國與蘇聯已締定互不侵犯條約,日蘇亦已有妥協跡象。蔣、孔怕孤立,故更加積極求和。但此一世界形勢的發展也使日本軍方更為囂張,對日本政府橫施壓力,被迫于九月十三日聲明扶持汪精衛成立中央政府。蔣、日和談再次觸礁。蔣介石對汪組府“深惡痛絕”,不謂無因。唐縱在一九三九年十月二日的日記提道:   
    委員長發表重要談話,對汪逆召開偽代表大會及企圖成立偽中央政權問題,深惡痛絕。委座從未公開斥辱何人,此為第一次,并表示海枯石爛,永不寬赦。?穴《在蔣介石身邊八年》,頁一○一?雪   
    照說汪精衛去做“逆”,自毀歷史,蔣介石又何必“深惡痛絕”呢?其所以“深惡痛絕”,顯因汪破壞了蔣日和談之故。汪是已下了海的,擺明在搞,然而蔣卻一直暗干,想下海因考慮太多而不敢下海?選   
    一九三九年底,南京的汪政權開場之前,高宗武與陶希圣突然出走,抵達香港后,于一九四O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大公報》上刊登來函,并公布轟動一時的文件——《日支新關系調整要綱》。此為一九三九年十一月的日方草案,修正案改稱《日華新關系調整要綱》,于同年十二月三十日簽字。由于初次公布的是草案,日方要求十分苛刻,更凸顯此一《要綱》的賣國性質。在轟動之余,重慶在宣傳與情報戰場上,似猶全勝,而使南京汪政權大驚失色,窘態百出,莫可奈何。   
    高、陶的出走成功,已可確定得自杜月笙以及重慶地下工作人員的協助。陶希圣抵港后,于一九四○年一月十九日收到蔣介石親筆函,令陶“坦率詳陳附逆經過”。黃仁霖于二月十七日自港返渝時,陶托黃轉呈回函一件,陶對蔣給予“戴罪圖功”的機會,“銘感于衷”,自稱罪民陶希圣?穴見親筆原函影本?雪。然而陶氏此件于二月十三日就被日本情報人員密得,岡崎總領事以第八二號極密件發電給東京外務省有田外務大臣,當晚收達?穴見日文影印原件?雪。從此一密件得知,高宗武“之參加汪方,早得中樞諒解”,可證高非僅為汪奔走和談,也一直為蔣效驅馳。高是蔣之人馬,尚有四條旁證:   
    一、當時汪派國民黨怕蔣派國民黨謀殺,都不敢住租界,而高宗武獨住法租界的花園洋房,因為他心里明白,他是敵人的朋友。   
    二、一九三九年夏天,高宗武隨汪精衛到日本,據亦在隨行之列的周隆庠說,影佐禎昭見汪,要把高宗武留在日本,因覺其形跡可疑,但無確實證據,經汪極力反對而未留下。影佐是日本情報頭目,顯然已有風聞。   
    三、高宗武到香港后不久赴美,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陳布雷打了這樣一通電報給駐美大使胡適:“胡大使:咸 ?穴二十七?雪日由賀主任耀組名義匯上美金四千元,系委座發高君宗武旅學費,即請轉交高君,并復為荷。弟陳布雷。勘。”四千美金在一九四二年不是一筆小數目,學費其名,獎金其實。   
    四、據高宗武本人的訪談,他自港赴美前,蔣介石曾寫親筆信給他,譽為“浙東強人”?穴見Bunker,The Peace Conspiracy, P.206?雪,與蔣要求自稱罪民的陶希圣,戴罪圖功,相映成趣。   
    汪政權雖然建立,汪記“和平運動”卻因高陶事件,受到致命性的打擊,但是罵汪逆的蔣介石并未一心主戰,仍然繼續他暗地里的“和平運動”。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下旬,日本駐香港武官鈴木卓爾中佐,會見了蔣介石的舅子宋子良。幾次會談后,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就派今井武夫大佐到香港。一九四O年二月十四日,今井武夫和宋子良在香港東肥洋行會見。商定在二月底舉行中日兩方正式圓桌會議。今井武夫趕到南京,向西尾總司令報告說,奉命在十九日飛東京向閑院宮參謀總長和畑俊六陸相說明會談內容。參謀本部立即派謀略課長臼井茂樹大佐到了香港,實地了解情況。三月二日,中國代表全體到齊,除宋子良外,還有重慶行營參謀處副處長陳超霖、最高國防會議主任秘書章友三、陸軍少將張漢年、張治平等人。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9

    三天之后,蔣宋美齡以治牙為名也到達香港。三月八日會談開始,在東肥洋行二樓舉行。會談前雙方出示證件,以明身份。日方由陸軍大臣畑俊六出證明書,中方由最高國防會議秘書長張群出證明書。會談內容主要有關“滿洲國”問題、日華共同防共問題、汪政權問題,以及日本在華北駐兵問題。其中當然以共同防共的意見最趨一致,其他問題也有商量余地。宋美齡于五月間再度來港。宋子良還邀今井武夫在香港海面上游艇中密談,強調蔣委員長確實想和?穴見《今井武夫回憶錄》,頁一四四?雪,如和談成功,最快可于七月間對共產黨進行討伐。于是六月六日,雙方代表經多次磋商后,一致同意由板垣征四郎、蔣介石、汪精衛三人舉行長沙會談。七月二十二日雙方在香港簽署備忘錄如下:   
    下記日華代表關于進行停戰會談事,系分別遵照板垣總參謀長及蔣委員長意旨,并互相確認各自上司有關進行會談的親筆證件后,約定事項如下:   
    一、時間:八月初旬   
    二、地點:長沙   
    三、方法:板垣征四郎及蔣介石商談日華停戰問題   
    代表鈴木卓爾?穴印?雪     
    代表  宋士杰?穴印?雪     
    昭和十五年七月二十三日     
    這就是日本人所謂的“桐工作?穴Kiri Kqsaku?雪”。宋士杰為宋子良的化名,其實宋子良也是特務頂替的。   
    同時,蔣介石又于六月二十一日致電香港杜石山,再邀萱野前來和談,并代致“表示后悔”之意。萱野原擬八月初赴港,然因板垣正著手于“桐工作”而受阻。在侍從室工作的唐縱已于八月五日覺察到,“日來和平已在暗中舉行,此事關系重大,外間知者極少。”?穴《在蔣介石身邊八年》,頁一四五?雪唐縱并未參與其事,他只是從“許多小征候”觀察而知。八月二十八日,戴笠又告訴唐縱,“張季鸞昨天回來,今日又飛香港,這是與日秘密交涉有關。”?穴同書,頁一五一?雪可為正在進行中的“桐工作”的一個旁證。   
    這個“桐工作”,可以說是蔣日和談的最高潮。談到三個人會談的地步,實由于戰局對中國不利,當時英法都想與日本妥協,日軍又已進占宜昌,直接威脅到重慶。蔣于和戰之間自然動搖到最嚴重關頭。然而正當“桐工作”積極進行之際,近衛文麿第二次組閣,蔣氏記得近衛有不與他做對手的聲明,遂于七月三十一日要求以某種方式撤銷,他才放心。他也顧慮到汪日之間的條約,汪政權已經成立,與汪平起平坐也是難題。不過,汪倒是很愿意日本與蔣直接和談?穴參閱Bunker,The Peace Conspiracy,P.155—156?雪,惟蔣提出“有汪無蔣,有汪無和平”的論調,要求汪出國、隱退,甚至把汪交給蔣處理,日方表示難以接受。更重要的是中共發動了“百團大戰”,日本人寫的《太平洋戰爭史》認為百團大戰“是中日戰爭開始以來最大的一次激戰,給予日本軍隊以沉重的打擊”,并認為中共抗日力量的展示,使“蔣介石不敢脫離抗日陣營”,顯然蔣若不抗日,中共還是會繼續領導抗日。這種說法已被大陸學者證實,他們更進而指出,百團大戰就是因為獲知“桐工作”而發起的。若然,則中共救了蔣介石沒去當漢奸。蔣介石既然起了猶豫,板垣雖于八月二十二日寫來親筆信,深信三人會談“當能確立調整兩國邦交之基礎”,向蔣打氣,但蔣終于不敢接受,于九月中旬由宋子良轉達,推說重慶意見不一,“目前不應馬上舉行長沙會談”。九月十九日,所謂“桐工作”以失敗告終。雖如此,蔣介石并未因此放棄和談。他于同年的十一月一日又托杜石山致電萱野,有謂:   
    蔣公既以石山等與先生有所約,中日和平路線絕對已有維持,故拒絕紅軍進攻平津以斷日軍接濟,不準小張復出而重東北糾紛。(《小川平吉關系文書》(二),頁六九六)   
    我們從這一則密電才知道,蔣介石不放小張?穴張學良?雪原來還有日本因素。   
    蔣介石又于十一月十六日向頭山滿與萱野長知致意,說是宋子良擅自與板垣代表晤談、接受條件,并說宋子良“懼而避之美國”云云,顯然要在國民黨的日本朋友面前推卸責任。?穴蔣原函可見于楊天石《民國掌故》,頁三二九?雪其實,連宋子良都是假的。今井武夫到一九四五年才弄清楚,與板垣代表談判的宋子良,根本是戴笠手下特務曾廣?穴王新衡?雪頂替的?穴見《今井武夫回憶錄》,頁一四六至一四七、一六二?雪,再據參與“桐工作”的香港大學教授張治平于一九五三年訪日時,告訴今井武夫,當年會談蔣介石確是幕后的大老板,由戴笠秘密執行。?穴同書,頁一六三?雪   
    蔣介石雖然一再解釋,殷勤示意,日本政府仍然于一九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正式承認了汪政權。但是蔣介石依然沒有死心。一九四一年五月,萱野到澳門,蔣又派柳云龍前往征詢和平意見。萱野建議托頭山滿,蔣即贈相片示意。頭山滿卻不領情,認為蔣不識抬舉,對愿提攜的日本“反戈”,罵蔣“終竟是傻瓜”?選自此蔣與這些日本“民間人士”無法再從事有意義的談判。上面這些秘密接觸,都是從日本戰敗后公布或泄漏出來的文件證實的,宣傳絕不中途妥協、宣傳抗日到底的蔣介石當然是守口如瓶的。這些秘密接觸,當然只有他們優為之,他們干了,也不會戴上“通敵叛國”的帽子。   
   


第八部分:蜀中無大將蔣汪雙簧之謎 10

    蔣介石暗通日本,多次密談,只因日本政府受到軍方的干擾,拿不定主意,而蔣之一方,則感到難以“化暗為明”,遲遲難決而延誤時機,再加上共產黨一直在揭他的底,以及半途殺出一個汪精衛,更加攪了局,卻讓蔣介石最后“八年一覺渝州夢,贏得人間抗戰名”?選   
    最有趣的,照龔德柏《汪兆銘降敵賣國秘史》的說法,汪精衛生前死后的一大罪狀,乃在于他“妨礙中日講和”?選龔德柏是拼命丑詆汪精衛的,但弄巧成拙,豈不正好反證了蔣介石那邊在跟日本講和嗎?是以“蔣汪雙簧”的謎底是,兩人并無默契,各自搞一暗一明的“和平運動”,只因陰錯陽差,兩人的“努力”不僅不能“合流”,反而相互抵消。“和平”的失敗,卻讓蔣介石熬到意外的“勝利”。   
    蔣介石與日本講和的管道,于抗戰八年之中,始終不斷,連燕京大學校長司徒雷登亦曾于一九三九、一九四○、一九四一年,替蔣向華北日軍提過只要長城以南主權的和平條件。 ?穴見Shaw,An American Missionary in China,P.125?雪近人論史,居然還要以為用“抗戰到底一詞來表達其?穴蔣?雪領導對日抗戰的基本方針,足以涵蓋一切”?穴見蔣永敬《蔣中正先生領導對日抗戰的基本方針——抗戰到底》,載《蔣中正先生與現代中國學術討論集》第二冊,頁四九九?雪,請問“涵蓋”得了與日寇暗通款曲的事實嗎?   
   

2013-08-19 15:0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