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血酬定律與潛規則 就是這樣過來的(代簡歷)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吳思,男,漢族,1957年5月生于北京。出生時母親是大學教師,父親是雜志的編輯。
  1964年上小學。1966年的一天,我帶著弟弟,在我母親教書的校園里玩,忽聽得鑼 
鼓喧天,就跑去看熱鬧。只見一隊人馬押著幾個頭戴高帽、胸前掛牌子的人游街過來,其中一個戴高帽子的就是我母親,罪名似乎是“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或是“地主資產階級的孝子賢孫”。大驚,帶著弟弟跑回家里,從窗簾后邊偷看。對我來說,“文化大革命”從這天開始。很快就經歷了三次抄家。“文革”初期長時間停課,被父母鎖在家里,一邊管弟弟,一邊亂七八糟地讀書,主要讀小說和回憶錄。閱讀嗜好大概就是這么養成的。

  1968年隨母親去河北省文安縣商業部五七干校下放勞動,和農民的孩子一起讀書、種地、放羊、捉螞蚱、游泳,后來,在老師的帶領下,下放干部的孩子們一起打夯、蓋房、刷墻,平地建起了一所小學,一邊讀書一邊種菜。這段經歷大約有兩年。

  1971年初在北京石油學院附屬中學讀書。當時家住父親工作的軍隊大院,很受所謂“大院文化”的熏陶。這是一種與北京平民格格不入的文化心態,自命不凡,喜歡議論軍事和政治,但又不那么正統。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我大體是一個好學生,多數時間都在當班干部。中學期間,我屬于激進分子,很“左”。

  1976年3月,高中畢業后到北京市昌平黑山寨公社慈悲峪大隊插隊落戶。半年后當生產隊指導員、大隊黨支部副書記,整天忙得焦頭爛額,狼狽不堪。我對中國農業和農民生活改善的前景非常悲觀,幾乎就是絕望。同時,我也在自己身上體會到人性的激烈沖突,理解了許多宗教信徒內心世界的矛盾,理解了許多心理防御和升華機制。

  1977年恢復高考。消息流傳的時候,我正在大寨參觀。當時和那些同樣是激進分子的同伴們商定:“今年學大寨,明年考大學。”1978年秋,我考入中國人民大學中文系。從聲譽來說,人大是最高水平的社會科學和文科學府之一,但是我在死板教條的正規教育中受益很少。

  1982年大學畢業,到《中國農民報》(后來改名《農民日報》),先后任記者、編輯、總編室副主任、群工部副主任、機動記者組記者。

  1992年,寫作《陳永貴沉浮中南海———改造中國的試驗》。該書由花城出版社1993年出版。這是我的第三本書,第一本是和農民日報副總編王太合作的關于中國個體戶崛起的調查,1987年由民族出版社出版。第二本是我牽頭翻譯的《怎樣與你的孩子休戰》,1992年初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

  1993年,出任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主辦的《橋》雜志社副社長兼中文版主編。后來又在香港明報集團的下屬公司編了半年書。這一段時間,變化很多,說來很亂。其間還當過半年《東方》雜志籌備復刊的執行主編,炒過兩年股票,寫過一年小說。除了炒股票,其他事都沒有干好。于是靜心讀史。本來也有興趣讀史,但讀得三心二意,1996年后心里比較靜,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了。當年年底,我在農民日報工作時的一位老領導拉我去《炎黃春秋》雜志,這種歷史雜志正合我讀史的心思,于是就在歷史中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至今已經七年了。

  這七年除了辦雜志編稿子之外,寫了兩本關于歷史的隨筆,一本是《潛規則》,一本是《血酬定律》。現在,我還看不出讀史寫史的盡頭,興致正濃,未來數年大概不會有什么變化,說不定這輩子就要全搭進去了。

  (編輯:琪琪)


吳思 2013-08-19 16:02:47

[新一篇] 吳思:血酬定律與潛規則 自序:關于 潛規則 和這本書

[舊一篇] 吳思:血酬定律與潛規則 吳思:潛下去是為了鉆出來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