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戴晴-國共紛爭 02老漁洋里2號——從根上就不正
戴晴-國共紛爭 02老漁洋里2號——從根上就不正
戴晴     阅读简体中文版

  02老漁洋里2號——從根上就不正
  論者常把1921年7月,有毛澤東、張國燾、陳公博等12名青年在上海開的那次“全國一大”作為共產黨的初創。似乎是,一批先進的、覺悟了的青年聚到了一起,定出綱領章程,選出了自己的總書記。
  要真是這樣倒好了。
  中國這株千年老樹不是抽不出枝椏,但自由、人權、民主等絢爛之花,起碼自那時以來,不過是從外邊摘下,擺在那里或贊嘆不已、或評頭品足的。1921年的中共“一大”,應該說,聚到一起的青年,還沒有像它已經奪得全國政權、特別是改革后的今天那樣,明著暗著、或多或少出于功利目的。即便如此,早在它“一大”之時,中共目前最要命的問題,比如政黨與國家的關系、執政黨與它治下的百姓的關系等等,已然早早埋下。
  七十多歲的中共,剛剛召開了它的十五大。每次會議,包括萬分緊急的“八七會議”,都要履行投票等等程序。但這不過是做給外人和普通黨員看的。實際上,次次代表大會,在正式宣布開會的那一刻,所有棘手問題早已經在下邊爭論完畢;種種安排、包括最要命的人事安排,都已經作出;連“即將選出”的人都已經坐在了主席臺適當的地方。比如共產黨歷史上最著名的“七大”,就把代表招到延安,“籌備”了好些年頭,直到毛澤東認為他有了足夠把握絕對控制一切的時候。 
  那么“一大”是由誰和如何安排的呢?
  近年來,學者們一直在探討,清末民初以來,好好的一場思想啟蒙,也就是常說的“五·四”運動,怎么剛剛開了一個頭,教育普及、產業開發都還處于極其艱難的開創階段,一個不僅紀律嚴苛、思想統一,還以階級斗爭為號召的黨就建起來了。這個中國千年宗法社會全套家當的承接者宣稱信奉共產主義、以馬列為師,算是站到了當時潮頭之上。但組建共產黨究竟為什么?若說為了中國最為迫切的均貧富和現代化,換句話說,為促進社會安定繁榮、培育社會成員的自由精神與獨立意志等等,考察共產黨的宗旨和后來的作為,似乎一條條都與這些基本要素背道而馳,怎么回事呢?
  這就不能不使我們再往前從根子上作點探究。
  “一大”召開前一年,按照中共史家的說法,已經有若干個“共產主義小組”分別在北方和南方活動,鼓動者是當時具有相當威望的學者李大釗和陳獨秀。一直處于中央集權與儒家思想雙重桎梏下的中國究竟要什么,李陳二位不會一無所知;那么究竟是什麼因素起了作用,使他們脫出了當時相當活躍的思想學術界,作出成立中國共產黨這一偏狹激烈、卻看來“能成大事”的抉擇?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說的一次不大為中共史家所注意的、發生在中共正式成立一年多以前的上海老漁洋里2號聚會。
  “五四”運動之后,遭到逮捕又被保釋出獄的陳獨秀,于1920年2月間避難上海,住在老朋友柏文蔚老漁洋里2號的公館里。常常去那里談天的,是當時一批思想先潮人物,包括后來的國民黨“元老”邵力子、戴季陶;共產黨早期的理論家、而后脫黨又慘遭軍閥殺害的李漢俊;正在上海編輯著當時中國最活躍的三大副刊之一的張東蓀;還有后來在“新中國”以茅盾之名而位居文化泰斗之位的沈雁冰、因為當漢奸而被處決的周佛海、以及遭暗害、遭刨墳、至今仍是謎一樣的“大少爺”沈玄盧等。這一批后來政治道路完全不同的人,之所以聚集到老漁洋里,正如中國任何時代(當然不包括中共統治)具有使命感的青年知識分子一樣,不過在熱切地討論問題:有爭論和分歧,但只限于思想和言論。
  就在這時,俄國人維金斯基夫婦到來了。
  他是拿了李大釗的介紹信去見陳獨秀的,名義是蘇聯《生活報》記者。他先是觀察大家,而后介入討論,提出關于整合三大報(《新青年》、《星期評論》、《時事新報》)等等設想。當時沒有人特別注意,只是后來回想起來才弄清楚的是:這名蘇共黨員一直在作無形引導,并逐漸把“自己”的意見談了出來。他認為:中國現在的新思潮,雖然澎湃,但是第一太復雜,有無政府主義、工團主義、社會民主主義、基爾特社會主義,五花八門,沒有一個主流,遂使思想界成為混亂局面;第二,沒有組織。作文章、說空話的人多,實際行動卻一點都沒有。這樣是絕不能推動中國革命的。他的結論是:必須組黨,具體說,就是中國共產黨。
  這想法一出,大家幾乎一致贊同。后來的“反共理論家”戴季陶當時很激動,說干就干,立即幫同起草了《中國共產黨黨綱》(他的這一態度事后被孫中山罵了一頓,戴只好表示以后“無論如何一定從旁贊助,現在暫時退出”。)《時事新報》主編張東蓀是當時唯一一名堅決反對者。這位后來先是成了毛澤東的座上客,旋而又成階下囚的哲學家堅持認為,大家聚在一起只作學術研究;他反對組黨,更反對在工業落后的中國實行階級斗爭。這種“消極撤火”的態度在當時的那個場合無疑于背叛,當然沒人理他。老漁洋里2號這一聚談場所從此讓給了堅定分子,后來干脆轉租給共產國際遠東部——這時大家才弄清維金斯基的真實身份:他是攜帶著第三國際的命令和經費,到中國來組建支部的。
  這次聚會之后,《共產黨》月刊開始秘密發行,各地的共產主義小組紛紛成立,毛澤東等摸索改造舊中國的青年正式登上歷史舞臺。
  中國共產黨,從根上就不正,恐怕難于諱言吧。

2013-08-19 16:08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