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外國微型小說選 《警笛》
外國微型小說選 《警笛》
〖法〗P·貝勒馬爾 J·安托尼 汪宗虎 陳積盛 譯     阅读简体中文版

         警笛

  〖法〗P·貝勒馬爾  J·安托尼

   汪宗虎 陳積盛 譯

    一

    1953年11月13日,丹麥首都哥本哈根。

    凌晨2點15分,當班的見習消防隊員克里斯蒂昂·拉斯馬森正跟同伴卡爾·斯
卡格爾玩牌。突然,電話鈴響了,22歲的拉斯馬森拿起話筒。

    “我是消防隊,您說吧……喂?……”

    他什么也聽不見。明明有人在打電話,可又不搭話。

    “喂?我是消防隊。您是誰?請講話!”

    同伴抱怨道:“準是有人在跟消防員開玩笑!”

    拉斯馬森打斷了他:“別打岔!我聽見喘息的聲音!喂!您是誰?要是您在
開玩笑,請別占這條線!這會兒,也許正有人向我報警呢!要是有正經事,就請
快講!喂?”

    拉斯馬森聽到一個聲音,聽上去象是位老太婆。

    “我摔倒了……救命啊!”

    “您摔倒了?您在哪兒?”

    “我不知道。”

    “您在家里吧?您在哪兒?”

    微弱的聲音回答:“我想是在家里……”

    拉斯馬森立刻意識到,打電話的人不是在開玩笑。接著又問陌生人:“您不
知道是否在自己家里?那您是在哪兒?是在公寓里吧?”

    “是的,是在公寓里。我摔倒了,摔在地毯上,動不了啦。”

    “請把您公寓的地址告訴我們!”

    “我……地址我想不起來!”

    “那您就把您的名字告訴我!”

    “我記不得了……我再也站不起來了!”

    “這沒關系,重要的是別把電話掛上!這樣,我們可以通過郵電局找到您的
住處!……喂!……喂!……糟糕,她把電話掛上了!”

    拉斯馬森感到茫然:“我該咋辦?”

    “毫無辦法……我看只好等她再來電話!”同伴說。

    “這不是開玩笑!應該報告中尉!”

    “一無姓名,二無地址,中尉會比你更高明?”

    32分鐘后,電話鈴又響了。聽筒里傳來同剛才一樣微弱的聲音:“我剛才
暈過去了……我四周有血……想必是我傷著哪兒了……我怕……快來吧!”

    “接郵電局!快!讓他們查一查,這電話到底是從哪兒打來的?”拉斯馬森
向同伴吩咐后,又問老太太:“您傷著哪兒了?”

    “不知道……我流血很多,快死了……”

    “您放心吧,我們正在同郵電局聯系。您能將您的電話號碼告訴我嗎?”

    “我說不上來……我覺得頭暈眼花!”

    “千萬不要把電話掛上,您把電話機放在地毯上。請放心,我們會照料您的!”

    此時,同伴在給郵電局打電話,他解釋道:“我們一直跟她保持著聯系,你
們能否搞清楚她到底從哪兒打來的電話?”

    郵電局回答說:“我在這兒只是負責交換臺和叫人起床的!凌晨3點鐘,我
這別無他人!要知道搞清楚電話是從哪兒打來的,可要進行一連串的技術操作!
……還得算出不少中繼線,我一個人無法做……”

    二

    拉斯馬森感到無能為力了。他叫醒了中尉,5分鐘后,中尉拿起了電話。只
剩最后一線希望了:設法繼續跟老人對話,以便推測出她所在的位置,或喚起她
的記憶!

    “夫人!……夫人!您還流血嗎?疼不疼?”

    “不疼……只是身子癱瘓了,兩條腿動不了……其他部位還能動。血可能是
從頭上流下來的……我滿臉都是血!”

    “您一點也不感到疼痛?這可能是您的脊椎骨受到了損傷!假如您能做到的
話,請您繼續和我交談,您的腰部千萬別動!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您是怎樣摔的?”

    “可能是從床上摔下來的,這房子里就我一個人……”

    “您能叫叫您家旁邊的人家嗎?”

    “我叫過,可我聲音太小了……”

    “您摔下來后,電話機在哪兒?”

    “原來在床頭柜上,我摔下來后就暈過去了。等我醒來,電話機就在我身旁
的地毯上,于是我就撥了‘18’,因為電話機上寫著‘火警18’。”

    “您摔倒之前是不是已經癱瘓了?”

    “有可能,……很有可能。”

    “您可能是一個人生活,那平時誰在照料您?您想得起來嗎?譬如一個大夫
的名字。”

    “想不起來……噢,想起來了,我由于癱瘓,常接受一位大夫的運動療法。”

    “這個大夫的名字您有印象沒有?”

    “有,有印象,我敢担保。”

    “那好。我去找一本專業電話號碼簿來,把本市所有從事運動療法的大夫名
字都念給您聽,如果您聽出那個人的名字,就打斷我,同意嗎?”

    20分鐘后,當中尉念到第48個名字——亨寧·湯姆森時,老太太驚叫起
來:“就是他!肯定是他!亨寧·湯姆森!”

    三

    已是清晨4點鐘了,中尉撥動了湯姆森的電話號碼。一個人回答說:“湯姆
森先生去度周末了,你們可以給他留個話。”

    希望全成了泡影。中尉無可奈何地掛上電話,顯得有些灰心喪氣。然而,總
得想個辦法才是!

    于是,他又拿起了話筒:“喂,夫人,既然您看得見,那您的房間里一定亮
著燈。您都看到什么啦?”

    對方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床前地毯上……全是血……快點來吧,我求求你
們!”

   “請等一下。床前地毯旁邊是什么?是方磚,還是鑲木地板?”

    “是鑲木地板,老式的打蠟地板。”

    “太好了……那天花板呢?您看得見天花板嗎?天花板高嗎?”

    “高,我覺得很高……”

    “這么說,您住的是老式房子!……您房間里有窗戶嗎?”

    “有……就在我對面。”

    “窗戶又窄又高,對不對?有窗簾嗎?”

    “跟你說的完全一樣,只是沒有窗簾。”

    “那好,百葉窗關著沒有?”

    “沒關,開著呢。我隱約看到外面的墻,很可能是馬路對面的墻,好象馬路
上有燈光。”

    她說最后這句話時,聲音越發微弱了。中尉興奮已極,大聲地向拉斯馬森說
“尋找一幢窗戶狹長的老式房子,所在的街道狹窄,因為老太太能看到對面的墻
壁。房子的窗口有燈光,大約在二,三層……否則,她決分辨不出路燈亮著沒有。”

    “可我們還是不知道她住在哪個區啊?要是她能再想點有關自己的事就好!”

    中尉又拎起電話:“夫人……你能告訴我您所住的那個區和街道的名稱嗎?”

    然而老太太再也不搭腔了。她沒有把電話掛上,大概又暈過去了。

    中尉無計可施,對拉斯馬森說:“這下可完了,真叫人担心!千萬別把電話
掛上,也許她還會蘇醒過來。她剛才說到最后,聲音越來越弱,她大概流了好多
血!她正在無聲無息地死去!”

    一個小時過去了,仍無反應。中尉想,可不能無限期地堵塞報警線路。他正
準備去掛上電話,拉斯馬森羞答答地開了腔:“中尉,我倒有個想法,不過您肯
定會說是荒唐可笑的。”

    “說嘛,誰能料定不是個好主意呢?”

    半個小時后,消防隊的上校被叫醒了,他采納了拉斯馬森的意見。

    四

    清晨5時半,14輛輕便消防車同時出動,開往依然沉睡著的各個街區。警
笛不斷響著,每一輛車都得跑遍一個區的大小街道,同時要與指揮部保持聯系。
在指揮部里,拉斯馬森把電話筒貼在一只耳朵上,把耳機扣在另一只耳朵上。他
希望能聽到從老太太的電話里傳來警笛聲,因為老太太的電話一直沒掛上,沖著
電話的百葉窗也敞開著。3刻鐘后,整個哥本哈根城都被驚動了,家家戶戶燈火
通明。6點22分,上校正準備命令停止鳴笛——市長和報界肯定會讓他對鳴笛
一事作出解釋,拉斯馬森突然叫道:

    “中尉,聽見了!我聽見了!我聽見警笛聲了!聲音很低,可是很清晰!消
防車大概就在離那兒不遠的一條街上!”

    中尉用無線電報器命令:“1號車!停止鳴笛!”

    拉斯馬森對中尉說:“我還聽得見。”

    “2號車,停止鳴笛!3號車……8號車……”

    依次往下,當第12號車停止鳴笛時,拉斯馬森驚呼起來:“就是這兒!”

    “12號車,我是指揮部,就在你們那個地段。其余車輛一律停止鳴笛,返
回大本營!12號車繼續鳴笛行駛!”中尉繼續命令道。

    12號車又開始搜索起來。15分鐘后,突然,拉斯馬森的臉上露出了勝利
的微笑,他急不可待地把耳機遞給中尉。果然,通過老太太家里的電話聽筒,可
以清清楚楚地聽到12號車的警笛聲。

    “12號車,我是指揮部!我們要找的人家就在你那條街上!快去尋找有燈
光的窗戶!”

    “指揮部,我是12號車。這會兒全區都驚動了,所有的窗戶都亮著燈!”

    “12號車,用擴音器說明一下理由,讓這條街上所有的燈都熄掉!最后亮
著燈的一定是老太太的家!”

    拉斯馬森電話聽筒里的警笛聲已經停止。隨之傳來十分清晰的擴音器的聲音:
“請把燈關上……我再說一遍……請關燈!我們在找一位癱瘓了的婦女,她家亮
著燈!”

    10分鐘后,拉斯馬森在電話里聽到了撞破房門的聲響,繼而是一位消防員
的話音,他從血泊中撿起了電話耳機:

    “喂?指揮部嗎?我們已到現場!她仍昏迷,不過脈搏還在輕微跳動。她的
顱骨有傷,是在床頭柜上磕破的。我們現在就送她去醫院!在車上再和你們聯系。”

    五

    這位老太太名叫埃倫·索恩代爾,72歲,下肢已癱瘓多年。在醫院里她總
算得救了,并逐漸恢復了記憶。為了拯救這位老太太的生命,一位年僅22歲的
見習消防隊員的意見,竟把全城的人從睡夢中驚醒了。不過,這還是值得的。

(謝曉東摘自上海譯文出版社《冒險家們》,此處作了刪節)
(孔不明摘自甘肅人民出版社《讀者文摘》,沒有再刪):-)

2013-08-19 15:5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