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準日記 致陳敏之的最后一封信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致陳敏之的最后一封信
顧 準
六弟:
二十三信昨天收到。途間風寒,既已廓清,當可精神煥發地生活下去,十分高興。
可是我卻不行。咯血未愈,又加發燒,兼以服藥反應弄得疲憊不堪。這里的人看我支撐為難,已寫信要顧重之來此招呼,誰知道他會不會來?來倒也好,至少可以交流交流感情和思想。
病情如下:(1)病史,1970肺炎未愈勞動,小咯血二月,(一面勞動,一面咯血)透視,支氣管擴張,連續注射青霉素病愈。
又,1973.7,在一星期內由小咯血發展成為吐滿口血,協和急診,斷為支氣管擴張(有胸透),注射安絡血四五天病愈,又1974年5—8月連續低燒,胸透支氣管擴張,累次驗血,白血球高,連續注射青霉素,100萬單位 X 6,低燒停止。
(2)此次發病,9月中旬感冒,感冒期間連續喝了些葡萄酒(平時不喝),抽了幾支煙(每天不超過三支)。9月底,均應發現痰中帶血。九月五日就醫,給土霉素二天劑量,又給一些virK.C,九月九日就醫,補給口服“安絡血”,十二日起注射安絡血一周。但一直不愈,22日開始發現又有低燒,服云南白藥三天,注射鏈霉素及青霉素。結果,低燒從37.75℃退至37.3℃,但云南白藥的反應強烈,休息不好,停服。
(3)今就醫,繼續打青霉素、鏈霉素三天,繼續注射安絡血,同時又拍了胸部X照片,下周二看情況如何。
已自費去購“三七”,買到后每天決服一錢。
我此次對病,采取采秀于1958告我的辦法:“倒下來再說”。咯血令人心煩,也要求靜處。然而我沒有條件。唯一的辦法是住院,但是我自己無奔走力量,反正“倒下來”自然會解決。情緒當然是惡劣的。開始是覺悟到我的健康狀況,決定我此生搞不出什么東西來的了。懂得這一點是痛心的,也有過躊躇。其次是,開始懂得雖然搞不出什么東西來了,然而也會可以拖得下去,那就拖吧。“拖”的決心,和“倒下來再說”的辦法倒是對得起頭來的。如此一來,倒也安然地拖下去了。
你聽這些話一定很難過。不過,人總得有點自知之明。從前我不想在老年時茍延殘喘,現在已經“忍命”了,也算勘破一關了。
軍宣隊這次倒希望我到上海了,我不走。一走,他們輕松了,那不行。我還得在這里拖下去。
你仔細想想,我這個辦法是對的。
“情況在變”,不錯,正因此,我要在這兒拖。至于樂觀,我還是樂觀的,然而,(一)對現在正在變的情況,我不滿意;(二)中國的偉大的變化,我恐怕在中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易兄與我,周前盤桓過幾次,現在走不動了,不去了,我也不要他來,免得我又害人。他的女兒,陳小群,66屆初中畢業生,參加軍墾,戶口已遷回北京(因系獨女),已回到東城區作就業分配登記。她希望進工廠,別當“八大員”。你寫信給三妹,請她招呼招呼吧。
祝 好
五哥
二十六日十時


顧準 2013-08-20 13:35:44

[新一篇] 顧準日記 基督教 喬治·卡特林 著

[舊一篇] 顧準日記 北京日記(1972.10—1974.10)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