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戴晴-國共紛爭 戴晴(作者惠寄)
戴晴-國共紛爭 戴晴(作者惠寄)
戴晴     阅读简体中文版

  ◎寫在前面
  將來獲準公布的史料一定會證明,臺灣的總統李登輝在他任期的后兩年,在非常脆弱、極須所有中國人悉心呵護的兩岸政局里,處心積慮地做了什么。作為局外觀察者,我們只感到,在1999年,本來有著很令人鼓舞前景的兩岸關系走向,怎么突然顯得有點蹊蹺、也有點似曾相識——與那過去并不太久(1920-1966)的兩黨間的合合分分與恩恩怨怨。正是在這樣的疑惑中,冒昧提筆為一家電臺寫下一系列有關這段歷史的故事,供與我有著同樣的疑惑與担憂的同胞對照、思索。筆者記者出身,雖然有過書寫“歷史紀實”的經歷,在材料的使用上力求準確可靠,但那敘事的方式卻是夾敘夾議“話說”式的。也就是說,在這從頭至尾覆蓋約半個世紀的敘述中,雖然沒有主觀虛構,但也沒有如學術文章般博引旁證、孤證存疑和出處注釋。
  之所以斗膽將中國現代化路途上這最重要的一段以說故事的辦法匆匆講來,主要因為近年來發表的文章對我從小接受的灌輸發生極為巨大的沖擊——那套我們在膩煩透頂的同時,也無處不懷著疑慮的灌輸。當零星出現的文章終于使那積年疑慮一點點豁然開朗時,那醒悟的快樂真是無以言喻。接著忍不住想做的,就是與同為蒙昧者的人共享:向身邊的朋友轉述,然后,電臺的聽眾。
  故事是興致勃勃地講了,分析也忍不住一路甩出,惹來“商榷”、批判是一定的。在這里可以懇切奉告的是,無論有多少麻煩,那史實,我敢說不會有太大出入。當然這都是對大量沒有時間翻閱學者專著和原始材料,只隨便聽聽而得出一個粗略概念的聽眾而言。愿意在這一領地扎扎實實作點文章的人,這里的“話說”只能算術開個頭,有意進一步研究的讀者可讀楊天石、楊奎松、高華、林孟熹等專門家的文章。而筆者的“話說”,也正是讀他們和大批別的親歷者和研究者的文章的結果。說對了,謝謝他們卓有成效的勞動;說的不對的地方,屬于筆者能力和功力上的缺失。
  讓我們共同借了然“史實”而獲得“史識”,從而對如今政客們的表演多幾分“冷眼”,以撫慰無緒與無助的“焦心”。
  ◎◎國共紛爭的往事
  在20世紀,國民黨與共產黨,作為中國這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上兩股主導政治勢力,你死我活地或對罵、或對打、或暗中較勁,整整斗了七十多年——占了這漫長百年的四分之三。
  二十世紀就要過去,兩大勢力依舊積不相能。如果僅就意識形態分歧打打嘴仗也就罷了,但兩邊都在給外國軍火販子大送其錢,購買無疑正是針對對方的殺傷力極大的武器。
  因為斗的時間太長了,中國人幾乎已經忘記問一問,這“國共”是誰呀?憑什么我交稅供他們斗來斗去?他們怎么斗和斗成什么結果,和我有什么關聯?他們或打或和,我有沒有權利過問和怎么過問?
  國共并非生來就是死對頭。在推翻軍閥專制、重建民主共和國,即所謂“反帝反封建”的斗爭中,還曾是并肩戰斗、不分彼此的兄弟。就兩黨的終極目標而言,似乎也都沒有離開過中國的現代化、造福中國民眾之類。無庸諱言,“共產主義”作為一種理念,近十年來已經遭到相當多的人的擯棄,但“中共”不但是中國土地上的一個客觀存在,“中共”自身二十年來,隨著“同志”二字在社會上越來越“背時”,很多本屬于它的命根子的東西,如階級與階級斗爭;禁絕私有財產與資本;不準雇工“剝削”等,也已經快要成為歷史遺跡。在這樣的情形下,國共還有什么好斗的呢?或者換句話說,還有什么談不拢的呢?
  現在國共新的一輪會談又已經開始:平平和和地開了場,正緩緩地向縱深和高潮推進。在“非我族類”的老外、或相當一批不諳世故的年輕一代看來,他們又碰杯又聽戲好玩得很,殊不知道米格27與F—16都不是買到家里供著好看的。
  十幾年前,當臺灣《自立晚報》記者第一次到大陸采訪時,海峽兩邊的同行相互間諄諄告誡的,是“萬不可使兩岸民眾的平安幸福,變成政客爭斗的籌碼”——更況且,平安幸福失去的同時,永遠管不好自己的事情、老是要外國人來調停的中國也失去了大國的威儀與底蘊。不必說年年有貧民與災民等待國際救援,就說數十萬有幸到世界各處走走住住的幸運兒,還有誰拿得出不說漢唐、哪怕明代中國人面對“蠻夷”時那樣的尊嚴、那樣的氣概?
  在未來的世紀里,中國的這兩大勢力——它們目前還對平民百姓的生存禍福起著主導作用——到底能不能看清世界走向的大勢態,甩脫沉重歷史包袱,不再以政治孝子自居,岌岌于“繼承毛主席或蔣總統的遺志”之類,開拓出一個具有新思路、新視野、新做派的新局面,似乎并不僅僅是汪先生、辜先生,或者江先生、李先生的事。
  明了“國共”究竟怎么回事,明了他們長達四分之三世紀爭斗的原委,明了這爭斗里面,哪些是合理成分、哪些是無謂的可避免與可調和的糾紛;以及,在哪些關鍵時刻,由于什么樣的失誤,使中國人喪失了千載難逢的機遇;又在哪些歷史關頭,發生了什么樣的力量上、甚至情緒上的失衡,使得本來令人鼓舞的局面,竟急轉直下又落到令國人百姓膽戰心驚、萬念俱灰的境地……。
  國共紛爭的故事已經過了好幾十年,但似乎是,又要在明天重新搬演。翻翻昨日發黃的案卷,聽聽當年密藏著不可對外人言的故事,在日后兩黨會談的或喜眉笑眼地握手、或立目橫眉對罵里,早已將政客們的行止了然于胸聽眾朋友會說,瞧瞧,這不是和哪年哪年的哪人哪事一模一樣么?□

2013-08-19 16:07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