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古風悠悠—傳統政治與精神文明
字體    

富有靈性的生態環境是上天對人類的賜福、是自然的造化。雄壯的黃河、秀美的長江,潺潺的溪水、明月青松,漁舟唱晚。山川草木,花鳥蟲魚都鳴唱著各自的生命韻律,交織成龐大有序的生態圈。
高天韻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千多年前,盛唐詩人游于靈山秀水之間,感受物我交融的妙境。一串串詩文自心靈流淌而出,浸潤著文學的土地,放射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奇彩。看今日:鋼筋水泥構出叢林,數碼按鈕位居主導。沙塵飄飛、河流干涸,垃圾如山。明鏡的湖泊萎縮了;鮮活的魚蝦匿跡了;奔騰的江河渾濁了;晨鐘暮鼓蒙上了世俗的灰塵。上天賜予東土的安寧何在?曾經激發無數文人才子靈感的美景安在?打開盛唐山水詩的書卷,讓我們回顧千年傳誦的韻致。

中華民族自古就有著尊敬和善待大自然的傳統。古時的人不把自己視為大自然的主宰,而是與自然親近、交流,這樣的關系早在《詩經》中就有體現。盛唐山水詩崇尚自然、樸素、清新的詩風,這種普遍的審美傾向與自然的慷慨賦予密不可分。唐朝的都城長安作為國家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周邊的山林布滿名剎古寺。如此優越的山水環境為詩人提供了充分的活動空間和思維空間。本著順應自然的精神,盛唐詩人游山涉水,揮灑錦繡才情。

孟浩然筆下,素樸清新托出一片“清澄”:“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宿來公山房期丁大不至》);“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夏日南亭懷辛大》)“悠悠清江水,水落沙嶼出。”(《登江中孤嶼贈白云先生王迥》)

王維的詩中,聲像交織,動靜相宜:“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隨意芳春歇,王孫自可留。”(《山居秋瞑》)四十個字點出了季節、時間、地點,并且呈現了豐富的物像和事像:秋季,雨后,山村,月夜,青松,清泉,明月,竹林里傳來了笑聲,那是洗衣女子踏月歸來;漁船順流而下,推開了荷塘的葉子。動靜結合,虛實相襯,詩境清朗濕潤。物我相互生發,自然、和諧,充滿情趣。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李白的《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中的前兩聯以簡練的字句勾勒出悠悠美景:暮色蒼茫,山林深處一片青翠。此時,詩人踏月進山去造訪一位隱士。最后兩聯是:“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李白與友人開懷暢飲,把人世的機巧之心拋卻一旁。馥郁的樹木,銀色的月光,寂靜的山林和離世的隱者構成了本詩的淡泊恬遠。

除了自然美景,盛唐詩中也多顯禪意。請看王維的《辛夷塢》:“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鮮艷的花萼和“木”的簡潔形象構成強烈的對比,突出了花兒的高潔灑脫。寂靜的山中,萬籟無聲,只有辛夷花自開自落。花朵的綻放落敗象征著生命的輪回往復,顯示出空靈之美。還有著名的《鳥鳴澗》中的“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同樣攝取了空寂美好的原始狀態,奏出舒緩恬靜的自然之音。

常建的名篇《題破山寺后禪院》贊美了幽靜的禪院,反映出詩人忘卻塵世俗念的心境感受。后兩聯禪意頗深,猶為后人激賞。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逕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都寂,惟聞鐘磬音。”

中華美學重視宇宙精神之“真”和個人的思想感情之“真”。個人在生命中悟“道”的過程離不開求“真”,即回復到自我的先天本性上去。當都市的發展帶來精神的貧困和寂寥,當身陷紅塵、遠離鄉親、面對挫折或目睹悲劇時,詩人們不由得生發出一種精神的回歸意識。這種意識或許體現于歸鄉的渴望,又更多地表現為感應大自然的召喚。傾聽風兒拂動松林,凝望夜空皎潔月光,他們得到了精神上的超越,陶陶然吟唱出一首首回歸心曲。

王維的詩中多用“歸”和“還”字。如:“餉田桑下憩,旁舍草中歸”(《田家》),“流水如有意,暮禽相與還”(《歸嵩山作》),“悠然南山暮,獨向白云歸”(《歸輞川作》)。“歸”字顯示了作者的精神價值取向。“歸向白云”即“歸于自然”。“天人合一”方能悟“道”,體會生命的本真。

李白《獨坐敬亭山》云:“眾鳥高飛盡,孤云獨去閑。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詩人懷才不遇,備感孤寂,獨坐于敬亭山。山對李白有情,永不棄他。疲憊的心靈找到了驛站,享受“獨”坐的情趣。

李白的《田園言懷》曰:“賈誼三年謫,班超萬里侯。何如牽白犢,飲水對清流?”詩人先寫歷史上的才子賈誼和班超的遭遇,再跳到眼前簡單的農家生活,抒發了對官場的厭倦之情,表達了對自然的田園生活的向往。

再看《山中問答》:“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自然山水的清涼蕩滌著李白心中的俗慮,詩人覺醒了,意識到這“別有天地非人間”的震蕩心魄的美。

“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王維《終南別業》)回望自然中,失落迷茫的心終于安寧。合著自然的韻律,清澄的字句展示了一個個原始物像,也同時記載下了天理的脈動。天然的、歷史的、規律的景致散發出恬淡的意味和真與善之光。

富有靈性的生態環境是上天對人類的賜福、是自然的造化。雄壯的黃河、秀美的長江,潺潺的溪水、明月青松,漁舟唱晚。山川草木,花鳥蟲魚都鳴唱著各自的生命韻律,交織成龐大有序的生態圈。詩人們走近自然界,觀察、聆聽、體察,感動。清靜、真樸、高遠、澄明、秀美、空寂,他們如是說。

2010-07-15 08:3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江南如畫
[新一篇] 懷念昭君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