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雪白血紅》作者:張正隆 三、關東的碰撞
《雪白血紅》作者:張正隆 三、關東的碰撞
劉家駒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三、關東的碰撞

 

  1945年最早闖關東的,是外貝加爾方面軍司令,蘇聯元帥馬林諾夫斯基率領的,據說士兵中有不少原是刑事犯人

的蘇聯紅軍。
  政治和歷史教科書上,曾長期把這次闖關東,結論為促使日本投降的決定性因素。這只是寫在紙上的政治和歷史

。不過,這確是一次真正意義的闖關東,用飛機、大炮、坦克和轉盤槍闖關東。
  后來就是撞關東了。
  是實力的碰撞。是以實力為后盾的政治和外交的碰撞。是國共兩黨還未大打出手前的一次背景復雜的碰撞。是各

自利益攪混成一團的激烈而又微妙的碰撞。是最終造成3年后的既成事實的影響巨大的碰撞。
  碰撞的是三國四方:蘇聯、美國、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
  第5章  土八路與洋八路
  在這場中國人打中國人的戰爭中,蘇聯的作用是非常復雜而又微妙的。
  但無論怎樣復雜而又微妙,歷史已經這樣寫下了:如果不是蘇聯出兵東北,中國共產黨人再遠見卓識,也只能在

黃土高坡上遠遠地望著這片黑土地;如果沒有蘇聯的默許和協助,闖進關東也不會那樣快地發展壯大,僅用3年時間就

奪占了黑土地;如果出兵東北的不是蘇聯,而是美國,這一切簡直就是不可想像的了。
  歷史在寫下這些的同時,也寫下了蘇聯共產黨人對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人的傲慢和蔑視;寫下了蘇聯共產黨人和斯

大林的民族利己主義;寫下了斯大林可以說是精明,也可以說是狡詐、圓滑的外交手腕,和缺乏遠見的遠見。同時,

也寫下了近20年后,中蘇兩大共產黨由不和到分裂的一段伏筆。
  不準土八路進沈陽
  16軍分區一路順風,到沈陽出了麻煩。
  “老大哥”不讓下車進城。
  客貨混編列車兩邊,5米左右一個洋八路,轉盤槍對著車上土八路。從上午10點到傍晚,吃飯不讓下車,連大小便

也不讓下車。這是怎麼了?
  有人拿出“=屏蔽廣告=軍政大學”和延安黨校校徽。“老大哥”不認識漢字。有人拿出隨身攜帶的馬列書籍,指

著上面的馬克思和列寧頭像比劃,“老大哥”說這書在書店隨便能買到。曾克林兩次去衛戍司令部交涉,一個叫卡夫

東的司令,年紀不大,“老大哥”架子端得老大。第三次,唐凱櫓下衣袖,指著參加紅軍后在手臂上剌下的鐮刀、斧

頭和五角星,連聲說:共產黨、毛澤東!共產黨、毛澤東!
  這回遇上了好人,是個叫格拉辛科的政工干部。曾克林和唐凱說:我們是共產黨、毛澤東領導的八路軍,是奉延

安總部命令到這里來的,我們在山海關已經和你們共同作戰了。冀熱遼是我們的根據地,不讓我們來讓誰來?不信,

你們可以問莫斯科。
  這是不能都怪罪“老大哥”的。
  當時的沈陽,國民黨地下軍活動猖狂,還有日軍和偽滿軍的散兵游勇,搶劫、殺人,白天晚上槍聲不斷。整個關

東都是如此。16軍分區突然出現在沈陽,“老大哥”不得不防,而且,如果是因為看重了他們頭上那顆青天白日帽徽

,把他們當作了國民黨軍隊,那甚至是好意。
  可后來呢?
  10月中旬,簫華率山東軍區司政供衛等部到達安東,見到“老大哥”,自報家門,也是說不明白。
  說不明白就唱: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正像列寧說的那樣,無產階級無論到了甚麼地方,都能憑著《國際歌》的歌聲,找到自己的朋友。
  找到朋友認了親,也不行。
  11月中旬,蘇軍通知東北局,根據蘇聯與國民政府簽定的協議,沈陽要由國民黨軍隊進駐,要東北局領導機關和

八路軍限期撤出沈陽。東北局領導據理力爭。還是那個卡夫東,咆哮起來:不走,就用坦克把你們趕走!
  “老大哥”居然要用坦克對付“小兄弟”!
  11月22日,劉少奇在重慶代表團的電報“中,有這樣一段:
  彭林電,戍皓友方通知他們,長春路沿線及城市全部交蔣,有紅軍處不準我與頑作戰,要我們退出鐵路線若干里

以外,以便蔣軍能接收,他們能回國。彭林未答應,我們已去電要他們服從彼方決定,速從城市及鐵路沿線退出,讓

開大路,占領兩廂:還有不愉快的事情。
  9月下旬,蘇軍說沈陽附近有日軍軍火庫,存放10余萬支槍,可以移交八路軍。中央立即指示各地尚未出發部隊,

不帶或少帶武器,到東北后再武裝。這些軍隊正在路上,蘇軍突然變卦不給了。
  蔣介石是合法領袖,國民黨是執政黨,是中國最強大的力量。
  共產黨就不行了,簡直是“人熊貨也孬”,成不了甚麼氣候。
  而且,還在抗戰期間,斯大林就認為中國共產黨人不是共產主義者,不是國共聯合戰線的“維持”者,還不是堅

定的=屏蔽廣告=戰士。
  所以,他們就拋開了中國共產黨,而和國民黨打交道,定協議。
  所以,他們就讓東北局和八路軍離開沈陽,不走就要用坦克往外趕。
  所以,他們就不守諾言,不把軍火庫交給八路軍,使土八路愈發土得掉渣兒。
  第一批進入沈陽的東北局領導被授于軍街,據說是“為著工作方便”①。這“工作方便”中也應有“對等”的意

思。然而,對等從來都是實力的對等。沒有實力,何來對等?
  在一個昨天還嗚禮炮21響歡迎的一位國家元首,今天被政變推翻了,當晚就會給新領導人發去賀電的世界上,誰

愿意把屁股坐在明顯的弱者,因而注定是負者的一邊呢7但這并不妨礙“老大哥”在某些時候,某些方面,幫助和支持

中國共產黨人,這種幫助支持,有時還是很認真、很負責、很實在的。
  鐮刀斧頭與共同利益
  16軍分區闖進關東半個月左右,就吹氣兒似地發展到2萬多人,且“全為新式武器”,沒“老大哥”助力,看來這

是不大可能的。
  是有條件的。
  《我東北現況通報》中,有這樣一段:
  紅軍不準八路軍及中央軍進入滿洲,但我個別同志及我們部隊不用八路番號者,都可幫助并委為衛戍司令市長及

其他重要職務,因而得以控制資財及發展武裝。但凡打入八路軍旗子及公開用共產黨員名義者,紅軍概不接洽,并不

給任何幫助,曾克林部因在沈陽掛上八路臂章即引起紅軍干涉,并派代表到延安要求八路軍撤退。
  既要支持同姓馬列的共產黨,還要冠冕堂皇地和國民黨政府及美國打交道,不讓它們抓住甚麼把柄。于是,一切

支持和幫助就都在不聲不響中默默地進行。而延安早已窺透天機,半個多月前就指示所有闖關東部隊,凡是“為紅軍

所堅決反對之事我必須照顧,不要使紅軍在外交法律上為難。”②。
  黑土地3年內戰中,共產黨軍隊番號變化為全國之最。先用“東北軍”、“義勇軍”名義,后來又叫“東北人民自

治軍”、“東北民主聯軍”……
    配合默契
  1946年1月12日,國共軍隊首戰營口前,山東6師與駐營口蘇軍聯系,請蘇方人員不要上街,以防進攻時造成誤傷


  如果說土洋八路間此類小默契可以忽略不計,土八路奪占長春、哈爾濱和齊齋哈爾,是不可不提的。
  3月31日,東北局致電*中央和林彪:
  子丑林:
  1。關于三城市問題辰兄③兩處電文如下:一稱關于此事四月十五日前不能答覆我暫勿逼近長春,另一電則稱四月

十五日前不能實現。
  2。又稱:這樣做,對我只會有利,他們不走停戰小組決不能來。
  寅卯
  一九四六年三月三十一日申時
  一切都在默契之中。蒙在鼓里的,是在談判桌上與之簽定盟約,在宴會上與之碰杯的那個合法的國民黨政府。
  3月12日,蘇軍突然撤出沈陽,東北民主聯軍即調軍四平附近侍機。第二天蘇軍一撤,即乘勢攻占四平。4月中下

旬,蘇軍相繼撤出長春、哈爾濱和齊齊哈爾,民主聯軍相繼跟進,又連占三城。共斃俘國民黨收編的保安隊2萬余人,

繳獲各種軍用物資堆積如山。土八路的士氣頓時抖落不少。
  1947年1月13日,東北民主聯軍總情報站發出一封電報:
  林總軍委:
  確悉,十二日廖耀湘致杜聿明熊式輝蔣介石略稱:普蘭店以南甲乙④雙方勾結,乙方在甲方掩護下,整頓補充,

將為遼南大患,如匪再向普店竄犯,遂跟綜追擊徹底擊滅之。請通知石河驛蘇軍協力堵擊,以履行中蘇友好條約,同

時積極交涉接收大連,如遲疑拖延,則大連匪可訓練二萬以上,不僅為遼南大患且可影響東北整個局勢建造。
  東北總情
  子元午
  廖耀湘所述,基本屬實。
  有人說:到底都姓“馬列”,同宗同族一個祠堂,是親三分向,蘇聯共產黨人幫助中國共產黨人,希望它強大,

并不等于就是瞧得起它。
  同一面嵌著鐮刀斧頭的旗幟下,還需要有共同的利益。后者才是關鍵所在。這里沒有永恒的朋友,也沒有永疸的

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利益相同,才有合作。利益相異,就會碰撞,有時甚至可能大打出手。
  蘇聯共產黨人客觀上幫助了中國共產黨人,主觀上是為了自己。
  而且,想想造成3年困難的原因之一,再想想那以前友好“蜜月”中的齟齬,我們回報得還少嗎?
  第6章  國共合作
  歷史上,中國共產黨曾和國民黨兩次合作,第一次合作北伐,第二次合作=屏蔽廣告=。
  蘇聯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也兩次合作,一種國際上的國共合作。
  第一次合作是為了=屏蔽廣告=,第二次合作是為了甚麼呢?
  都是為了自己。
  斯大林杷蔣介石泡了
  中日戰爭爆發后,蘇聯是第一個給中國提供援助的國家,從1937年到1939年,僅給中國空軍的援助就達2億美元。

當然都是給國民黨軍隊的。即便是發生皖南事變后,仍將150門大炮運抵蘭州,交給國民黨軍隊。
  誰也不能否定這種國共合作。從物質到精神,它都有利于中國的抗戰。而那些英勇犧牲在中國土地上的蘇聯軍人

,他們從來都受到,并將永遠受到中國人民的崇敬與懷念。
  但問題并不應該,也不可能到此了結,三十年代未和四十年代初,正是世界法西斯勢力最猖獗的時期。
  在歐洲,希特勒虎視眈眈,隨時可能撲向蘇聯,在遠東,日本侵占東北后,一直策劃進攻蘇聯。戰略利益需要蘇

聯有個比較強大的中國,往遠東抗衡日本,使蘇聯避免兩面作戰的窘境,而在中國,誰能做到這一點呢?斯大林看好

的是蔣介石和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
  在克里姆林宮的戰略構圖上,沒有中國共產黨的地位。斯大林曾輕蔑地說:“中國共產黨人不是真正的共產黨人

,他們是人造奶油式的共產黨人。”⑤“八·一五”后,斯大林仍然青睞于蔣介石。
  比起美軍駐延安觀察組那些校官尉官們,斯大林元帥的目光差遠了。
  但這并不意味著,他不會向蔣介石道聲“拜拜”。
  因為時間變了,空間的格局變了。他的敵人已不是德國和日本了,而是國民黨的老大哥美國了。他和曾被他稱為

“人造奶油式的共產黨人”,其實未必知道甚麼叫“人造奶油”的那些延安“土包子”,開始有共同的利益了。
  但這并不意味著,他要幫助毛澤東統一中國。
  做為戰勝國,兩次世界大戰后,列強都給中國送來了“禮物”,第一次是把戰前德國在山東的特權,轉讓給日本

,第二次是把當年沙俄在東北的權益,交還給社會主義的蘇聯。
  直到寫著禮物清單的雅爾塔秘密協定擺到桌前,蔣介石才知道被出賣了。
  蔣介石震怒了!震怒之后是冷靜。冷靜了,就派他的外交部長王世杰,在那些以雅爾塔協定為藍本的《中蘇友好

同盟條約》、《關于大連之脅定》、《關于旅順口之脅定》、《關于中國長春鐵路之協定》、《關于外蒙古問題之換

文》上,逐一簽了字——也就是去趟莫斯科簽個字而已。
  這是沒有法子的法子。也只有在這沒有法子的法子中想點法子。
  蔣介石縱有中國心,也無中國力。沒有力,何來理?
  但他也不無得意之筆。
  =屏蔽廣告=戰爭爆發前,他曾想把戰火引向蘇聯,使中日戰爭變成日蘇戰爭,無奈蘇聯強大,日本不大敢惹。如

今,他卻幾乎沒費甚麼力氣,就把蘇聯拉到了與中共對壘的自己的一邊,而“八·一五”后的今天,他最大的敵人,

不就是延安的共產黨人嗎?
  “蘇聯政府同意予中國以道義上與軍需品及其他物資之援助,此項援助當完全供給中國中央政府即國民政

府。”(6)。
  蔣介石在審視這些漢字時,大概會對莫斯科的共產黨人發出鄙夷的冷笑:這幫見利忘義的小人!
  殊不知斯大林撈到實惠后,就拋開這些用中俄兩種文字寫成的條文,又去實踐他的“安全帶”理論了。
  昨天的“安全帶”,是用蔣介石的軍隊拖住日本。今天的“安全帶”,是和延安的共產黨人抗衡美國勢力。
  蔣介石只管撥弄他的如意算盤。
  中共即便不和蘇聯鬧僵,蘇聯也受到掣肘,他盡可以放膽“剿匪”。倘若蘇聯不守規矩,美國會袖手旁觀嗎?美

國何許國也?那是個打個噴嚏地球就要發燒的美利堅合眾國。
  強大的美國確實是蔣介石的可靠盟友。和蔣介石志不同,道不合的蘇聯,也不得不和蔣介石握手寒暄。蔣介石幾

乎擁有一切,卻失去了人民。
  在這場背景復雜的碰撞中,最終能夠決定關東前途和命運的,不是美國,不是蘇聯,也不是蔣介石,也不是毛澤

東,而是被美國、蘇聯和蔣介石忽視了的人民。人民才是這片黑土地的主人,誰擁有人民,誰就擁有黑土地。
  以熊式輝為首的接收大員,在關東到處碰壁。外交部駐東北特派員蔣經國,向蘇軍總部交涉,要求協助接收中共

在各地建立的政權。
  蘇軍說這些政權是人民自己建立的,行政接收是中國內政,蘇軍不便于預。蔣經國提出派人到吉林、沈陽、哈爾

濱視察,請蘇軍協助。蘇軍說去吉林可以,去沈陽和哈爾濱無法保證安全。不久,接收大員們、長春也不敢呆了。原

來給他們站崗的警察,竟是萬毅的“東北挺進縱隊”的八路軍!
  杜聿明的關東行,卻順利得難以置信。
  10月28日,杜聿明飛抵長春,會見馬林諾夫斯基元帥,洽談接收東北事宜。
  藍眼睛的“東北王”滿臉笑意:“我們蘇聯始終要同中國人民友好的,蘇中友好關系,我深信是永久的,因為我

們早就有了杰出的孫中山和列寧他們兩人的友誼。……杜將軍帶領中國軍隊接收東北的領土主權,蘇軍很歡迎,你們

從海路、陸路來,我們都歡迎。”⑦。
  杜聿明當即提出,請蘇軍在營口掩護國軍登陸。馬林諾夫斯基不但表示同意,還畫了一幅蘇軍位置圖,寫明蘇軍

營口警備司令及掩護國軍登陸要旨,送給杜聿明。臨別,這位元帥一再表示,歡迎杜將軍早日再來長春,蘇中共同攜

手合作,兩國人民過和平生活。
  1938年后就和美軍打交道,對美軍將領的驕橫跛扈深有體會的杜聿明,對這位蘇軍元帥的印象極好,他簡直有些

憤憤不平了:都說對蘇外交棘手,扯談!
  6天后,杜聿明帶著馬林諾夫斯基的“聯絡圖”,乘美艦“脫羅爾號”駛進營口港后,卻發現蘇軍已不知去向,中

共已經接管營口,正在進入陣地,準備用槍炮歡迎他,儒將杜聿明再好脾氣,大概也不能不咬牙切齒迸出一句:這個

姓馬的俄國佬!
  此前,國軍曾試圖經大連進入東北。蘇軍說大連是商港,允許軍隊登陸就違反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企圖在

葫蘆島登陸,也同樣受阻。未了,只剩下一處由美國老大哥控制的秦皇島。而從那里闖關東是條漫長的路,一路都得

用槍炮開路。
  這邊軍隊還未運完,那邊南京7千學生上街=屏蔽廣告=,高呼“蘇軍必須立即撤出東北”、“打倒新帝國主義”、

“蘇聯等于德國加日本”。國民黨本想借此給蘇聯施加壓力,以便順利接收東北,斯大林卻順勢突然下令蘇軍撤退,

把國民黨閃了個倒憋氣。八路軍則一八路,填補了蘇軍留下的真空。
  斯大林把蔣介石泡了,泡在臘月天的松花江里,泡個烏眼青,透心涼!
  總導演是美國
  如果從頭道來,美國在中國8年抗戰前4年中扮演的角色,是極不光彩的。它不斷增強對日輸出廢鐵、汽油、棉花

、橡膠等物資,在中國軍民的鮮血和白骨上發財。直到日本開始向南洋擴張,這種血腥買賣仍未停止,其中汽油輸出

反見增加。
  日本投降前,美國的行為也不光明正大。
  1944年底,美國聯合參謀總部認為德國投降后,尚需18個月才能打敗日本;如果蘇聯不對日作戰,美軍將付出傷

亡1百萬人的代價。
  美國軍人的鮮血固然金貴,蘇聯軍人的生命也不是咸鹽換來的。斯大林說,出兵可以,得有條件。于是,就有了

那個雅爾塔秘密協定,就有了三國四方黑土地的碰撞。
  天上轟轟隆隆,地上轟轟隆隆,海上轟轟隆隆,由南向北,蜂蜂擁擁地轟轟隆隆。
  美國人倒不諱言,說那是不明飛行物甚麼的。
  美軍中國戰區司令魏德邁,得意又豪邁:“這無疑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空中軍隊調動。”⑧。
  美國總統杜魯門稱:“運往華中、臺灣、華北之軍隊共十四個軍,內有三個軍系空運者,十一個軍系海運者,美

國僅為空運一項即耗費三億美元。”⑨。
  還把自己的海軍陸戰隊,轟轟隆隆地開進北平、天津、唐山、秦皇島,為國民黨搶占華北和東北保持戰略據點。
  再加上盟軍遠東戰區最高統帥麥克阿瑟早已下達的那項命令:在華日軍,只能向國民黨軍隊投降。
  “八·一五”后,美國就這樣在中國寫下了它的最初幾頁歷史。
  延安共產黨人心里明鏡兒似的:如果沒有美國插手,抗戰勝利后,整個華北和東北就都是他們的了。
  但這還不至于影響美國在中國的選擇。
  今天,人們很喜歡講“機會均等”。其實,機會從來都是個勢利眼兒,喜歡取悅強者。
  美國既有力量,又有機會,它在中國幾乎可以隨意進行選擇。它可以選擇共產黨人。一份來自美軍駐延安觀察組

的,希望如此選擇的內容翔責的報告,就擺在白官決策人的寫字臺上,它可以選擇第三次國共合作。這最符合中國老

百姓的意愿,它也確曾為此奔走過。可它最終還是選擇了國民黨,選擇了像扶不起的阿斗一樣的蔣介石,結果,它不

但丟失了希望在中國得到的一切,還丟失了臉面。
  能夠抓住機會的,才是真正的強者。
  美國和蔣介石雖然也不時發生齟齬,但比之蘇聯和中共,美國這位老大哥對小兄弟,要“哥兒們夠意思”得多。
  蘇聯對中共的支持,是以不刺激美國為前提的。
  在日本,蘇聯也要求有自己的占領區,美國不同意,它就作罷了。在朝鮮,蘇軍小心翼翼地不去觸犯38度線以南

的美國的利益,日本投降后,很快撤回38度線以北。對中國,斯大林曾多次向美國表示:“美國應該而且可能在這方

面起領導作用。”(10)。
  1946年1月25日,中央在給東北局和林彪的一封電報*中說:
  友人并告營口及東北決不能打,據他們確實所知,在滿洲發生戰爭,尤其是傷及美人,必至引起嚴重后果,有全

軍覆沒及惹起美軍入滿的危險。
  蘇聯怕美國,不希望美國進入東北,像當初的日本一樣站到它的大門口。可一個統一的、強大的,而且是親美的

中國,對它又有甚麼好處呢?要想控制中國,在中國取得利益,就要使中國保持分裂和衰弱,只要不激怒美國就行。
  實力是政策的基石。沒人家力量大,多方讓著點,在清理之中。
  一場殘酷的世界大戰過后,竭力避免另一場大戰的災難,本是全人類的愿望。但是,如果這一切都是從一己的利

益出發,是用別人的鮮血和白骨來建立自己的“安全帶”,那就不能說是高尚的了。
  1948年,中共必勝,大局已定,斯大林仍然勸阻中共過江,就是這種政策的固執地短視地可憐巴巴地繼續。
  在1949年新華社的新年獻詞《將革命進行到底》中,毛澤東向全世界宣告:“一九四九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向長

江以南進軍,將要獲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偉大的勝利。”
  不聽邪的毛澤東!
  后來,斯大林正視了自己:在中國問題上,我們承認我們是做錯了。
  敢于公開正視自己的斯大林,是偉大的,
  第7章  最大的那條邊
  六十年代未的“珍寶島事件”發生后,在中蘇兩黨唇槍舌劍的論戰中,我們曾送蘇聯兩個不雅的新名詞“新沙皇

”和“社會帝國主義”。
  實事求是地講,從日本投降到蘇軍撤退這段不算大長的歷史時期中,蘇軍在東北的某些行為,是頗有點“新沙皇

”和“社會帝國主義”味道的。
  老毛子”太臊性了!
  16軍分區被阻在沈陽車站,手執轉盤槍的“老大哥”,上車搶他們的鋼筆、“櫓子”。
  如果車上還有女人,土士洋八路會不會打起來?
  前面說了,“八·一五”后的關東充滿恐怖。那個沈陽衛戌司令卡夫東,在一篇回憶錄中也談到這一點。但他絕

口不談在蘇軍進駐地區,造成人心惶徨的主要原因,是那些為非作歹的蘇聯大兵。
  買東西不給錢是常事。全副武裝的八路軍都敢搶,老百姓還在話下?
  最難以忍受的是糟蹋女人。光天化日,在大街上就追,就拉。人們天不黑就關門,有的還把胡同堵死。鳳凰城沒

駐蘇軍,不知從哪兒跑去一個,滿大街追女人,把座縣城鬧得雞飛狗跳。駐在當地的冀東部隊,不得不把這個“老大

哥”抓起來,送交安東蘇軍衛戌司令部。
  這不是個別人看到和經歷的個別現象。從遼寧到吉林到黑龍江,人們都說:“‘老毛子’大臊性了!”
  有的老人說:直到現在,在電影電視上看到“老毛子”,這心還直突突。
  最慘的是亡了國的日本女人。蘇軍到處,跑不及的就“削發出家”。當“和尚”也躲不過去,日本人居住區白天

晚上都能聽到慘叫聲。實在受不了了,有的就主動送去一些,希圖能夠保全多數。有的跑到八路軍駐地,跪地痛哭,

請求“八路大君”給予保護。
  各處蘇軍都有死于非命的。當時是說國民黨地下軍干的。這是不能排除的。但是,當這些“太臊性了”的大兵闖

進民宅胡作非為時,后腦勺被甚麼東西來一家伙,那也是不在情理之外的。
  1948年9月29日,東北野戰軍鐵道縱隊政工會議上,一位領導講了這樣一段:“紅軍曾有個別違犯紀律的現象,這

畢竟還是個別的”,“應從大處著眼,不應專從生活小事,方式方法等細小問題去著眼。”(11)。
  比之幾十上百萬大軍,“個別”是沒錯的。
  然而,生活在黑土地上的人也沒錯。他們是在比較了從張作霖的奉軍到蔣介石的國軍,再到所有曾經踐踏過這片

土地的異國軍隊,才咬牙切齒地說上一句“‘老毛子’大臊性了”的。
  當時有種說法,說蘇軍在歐洲傷亡太大,把獄中一些犯人充軍來打日本。這是可能的。可大連地區五十年代留下

的那些混血兒,也是犯人所為嗎?
  蘇軍從歐洲到中國到阿富汗,美國從歐洲到非洲到日本到越南,都留下了混血兒。今天,從柬埔寨到黎巴嫩到西

南非洲,操著各種語言的軍人還在制造混血兒。當年的成吉思汗大軍所到之處,也是一樣。
  一種世界性的人類丑像。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在源源運往歐亞非各戰場彈藥給養的同時,也給性欲旺盛的軍人送去成噸計的“軍用

物資”——避孕套。而日本為了減少因性病造成的非戰斗減員,則從本土和朝鮮征集10余萬“慰安婦”,以解決“皇

軍”官兵的性饑餓。有時,“一名慰安婦,一天須接待三百七十名以上的男人”。①②軍人在殘忍地蹂躪女人時,他

們也破戰爭蹂躪著。
  戰爭就是掠奪
  中東鐵路像柄利劍縱貫黑土地⒀。東北人民的血汗,順著劍刃向沙皇俄國流了近30年。
  “八·一五”后,這條被日本帝國主義截流了14年的大動脈,又北上流向了社會主義的蘇聯。
  工廠、礦山設備被拆卸了,運走了。有的是整座工廠、整座礦山的拆卸、運走,只剩下一些空房子。據日本產經

新聞出版的《蔣總統秘錄》稱:“在電力工業方面,相當于東北總發電量百分之六十五的電力供應設備拆運而走,此

外,鞍山、宮原(即本溪)、本溪(今本溪湖)等鋼鐵廠設備的百分之八十被搬走,撫順、本溪、阜新、北票等處煤

礦都被劫掠而受害甚大。”美國國務院一份調查:“估計在蘇軍占領期間,東北工業蒙受損失約達二十億美元”⒁。
  8月28日,蘇軍僅從長春偽中央銀行中,就提走庫存滿洲幣7億元,各種有價證券總值約75億元,黃金36

公斤,白金31公斤,白銀66公斤,鉆石3705克拉。
  從日本人的高級家具,到中國市民的收音機、座鐘,都要。有的老人說,連農民的黃牛也往火車上趕。
  在戰后的德國,蘇聯也是這樣干的。
  一位叫哈特里奇的美國人寫道:“蘇聯死傷了千百萬人,遭受了災難性的破壞和損失。他們期望用最快的速度,

各種可能的手段從戰敗德國那里取得賠償。他們的指導原則是:‘能拿的就拿!’成群結隊的俄國人來到蘇占區,他

們在德國俘虜的幫助下,動手把德國的基礎設施搬得清光。可以說,凡是能拆走的都拆走了--管道設備,鐵軌,電

話機和交換機,汽車,市里發電站,有軌電車,機床乃至整個工廠--什么也逃不過俄國人的眼睛。“⒂。
  對于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希特勒德國,這也算是“惡有惡報”。
  可這里不是德國,也不是日本,而是中國呀!
  我的悲哀的黑土地!
  熊式輝一伙在東北到處碰壁,正不知所措,咄咄逼人的蘇軍又加上新的砝碼:“凡在其占領區內日軍所使用之一

切物件,均系合法的戰利品。”⒃。
  “八·一五”前,整個東北都在日軍控制下,“日軍所使用之一切物件”,簡直是海闊天空無限大。
  熊式輝走馬上任前,在重慶就計議定了的。準備在中蘇協議中有關蘇聯利益的條款下,做出最大的讓步,以換取

蘇軍在接收問題上的協助。
  可尋遍所有協議的所有條款,哪有這樣一條呢?這位蔣介石的智囊人物,也算機關算盡,卻無論如何也跟不上斯

大林的胃口。
  長春警備區原副司令員嚴東江老人,闖關東到沈陽后,東北局派他和另外三個人去接收滿洲里。據在東北局接受

任務的賈石(離休前為國務院外貿部副部長)講,他們去這個過境不站的任務之一,就是截流,截住那些被蘇軍非法

搶走的物資。一行四人準備到哈爾濱與李兆麟聯系,未到哈爾濱,就聽說李兆麟被暗殺了。
  老人感慨:那“老大哥”真下得了手啊!
  機會是以實力大小進行分配的。利益也是由實力大小決定的。
  從“八·一五”日本投降,到翌年“五·二三”蘇軍撤退出境,如果把這期間三國四方的碰撞結果用一個不等邊

四角形表示,毫無疑義,蘇聯的那條邊是最大的。
  對于這片黑土地,實力強大的美國,畢竟有點鞭長莫及。
  蘇聯很愛建立紀念碑,也很會建立紀念碑。比如在東北最大的城市沈陽,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想不想看,只要

去過,下了火車,就會看到一座高大的紀念碑。
  這里想說的,不是這座理所當然應該建立的,也理所當然地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蘇軍陣亡將士紀念碑”

,而是另一種碑。
  是“‘老毛子’太臊性”的那種碑。
  是“‘老大哥’真能下得了手呀”的那種碑。
  確確實實,對于那些“太臊性了”的大兵,蘇軍有關當局后來是很嚴厲的,有的當場就處以極刑。特別是對糟蹋

中國女人的大兵。
  可對于那搶掠或指揮搶掠“日軍所使用之一切物件”的官兵,斯大林處罚了哪一個呢?
  做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是從那個列強中最具侵略性,也最貪婪的沙皇俄國脫胎而來的。我們

很難說二者之間有什么必然的聯系,也很難說其間沒有什么必然的的聯系。我們只能說,做為這個國家,也做為共產

黨的領袖,斯大林也未脫俗。因而,這一切也就都不值得大驚小怪了。
  因為戰爭本來就是掠奪,掠奪財產,掠奪女人。在人類最早的戰爭中,不就是把擄獲的男人殺掉,而把財產和女

人掠走,供自己揮霍和蹂躪嗎?
  斯大林得到了實惠,欲深深地刺激了一個民族的感情。這是無論開動什么樣的宣傳機器,也磨滅不了的印記。
  10月12日,延安《解放日報》頭版報道:《由東北回家的博愛勞工說紅軍對中國人民親如一家》。
  “和蘇聯老大哥會師去!”當年闖關東的老人,幾乎個個都懷有這樣一種真摯而又熱切的感情。宣傳教育多少年

了,在他們心目中,和“老大哥”的情誼是勝過新生骨肉兄弟的。
  在某種意義上,這倒與蘇聯衛國戰爭初期,一些布爾什維克曾堅信德國工人階級會筑起街壘,開辟國內戰場反對

希特勒,有點相像。
  據說,16軍分區被阻沈陽車站,手執轉盤槍的蘇軍士兵搶他們的鋼筆、櫓子時,一些干部戰士就要和“老大哥

”干。后來那個著名的“塔山守備英雄團”,曾有個營長,無論什么人和他談話,做工作,也轉變不了他對“老大哥

”的看法:什么雞巴“老大哥”,土匪!
  在筆者家鄉,有人就因為說了類似的話,1957年被打成“右派”。
  注釋
  ⑴伍修權著:《我的歷程》,168頁。解放軍出版社(1984年)。
  ⑵山東大學編寫組:《中國革命史論文輯要》,1062頁,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7年)。
  ⑶“辰兄”及前面和后面電文中的“友方”,“友人”,都是指的蘇軍。
  ⑷“甲乙”即蘇軍和東北民主聯軍。
  ⑸同⑵,925頁。
  ⑹摘自《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之換文》。見《八·一五前后的中國政局》,476頁。
  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遼沈戰役親歷記》編審組編:《遼沈戰役親歷記——

原國民黨將領的回憶》,502頁。文史資料出版社(1985年)。
  ⑻廖蓋隆著:《全國解放戰爭簡史》,175頁。
  ⑼《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戰史》(初稿)(以下簡稱《4野戰史),)第1冊、24頁。

廣州軍區司令部印(1960年3月)。
  ⑽《中國革命史論文輯要》,926頁。
  ⑾《沈陽軍區歷史資料選編》,163頁。
  ⑿(日〕千里夏光著:《隨軍慰安婦》,代序,1頁。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12月)。
  ⒀中東鐵路原為沙俄所建,以哈爾濱為中心,西至滿洲里,東至綏芬河,南至大連。1898年動工,1903年全線通

車。日俄戰爭后,長春以南段為日本占據。十月革命后,長春以北段由中蘇合辦,“九。一八”后為日本所占。
  ⒁⒂(美)江南著:《蔣經國傳》,139、140頁。中國友誼出版公司(1984年)。
  ⒃(美)埃德溫·哈特里奇著:《第四帝國的崛起》,90頁。世界知識出版社(1982年)。

 

2013-08-20 09: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