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思維的樂趣》迷信與邪門書
《思維的樂趣》迷信與邪門書
王小波     阅读简体中文版

迷信與邪門書(1)


  【迷信與邪門:書本篇最初發表于1995年7月12日《中華讀書報》。——編者】
  我家里有各種各樣的書,有工具書、科學書和文學書,還有戴尼提、氣功師一類的書,這些書里所含的信息各有來源。我不愿指出書名,但恕我直言,有一類書純屬垃圾。這種書里寫著種種古怪異常的事情,作者還一口咬定都是真的,據說這叫人體特異功能。
  人腦子里有各種各樣的東西,有可靠的知識,有不可靠的猜測,還有些東西純屬想入非非。這些東西各有各的用處,我相信這些用處是這樣的:一個明理的人,總是把可靠的知識作為根本;也時常想想那些猜測,假如猜測可以驗證,就擴大了知識的領域;最后,偶爾他也準許自己想入非非,從怪誕的想像之中,人也能得到一些啟迪。當然,人有能力把可信和不可信的東西分開,不會把怪誕的想像當真——但也有例外。
  當年我在農村插隊,見到村里有位婦女撒癔癥,自稱狐仙附了體,就是這種例外。時至今日,我也不能證明狐仙鬼怪不存在,我只知道它們不大可能存在,所以狐仙附體不能認定是假,只能說是很不可信。假設我信有狐仙附了我的體,那我是信了一件不可信的事,所以叫撒了癔癥。當然,還有別的解釋,說那位婦女身上有了“超自然的人體現象”,或者是有了特異功能(自從狐仙附體,那位大嫂著實有異于常人,主要表現在她敢于信口雌黃),自己不會解釋,歸到了狐仙身上,但我覺得此說不對。在學大寨的年代里,農村的生活既艱苦,又乏味,婦女的生活比男人還要艱苦。假如認定自己不是個女人,而是只狐貍,也許會愉快一些。我對撒癔癥的婦女很同情,但不意味著自己也想要當狐貍。因為不管怎么說,這是一種病態。
  我還知道這樣一個例子,我的一位同學的父親得了癌癥,已經到了晚期,食水俱不能下,靜脈都已扎硬。就在彌留之際,忽然這位老伯指著頂棚說,那里有張祖傳的秘方,可以治他的病。假如找到了那張方子,治好了他的病,自然可以說,臨終的痛苦激發了老人家的特異功能,使他透過頂棚紙,看到了那張祖傳秘方。不幸的是,把頂棚拆了下來也沒找到。后來老人終于在痛苦中死去。同學給我講這件事,我含淚給他解釋道:伯父在臨終的痛苦之中,開始想入非非,并且信以為真了。
  我以為,一個人在胸中抹煞可信和不可信的界限,多是因為生活中巨大的壓力。走投無路的人就容易迷信,而且是什么都信(馬林諾夫斯基也是這樣來解釋巫術的)。雖然原因讓人同情,但放棄理性總是軟弱的行徑。我還認為,人體特異功能是件不可信的事,要讓我信它,還得給我點壓力,別叫我“站著說話不腰疼”。比方說,讓我得上癌癥,這時有人說,他發點外氣就能救我,我就會信;再比方說,讓我是個猶太人,被關在奧斯維辛,此時有人說,他可以用意念叫希特勒改變主意,放了我們大家,那我不僅會信,而且會把全部錢物(假如我有的話)都給他,求他意念一動。我現在正在壯年,處境尚佳,自然想循科學和藝術的正途,努力地思索和工作,以求成就;換一種情況就會有變化。在老年、病痛或貧困之中,我也可能相信世界上還有些奇妙的法門,可以呼風喚雨,起死回生。所以我對事出有因的迷信總抱著寬容的態度。只可惜有種情況叫人無法寬容。
  在農村還可以看到另一種狐仙附體的人,那就是巫婆神漢。我以為他們不是發癔癥,而是裝神弄鬼,詐人錢物。如前所述,人在遇到不幸時才迷信,所以他們又是些趁火打劫的惡棍。總的來說,我只知道一個詞,可以指稱這種人,那就是“人渣”。各種邪門書的作者應該比人渣好些,但憑良心說,我真不知好在哪里。
  我以為,知識分子的道德準則應以誠信為根本。假如知識分子也騙人,讓大家去信誰?但知識分子里也有人信邪門歪道的東西,這就叫人大惑不解。理科的知識分子絕不敢在自己的領域里胡來,所以在誠信方面記錄很好。就是文史學者也不敢編造史料,假造文獻。但是有科學的技能,未必有科學素質;有科學的素質,未必有科學的品格。科學家也會五迷三道。當然,我相信他們是被人騙了。老年、疾病和貧困也會困擾科學家,除此之外,科學家只知道什么是真,不知道什么是假,更不諳弄虛作假之道,所以容易被人騙。
  小說家是個很特別的例子,他以編故事為主業;既知道何謂真,更知道何謂假。我自己就是小說家,你讓我發誓說寫出的都是真事,我絕不敢,但我不以為自己可以信口雌黃到處騙人。我編的故事,讀者也知道是編的。我總以為寫小說是種事業,是種體面的勞動,有別于行騙。你若說利用他人的弱點進行欺詐,干盡人所不齒的行徑,可只因為是個小說家,他就是個好人了,我抵死也不信。這是因為虛構文學一道,從荷馬到如今,有很好的名聲。
  我還以為,知識分子應該自尊、敬業。我們是一些堂堂君子,從事著高尚的事業;所有的知識分子都是這樣看自己和自己的事業,小說家也不該例外。現在市面上有些書,使我懷疑某人是這么想的:我就是個卑鄙小人,從事著齷齪的事業。假如真有這等事,我只能說:這樣想是不好的。

迷信與邪門書(2)


  最近,有一批自然科學家簽名,要求警惕種種偽科學,此舉來得非常及時。《老殘游記》上說,中國有“北拳南革”兩大禍患。當然,“南革”的說法是對革命者的誣蔑,但“北拳”的確是中國的一大隱患。中國人——尤其是社會的下層——有迷信的傳統,在社會動蕩、生活有壓力時,簡直就是渴望迷信。此時有人來裝神弄鬼,就會一哄而起,造成大的災難。這種流行性的迷信之所以可怕,在于它會使群眾變得不可理喻。這是中國文化傳統里最深的隱患。宣傳科學,崇尚理性,可以克制這種隱患;宣揚種種不可信的東西,是觸發這種隱患。作家應該有社會責任感,不可為一點稿酬,就來為禍人間。

2013-08-19 15:3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